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9|回复: 1

塔市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2 21: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塔市驿

赵启鸿(来源:岳阳日报副刊)


  每个漂泊的游子内心深处都有一个驿站,塔市驿注定是我人生起航和随时停靠的港湾。
  小镇塔市驿位于湘北边垂,长江像母亲一样怀抱着她,东边有座小墨山逶迤绵延,正好为她遮风挡雨。这样的天然条件注定会赋予这座江南小镇浓厚的历史积淀。
  走在不到一公里的古镇上,每一步都似乎在叩响一段岁月的记忆。上中学时,历史老师经常讲:“塔市驿地处两省三县之间,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前段时间,我又电询老学者、北大学子朱培高先生,方知塔市驿起源于南北朝时期,人们为了祈求平安,修白塔以镇水患。到了元代,朝廷在此设皇家穴水驿站,尔后,商贾云集,乃形成市。故留取芳名塔市驿。
  儿时记忆中的塔市驿,古朴而繁荣。从小墨山上俯瞰小镇,就像一颗明珠镶嵌在山水间。依稀记得很小的时候,小镇的入口有一个铁铺,很远就可听到叮铛叮铛的打铁声,红红火火的铁炉旁围站着几个打铁师傅、飞溅的火花不断扑到他们身上。而他们似乎全然感觉不到,只是有节奏地挥动着手中的大铁锤。铁铺不远处是一个牲口交易场,很远就可听到驴子额哼额哼的叫声,打铁声和驴叫声如小镇的特色迎宾曲,成为我对塔市驿最深刻的印象。
  三十多年前交通并不发达,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汇集于此,乡里的人把来塔市驿称之为“上街”。我童年最期盼的幸福生活就是牵着父亲的手上街。街分前街和后街,都是青砖青瓦,有小胡同,有小木楼,有四合院,也还有几间土砖毛草屋。或玲珑,或淳厚,或风蚀,形成了一道古香古色的风景画。经常可以看到一个操河南口音的老乡,挑着磨刀石,边走边扯起喉咙喊:“磨剪子啰,戗菜刀。”后来大家都认得这个河南老头姓高,孤身一人来江南谋生。小伙计们一看见他就冲他喊:“老高老高,戗剪磨刀。”他总是回以灿烂的笑脸。如今这张笑脸抑或在他的老家,抑或已不在人间,但依然在我的心中。
  塔市驿的河对岸是湖北监利。夏天的夜晚,远远可以看到监利县城灯火阑珊。多少次,我站在江边,遥想一千七百多年前的某个夜晚,曹操就是在此败走华容道,这座驿站是否曾给他指引了方向?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的人们没有因为枭雄落井而下石。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塔市驿街上建了一个百货商店,有一百多米长。琳琅满目的商品让我们这些乡下孩子大开眼界,那时候我也只有几岁,记得经常在一条长长的玻璃柜台前徘徊不定。柜里摆放的都是我们少见的商品,父亲会给我一些时间大饱眼福,然后带我回家。有一年收成好,父亲在这里买了一台永久牌自行车,全家为之激动了好久。
  前街与后街的交汇处是一个小广场,那里是塔市驿最繁华的地段,有饭馆,有店铺,有炸油条的,有煎豆皮的,关键是还有一栋十来米高的戏院子。戏院子虽只有两层,但门口有十几级台阶,看上去特别雄伟。当时街上没有更高档的场所,戏院子就成了塔市驿最具现代气息的文化标志。每个人路经这里必定会驻足观望。几十年风雨之后,戏院子依然像守卫塔市驿的一位长老,驻立街头久久不肯退位。
  夏季农忙之后,我们这些乡下的孩子们会卷起高高的裤脚相约上街,年纪小的光着屁股,来不及讲究的一身泥巴,有时看上一场电影,有时吃上一根油条,有时买上一块糍粑回家和父母分享,那时候的快乐总是来得那么简单。
  我小时候生活在离塔市驿有几里远的桂竹村。每天清晨四五点钟,远处会传来塔市驿船码头轮船起航的鸣笛声。我很喜欢听那种声音,声音从远处传来,似乎还夹杂着轮船起航时惊涛拍岸的声响,那种声音能给一个乡下的孩子梦想和希望。有时候母亲会带着我们在这个点起床,每人挑一担柴上街卖,换一些油盐钱。那时我读小学三、四年级,很喜欢跟母亲一起上街卖柴,因为母亲胆子小,我陪她可以为她壮胆。每次母亲或姐姐也为我捆上一小担柴,我们打着手电筒,迎着黎明前的黑暗,走走歇歇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塔市驿,街道一片漆黑,早起的人家慢慢把灯点亮,一盏,又一盏,街道越变越亮,我们希望天亮但又怕天亮,因为我们必须在天亮时把柴卖掉,否则只能无功而返。我挑的柴太小,不好估价,有时只好和炸油条的老板换到一两根油条。现在回想起来那段和母亲、姐姐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光,想起母亲和姐姐们曾经生活的艰难,不禁泪眼婆娑。
  九十年代初,父亲调到镇中心小学当校长,母亲也到镇上信用社做杂工,我们如愿以偿地搬到了塔市驿镇上生活。但那时候,商业气息一天天侵蚀着这个古镇,嘈杂的市侩声吞噬着这座小镇的古朴,儿时对塔市驿的那种向往渐渐淡去。我在外地读高中,每次回家也只好躲居在信用社的小院子里,院子不大,栀子花香,院子里长大的孩子都爱学习,我经常看到一个扎辫子的小女孩,手捧一本书在阳台上埋头苦学,后来听说她考上了大学,并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多少年过去了,去年年底偶尔遇见了她,那个清纯、乐观的小女孩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而我也和塔市驿一样变得面目全非。
  虽然如今生活的城市离塔市驿小镇并不遥远,但回塔市驿却似乎已是件遥远的事了,有时候,我多么想能再回到儿时记忆中的塔市驿,牵着父亲的手上街,在那里看一场电影,吃上一根油条……虽然儿时的记忆会越来越模糊,但唯有那里,才是我随时可以登岸的码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10-12 22: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难以忘怀的第二故乡.桂竹村就是我下放的地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2-16 09:54 , Processed in 0.23120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