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8|回复: 2

《回望50年》(东山峰那些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3 16: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山峰那些事)
东山峰当然是一个风景极为壮美、自然资源非常丰厚的地方,同时又呈现着知青厚重的历史文化,有着休闲、避暑、览景的现实样貌。在这样的地方旅行,如果抛开路程稍远、公路盘山、绕璇、湾急外,很容易体验到陆游笔下‘螺青点出暮山色,石绿染成春浦潮’的那种灵魂与山水并行着的浓烈气息。这一切源于现代生活的普遍提高和经济的高速发展。三三两两,结伙成群、这种极高的休闲度假热情、放松精神包袱的体验,吸取大自然氧吧的享受早已成为人们和许多退休知青司空见惯的现象。
十一天故乡寻旅休闲的行程在炎热的夏中开启,今夏气温尤其反常,原本凉爽宜人的山峰上也弥漫着挥之不去的热浪。白天,山上依然阳光灼热,小狗耷拉着脑袋,伸长舌头喘个不停,无林的空旷处都是热浪滚滚,似佛是在炙烤着我的情绪,让心不得沉静。唯有秀峰宾馆绿阴的平台前,一班自娱自乐的退休老人们,在吹拉弹唱的文艺活动中,构成了最美度假的一道靓丽风景。
一到黄昏,场部的天街上就人头攒动,纷纷攘攘、比肩接踵,知青广场的歌声和音乐敲打出徐徐的节奏,百余名知青、农场职工和上山旅游休闲的人就会聚集如此,广袖长舞,轻歌漫步。静止的时空顿时生动起来。山上从来都不是灰色的,抛却蓝天白云的自然景观不说,单是气势雄伟的山势就足以让人赏心悦目。再搭配东山峰关音尖、张家山的山峦对峙,绿树滴翠。抬头奇峰遮天,响石沟清流潺潺,怪石卧波,倍觉亲切,又让人仿佛置身童话当中。
然而,远近高低不同的山脉和云雾在开合之间露出容颜,无处不在的山坡弯道,提醒着你,这里是东山峰。迈进任何一座山峰和农民村舍或是酒店,在山雀的追逐陪伴下,看着夕阳相继为托的群山峻岭,墨绿色的山脉,远处的南北镇方向被晚霞镀上一层金色,最后在湖北鹤峰县城尽头的山顶望着余辉隐入黑暗。而且,还说不准,须臾之间就会电闪雷鸣,降雨加剧了体感的凉爽,而雨中的山色,其美妙完全在若有若无之中。真是‘一朝步入山峰 一日梦回百年’。
七月底才刚刚下山,旋即,常德和长沙知青们就蜂拥而至的上了山,旅馆和酒店旋即爆满,但一到九,东山峰就呈现出寂静和沉默,那种相对固定的季节性繁荣,即兴发挥的地域性现实变化,嘶吼着旅游旺季与淡季的强力反差,让人感慨万千。回忆起当知青的过往和多次游历东山峰周围的经历,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幅通过当地人生活和现在的现实状态拉扯出来的却是东山峰一幅曾经和未来鲜活的故事。
有人说,知青是人生经历的绝妙隐喻,那么,东山峰农场则是知青社会的一个缩影。凡那个年代里所发生的现状,都会在这里找到它的痕迹。这里没有广袤的平原,只有崎岖的羊肠小道和满山坡枯荣的茅草。整个知青点都是茅草搭成的房屋,茅草与知青的生活息息相关,山上仿佛是一片茅草的世界。
然而,对我来说,在这里,想求知的欲望却没有连续性,想读书就业之时,更没有路径。仅有一种形式‘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山上没有过去也看不到未来,只有彼此相异的一种可歌可泣青春放黜,芳华的正常流动到此都被截断。一种时空的错乱,某种相似的狂热,都变成岁月的情殇。知青播种青春,收获苦难和责任。那种抚键踌躇,难以为辞,也就很自然了当重返回城的归途有不同点的就是当年的热情豪迈,尔时的黝黑憨实饱经沧桑,现在的两鬓斑白,如影随行知青称谓
上山下乡对于知青最震撼的第一课,是认识了中国农村的贫穷和落后,亲身感受到了‘三大差别’的实质。与我们年轻时在课堂上、书本上完全不同,文化落后,生活贫瘠,粮食短缺,农民们的衣衫褴褛,吃不饱饭,干着超体力强度的劳动活,远离亲人的乡愁。更糟糕的境况是那些出生不好的知青还要在政治上、心身上遭受歧视,还有一些女知青心身的不堪回首。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后营造的意识形态氛围,与他们自己以前受教育是相反的,生活的单调枯燥,思想的苦闷,使知青普遍感到惊讶和不知所措。触摸那一代人刻骨铭心的伤痛,知青之路的确走得好苦惨!
