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42|回复: 7

【回望50年】五十年的脚迹 (合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 16: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五十年的脚迹 (合并)

    一九六九年国庆过后,我们三十几人终于离开住了二十来天的旅社,乘大巴回到了长沙,告别了下乡十一个月的靖县。休息三天后,到湖南旅社旁边的湘运省公司报到分配,当时叫省陆运公司。在劳资科里,曾科长告诉我,我被分到宁乡灰山汽车站,而好友光老壳被分到岳阳汽车中心站;我当时就找曾科长要求也到岳阳去,正好有个人不愿到岳阳,就和我对换了。两天后的上午八点我和光老壳,卫老倌,罗陵江,罗发财,树哥,张亚妮,王鲁光,辛淑娟,刘秋莲一行十余人,坐上506次慢车向岳阳而去。而李炳,杨小钨,秦小云,卢XX四人坐大巴往平江。下午四点多,我们一路摇摇摆摆的熬到了岳阳。下火车后又坐五路公交到东茅岭,进了岳阳汽车中心站,当时已改称岳阳公路运输服务站,统并了岳阳汽车监理所,岳阳粮运大队,公路养护段,城关汽车站。接待我们的政工组燃光,安排我们住进了东茅岭旅社后,又带我们买了饭菜票,指引了澡堂位置。


     第二天早上七点五十,我们来到站政工组,老燃已到了,她带我们到会议室坐下,还给每人倒了一杯水后就和我们聊起天来。八点二十分,站领导班子一行七,八人接见了我们。他们是军宣队长李明吉,工宣队长胡XX,革委会副主任经俊权,政公组长李美旭,生产组副组长许楚林,后勤组长任金亭,等等。李队长讲话后,宣布办五天学习班。学习班结束,我们都被安排在政工组下的大批判组,树哥负责用毛笔抄写大字报,标语,文件,资料。我和另外几个男的负责张贴。几个女的负责整理资料和用元珠笔抄写。过了几天,发了第一次工资,每人二十六元钱。又过了两天,我们被重新分配了,我到荣家湾(现在的岳阳县城)汽车站,任加油工兼总务。光老壳和卫老倌到华容汽车站任行包装卸工,罗陵江到公田汽车站任加油工兼行包装卸工,树哥和财哥留岳阳汽车站任行包装卸工。女的都到岳阳汽车站任服务员。我在荣家湾干了三年,从加油工,售票员,行包装卸工,货运开票员,调度员,油库基建施工员。

    一九七二年我调到岳阳汽车站任行包班班长,管三十多人,有业务组,行包组,装卸组。一九七三年任客运调度员,第二年到运动办,不久借调保卫科,没几天又被借调地区公检法军管会。在军管会上班最无聊,每天白天睡觉,晚上抓人,陪审;偶尔也陪同出差,记得有次陪一个军官带三名县中队的战士,到湖北监利接犯人,他接完人后,让我带三名战士押八十多个犯人回岳阳,他自己回洪湖老家休假去了,说这是领导安排的。我只好把八十多个犯人,用两根麻绳栓成两队,都绑着右手。坐两辆军车从监利看守所到轮船码头,一个战士端枪走前,一队犯人随后,再一个战士端枪押着,第二队犯人跟上,第三名战士挎冲锋枪押后,我在边上,跑前跑后。到了船上,犯人关在一间大货仓,由一个战士看守,另一个战士负责带犯人上厕所,我和那挎冲锋枪的轮流巡视。五,六小时后,船到城陵叽,地区军管会派了五,六个军官,带了一个班的县中队,四辆军卡,一部吉普,两辆边三轮来接。第二天上班,我找了我的领导,预审组组长李积群,要求回原单位,李组长讲,我才写好报告,正式调你来军管会,下午还准备叫你写入党申请书的,你这不是拆我的台吗?他桌上还真的放着要求调我的报告。

   三个月差七天后我回了车站调度室。一九七五年我被调公司下属湘运第七十六车队,任基建领导小组副组长。一九七六年调公司运输科任总调度员。第二年调荣家湾汽车站任基建组副组长。一九七八年调回岳阳汽车站调度室,第二年我被强行调到汨罗汽车站任行包装卸工。起因是,汨罗的调度罗启松犯贪污罪,被捕。汨罗站本来就差了人,这样一来轮休就无人替班了,政治处调我去汨罗,我不肯去。党委书记兼革委主任吴月正就找我谈话,要我接受组织考验,到下面干一段再回公司,并说你是以工代干的,想转正就必须去。我就说,吴书记,我不代干行吗?说完我就走了。当天晚上开会,吴月正在会上讲,政治处调柳颂平去汨罗工作,小柳不去,我看这样不好,必须服从组织决定。第二天,政治处通知我,星期一到汨罗上班。我讲:好!汨罗我去,干,我不代了,去也是做工,调度不当了!



