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73|回复: 19

【回望50年】患难与共的知青小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7 19: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患难与共的知青小组

陈燕波

      
    1966年11月26日,我们17名知青(6男、11女)下放在茶陵县八团公社大垅大队下大垅生产队。这里山穷水恶,每天一个棒劳力(10分工)才值8分钱。虽然我们当时生活在贫困中,但我们这个知青集体却始终患难与共,亲如兄妹,是令其他知青组羡慕的最团结的集体。
    有这样好的知青集体,首先应归功于我们的知青组长江米媛。她毕业于茶陵一中,是个做事勤快、遇事果敢、为人随和的优秀女孩。
    那时,我们这群刚出校门的学生,对农活一窍不通。江米媛尽管对农活也生疏,但她悟性好,上手快,一学会了,就耐心教大家。特别是我,自幼随父母在校园长大,莫说农活,就是一般的家务事也不会做。面对队里分派给我的什么“拖浪”、“挖岸”等活不会干,就急得直哭。这时,江米媛就细心地手把手地教我,渐渐地我也学会了不少农活。我们知青下乡的最初几年是集体开伙。江米媛规定大家每人每月须交200斤干柴给伙房用。每次她都以身作则,最早完成任务,再帮其他知青完成。如果队里分配什么物资之类的东西,她都尽量让其他知青挑好了,她拣剩下的。
    刚下乡那几年,几乎每个知青家庭都被抄过,有的父母挨批斗,大家的心情都不愉快,加上又都年轻气盛,在一个锅里吃饭,难免不发生矛盾。这时,江米媛就像一位和善的大姐,分头做思想工作。有几次晚上,我从梦中醒来,还听见她与别人在祠堂火塘边谈心。后来,随着大家的互相了解,相互争吵的现象没有了,大家也越来越团结了。在八团插队的六个茶陵知青组,就数我们组人心最齐。
    每次我们一同进山砍柴、背料或摘茶籽,只要我们女知青中哪个没及时回来,同去的男知青就马上返身去迎接。记得有一次,李瑞兰因上山砍柴迷了路,久久不见回来,我们全组知青都去找她。后来队里社员也帮着找,一直找了三天三夜,才把吓呆了的她从山上一座孤坟边找回来。
    一天夜晚,我和安丽发现组里年龄最小的章加弟坐在小桥上哭,忙赶过去打听,原来他的父亲被狠毒的造反派活活打死了。加弟是他家八兄妹中最小的一个,深得父母的宠爱。可想而知,这次父亲的死,对他心灵的打击该有多大!我们陪他坐着,安慰着他,闻讯赶来的其他知青也都劝慰着他。此后好些天,大家都寻着法子开导他。多年以后,加弟告诉我,是我们用兄妹般的温情陪伴他度过了那段最痛苦的日子,使他逐渐走向坚强。
    我们知青中不管谁得了病,大家都积极为其寻医问药,送去亲人般的关怀。一天深夜,女知青谭运哲突发急病,我们全都起床了。男的忙赶制担架,女的忙帮她穿衣服,准备下山的物品。担架做好后,恰好下瓢泼大雨。大家顾不得这么多,全体男知青加上4个女知青连夜冒着大雨把她送到了15华里以外的山下公社卫生院救治。天刚亮,疲惫不堪的几位男知青回来告诉我们,医生说,是阑尾穿孔,再晚来一点就没命了。我们倒吸了一口气,好险!
    我们组17名知青,大多毕业于茶陵一、二中。可能都秉承了父母优秀的遗传基因吧,大部分都能吹拉弹唱,能歌善舞。那个年代的文化生活极其贫乏,知青生活非常单调。为了看一场《卖花姑娘》,我们徒步往返县城250余里。感谢上帝,我们还有歌声!我们爱唱的歌包括样板戏中的唱段、语录歌、知青谣以及“文革”前的中外名曲。当年尽管劳作辛苦,我们还是能苦中作乐,把单调的生活调剂得有滋有味。夏天,我们常常聚集在祠堂前的晒谷坪乘凉。两把二胡、两把秦琴,没有打击乐,就用脸盆、茶缸替代。我们唱的唱,跳的跳,好不热闹。到了冬、春的夜晚,大家围坐在祠堂火塘边,自娱自乐,把一切忧愁烦恼抛在脑后。
    后来,我们组的大部分知青又都参加了公社组织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大家都非常珍惜公社排练和下生产队演出的日子。每到一个生产队,社员们都特别热情。尽管当地生活贫困,但社员们仍要做几个好点的菜犒劳我们。这对我们知青来说就是一种享受。这份美差令许多仍在田间劳作的知青羡慕不已,大家恨不能永远这样排下去,演下去。
    1968年的冬天特别的冷,大部分知青都回城过年去了。我和好友刘安丽留守生产队。那年大雪封山,整整48天,当地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说近四十年没见过冰冻这么久。为了节约粮食,我俩每天只吃两餐可照见人影的稀饭。为了保存体力,吃完饭,我俩双双躺在床上,轻轻哼歌。后来每天只能吃一顿稀饭,到最后连留存的米、干菜等食物都吃光了。饿了两餐后,实在受不了,我俩就手牵手,小心翼翼地踏着冰雪,在自留地扒开积雪,寻找可用来充饥的食物。找了近二十分钟,终于找到了两棵三指宽的白萝卜。我们兴奋极了,洗了洗,打上一锅水,把萝卜叶和萝卜切碎后都倒入锅内一起煮。我俩按计划把它当一天的粮食,吃起来觉得味道鲜美无比。当我们回城各自成家,有了孩子后,我们向他们讲起这段心酸的往事时,他们都不太相信,两棵不到半斤的白萝卜,能吃出三餐来?但我们做到了。那是因为有这些老歌,使我们面对清贫的日子没有失望,使我们一步步走向成熟。
