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33|回复: 18

【回望50年】知青父辈的“组织婚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5 10: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青父辈的“组织婚姻”

    在千万知青中,有许多父辈是南征北战、出生入死的革命干部。在那特殊的年代里,他们谈婚论嫁、成家立业,基本上都是靠组织上来牵线搭桥,因此被称为“组织婚姻”。
不 离 不 弃(一)
    知青小马出生于一个革命干部家庭,真可谓根正苗红。他的父亲A祖籍山东,10岁就跟着大哥在河北石家庄搞党的地下工作。大哥的公开身份是教师,A也就跟着读了两年书。后来,地下党遭到破坏,大哥便带着他转移到山西太行山,加入到林彪的八路军队伍。年仅12岁的A虽然是一名红小兵,人太小不能上阵打仗,却因为读过两年书,成为许多大哥、大叔战士的文化教员。后来,A随部队转战东北,然后南下解放全中国。1949年来到湖南时,A已是一位身经百战、年仅28岁的“四野”团级干部。
    当时,部队在长沙公开招收女兵,许多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学生纷纷报名参军入伍,这在当时是十分光荣的事情。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女学生大多家境富裕,不乏官僚地主、商人大亨、文人墨客等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名门闺秀,还有一些旧职员的小家碧玉。工农家庭的女学生就微乎其微,因为家里穷、读不起书。不过,那时并不讲究什么家庭出身,只要愿意加入革命队伍,共产党都是欢迎的。这些有文化、又年轻漂亮的女兵,基本上都安排在部队机关、医院工作,或当连队的文书、文化教员负责扫盲。
    在部队经常举行的联欢晚会上,主持人有意识地安排这些女学生与部队没有结婚的年轻干部们见面,跳交谊舞,进行交流沟通。一旦这名女生被相中,年轻干部便向组织上报告。于是,组织上派人找该女生谈话、介绍对象,促成结婚,这便是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组织婚姻”。小马的母亲就是这样与父亲A认识并结婚的。虽然没有通过父母包办或自由恋爱,婚后俩人感情甚笃,并一连生了五个子女。
   “文革”前,“唯成份”的“血统论”开始甚嚣尘上。当时,A已是47军的师级干部,部队驻扎在广西。有人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提出A的老婆出身于反动官僚地主家庭,要求他们离婚,否则必须复员转业。A可不吃这一套,他将军帽摘下往桌子上一扔,大声吼道:“老子是革命军人,出生入死地跟着共产党、毛主席打江山。结婚也是组织上做的介绍,当时组织上怎么不搞政审?现在孩子五、六个了,又要我们离婚,没门!”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A一气之下,转业到湖南当了一名局级领导干部,其夫人也在该局当一名普通干部。“文革”爆发后,A受到运动冲击“靠边站”,夫人也因“出身反动官僚地主家庭”被停职审查,五个子女一下由“红五类”变成了“黑五类”,历史真是给他们全家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当时,她们家的保姆也被遣送回乡下,五个小孩无人照料。15岁的姐姐只好自己动手给弟妹们张罗吃饭。由于从来没搞过,所以第一餐便是又糊又苦的“红锅菜”和半生不熟的“夹生饭”。
    但是,A的骨子里浸透了革命军人宁死不屈的刚毅秉性,不管造反派如何批斗、折磨他,他只向毛主席认错,与自己的结发妻子不离不弃、患难与共。“9.13”事件发生后,A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政治牵连,要向组织上检举揭发交待林彪集团的反党罪行。事后,A说:“当年‘四野’南下有几十、上百万官兵,谁会知道林彪后来有篡党夺权、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狼子野心?”在父亲被审查期间,16岁的小马也就“理所当然”地下放洞庭湖区当知青了。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A也被解放出来,并官复原职,后来又离职休养,享受副省级待遇。近年来,因身体状况不好,年近九旬的A在老干医院疗养,七旬夫人和子女们一直长期守候陪伴(请的陪护人员不能尽心尽力)。现在,A的五个子女们均已成家立业,全家还算幸福美满。
只 离 不 弃(二)
    知青小刘的父亲B是A的原47军身经百战、出生入死的老战友,又一同南下解放全中国。B出生于山西农民家庭,他比A年长2岁,参军入伍才14岁,是个大字不识的文盲。在A的“培养教育”下,B也能认识几百个字、写自己的名字和简单的书信了。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俩人成为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到达湖南后,B也和A一样,由组织上介绍、结识了一位比自己年轻12岁的女学生,半年就顺利地结婚了。当时,他们朴素的婚礼虽没有大摆宴席,却办得十分热闹。战友们都来参加、祝贺,还要他俩介绍认识过程和恋爱经验,搞得18岁的新娘怪不好意思。婚后,夫妻俩感情很好,一连生了6个儿女,并由岳母照看孩子,一家9口人过着平静和睦的生活。
    说来也巧,B当时是解放军的团级干部,而其岳父却是国民党军队的一位团长,而且两人所在的部队在辽沈、平津等战场上交过火,只是两人未曾在战场上谋过面。后来,因战事紧迫,其岳父随蒋介石军队一起溃逃到台湾,将孤儿寡母遗留在长沙。又是共产党的“组织婚姻”,使她们母女阴差阳错地都成了军官太太。
    “文革”前,B已转业到湖南某省级单位任领导,因为老丈人的历史问题受到牵连。组织上还派人找他谈话,问他要老婆还是要党籍?在这关系个人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问题上,着实令B大伤脑筋、左右为难呀!回到家中,看到温柔的妻子、年迈的岳母和幼小的儿女们,他哪能忍心抛下妻儿老小去做高官。
