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07|回复: 3

【回望50年】自选文《知青挚友王林丽》戴老夫子代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0 08: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青挚友王林丽
                                加贝


    好一位妙龄女郎!她柳叶眉,大眼睛,高鼻梁,光彩照人。姑娘于1971425日从热闹非凡的邵阳来到了绥宁县李熙区白玉公社傅家湾大队二队插队落户。眼前的深山老林正春光明媚,山花灿烂,风景如画一般美丽。她笑笑呵呵,高兴地一面指点江山,一面叽叽喳喳,那声音宛如黄鹂在歌唱。有人告诉我,她叫王林丽,是邵阳市一中刚刚毕业的初中生,父母在邵阳市造纸厂工作。
    秀丽的风光背后是无边的辛酸,下乡不是旅游!接下来是艰巨的劳动的磨炼,农村有干不完的活儿,从晨曦微露到月上东山,她不是在山地里,就是在水田里,毫不畏惧,任凭风吹雨打,认认真真,样样农活都学得不错。别看她外表像白雪公主,心里却有一股倔强劲。扯秧插田是我们最难熬的一关,况且不说从早到晚脸朝水面背朝天,手像鸡啄米似的插个不停,就这满田的蚂蟥,一条条,一群群,只要水一响,黑压压的一大片,够人头昏目眩的,它们仿佛一群恶魔,咬破我们的细皮嫩肉,肆无忌惮地吸食人血,一个伤口,一条蚂蟥,有时是两条,甚至更多,防不胜防,直到它们吸得鼓胀胀的,滚落水中。她的腿上伤痕累累,可是,插秧、中耕、除草、施肥……哪样农活不在水里?又哪里离得开我们知青?她依旧那么乐观,笑微微的,竟然硬闯过来了!
    繁重的劳动让我们常常一身泥巴一身汗水,我们常入鲍鱼之肆久而不知其臭,几乎被农民同化,懒得洗衣浆纱。她却不然,收工回到家,不辞其劳,衣裤洗得干干净净,晾晒时一丝不苟,叠折得整整齐齐,知青小屋里一尘不染。几乎与学生时代一模一样,从不因环境的改变而随波逐流。尽管劳动很辛苦,生活很艰苦,她还是这么天真无瑕,整洁靓丽。我们每次见面,她似乎吃了忘忧草,常常笑眯眯的,也许,她本来就是天生的快乐天使,骨子里只会笑。
    她不仅热爱生活,奋发上进,而且聪明活泼,能歌善舞。当时,知青们组织了白玉公社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她首当其选。在简陋的乡村场院里,在公社和区里的大礼堂舞台上,笛子吹起,二胡拉起,锣鼓响起,队员们尽情舞蹈。她身材婀娜,时而轻歌曼舞,时而疾风般地旋转,硕大的眼眸晶莹闪亮,让山区的人们看得如痴如醉,无不疯狂地为他们喝彩。她和她的伙伴们红遍李熙区。
    从此,山里无人不识君。农民希望能和她一同干活,夸赞她:这姑娘笑口常开,不装大,吃得苦,和她搭配在一起干活,一点不累。男孩子们更在心中仰慕万分,哪怕自己再累,路途再远,也要借故来二队溜达一圈,跟慧心巧思的姑娘聊天说笑叙旧,是那时一种无穷的快乐,我们特别羡慕。她不光是个美人胚儿,人缘极好,还事事一帆风顺,前程似锦。19737月,她被招生到邵阳市卫生学校读书,毕业后分配到邵阳市职工医院工作,在我们这群知青中,没有几人能与她相提并论。
    艰苦的环境让我们心心相通,她慷慨大方,像一个的侠义的小男孩。只要她有好吃的,总要送一点给我,有时是一小包黑豆豉,有时是两块豆腐干,有时是一个猪血丸子。我坐享其成,于心何安,故有意推却,也因为他们人多,知青来往也多,经常要招待。这下,她可恼了,收敛起甜甜的笑容,从薄薄的嘴唇里迸发出的话语快得惊人,可又暖人心怀。我知道这是一份难以表达的关爱,更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命令”,不得不收下她的礼物。当此时,她粲然一笑,一对酒窝深深地镶嵌在白皙俊俏的瓜子脸上。我渐渐离去,蓦然回首,她仍站在家门前低矮的旧木板屋前的小路上,目送我爬上高大的山界回家,苗条的身材在晚风中亭亭玉立,款式新颖的玫红衣裳时髦得体,宛如一朵盛开的玫瑰,真美!
其实,我从下乡起就没有回过邵阳,这一次次家乡菜的味道早已让我心存感激,因为我已经几年没有闻到肉和豆腐的气味了,何况家乡的猪血丸子是我的最爱。它圆圆的,外表黑里透亮,散发着浓浓的香味,我捧在手里,如获山珍海味。
    过了不久,一次,爱人周末从学校回到家,拿着折得工工整整的两件衬衣递给我,高兴地说:“王林丽送给你的。说她穿短了,你穿一定合身。”
    我打开一看,是两件长袖衬衣,布料不错,好像用熨斗熨过一样整洁,一件玫红,新的;一件洁白,不太旧。我忽然想起上次见面她不就是穿着这件玫红的衣裳吗?她穿十分合适,简直就像红衣天使。怎么会短?
    我在犹豫,爱人说:“我也再三推辞过,她是真心的,收下吧。天气冷了。”
    我恍然大悟,因为上次我俩见面时,她曾经用异样的眼神瞟过我穿在身上的打补丁的衬衣,大概是怕伤了我的自尊与虚荣,怕我不接受,她才说自己的衣服短了不能穿,那么,拿给我就顺理成章了,她时时刻刻在无微不至地关心我,体贴我,因为那时是我最艰苦的时候,我的衣物书本在文革中被人全部搜刮一空,几度春秋,一件长袖衬衣缝缝补补,眼看衣不蔽体,时值深秋,山风阵阵,天早生寒意,她真是雪中送炭啊!就这样,她对我义无反顾,常常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岁月如斯,一晃到了80年代末,我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难题。继母被一个年轻人骑自行车时撞倒摔断了手腕,可是一年后她再次住院,却说是我们打断的并作法医鉴定上诉法院,法院传讯我们,说这是故意伤害罪,至少坐三年以上的牢。我慌了,连忙去找林丽商量,她说一定要找到原来受伤时照的X光底片才行,我们一起把他们医院的底片翻了一次,没有,然后,她再帮我找到她在邵阳市立医院工作的好友,我终于在那里从堆积如山的片子中找到了那张原始X光底片,我们夫妇才免去一次牢狱之灾。非经磨难,不能彻悟,这是一种毕生难以忘怀的情谊,哪怕骨头化成了灰尘!
    2006年,这是我最痛心的日子,年过半百的林丽因胆总管癌而离去,这位白衣女神悄悄地走了,她依旧那么漂亮,可我却十分哀伤,此情绵绵无期,也真希望:假如有来世,我将继续与她做朋友,珍惜人世间的这一片真情。

作者简介:贺谦益,女,69岁,网名加贝,1968年冬从邵阳市下放绥宁县白玉公社傅家湾大队第一生产队,1975年开始教书,先后在邵阳市新滩镇小学和东塔小学担任高年级语文等科的教学,2005年退休。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8-20 09: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林丽是个善良之人!唉,可惜英年早逝!嗟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0 10: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替作者惋惜,为逝者哀伤!要是能有张照片就好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0 11: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15 19:34 , Processed in 0.253522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