到汨罗报到后,许严安排我第二天就到调度室代班,我说:“许站长,我是行包装卸工,调令上写了的。”他讲政治处已和他打了电话,他劝我不要赌气,先代班,他过几天去岳阳帮我恢复代干身份。我当时年轻气盛,性格又不好,戳四方眼子,不方圆,加之乱七八糟的小说看多了,一脑壳的江湖,臣本布衣,无求闻达于诸侯。所以对干部这个称呼不感兴趣。拒绝了许站长的好心。

     第二天还是去搬行包装车。中午吃饭时,汨罗站的熊振富,杨子均,郑大平,吴涤辉,彭俩台等客,货调度和开票员,都先后过来找我讲好话,要我帮忙代几天班。不算欠假,每人四天,加上白水站的调度杨光前,共六人二十四天,我休四天,又到下月了,这忙能帮吗?其中老熊和子哥两个平日和我的关系还蛮好,人家家里也有事,不帮对人不住,帮了两个,不帮别人,行吗?我一个头两个大!犹豫了半天,一咬牙,都拒绝了。他们有的摇摇头走了,有的骂声,小B做得出唻!你以后有事莫找老子啊!

    接下来的十几天内,赵副站长找我谈了话,支委张祥林,王会计,又分别找我做了工作。团支书李少东也和我打了兄弟讲。在他们谈话后又过去了十几天,我休假回了次长沙;光脑壳在调回长沙后,又上了矿冶,当了工农兵学生,他的父亲在饭桌上听到我的事情后,说:不管你愿不愿意代干,你想调回长沙,就必须搞好各种关系,闹僵了,就扎根汨罗了!一句话,把我打醒了。回到汨罗,事情很湊巧,彭俩台的儿子生病住院三天了,她白天照顾儿子,晚上在家补开货票。她老倌甘立久见我回站,吃中饭时,就拖我到他家喝酒,讲起事来,眼泪都流了;我正好想改善关系,就让他找站长,说我同意代班,他听后,朝我作了个揖,你真够朋友!有了代班的开头,我就死在了调度室。
                     

    在汨罗一干就是近四年,巧事在这时又来了,七中34班的同学陈福宝,在汨罗县供电公司上班,他父亲是汽电的工会主席,想把他调到汽电去,联系了非标车间(当时叫军工连)的林文彪,林的老婆在汨罗纺织厂上班,林和福宝见面后,讲你要是汨罗汽车站的就好了,我回平江家和到汨纺的爱人那里坐汽车都不要钱,福宝答那好啊,我有个同学在汨罗汽车站,你和他对调就可以了。在陈福宝的无私成全下,我和林文彪完成了对调,一九七九年四月二十日我终于调回了长沙。



作者简介:网名西北狼
          实名柳颂平(
,1949年农历7月16日生),长沙市七中初中毕业。   

          1968年11月8日下放靖县舖口公社金麦大队高竹湾生产队
          1969年9月招工到湘运省公司  

          1969年11月分到岳阳分公司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9-2 16: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帮你发上去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16: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9-2 16:49
我帮你发上去了!

谢谢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 20:31:2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那是属于镀金派哦,下乡不到一年,就脱离农村当上了工人阶级,算是走运的哦,不过你参加工作后,道路不是蛮顺畅,回长倒是蛮走运,冒费一点力就到了汽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 14: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9-2 20:31
你们那是属于镀金派哦,下乡不到一年,就脱离农村当上了工人阶级,算是走运的哦,不过你参加工作后,道路不是蛮 ...

谢谢夸奖,这都是我们七中66届高34班的陈福宝同学的舍己助人的结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5 08: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轻气盛往往在那个时候耽误自己的前途,现在回想起来,以工代干也好,军管借调也好,其实都是机会。有些可惜了!不知道那时还有这样多的知青在岳阳汽车站甚至包括华容汽车站,想起我们当年回长沙想弄张车票真是太辛苦,现在把眼睛一闭,就浮现坐在岳阳东茅岭汽车站长椅上候车的情景。椅子中间那根挂着候车小木牌的铁丝上粘满密密麻麻的苍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09: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9-5 08:26
  年轻气盛往往在那个时候耽误自己的前途,现在回想起来,以工代干也好,军管借调也好,其实都是机会。有 ...

回牛领导,华容的知青我认识的不少,可惜和你无缘;也可能是上天在磨炼牛领导,苦其筋骨,劳其心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10: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9-5 08:26
  年轻气盛往往在那个时候耽误自己的前途,现在回想起来,以工代干也好,军管借调也好,其实都是机会。有 ...

我的机会确实很多,都是自己蠢,才错失良机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15 18:40 , Processed in 0.263436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