    晚上,他与妻子推心置腹地交谈到半夜,将自己的难处如实地告诉妻子。俩人痛哭一番后,最终还是达成了一个“离婚不离家”的“曲线救家”共识。于是,B向组织上递交了离婚申请报告,称自己与妻子自愿离婚,但6个儿女由男方抚养,岳母留下照看孩子们,妻子可以调出单位、另行安排……好在B的人缘关系好,又是老资格的革命军人,当时的单位组织也没有过多地为难他,只要办个离婚手续,能向上面交差就算了。
    “文革”中,有人以此为题大做文章,说B的党性原则丧失,阶级立场不坚定,被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所击中,还说他老婆是国民党的“美女蛇”……为此,B挨了不少批斗,但他怎么也说不清、想不通:“当初是组织上介绍的对象,怎么会是国民党的‘美女蛇’呢?”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B是正厅局级的离体老干部,6个儿女均已成家立业。二老儿孙满堂,在家尽享天伦之乐。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B说:“这有啥,过去俺村娶媳妇,谁还打过结婚证?只要家里好,没那玩意儿,也成!”所以,至今他们还过着“非法同居”的夫妻生活。
    这真是:党性诚可贵,爱情价也高,离婚不离家,二者都不抛!
未 离 未 弃(三)
  知青小王的父亲C是一位1939年就参军入伍的老资格的南下干部,她母亲也是一名解放初期的学生女兵,并通过组织上的介绍与其父C结婚。所不同的是,小王还有一个远在山东的“大妈”及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王宏民”。
  原来,北方农村流行“女大三,抱金砖”婚姻习俗,C小时候父母亲就给他定了一门“娃娃亲”,女方比C大3岁。后来在父母亲的操办下,俩人便结婚生了一个男孩,取名“铁蛋”。不久,C便参加革命,转战山西、内蒙、东北,一直未回家。C的老家是鲁南沂蒙革命老区,多次遭到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军队的袭击扫荡,乡亲们死的死、逃的逃,所以C也不知父母妻儿的生死境况如何。
  南下湖南后,生活安定了。年过35岁的C也渴望成个家。在战友们的“怂恿”下,他也通过组织介绍与小王她妈(当年19岁)结婚,又生育了四个孩子。“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C的一位老乡战友顺便回了一趟山东老家,还给他带来一个消息:C的父母亲已去世了,但妻子和儿子“铁蛋”还在,妻子一直未改嫁,并表示“生是王家的人,死是王家的鬼”。当时,C闻讯后充满了愧疚之情,但又无法摆脱自己已建新家的现实。
  C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思想斗争,还是将全部经过一五一十地向妻子讲述清楚,并征求妻子的意见。鉴于“生米煮成了熟饭”,妻子也通情达理地同意C认儿子,但不能将前妻母子接来。于是,C每月给母子俩寄去生活费,作为一种精神补偿。同时,他将儿子“铁蛋”改名为“王宏民”。
  1958年“大跃进”时,C的战友单位要招工,他便托战友将儿子招了工,前妻也随儿子来到湖南。后来,儿子王宏民与一个湖南妹子结了婚、生了一儿一女,都是由前妻一人带大的。每年春节,他们全家五个人都会去C家吃团年饭,所以小王的兄弟姐妹都叫爸爸的前妻为“大妈”,叫宏民为“哥哥”。有时,C也会来到儿子宏民家里看望。贤惠的前妻便亲自烙上山东的葱花饼,炖上萝卜汤,笑眯眯地看着全家人开心地吃着,还说:不要忘记俺们都是山东人!
  C在长期的革命战争年代多次身负重伤,“文革”中又多次挨批斗,严重地损害了他的身体健康。离职休养后不久,终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而去世了。他这种对前妻、儿“未离未弃”的态度和处置,还是得到人们的认可和赞誉。最苦的就是那位具有中国封建传统美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逝从子”的前妻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7-25 11: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但知青父辈中有许多部队的“组织婚姻”,就是普通的南下干部中也有许多这种情况,不过不是“组织婚姻”,他们后来的夫人一般家庭出身蛮大,而且人也长得不差,年龄相差蛮多,为了逃避冲击,她们摇身一变,就变成了革命家庭家属,后来文革中受的冲击也不多,这也是历史所造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5 13: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干部的家庭尚且如此,一般出生不好的家庭所受的冲击就可想而知。外国有种族歧视,中国有出生歧视。好在都成为了过去式,人人享受平等自由才是公平、公正、人性的社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5 15: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a b c不离不弃不错;有的却散了棚。唉!出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6 12: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组织婚姻,彭德怀的婚姻是最坎坷的,也是最不幸的。彭德怀与北大才女浦安修结合,庐山会议后,彭老总受到了批判,跟他携手20多年的妻子浦安修受不了压力,提出了离婚。彭老总为了不连累妻子,只好同意了,两人分吃了一个梨之后,分道扬镳。
   后来有一次,有人在批斗彭老总的时候,也把浦安修抓了去,一起批斗,彭老总雷霆震怒,吼道:“我和她早就分手了,她是无辜的!要打就打我,抓她干什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6 14: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7-25 11:46
不但知青父辈中有许多部队的“组织婚姻”,就是普通的南下干部中也有许多这种情况,不过不是“组织婚姻”,他 ...

