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10|回复: 7

还是那片土地在呼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 17:3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点击茶座帖: http://www.hnzqw.com/thread-175817-1-1.html   

    这个青年演员他长得象极了我插队时的青年农民丁为宽,前些天在一部电视剧里看到他,连带着让我忆起了有关丁为宽的些许往事,我对着电视拍下了他的头像(下面第二张),这两天在歌厅嗨歌,他又在一首歌的背景中出现,而且出演的是我们插队时的知青角色,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在召唤?!

    当年丁为宽20岁,长得高高痩痩,他青春焕发,热情大方又善良.文化也有点吧,反正他的钢笔字写得非常自如漂亮!自从我和彭秋英两个人第一天下到他们队上,傍晚些他就带上队里几个男青年来住户家串门,主动与我们打招呼,之后的日子中他也很关照俺知青,对我有过帮助和维护,我视他为我心中的白玉堂.在那个知青年代能碰上一个有侠义心肠的人却属不昜,特别是我们女知青太需要有人站出来帮句话!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17: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年我第一次返第二故乡去探望,他一如既往的还是一个真情农民,勤勤垦垦实实在在务农,只不过不年轻了近60岁的人了,那时沒相机沒留下照片,2015年我再次返乡时,看见丁为宽变化太大了,他又老又痩背也驼了,两颗门牙也镶成了大银牙,在太阳光下闪闪发亮.特别老气又古怪,(当时的照片遗失了),看见他变成这样,一种痛惜之情涌上心头,我对他说:你不要种那么多田和棉花呀,他连连回答明年不种那么多了,他能不种那么多吗?!他老婆桃秀中风了做不了功夫还得花钱治病,生活的重担他得一人担起来           

     三喜去年他外孙帮他上了微信,我问起丁为宽他蛮不上心的缚衍我,沒有一点同情心,我说你帮帮他呀,他说:他何止要俺帮?俺是富农他瞧不起,嗨......!阶级斗爭留下的怨恨何时能消失?!            

     年前我给丁为宽去过电话(他用的老式机沒有微信)才得知桃秀又犯痴呆症了,病情越来越严重,还得要人看守.得知他家境那样我心里真过意不去,我给金枝微语,提起丁为宽她也很无奈,我想在三喜微信上转点钱给丁为宽,可又怕三喜有意见,二又担心他不给丁为宽,他们都希望你也能给他一些.所以我不得不亲自去一趟!   

     过去的往事一幕幕在记忆中重现,插队五年多发生了那么多事怎么会忘?!不会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17: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当年八队的一个蠢宝农民.人称他为"闲沬儿"的,那天因为我给队里农民家帮工撕黃蔴最后一天完工的早,我和镇上全家下放的金枝(15岁)去镇上买东西,不巧在堤上最窄的那段路与挑堤收工回队的男劳力对过,我和金枝只得站在外堤边缘上让他们先过,前边过去了一些男劳力无事,当闲沬儿走过的时侯他忽地伸出手一掌将我推下近二丈高的河堤,我打着翻滾被甩下河,我会游泳我爬起来又气又急指着那蠢宝高声大骂:"不得好死的狗东西!......"不想那蠢宝竟拿着钣撬对着堤下的我做着要砍下去的动作,嘴里恶狠狠的说:"你再骂一句老子一撬剁死你"!他的话音刚一落地,只听得队伍后面传来丁为宽一声怒吼:"闲沬儿!老子一撬剁死你!" 我应声一望,只见丁为宽他好英雄气概一手横提钣撬排开走在前面的人正大步迈向前,看他那气愤的架势非得剁死闲沬儿不可,闲沬儿一听吓得象鬼一样溜得飞快沒影了     
     当时整个大队挑堤的男劳力都目睹着这一幕,我想我的男同学也应该有看见这一幕的,却沒有一个人帮我解围的. 要不是丁为宽的出现我真不知这件事会如何下台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种公众场合三喜是不敢发言的,虽然他想帮我,虽然他义气冲天,
虽然他长得也很高大,但是他的富农成份是不充许他跳跃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17: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啊一旦撩拨便停不下来,五十年前所发生的事儿历历在目,记得那年热天双抢刚结束,是在田里除草的那档日子,有消息说对河今晚放电影,放电影对我们这边的穷队来说是一个非常来劲儿的事,当下田里的人热闹起来了,爭先恐后的相邀,夜幕降临,借着初升的月光随着他们的叫喊,我摸索着下堤小心的上了等在河边的一条木船上,船上己有十来个人,有丁为宽.丁为政两叔伯兄弟,有刘三喜.二佬两兄弟.有庭珍......,都是队里比较活跃的青年小伙子,只有我和金枝是女孩(那时与我同队的女同学巳被招工走了)

