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59|回复: 4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印象乌龙港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9-8-8 10:38:2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乌 龙 港 印象
                                        刘德明

    与流域一千多公里的沅江相比乌龙港确实显得渺小了,可那是江,这是港,自然谈不上可比性,但在七十年代以前它可是常德市最著名的一条内陆河,在那个还没有自来水的年代,它为两岸的居民、单位、学校慷慨而毫无怨言地奉献着自己的乳汁……      
    乌龙港起源于常德市城区西北方海拔偏高的太阳山脉之下,形成在原常德师范专科学校附近,然后婉延向南擦过原常德市第三中学,经原常德干部文化学校、经常德师范学校后转弯向西穿过文化桥,直达工农小学又左转向南,穿过人民西路经过原常德汽车保养厂,擦过常德市第七中学最后流入沅江,全长约十几里。
    只可惜这一条有名的内陆河在以后的城市建设中被分解的七零八落,最后了无踪迹,只剩下现在的龙港巷这个街名。名气在它之下的白马湖、穿紫河都得到了恢复,但乌龙港将很难恢复了。
    解放前有位办学者相中了乌龙港旁的一块风水宝地,创办了一所当时颇具规模的民办中学,这就是后来的常德市第三中学。我作为这个学校的学生,因为历史的原因我在乌龙港旁的这所学校学习生活了五个年头。
    常德市三中紧靠乌龙港,一条大堤将学校和乌龙港分开,临乌龙港的堤岸是翠绿的堤坡,堤坡上面是永远长不高,但又一年四季不露泥土的天然草皮,它随季节随水势、时而水淹时而裸露。同学们时常在草地上晨读,而且有时在草地上打闹、玩耍、或者是躺在草地上晒太阳。中午或在晚自习前可以一边在堤上散步一边看着下面清澈的河水,欣赏着河对岸那一望无际的田野。到了夏天,那更是同学们戏水和游泳的天然场所。
    学校那得天独厚的环境,加上别具匠心的校舍建设是别的学校根本没有的,在全国可能也少见。幸运呀!原常德市三中读过书的学子们。可惜啊!那演绎了不知多少故事的乌龙港……
    一九六六的夏天,为了纪念毛主席七月十六日畅游长江,全市要组织一次大规模的横渡沅江群众体育运动。为了参加好这次的全市的体育盛会,学校组织学生在乌龙港先参加演练。
    能横渡沅江的为一组,不能横渡沅江但能横渡乌龙港的为另一组。那个年代的学生,绝大部分男生都会游泳,少部分女生也会游泳。我姐姐当时也在三中五十一班,读三年级,她参加了横渡乌龙港的那一组。
    紧临我们学校的那段乌龙港有一道小横堤隐隐约约的把乌龙港隔断,中间有个闸口。不涨水时,它是同学和老师通往市区的一条捷径,但你也要有勇气和能力跨过不太宽也不算太窄,还在流水的闸口,否则你就只能出校门走大路,经过文化桥经过常德干部学校大门再上人民西路……
    参加横渡沅江的这一组,来到了乌龙港这段横堤。
    人数不少,有二百余众,扛着国旗、校旗、团旗、彩旗和木制的可以浮在水面的横幅标语,准备从这里向北直线游乌龙港,估计这个距离和沅江的宽度差不多。
    体育老师郑云龙、邱右雨指挥着同学们一字排开,旗帜和标语在前面……
    同学们在乌龙港的游泳预赛已经开始了……
    没有参加游泳的同学和老师站在堤上看着我们……
    浩浩荡荡的水上大军向北涌去……
    第一次参加这么多人的集体游泳,心中既兴奋又紧张,大家不甘落后地在水中你追我赶。
    快到终点时,令人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由于乌龙港不是太宽,大家又是一字排开,同学们一路喧哗着向北涌,乌龙港的北端也有一段浅浅的横堤,堤的下面就是一片裸露的浅滩。我们不知道在我们的下面有成百上千的白鲢鱼,被同学们赶到了这里。它们没地方去了,纷纷跳出水面,有的砸在同学的身上,有的砸在同学的头上,更多的跳上了裸露的浅滩,在上面纷纷挣扎着……
    同学们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大家欢呼着!尖叫着!随既又跑上浅滩……不用老师说;同学们知道这是生产队集体的财产,大家把在浅滩上还在挣扎的鱼抓起后,纷纷扔进水里……
    乌龙港起源于哪个朝代?没有人能弄得清楚,老一辈的人留下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在一个电闪雷鸣大雨瓢泼之夜,一条乌龙首先从我们学校这个位置地下面的龙潭冲出来,游到常德师范学校这个地方,带发了另一条乌龙也从龙潭里冲了出来,二条乌龙,老人们说是一公一母,对着西方游去,然后又拐弯向南,笔直游向沅江。
通过沅江又游到洞庭湖,霸占了洞庭湖小白龙的龙宫。
    这一下激怒了东海龙王,因为小白龙是它的外甥。便亲自率领东海虾兵蟹将在洞庭湖和两条乌龙大战了一场,结果母龙战死,公龙受伤逃回了常德沅江。
    公乌龙把气发泄在常德沅江,使得沿江二岸老百姓遭遇了大难。此事惊动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派神仙搬来了一座大山(今日的德山),又在上面加了一座宝塔,镇住了这条蘖龙。但它的尾还在下游摆动,神仙只好在它的尾部(现在的苏家渡)又加上了一座宝塔。
    从此常德有了一高一矮,首尾相呼应的两座宝塔。只可惜在七十年代“战备”期间,二个宝塔都拆了,虽然恢复了一个,但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古香古色,更没有那首尾相依,遥向呼应的效果了。
    有没有乌龙我们不知道,但乌龙港有两个“龙潭”是真的。有一年常德师范专科学校的几个师生划着小木船,在乌龙港我们学校旁的龙潭上方放下去一斤丝线都没有测到底。
    这个龙潭也是我和同学文秋来亲自尝试的地方,当时留给我俩的只有二个字恐惧……
    那时乌龙港也是一个天然的游泳场,它的两边都不深只是中间深一点,而且没有污泥,脚下全是细细的河沙,踩在上面很是舒服。
    那年夏天我们班有十来个同学共同在河边戏水,游泳。人人都知道在不远处的中间有一个深潭,那是同学们不敢涉足的地方,而且老师也经常提醒……
    文秋来,顾名思义是秋天里生的,同学们都亲热的喊他“秋儿”。他找上我,问我敢不敢和他一齐潜下深潭,看看到底有多深?
