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13|回复: 8

【回望50年】——《大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4 15: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 娘
                                                    大娘二u=1201397182,3759863472&fm=27&gp=0.jpg
     
     下到农村我们知青都管比我们年龄大十几岁的农村妇女叫大娘,可我今天写的大娘是我们下乡后第一个接纳我们,第一个给我们一个“新家”,第一个在我的心目中可以叫娘而不是亲娘的人!
     大娘姓岳,我们三男两女5个知青组成的“新家’就住在大娘家。大娘和生产队会计周大伯是重组家庭,唯一一个儿子不是她生的,可她却是好多孩子的乳母、养母。一付稍胖而又结实的身板,一张总是充满笑容椭圆的脸上散布着天花的“杰作”,一双明亮的眼中透出亲善、和蔼且聪慧的目光。这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在那个年代凭着大伯赤贫的出身和会计的身份,凭着她自己和外界的人际关系及自身健康的体魄、勤劳、贤惠、亲善的性格,一般情况她硬是可以不出集体工,而为公社、区、县的干部奶孩子,带孩子。我们去的时候大娘带着两个小女孩,一个叫洪庆一个叫妹子,一个满地跑一个在吃奶,她们叫我哥,我离开农村的时候她们出落成大姑娘和小姑娘咯
大娘一u=2092425106,10750160&fm=27&gp=0.jpg
     
     刚下乡不到一个月就过春节了,上面号召知青留在农村和贫下中农过“革命化的春节”,我们“一家五口”便就都响应号召和大伯、大娘一起过年。忘不了的年夜饭哟,按当地习俗年三十整夜不开门,一家子围在堂屋里的火坑旁守夜。说是火坑其实也就是用几块砖头围一个约一平米常年不动的地方,中央搁着一个燃烧着的大树兜,人在旁不断地添加树枝把火烧得旺旺的。火坑上方一根带树杈的粗树枝勾着一个熏得黑黑的大水壶,一天到晚鼎着水,树兜边上的灰烬中埋着红薯、土豆类。喝着暖暖的开水,聊着泛泛的话题,吃着烫手的“薯shua儿”,守着长长的黑夜……

    年夜饭是要在天快亮的时候才吃的,等我们坐在火坑旁正瞌睡时,忙活了大半夜的大娘把我们推醒,但不准我们开门漱口,因为不吃完年夜饭是不能开门的,怕鬼乱跑呢!无奈,只好喝口水润润喉来到到饭桌旁。嗬!满满一桌年菜:粉蒸“匝肉”、油炸匝辣椒、炒黄豆、烩“血窝”……那黄豆啊用筷子是很难夹起来的,当我们一颗一颗地夹起黄豆扔进口中后,望着大娘红润的脸庞悄悄耳语:“这可真是mama请客哦,一粒一粒的。”我们狡黠的眼里交换着快乐顽皮的星光。那年春节我们这个“家”大约近半月没开火,从年前到年后,全队的农民兄弟家谁家杀年猪就请我们去“嗨”一顿,可真是过了一个革命化的春节呀!
                                                 年饭timg.jpg
     
     大娘像母亲一样照顾着我们。当地有一句俗话:男人的田边女人的鞋边,说的是田边地边要整齐划一干净利索,横竖清晰无杂草,这就是男人的功夫。割田坎就是清除田边的杂草,记得有一次出工割田坎,我的同学检平割着割着突然“哇”的一声大叫起来,原来是一条硕大的蜈蚣咬破了他的手指,霎时手指便红肿剧痛。我们赶紧扶着他回到“家”中,大娘一见此情立即俯下身去用嘴吸吮他的手指,吸一口吐一口。随即她转起了上衣露出丰满的乳房,一只手使劲挤一只手接住乳汁往检平受伤的手指上抹去,还边抹边说:“奶水啊能治蜈蚣毒,可管用哦!”果然不一会儿检平的手指红肿开始消退,疼痛也渐渐减轻。望着满头大汗的大娘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祁蒙山上的“红嫂”那一幕……
                                                 红嫂timg.jpg
     
