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94|回复: 1

【回望50年】 一纸户口千滴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8 09: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      一 纸 户 口 千 滴 泪

  李姐《"病退“我最忌讳的名词》一文,深深地振憾了我的心灵,封存半个世纪伤痛,象电影一样一幕幕在我脑海呈現。
  下到江永后由于我水土不服,生了水泡,而且生的地方全在屁股上,一坐下起身水泡穿了,一扯褲子一从血痂。由于年少不懂事,加上害羞不敢讲,拖了狠久,痛苦极了。有天凊晨去上厕所竟昏倒在地,知青战友急忙扎了竹板抬我去4、5里的桃川镇卫生所看病住院,当时正是文革之中,在住院期间,我看到一个大腹旳孕妇女医生每天都在吃力的提水,我就帮她提了上台阶。
  晚上无人时,女医生来病房悄悄对我说,以后不要帮她,因她爱人是这医院的副院长,是走资派,怕别人看到讲她不好好改造,罪加一等。还轻轻告诉我:你这病要赶快到长沙治,否则会转为慢性肾于肾炎,你还年轻,以后就麻烦了。
当时转院要有县医院的诊断证明,她不知通过什么办法帮我转到县医院,我在县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当时我全身浮肿,血尿降不下来,医生诊断为急性肾于肾炎,建议转院,于是我就回长沙就诊。
  在长沙治疗期间,发生一件令我永生难忘屈辱,有天晚上11点半查户口,我因无户口向上门的办事处人員解释,我是知青回长治病,并把完整病历与农场证明给他们看,谁知街道上一个极左的治保主任讲,我逃避劳动改造躲在家里,应该一起抓住关起来。所以那晚我就和当时所谓”四类分子“,”二十一种人“一起押到府后街办事处关了起来。到零晨3点半派出所民警点名时发現还有一个细妹子,就问谁带进的,我讲我是知青回长治病,因无户口就把我关在这里,民警对我讲你可以回家了!
  清晨5时多我回到家里痛哭一场,当时我还才二十岁啊,受到如此遭遇,这打击是多莫沉重!过了两天,我带着悲伤的心情,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江永了。
  农场改散,把我分到夏层铺。我一人在夏层舖呆了三个月,后来碰到公社陳书记,看到我一个全身浮肿,走路拖脚不起的知青,她毌性同情心由然而生,喊来公社干部将我病退回长。三天后到县办理手续,到县城后一切顺利,真是多亏了这位母性善良旳陳书记。后来我多次去江永找陳书记没有找到,早四年前我又一次去江永,找到了陳书记的电话,她己是80多岁人了,住在深圳儿女家。我跟她老通了话,感激她老当时对我的关爱,使我能顺利回长沙治疗,她老都不记得有这回事,但我永远铭记在心,只是无以回报。
  我带着户口迁移证及一切病退证明回到长沙,因有上次无户口半夜被关在办事处遭遇,就先到街道居委会报告,居委会主任要我去办事处找陳副主任签意見,然后送派出所交片警。我马上去府后街办事处找到陳主任,请他签字,他回答我現在要去开会,散会后再来签字,你就不要再来了,我经常与派出所联系,直接帮你交到派出所好了,我是千恩万谢地感激他。
  回家后我努力参加居委会各项活动,出黑板报,组织街道的婆婆老老学习毛选,宣传最高指示。夜里组织街道待业青年巡逻,配合居委会搞卫生,发放薰蚊虫药。总之居委会的事情认真完成,直想表现好,争取早日上户口。
那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72年8月病退回长到1975年8月整整三年都没有上户口,我就奇怪地跑派出所找民警问为什么我病退回长一切手续齐全三年等待没有上户口?当时一个年轻的片警问我将这些资料交给谁了,我讲交给办事处的陳主任了,他要我去找陳主任将回城资料及户口迁移证交到派出所来。
  我马上去找陳主任,多次没找到。后来我就天天在他们8点上班时间去等他。几次他都讲找找看,找到就通知我,那知一等又是一个多月。无奈我只好天天上班时间又去等陳主任,这次他态度大变,不耐烦说,”你没有交给我吧,你是不是不记错了?“。当时我气得七窍生烟,心在擅抖,脚发軟,扑通一声跪在地下。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脑子一片空白,准备撞墻而死,这时旁边一位老大姐抱住我,帮我洗把脸,拿杯水给我喝,轻轻给我摇扇,輕言细言讲:你还年轻来日方长,不要急操,事情总会解决的。还坚持送我回家,路上要我去找市委书记把情况如实讲请楚。当时我总觉得她似乎有难言之隐没有说出。
  去找市委书记?这不是古代的拦轿喊冤吗!一想也要得,反正我也没有户口,真是走途无路,就豁出去!如是我每天7点半就坐五一路的市委办公大楼阶梯上,等小車里的大人物出現。由于头几次没有经验,把人搞错了。后来守传达室的一位老人看我天天坐在阶梯上等,就问我有什么事情,等什么人,老人很和善,他老一问我就哭了,把我的遭遇讲了一遍。老人很同情我,并告诉我要找姓白的负责人。要我苐二天再来,如果車里坐了负责人他就点一下头。
  上苍可能也可怜我了,第二天终于在善良的老人帮助下找到姓白的负责人。他问我有什么事情找他,我哭着说:“我是黑人,我的户口没有了!”他要我莫急,并示意身旁的一位年轻的干部接待我。
  我随他进了办公室,把我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这位干部,涙声俱下的请求帮助解决的户口问题。那位年长的负责人走过套间过来说:“小妹子,我们会调查清楚的,如情况属实,一定会解决的。”果然过了半个多月,派出所通知我去上户口。我当时激动得浑身发抖,不相信这样的好事终于会降临到我头上。后来才知道接待的长者是市委书记。      
上户口后的几天里,我逢人遍告“我上户口了”!我母亲看到我这个样子,哭着说我妹子疯了。就在这年底我又碰上了一个好人,是个厂里的招工负责人雷大哥 他翻阅了我的档案,说,一个27、8的老知青还没有工作,就招我进厂了。      
  再者,后来得知:三年没上户口的真正原因是,那位姓陈的办事处副主任的儿子是弱智儿,娶了一个农村的姑娘,要她在城里学做缝纫,陈主任就将我的户口指标给了他儿媳,世界上竟有这样良心被狗吃了的干部!
  半个世纪过去,回眸这些伤心往事,不堪回首!在振兴中华民族的进程中,希望我们的国家走向法治,不再让这些悲惨的事件重蹈复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8-18 10: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治保主任该枪毙!那个陈副主任该千刀万剐!
20岁就得了这个病,到今天还健健康康地在网上写文章,这是老天在保佑你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2-19 20:05 , Processed in 0.25158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