    在那爱情被禁锢的时代,虽到了我们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但大家都没有谈婚的条件与心情,没有谁能把未来猜透,许多知青便唱《康定情歌》、《美丽的姑娘》、《婚誓》来表达对爱情的渴望。这种炽热的感情可以在歌声中不加掩饰地奔放。
    然而,在我们知青组,偏偏有不信邪的敢跨这个禁区。首先是吴艳云和陈桂祥。吴艳云自幼丧母,父亲在单位长年不着家,由于过早失去母爱,她的性格非常内向、孤僻,过早的独自生活,正应了那句京剧唱词“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特别能干,我们就选了她做我们的伙头军。她一人包揽我们17个人的伙食,为大家精打细算,安排得妥贴利索。大家很佩服她,有时下雨没出工,我们也帮着烧烧火。其中小个子的陈桂祥更是手脚不停,每次收工回来,不管多累,他总要到厨房帮上一手。因队里没有房子,我们全体知青只得住在半山腰的破败的杨家祠堂,而每天的用水则要到山坳坎下小溪去挑,这对矮个子的艳云来说是个很大的负担。陈桂祥就每天默默地帮她用大桶挑水,尤其是下雨或下雪天,他一人全包了。艳云开始只是感激,而后是两人慢慢话语多了起来。再后来,两人正式建立了恋人关系。我们都发觉,那段日子,艳云特爱笑,见人就有话说,脸上总是红扑扑的,格外显得有精神。大家都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一谈恋爱,人都变了个样。
    第二对是我们知青组长江米媛和副组长谭明亮。他俩因负责安排组里的生产、生活,常常要在一起商量。随着接触频繁,两人渐渐擦出爱情的火花,在生产劳动中,他俩是你帮我助。记得1969年7月上旬的一天,我站在祠堂二楼的窗前望见他俩手牵手过小桥,尔后,米媛在前,明亮在后,欢快地向祠堂跑来。在米媛那充满青春的脸上分明看到的满是“幸福”二字,原来这天上午,他俩是到公社打结婚证来。虽时隔多年,我还清晰记得,米媛、明亮结婚的那天下午我们全体知青早早收了工,在我们居住的极简陋的杨家祠堂,大家摆的摆桌椅,贴的贴喜字、对联,为相爱多年的他们操办婚事。几袋炒好的花生,几缸煮好的清茶,打发着从四面八方赶来祝贺的知青朋友。新房门上,由我们的知青才子李文明书写的对联,引得大家一阵好笑。上联是:今宵洞房笑呵呵,下联是:明朝生个胖娃娃。没有礼物,没有礼金,知青们给新人带来的是几首热情洋溢的老歌。歌声在沉寂的乡村夜晚激荡、升腾。朴实无华的婚礼因爱情火焰的燃烧蒙上了绚丽圣洁的光环。
    我发现经过蹉跎岁月的恋情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凡在我们知青内部婚配的,无一例发生变异,不但他们本人,连他们的后代都生活得很顺畅,很幸福。
    从1974年起,我们组的知青陆续招工、招生走了。虽然我们都离开了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但在那段苦涩岁月里结下的友谊却日渐深厚。回城后,以我们生产队的知青为基础,成立了八团知青协会。尽管我们回城时,大家已近而立之年了,且大多知青尚未婚配。事业、家庭让每一个知青都够忙活了,但大家还是相约,每年一定要聚会一次。知青们轮流做东一天,大家放弃尘世中的一切,亲热地聚在一起打打牌、聊聊天、唱唱歌。
    有一次大家在我家聚会,尧水、湖口教育办的张秋云等几位老师亲眼目睹了我们亲如一家的情景,激动地悄悄拉我到一边,恳求我:“陈老师,我们真羡慕你们呀,让我们也加入来当知青,好吗?”想当知青?他们能够理解属于我们的那段荡气回肠、催人泪下的历史吗?也许是在这心灵日益寂寞的世界上,他们羡慕我们有“群”,有着一堆燃烧永久的心灵之火吧?我自豪地告诉他们:“你们没这资格啰!”须知,我们的青春之花曾遭遇无情的时代风霜,凋零在昨日的荆棘上,然而,我们的内心都有着比后来在柔和的春光下成长的人们更多的爱和深情。返城后的知青们大多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生活不宽裕,经济也较拮据,但只要谁有个红白喜事,知青们都来热心帮忙。
    当年我们是年轻的流浪者,在迷惘无助的路上,我们别无选择。如果说,人生的幸福感在于感受,那么我们这代人所感受的丰富多彩、承上启下,可以说在中国和世界都是空前绝后。我不想说“无悔”,也不会索讨什么,该承受的我们都承受了。但愿从今往后,再也没有类似我们这样的“知青”了。
    对于我来说,今天仍然能握在手里的,是实实在在的生活,还有一帮激情岁月里结识的知青战友。这,我就知足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8-28 17: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由17名知青组成的知青集体始终患难与共,亲如兄妹,确实令人羡慕。    下放时间为19661126日是否有误?196611月还是文革期,好像还没有听说有知青下农村的。文革前,1964年知青主要是下放到江永、零陵等地。文革后,大批量“老三届”下乡是1968年、1969年。是否笔误?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18: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季如春 发表于 2018-8-28 17:13
由17名知青组成的知青集体始终患难与共,亲如兄妹,确实令人羡慕。    下放时间为1966年11月26日是否有 ...