     那一年“双枪”前夕我们上山备柴,我爬到一棵海碗口粗的松树上砍松枝,砍一枝扳一下松枝便掉下来。可我在砍一枝嫩树枝时用力过猛,不慎砍到抱住松树的左手中指底关节,鲜血流处露出些许白骨,我不敢松手只好忍着疼痛顺着树干滑下来,不料脚刚一落地却又踩到一根刚砍去的竹桩上,尖尖的竹桩插进我左脚板足有五公分深,无助的我捂着手瘸着腿在草丛中采集些茅草花捂住手伤塞进脚伤口,还得将好不容易砍来的柴火捆好插进冲担挑上肩,一瘸一拐地挪下山来回到“家”中。大娘一见我这样,立即叫大伯帮我卸下柴担扶着我坐在椅上,捧着我的左手左脚看了又看,一边撕着布条端来热水帮我清洗伤口,一边心疼地嘟囔着:“你哪那么哈呀,都伤成这样子了,连柴火都还舍不得丢哦!”清洗完伤口,大娘叫我师傅(我师傅是大伯的侄子)赶紧拿来一些我不知名的鲜树叶,她放在口里包着使劲的咬嚼,为的是不让药水流出。我瞧着大娘嘴边溢出绿色的药汁哭了……大娘用干净的布条包着嚼好的草药敷在我的伤口上,小心翼翼的帮我包扎好手脚,吩咐我躺下休息,便又到灶屋里忙活去了。不一会大娘端来两个热腾腾的荷包蛋,硬要我当她面吃了下去,说是可补补身子。是啊,那年月鸡蛋可金贵呢,我至今还记得我们用“跑马溜溜的山上”那首曲子唱的歌:“我的溜溜的鸡哦快生溜溜的蛋哦,生了溜溜的蛋哦换那溜溜的盐哦,鸡哦鸡哦快生那溜溜的蛋哦……
                                              砍柴u=3206376970,3031148521&fm=27&gp=0.jpg
    大娘每天帮我清洗、换药、包扎,不几日我的手伤基本痊愈(毕竟只是皮肉之伤,因手关节皮薄才露出骨头的。),然而脚伤却迟迟难以愈合。这时“双抢”开始了,因队里劳力少(我那时已是拿十分工的全劳力了。平日拿满分,“春插”、“双抢”、“秋收”、冬修水利则按定额记分。至今我自己都不可想象一年365天,有一年我是怎么挣到5600多分的!?),我不顾大娘的劝阻坚持参加了“双抢”。每天一双赤脚下床瘸着拐着踏入田中,扯秧栽秧、割谷扮禾、挑着满筐湿谷上田坎。幸好我的脚伤是在脚后跟稍前约6公分的皮厚处,我挑着足有130多斤一担的湿谷硬是靠着前脚掌五指死死地抠住天埂,以腰部的抗力将担子拱上田来,一歪一斜地挑往谷场。当黄昏降临的时候,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和伤脚回到“家”清洗干净后(我们那里的习俗是一日两餐,晚饭早就在下午4—5点左右吃了),大娘又将我扶到屋檐下坐在木靠椅上,用一根一端锤成小匙的铁丝(就像挖耳勺)细心地掏净我脚部伤口里的泥沙,掏完后塞进磺胺软膏,外部仍旧敷上草药包扎好。整整二十多天啊,我重复着一日复一日的劳作,大娘重复着一日复一日的护理…….也许是年轻气旺体质好,更是大娘悉心的护理,“双抢“结束了,我的脚伤竟不仅没恶化反而日渐好转了,至今我的手上脚上仍留下了抹不去的伤痕……
双枪u=2029105769,3254081193&fm=175&app=25&f=JPEG.jpg
     抹不去的是伤痕,留下的却更是人间大爱酿就的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情感!不错,人性中自有些许丑陋,但人们期待、渴望、需要的不是丑陋而是美好!也许是因为我得到过,且人只要活着就能期望得到,虽年近古稀颇尝生活滋味,但留在我心中更多的是美好。“故园三十六年前”哦,我曾经多次回到第二故乡去重温那段胜似亲情的情感,但都末能见到大娘,据说她是在大伯和继子因病相继逝去后离开了周家棚(令我悲哀的是当年与我一起大闹“双抢”的全队加我四十个整劳力,因贫困和疾病竟只活下了九人)。本世纪初(大约2001年吧?)我终于得到了大娘的信息,原来她随养女洪庆在皂市镇上生活。碾转找到我的大娘,母子见面一声“大娘”相泣无语,为再聚而泣,为高兴而泣,此时无声胜有声啊!大娘比当年衰老和消瘦了许多,但仍旧那么精神那么热情,忙前忙后盛情款待自不在话下,一夜促膝无眠……
此后我为生活忙碌,虽常常电话里听到大娘的声音,但却再也没能去看大娘,谁知那次竟是我和大娘的最后一面!2004年当我再次去电话问候时大娘却已乘鹤而去……大娘,您在那边还好吗?
               玉米u=4210234574,1731211005&fm=27&gp=0.jpg
                                 王崇刚撰写于2011年9月
                                       整理于2018年7月
(注:所有图片都系百度下载,因为当年不可能有拍摄的条件)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7-14 15: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岁月中,你能遇见这样善良、仁慈的大娘,是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16: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没有亲情胜似亲人的大娘令知青永生难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16: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亲娘,胜似亲娘!此恩难报啊!有机会应该去上几炷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17: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人的母子情 !能遇到这样善良的大娘是福!此情此恩永记心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18: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青石兄的这篇文章,读之令人感动!
    是的,我们那时下乡年纪太小,农民大伯大娘都不落忍,他们的孩子都在读书,还没有出全工。出工时,他们处处照顾和帮助我们,这些恩情,没齿难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19:3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不了乡亲们的呵护、关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19: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困难之时见真情,这位大娘的仁爱之心感天动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21: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退不去的伤痕;抹不去的回忆,这样的大娘值得点赞,这样的好人不能忘,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22 15:49 , Processed in 0.356358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