知青是中国特定时代产物,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如果非要讨论知青的得失是什么?不违心的说;知青是平凡的改造,是抛进原始生活中的再造。数年来日复一日地厮守着云雾四起、青山绿水的田埂和荒坡,厮守着贫瘠的知青宿舍,同时也厮守着自己内心空洞的失落和荒漠。人生的意义也是这样单调的周而复始,谁能忍耐一辈子衣食无着落的生活呢?谁能忍受看不清前途的迷茫呢?
岁月容易淹没人门的记忆,每每知青同学聚会,大家都会默默悉数知青岁月中的每一个小数点,讲述着那个年代所发生的故事。这并非是津津乐道,而是一声苦涩的叹息,他揭示了那种年代的人性弱点,勾起向善感悟也是曾经的我们自己的真实写照!
东山峰农场有着一千三百多知青,它的东边十一公里处是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泥市古镇;西边十几公里外还有一个南北古镇;山后面是古罗镇和钟岭公社;山前面是张家山和关音尖。古镇非常繁华,一条长长的青石板铺的老街上,两边多有吊脚楼和次鳞比的木房板,每逢遇到放假或是赶集,就会涌来许许多多来自东山峰的知青,男男女女,到处可闻乡音,可见熟悉的身影,有的都还是一个队上的,彼此亲人般熟悉。相互交换各个队上的趣闻和在农场的酸甜苦辣。在镇上饭店撮一顿久闻的油腥味。一会儿,古镇老街上就骚乱起来,有人喊“我的荷包被扒了,抓小偷、抓扒手”,原来队上和别队上个别调皮和品行不好的知青把赶集人荷包给扒了,还有的偷了商店里的物品和农民家里的腊肉。喊声不停但人却跑的没有了踪影。开始我们认为;这实在做的太过分,甚至有点愤愤然。接着一想,他们也许是为了某种物质的需要,更大的理解是,山上物资生活的匮乏而以这种方式发泄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或者是一种消极的刺激,来抚平精神上的空虚与青春的烦恼。从这以后,整段时间里,在东山峰周围的镇上和各商店、供销社、每个集市里,一声“东山峰知青下来了”,此处就会骚动起来,每一家店铺如临大敌,村民们也会马上警觉,旋即跑出屋外,眼光盯着知青的身影,随后立即呼鸡唤狗寻羊,严加防范。特别是当地农户、职工家菜园里的蔬菜,常常会遭到知青们的‘光顾’,那种偷辣椒双手撒开从中间一网摘尽的绝活,会让你目瞪口呆,因此,有当地的老人说;‘知青比过去山区的土匪还搞’,此话不是诙谐,更没有虚构,的的确确是农场那些比较‘搞事’知青所作为,这其中又多以长沙知青而闻名。凡是知青比较集中的地方就容易成群,成群这种天不怕地不怕毁灭心态就会刺激着那些行为不端的知青莽闯的干出许多荒诞的事来。  
从卸妆知青心态的真实状况来看,从另一个角度也折射出一些知青们的苦闷、彷徨、消极,正因如此,才使知青自己陷入一个困局,从而使人格产生了断裂,人性分裂严重的灰色一
那时,我们队上一个要好的调皮知青曾经就在钟岭公社的供销社商店里偷了一面钟新闹钟给我,后来事发被没收。四十六年后的一个夏天,我避暑旅游经过山下钟岭公社,这里就是钟岭公社的供销社商店前地址,我真想把汽车停下来,走到原地址处说一声“对不起”。但是,汽车在一瞬间,将这个乡镇抛在后面。此时的心头涌起的忏悔意识,我却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要想不遗忘,首先要有真实的记录。真实的知青生活史在哪里,活在我们千百万人记忆中。尽管如此,我仍能想象,能够消弭记忆的阻隔,演绎知青生活的精彩纷呈的那些荒唐故事,就是许多惊天动地的斗殴,为生存出生入死的偷鸡摸狗。在意识的调遣下,时空不复存在,曾经知青名字组合的那些故事,不乏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我记起了二分场三队上发生的那次棍棒四溅偷鸡知青被打的悲催,因为不能忍耐贫瘠无着落的生活呢?知青阎罗克偷了队长家里的一只鸡吃了,不料后来事发,在兴师问罪中,队长本人从阎身后猛击一扁担,将其打倒在地,其妻用脚乱踩阎之头,并口中振振有词说到;她‘一只鸡能生多少蛋,蛋又能孵多少只鸡,’一个天文数字的赔损,就这样使他付出了至今腰疼的代价。不难看出,这就是“扎根农村干革命”,而是身不由己地“犯禁之作为”。