    我是谁?他还不知道我生在乌龙港,长在乌龙港,从小就是喝着乌龙港的水长大的,我是水底蛟龙。读小学的时候我就能在乌龙港的河底潜过来潜过去,并在乌龙港救过三个人的命。(后来在九八年我写过一篇《救人三命》的文章,刊登在“常德广播电视报”上。)
    谁怕谁啊?
    我和秋儿来到了龙潭,很好找,因为在龙潭上方的水特别凉,周围的水要比它高几度,游到特别凉的地方,下面就是龙潭。
秋儿说我们二人拉着手一齐向下潜,都不许松手,谁先松手谁就是“巴儿”,还是那句话;谁怕谁啊!
    停在水面上,我俩深吸了一口气,同时向水里扎下去……下面阴森森的,水特别凉,再往下,水不是凉而是冷,耳膜开始感觉到了水的压力,我俩手牵手继续向下划,谁都不想当孬种,水越来越冷,耳膜也越来越有点胀疼。此时,我们同时听到下面有“咕咕”的叫声,从手劲上面感觉到我俩都有点紧张,但为了面子,为了先前的承诺,我们麻着胆子还在往下潜……
    水的压力越来越大,耳膜越来越疼,“咕咕”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们的神经已绷到了极限,但同时心里都在想着;不怕!这是一条大鱼的叫声。其实我俩的心里早就怕得不行,为了面子,只想对方先松手。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继续向下……突然“咕,啊!”一声怪叫绷断了我们的最后一根神经,什么面子,承诺,没有比要命更恐怖的了,同时松手,拼命地往上窜,看谁逃的快!
    浮出水面,我俩又慌慌张张地向岸边疯狂的游去……
    在浅滩上戏水和游泳的同学,看着我俩面带恐惧的跑上岸,不用分说,莫名其妙的受我们恐惧感染,跟着也跑上了岸。
我俩气喘呼呼地,又心有余悸的向同学们描叙着刚才在龙潭的一切……
    有的同学说是怪物,但大部分同学说是一条特大的鱼,到底是什么?到现在都不得而知。
    第二年的夏天,同学们都放了暑假,常德师范专科学校一群留校的大学生,来到乌龙港洗澡,一位大学生不慎滑入深潭淹死了,听说是益阳人。
    为了把他的尸体打捞上来,学校在麻阳街请来了常德最有名的打捞人员,常德称这种职业的人叫“觅觅匠”。
听说死了人,我们那条街的人都跑去看热闹。我坐在堤边看着他们打捞,二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一无所获,因为潭太深,哪个年代又没有专业的潜水减压服,他们只能无功而返。
    看到常德最有名的几个“觅觅匠”都没有把死者捞起来,那龙潭之深就可想而知了。想到去年我和文秋来的冒险,心中是不寒而栗!谁再借我十八个胆,我也不敢再闯龙潭了。
    我在乌龙港边成长生活了十八年,我和“乌龙港”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但由于“文不在题”就不在此赘述了。
    几十年过去了,经常在梦中梦见我的母校常德市第三中学,梦见当年的同学和老师,梦见和同学们在乌龙港游泳赶起来的那一大群白鲢鱼……还有那一年的冬天在乌龙港一次莫名其妙的冬泳……
    我在乌龙港生活了一十八年,成年后才离开它。乌龙港是我长久地依恋,多少年来它一直在我心里流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2
发表于 2019-8-8 11:58:26 | 只看该作者
佳帖欣赏!点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19-8-8 11:59:16 | 只看该作者
我在乌龙港生活了一十八年,成年后才离开它。乌龙港是我长久地依恋,多少年来它一直在我心里流淌。难忘的记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19-8-14 08:31:57 | 只看该作者
很久不见刘德明了,你还好吧!
常德的内河体系比较发达,我们当年到下放地断港头就是坐内河的机帆船,夏秋季在南涽上船,冬春季要到德山对面的马家垸(不是这个垸字,是上面一个土字下面一个口字,常德话读音:月,但是很奇怪这个字新华字典上没有,电脑打字也没有,但是当年码头上的标识确实是这个字,至今不得其解)上船,不知这条通往断港头的内河叫什么名字?按方位看,在南涽上船后市内那一段好像是穿紫河?机帆船出常德市以后过柳叶湖沿白鹤山走,之后还要过冲天湖,到达西洞庭农场边上的泥港口才终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9-8-24 16:41:19 | 只看该作者
     刘德明是常徳市三中67届毕业生,他和熊四扬同班同学,只是没下乡在同一地,俺在六中读书,在城东头,三中在城西头!两校相隔甚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9-9-20 00:36 , Processed in 1.17872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