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70|回复: 8

【回望50年】沧桑岁月难忘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5 15: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沧桑岁月难忘怀

      
      
肖和兴

      
      
    1966年11月26日,刚满15岁的我,随同其他85名男女小伙伴被安置在茶陵县最偏僻的穷山恶水之地--茶陵县八团公社插队落户。后来,我又因照顾年老的父母亲转点到本县贫穷的马江公社插队。前后历经了9年的沧桑岁月,至今令人难以忘怀。
      
    我插队的最家冲生产队坐落在八团东冲半山腰中,出门不是上坡就是下坡,完全没有平路可走。挑肥、担谷、背树等全凭肩膀来承担。我插队后的第一天出工,就是担稻谷到八团粮站上交生产队的公粮,来回二十余里山路,担一百斤记十分工分。我第一天担了七十斤,第二天我就加码担了一百斤,挣了十个工分。这得益于下乡前我经常在家里做事而锻炼出来的体力。我们还经常到相邻的攸县峦山集镇担石灰,回来时还要爬过一座海拔上千米的高山,光爬坡的路程就有七、八里,就是人空手走路也十分辛苦,不要说还要肩挑七、八十斤重的石灰来爬坡,可见劳动强度有多大!晚上睡觉遍身酸痛,这对当时正处在发育阶段的、都只有十五、六岁的知青们的身体是何等的摧残啊!
      
    有次我实在累得不行,就想回县城家里休息几天,就随便找了个原因向最家冲生产队队长刘某某请假。谁知他竟是这样回答我:“除非你父母亲死了,才能请假回去,否则没门。”当时我真是欲哭无泪,恨不得一刀杀了这个毫无人性的家伙。
      
    在不是农忙的晚上,我们知青们都来到房屋后面的晒坪里,天南海北地闲聊、吹牛、唱歌、辩论、讲故事、吹口琴、吹笛子,来打发那无聊的时光。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天上午,那时正是农村插秧季节,我们知青们确实累得太辛苦了,睡在楼上都没有起床。生产队长在外面大呼小叫喊我们去做事,一下子把我们都吵醒了。我们起来后商量得出共识:别理他,今天就是不出工。而那个队长还以为我们没有睡醒,继续在那里喊叫,但就是没人理睬。结果,队长嗓子都喊哑了。我们听到生产队长那嘶哑的鸭公嗓音,都笑得忍不住了,突然“轰”的一声一齐大笑。队长这才知道我们是在故意作弄他,气得脸色铁青额头冒汗。这个恶作剧,也使我释怀了原来他对我请假之事的咒骂之恨,心中十分爽快!
      
    知青都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大部分未做过煮饭炒菜的厨房事务。大家决定轮流煮饭,一天一轮换。当轮到我煮饭时,锅里常常一半是饭一半是锅巴,而炒的菜却是生熟不一。虽然大家有意见,但如果你不吃,肚子饿了怎么办?也就只好将就着吃吧。其他知青在煮饭时,也出现过蒸饭的钵里有米无水、炒菜放油未放盐的糗事。
      
    1969年,我家因父亲个人历史问题被再次下放到茶陵县马江乡皋芫大队九队。父母此时都已步入老年行列。为照顾父母,我向当时的知青管理机构――茶陵县“四个面向”办公室申请转点,获得批准。从八团知青点转点到马江乡。在马江农村,我学会了各种农活技术,犁田耙田、双手插秧、样样在行,在密植禾苗的水田里每天能插秧一点三亩,能肩挑200斤的重担走四、五里路,成了生产队挣十分工分的主要男劳力。
      
    我家所在的皋芫九队只有十户人家,四十余人,是全大队最穷的一个生产队。最低的一年,每天的劳动(10分工)价值只有一角六分,粮食不能自给。一到了上半年,除了国家给点补助粮外,家家户户还要到外地亲朋戚友家去借粮,都是上半年借粮下半年还。记得有一次,我和母亲挑着箩筐到亲戚家去借粮。走了一天,到了五、六户人家,说尽了好话,总共才借了六十斤稻谷。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等于是乞讨。我家居住条件极为恶劣,住的房屋是生产队原来的三间牛栏屋,而且左右都是牛栏,我们是在与牲畜为伍,
      
    1975年,我招工回城了。眨眼间,五十多年过去了,心中仍然忘不了那片广袤的大地。我们为它献出了火红的青春,它也给我们留下了历经苦难的脚印。当年,发生在知青之间、知青与当地社员间的许许多多苦难、悲欢、苍凉的事情,无论时间怎样久远,这一幅幅场景仍历历在目,不能从我的记忆中抹去,更不能从我创伤的心灵中消失。
      
      
      

作者:肖和兴,男,67岁。1966年11月下放茶陵县八团公社东冲大队最佳冲生产队,1969年转点到马江公社皋芫大队第九生产队。1975年5月参加河南省地质局水文队工作。1984年在茶陵县喷灌机械厂工作。1988年至2018年从事律师工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9-5 15: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乡岁月的沧桑,坎坷经历的难忘,刻骨铭心、永恒的回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8 12: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下乡,光杆一条,再苦再累,一个人承受。最可悲的是,全家下乡,那跟服劳役没有区别。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8 20: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1966年11月被安置插队落户到1975年招工回城整整九年,其中还因父母全家下放有过转点的经历,确实不容易。弄不明白的是,1966年WG运动正酣,怎么会有知青下放的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8 21: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是沧桑岁月,永远难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0: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9-8 20:58
1966年11月被安置插队落户到1975年招工回城整整九年,其中还因父母全家下放有过转点的经历,确实不容易。弄 ...

    1966年11月26日,刚满15岁的我,随同其他85名男女小伙伴被安置在茶陵县最偏僻的穷山恶水之地--茶陵县八团公社插队落户。


      他们确实是66年11月下放的,因为他们都背负着家庭出身的历史“原罪”(文革中的“黑七类”狗崽子,还美其名曰“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作者全家“文革”下放在当时也是司空见惯的,没有被“再踏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就算不错了。代作者谢谢牛哥的点评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0: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9-5 15:54
下乡岁月的沧桑,坎坷经历的难忘,刻骨铭心、永恒的回忆……

    但愿历史悲剧不在天朝重演,代作者谢谢安哥的点评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1: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9-8 12:00
知青下乡,光杆一条,再苦再累,一个人承受。最可悲的是,全家下乡,那跟服劳役没有区别。

    那确实,当年全家下放肯定是“黑七类”份子,我们公社也有。既有长沙全家下放去的,也有本地下放去的,他们的境况肯定比知青差很多。代作者谢谢您的点评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2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大哥 发表于 2018-9-8 21:46
真的是沧桑岁月,永远难忘!

    那确实,在广阔天地里苦熬了九年哟!代作者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2-19 20:34 , Processed in 0.351659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