知青中还发生一件更为奇葩的事情,那年一个晴朗的太阳天,山下一农户为猪栏翻晒垫栏稻草,把一百多斤重的猪赶出来,用绳子穿着拴在离家不远的山坡上,几个时辰后,再去收回
垫栏稻草牵猪时,却发现猪不见了,疑惑中,猜测是不是被什么猛兽叼走了?再抬头四目望,突然发现山腰上几个正牵着一头猪往山顶知青点赶,惊诧之余,复然番醒,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解放几十年居然还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就发生在东山峰知青下放的地方。此事了的,如是农民敲着脸盆喊声四起并持棍拿刀追了上去,把那几个知青也吓得纷纷逃散,农民牵回了自己的猪,随后把这事报告给农场党委,场部领导后来还是严肃处理了这些知青。后来,我听说这件惊天动地的事是我们隔壁二队的几个长沙知青的‘杰作75年招工时,这件事还是影响了他们的回城之路
艰苦的岁月造就了许许多多这样荒诞的故事,以至于有名人说,不偷鸡摸狗就不是知青。这也形象地勾画出了那个时代的痕迹。调侃这一段挥之不去而又难以启齿的龌龊往事,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以一种自我反思和道歉的方式来对待。
可惜,当我们读懂属于知青那个年代背后潜藏的现实状况后会发现,知青心中所流露出的原始生活最基本愿望,就是得一种基本的生存环境,如果达不到,就只能撕下生存能力匹配差距的温情外衣那个‘广阔的天地’里摇摇欲坠的亵渎着自己的人生信仰这就是当时的乌托邦式的社会意识已经陷入知青思想深沉的焦虑而产生的矛盾。
其实,农场、农村干部和老乡们对于知青们的偷鸡摸狗、偷菜等等,只要不涉及自身利益,大多是采取宽容的态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有通情达理地认为,这些伢们远离父母亲人,年纪只有这么大,身边没有亲人,又吃不饱饭,没有菜吃才被逼的呗。他们要不到这艰苦的地方,谁又会是这样做呢?
曾经,有人尖锐地指出;如今有关知青过去的方方面面受苦或者获益,怀念或者控诉,基本上都是知青们的自说自。鲜有人提及这场运动的另一面,也就是农村和农民的遭遇如何,而比知青们更为苦难的触摸更应该是他们刻骨铭心的伤痛,如果忘记这一点,显然不厚道。
如果说偷鸡摸狗只是小打小闹,那么,刀光剑影的打群架斗殴就显得是一种壮烈的投入’,如果说在东山峰农场里那个城市的知青最能打架,山上几乎会众口一词‘长沙知青’比较厉害,也调皮些。常德知青虽然人数众多是长沙知青的四倍,但那些曾经从学校就小有名气的长沙调皮同学,在东山峰上依然是‘锋芒毕露’。由于地域观念的相持,长沙知青与常德知青就发生过多次群体斗殴,轻者见血,重者伤人。记得72年四月初,常德十几个知青砍柴路过我们三队,在休息之余,长沙几个调皮知青上去搭讪、调口味,如是争斗开始,常德知青手持茅镰刀,扦担砍向长沙知青,因为当时三队放假,队上知青不多,不一会儿,长沙知青溃败下阵,最调皮的张建国也头部见血,其余‘作鸟散’。队上职工们用诧异的眼光关注着这一切,就好象看完一部可怕的恐怖电影,此时已经虚汗湿衣。很久都会说起长沙这些可怕的青年?