    上得对河岸只见黑压压的人群辨不清脸象,屏幕前根本挤不进人,只得到处寻缝,个人一下就分散了,我看到放映的是抗日战斗片"地雷战",插队前在城里我至少看过两遍了,所以我无所谓要看得那么仔细,寻个缝看看得了,丁为宽个儿高,他就站在人群后面看,同时我也发现了丁为宽就在我左边不远处,当看到那个日本鬼子军官气得呲牙咧齿的鬼相时我不禁嚷到:"好象卢毛哦",话音一落只听右边一男声传过来:"好象你哟"!我一个女孩岂容你乱比喻!我被气得不打一处来脱口回道:好象你妈哟! 那男的回道:你骂我妈?! 我说:就你妈是女的,骂你不合算! 他说你还骂老子打死你,说着伸出巴掌就问我扬过来,我估计这下会挨打了,先下手为强,我既刻抬起右腿对着走近的他就是一飞腿,他唉哟一声蹲下地,倾刻站起身恶狠狠地对着我说:老子今天要打死你,眼看就将要朝我扑来,好汉不吃眼前亏! 说时迟那时快!我飞快的一旋转朝左边紧赶两步,猛地拽着正在傻傻盯着屏幕看的丁为宽右手,将他转了一个向面对那男的,我躲在他身后高声说:"他打我!" 丁为宽一时还不知所以,但又看见一黑影立在他眉捷,只得大声应到:哪个打你?! 那男的接口说:这女丫好狠,她踢到老子命根,今天老子硬要打死她,说着隔人挥手来打,我拽着丁为宽左档右拦,丁为宽认得他,他就是邻队五队的人,大队畜医,就跟他说算了,一个女丫经不起打的,而他偏不休,却又奈何不了种田功夫响当当的丁为宽,老是一扑一扑的又抓不着我,闹得周围的人看见了就问事了,丁为宽回答说:他打知识青年! 啊!打知识青年了?! 这下炸锅了,人群中有人高声嚷:哪个打知识青年了?! 把他捆起来! 不少群情激愤了,畜医一看不对劲了,嗖地一下人群中不见了,黑糊糊的夜晚,谁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是哪块地方要打知识青年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17: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世间,尘封的记忆并未因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它深深地沉入在最心厎, 它牢牢地刻在了脑中, 管它千山万水天遥地远, 管它路途坎坷何所惧, 管它山搖地动如何变迁, 管它苍山昜老却记忆尤新, 它始终复活在我们的心中!

       插队的日子不好过,远离家乡想念亲人, 肚里得不到温饱, 人情冷暖无人探究, 队里人从未另待过我们, 只是天天苦力的干活, 我好迷茫我好不解, 痛苦无助无处诉说, 天天苦着脸, 强颜面对生活和队里人, 日子中沒有一天是如意的, 累的呀! 我想那时丁为宽一定是看在眼里, 那天一早出工在地里为宽就叮嘱我们: 朝儿晚上到俺屋里吃红糖炒黃豆, 你俺来了就算是欢迎, 都去哦! 啊! 一听说有吃的那一高兴就来精神了, 晚上就相邀秋英. 桂香向他家奔去了, 还有金枝其他几个青年人也去了, 丁为宽招乎他弟弟丁为鑫烧火, 好象他们对吃糖炒黄豆兴趣不大, 只有我特想我特想, 我迫不及待的说我烧火吧, 两手在柴窝里抓着短楂楂往灶里撒, 丁为宽在炒着黄豆, 忽地我左手摸到一个鸡蛋, 鸡蛋?!  贪婪的食欲感吞噬着我的理智, 我无知而天真的笑着: "我捡的一个蛋, 我在粗壳里捡的, 该我! 烧水烧水我要打了吃", 为宽笑着说, 好呢, 把黄豆炒好了就烧水哦。我端着只有一个鸡蛋而又盛滿红糖水的鸡蛋碗向桌边走去,  嘴里嚷着 "走开走开, 烫手哇, 唉哟 我会把碗丢了的呀......, 一个鸡蛋一口气就下肚了, 又去吃了糖炒黃豆, 别说, 那热乎乎的红糖炒黃豆还真是好吃, 粘成一坨坨的, 一粒一粒瓣下来吃, 亏得为宽能做出这么个好吃法, 那个时期, 到那里买得到红糖哟, 那是国家计划配购物资呀, 那是为宽老婆坐月子配购的红糖呀。

        那个时期队里的农民家家贫困, 物资短缺, 整个队里穷得没一个热水瓶, 沒得一把牙刷. 舍得东西拿出来给别人的沒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17: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天的在住户农民家吃烂粑粑饭,今天在这里得到了填补,我发现就我一个人最爱吃,吃得饱饱地,该回住所了。吃糖黄豆的事都过去很久了,过年以后,有次到为宽家门前过,碰见他妈拉拉话,说着她老人家就说;你那天晚上讲的要把碗丢了它,我嚇得生怕你把碗丢了......猛然间我想起了吃黃豆的那晚,我听出来了,她是怕我把碗打烂了要錢买,我感到一阵不安,为一个碗赫到了她老人家,我嘴里一直不停地宽慰她;不会的,不会的,我是逗着玩的,那晚确实也是逗着玩的,我怎么会舍得丢弃那个既将入嘴的鸡蛋的。看着丁伯娘微微一笑,我才安下心来。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发现,农民的母鸡都在柴窝里做窝生蛋,而且柴窝里都习惯性的放个引窝蛋,我这才醒悟,那个晚上我把为宽家的引窝蛋当捡蛋吃了。我真不好意思啊。丁伯娘为碗还说了一句话话,可为这个蛋,一家人从沒谁说过,可见他家人有好善良呀。我说的不光是仅仅为一个蛋的亊,而是连个开玩笑的话都沒提过,替我留着面子呀。
        想当年我一个要满十八岁的女孩家为捡到了一个蛋而如此忘乎所以,可想而知缺少食物的我有多可怜了,

       回忆着五十来年前的往事,感激着丁为宽和他的家人对我的恩情,在我患难的时侯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记忆并未因时间的流逝而消散,第二故乡:我来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 21: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佳帖!点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 21: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着五十来年前的往事,感激着丁为宽和他的家人对我的恩情,在我患难的时侯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记忆并未因时间的流逝而消散,第二故乡:我来了!点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0-11-24 20:09 , Processed in 0.23190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