    安哥说的情况也是存在的,有些人确实是喜新厌旧,抛弃了家里包办婚姻的“黄脸婆”,另结年轻漂亮的新欢“学生妹”。至于那些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攀上南下干部,也是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种生存策略。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6 15: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怪事怕是在全世界也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文中三位父辈的命运结局还不算太坏,应该值得庆幸。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6 15: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长沙这样的“组织婚姻”多的是,文中讲到的A,B,C南下干部,有点象“省建工集团”的干部。我姐姐的小孩——李立五,就是要为这些干部开专车,才从省建六公司调到“省建工集团”的。他为“省级老干”开了几年的专车,后来“车改”才回到办公室开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6 19: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看这篇帖子。
  战争年代造成的妻离子散应该说自古皆有的,因此C的故事虽然感人但历史上不泛其例,这里先不议论。倒是A与B的故事恐怕是空前也绝后了,当然这代人或许有许多个A与B,但仅限于这代人了吧!经“组织上介绍和批准”恋爱结婚的恐怕也只在咱人民军队里才有。有也罢,人家八千湘女上天山既是组织上的安排,也体现了那代湘女对戍守祖国边疆的军人的敬重和爱慕吧,这没有什么不好的。不好的是既然是组织上介绍的对象,到后来怎么又突然变成了“黑五类”?革命军人想不通!既是党和政府号召参军,那些学生妹嫁给革命军人就是彻底投身革命了,怎么等到孩子生下来又得和丈夫离婚划清界线?学生妹更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这样?说来说去还是一句话,这全是血统论惹的祸。马克思主义本质是唯物主义的东西,啥时移植一个血统论放到里面了?这血统论明明是唯心主义的东西,它祸害中国几千年了,为啥会在六十年代在中国达到顶峰?弄得革命军人的孩子一会是红五类,一会是黑五类?弄得革命军人的老婆由“共军”家属又变成“国军”家属?人不比钢刀,把你火上烧红再往水里淬一下试试?是谁谁都不好受!深切同情A与B及家人的遭遇。
  好在这样的年代已经离我们远去,当下男女谈婚论嫁不再需要组织介绍和批准,也无需担心对方家庭出身问题了。然而血统论这东西并没有远离我们,它仍然变着法儿在影响着人,折磨着人,摧残着人。几千年来它的阴魂一直不散,警惕啊,人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7 15: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7-26 12:00
组织婚姻,彭德怀的婚姻是最坎坷的,也是最不幸的。彭德怀与北大才女浦安修结合,庐山会议后,彭老总受 ...