园林队出事了,这是长沙知青中发生的事;和预料的一样,为了平日集攒的一些小事,钱意志竟与另一个知青小名(烂平别)遭遇了。‘烂平别’虽是体魁力壮,熊心虎胆。他霸道似的叫嚷着,气势凶恶的推搡着。但是一但交手,这般从未受过的欺凌和侮辱,还是刺痛了钱意志的自尊心。他要与他决斗,要用拳头和刀来雪洗教训。几拳、一刀下去,知青((烂平别)被打趴在地而且还脑壳见血了,有同学将其送往农场医务室,缝针伤口,包扎。(烂平别)历来都以聚众闹事而闻名,在队颇有些名气。果不虚传,此时,他叫上其他队上知青朋友来帮忙,来者聚集成一团,浩浩荡荡杀向场部医院,在他们眼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钱意志,取得上风打趴在地还许绰绰有余。
据我后来与其接触,知道那时‘钱意志’其实心里还是蛮发虚,他十分清楚,自己敌众自寡,后果难堪,而且对手已经受伤流血躺在医院,危情迫在眉睫,他果断采取措施,亲自赶往医院看望,并且买了些物品和烟守,当那班帮忙的知青来时,只见钱意志手拿一条白兰烟,笑嘻嘻的与来帮忙者解释并每人分发一包烟,情绪立刻发生改变,毕竟都是同学,加上道歉和一包香烟的‘腐蚀’作用,一场冲突就这样化干戈为玉帛了,如是一场皮肉之苦就轻易的化解了。
多年后,每次听到这个故事,依然能引起我极大地兴趣,它使我想起知青年代中许多不谙世事,也佩服‘钱意志’的聪明老道,十七岁居然晓得用香烟来贿赂‘敌人’的朋友,处理这样复杂的事宜。
知青的理想破灭后,难以遏制的沮丧感会像潮水般涌来。东山峰队上的“晨钟”响亮中带着聒噪,夜晚煤油灯的烟雾还在弥漫,百无聊赖的故事依然还在山上回荡,那些知青中的‘传说’不久便被劳累、无聊、迷茫的情绪所取代。随着时间的推移,知青们也开始对自己命运走向,进行了横向和纵向的思考。当时的出路无非是当兵、招工和推荐读书和上大学,但由于名额有限,每条路都是希望渺茫,如是人心浮动。“看不到出路,生活很盲目,不知道彼岸在哪。”但这段光阴中发生的许多事更是奠定命运转变的基础。我的人生因知青的那些事而改变。至今,那些故事都是我人生的一次经历和转折,为后来的工作和生活做了很好的铺垫。
再后来,同下放的知青战友们都回城进入了各个单位,很多知青都经历了下岗,重新择业。返城后的大多数知青,注定都是弱势群体。而且仍然沉默的活着。
对于现在的生活,就我个人而言,知足也不攀比,每次同学聚会,回想起知青生活时仍充满感慨。离开东山峰已经有四十六年了,我很少回去,但东山峰的那些事,那里的一草一木和对家乡的感情依然深厚。           
2018.9.2草于家
作者:陈刚 ,网名:东山峰人 ,男 63岁。19723月由长沙市十四中学下放到常德石门县东山峰农场湖南省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职工,2015年退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9-13 16: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那方土、难忘那方情、难忘那方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2 17: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2-19 19:43 , Processed in 0.261548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