刚下乡那几年,几乎每个知青家庭都被抄过,有的父母挨批斗.....
    他们确实是66年11月下放的,因为他们都背负着家庭出身的历史“原罪”(文革中的“黑七类”狗崽子,还美其名曰“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这与文革前长沙知青下放江永是一样的。代作者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8 22: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苦最累莫过于60年代中期下放知青,68年以后下乡者再苦也苦不过64/65的老知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6: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艰难困苦的岁月,留给了我们永恒回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6: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催人泪下的好文!苦难能使人坚强,多么珍贵的知青情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9: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8-28 22:12
最苦最累莫过于60年代中期下放知青,68年以后下乡者再苦也苦不过64/65的老知青。

    那确实,因为他们深受“极左路线”、“血统论”的祸害,背负着历史“原罪”,而且下放时间长,招工回城无望。代作者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23: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放茶陵八团的知青在多年之后返乡为乡亲修路捐资,感恩回报,情深义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10: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8-29 16:16
艰难困苦的岁月,留给了我们永恒回忆……

    那确实,代作者谢谢安哥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14: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望,知青需要团结,别怕吃亏,否则就会产生矛盾,患难与共的知青小组是知青的楷模。当年,我们下乡的知青小组,六个人,三男三女,同班同学,这本是同窗学友成了患难农友,可是,不到三个月,令我难受,女知青们嫌我们三个老知青吃得多,她们吃了亏,提出分伙,我怎么劝都没有用,只好分开,那一年,把我搞苦了,因为自己不会做饭,只好搭在社员家,农民兄弟接纳了我,吃得比知青小组要好,感恩收留我的社员,直到招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 15: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陈燕波,了解陈燕波。

患难与共的知青小组,纯洁珍贵的的知青友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6: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8-29 16:55
一篇催人泪下的好文!苦难能使人坚强,多么珍贵的知青情啊!

    这个帖子充满了知青情谊的正能量。代作者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6: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8-29 23:02
下放茶陵八团的知青在多年之后返乡为乡亲修路捐资,感恩回报,情深义重。

    从1974年起,我们组的知青陆续招工、招生走了。虽然我们都离开了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但在那段苦涩岁月里结下的友谊却日渐深厚。回城后,以我们生产队的知青为基础,成立了八团知青协会。


    他们不但知青情谊日渐深厚,而且捐资修路感恩回报。谢谢牛哥介绍他们的义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 08: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0555.jpg

  陈燕波系茶陵本土知青,茶陵一中首任校长的女儿,因父亲受文革冲击,十几岁就下到了茶陵八团公社,历尽磨难。
  该同志热心热情,多才多艺,是茶陵知青多次活动的主要组织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 09:5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8-31 14:00
回望,知青需要团结,别怕吃亏,否则就会产生矛盾,患难与共的知青小组是知青的楷模。当年,我们下乡的 ...

    哈哈,您是“因祸得福”,分开到农民家吃饭还好一些。我在农村干妈家就深有体会。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 09: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格之明 发表于 2018-9-1 15:03
走进陈燕波,了解陈燕波。

患难与共的知青小组,纯洁珍贵的的知青友情!

    这样患难与共的知青小组很少,难能可贵呀!代作者谢谢格版主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14: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格之明 发表于 2018-9-2 08:25
陈燕波系茶陵本土知青,茶陵一中首任校长的女儿,因父亲受文革冲击,十几岁就下到了茶陵八团公社, ...



谢谢格版主让我在网上认识了作者,金秋十月我们再相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6 14: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知足长乐 发表于 2018-9-6 14:34
谢谢格版主让我在网上认识了作者,金秋十月我们再相聚!

     你代人发帖,亦是知青情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13: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9-6 14:55
你代人发帖,亦是知青情深!

    谢谢总统先生:只是受人之托,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过,使我又结识了新的知青朋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2 19: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夜深人静版主为本帖设置高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15 18:57 , Processed in 0.310252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