听北师大当年的学生讲,浦安修是准备提北师大党委书记,彭出事后不光没有下文,还成了被整的对象。浦安修的妹妹就是嗲嗲点名的那个文汇报的右派女干将浦熙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7 19: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8-7-25 13:10
革命干部的家庭尚且如此,一般出生不好的家庭所受的冲击就可想而知。外国有种族歧视,中国有出生歧视。 ...

    都是极左路线惹的祸,好在现在不讲什么家庭出身、阶级成分了,但是城市对农村的社会歧视依然根深蒂固地存在。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7 19: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7-25 15:34
a b c不离不弃不错;有的却散了棚。唉!出生.......

    总统先生,我只写了不离不弃的,其实喜新厌旧的、离婚散棚的也有,只是没有现在这么明目张胆了,因为当年有毛嗲嗲呀!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9 07: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中国的历史现象,我一个同学的父母也遭同样的命运父亲是25000里长征干部,母亲是山西的一位富家小姐。组织安排结合,结果命运多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9 20: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7-26 12:00
组织婚姻,彭德怀的婚姻是最坎坷的,也是最不幸的。彭德怀与北大才女浦安修结合,庐山会议后,彭老总受 ...

    彭德怀老总是一位敢作敢当、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必将彪炳史册、世人敬仰!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并为拙文设置高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 09: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圳景老曾 发表于 2018-7-26 15:27
在长沙这样的“组织婚姻”多的是,文中讲到的A,B,C南下干部,有点象“省建工集团”的干部。我姐姐的小孩 ...

    小李服务的省建工集团领导并非当年出生入死的南下革命干部,而是改革开放以后凭文凭上位的知识分子领导,他们既没有“扛过枪”,也没有“渡过江”。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 09:2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7-26 19:59
  很喜欢看这篇帖子。
  战争年代造成的妻离子散应该说自古皆有的,因此C的故事虽然感人但历史上不泛 ...

    在“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向南征北战、戍边守疆的革命军人致敬!向八千湘女上天山、扎根边疆卫祖国致敬!非常感谢牛哥的长篇跟帖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5 19: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8-7-27 15:56
听北师大当年的学生讲,浦安修是准备提北师大党委书记,彭出事后不光没有下文,还成了被整的对象。浦安修 ...

    谢谢您介绍我们尚不知晓的历史事实和对拙文的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09: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知足长乐 发表于 2018-8-5 19:40
谢谢您介绍我们尚不知晓的历史事实和对拙文的关注!

知君:中国历代王朝均是夫贵妻荣,历来如此。迟复致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5: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漠一棵树 发表于 2018-7-29 07:09
这就是中国的历史现象,我一个同学的父母也遭同样的命运。父亲是25000里长征干部,母亲是山西的一位富家 ...

    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干部和家属也命运多舛,那出生入死干革命还有什么想头?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22 16:11 , Processed in 0.304698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