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944|回复: 1

纪念湖南作家谢璞:​天才,就是聪明加勤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0 15: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应原零陵老知青、《当代商报》资深记者柳建球委托转发此文,以飨网友
纪念湖南作家谢璞:​天才,就是聪明加勤奋

          文/柳建球




   九年前,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来到长沙八一路的省文联大院采访了老作家谢璞。湖南省文联大院在八一路,过了芙蓉区袁家岭的大同小学,再过了长沙市园林局,便来到了省文联。
   省文联斜对面有两个长沙令人生畏的单位:一个是省监狱管理局,一个是省公安厅。所以,在这一段路的治安秩序特别好,有人说:这段八一路是个文武齐备的地方。
                                   
                       湖南是个出作家的好地方

    湖南是个出作家的地方。不说古代,只说近代,湖南伟大的作家周立波,在我们那个年纪的人,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周立波可不是那个说脱口秀的周立波,他是原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的大作家。他创作的长篇小说《暴风骤雨》和《山乡巨变》,我们这一代人几乎都读过,并深受感动。《暴风骤雨》是描写1947年东北解放区土地改革时期的故事;《山乡巨变》是描写湖南益阳农村农业合作化的故事,这二部乡土气息极浓厚的著名小说。前者获得过斯大林文学奖,后者曾在全国轰动一时,曾是那两个时代的杰出代表作。
    还有延安时期的老作家康濯,那也是湖南的大作家。曾于周立波之后继任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记得1978年,我参加长沙市文艺座谈会时,曾听过他给我们作的报告。康老高高瘦瘦,那时已近六十岁,却声音宏亮,讲了两个小时都不见倦意。他说起延安时期,在那艰苦卓绝的条件下,他们那批作家创作出许多优秀文学艺术作品。并号召我们参会的人多为社会主义祖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学艺术作品。
     康老之后,湖南还出现过多位有名的作家,譬如老作家谢璞,代表作有《二月兰》《海哥和“狐狸精”》《忆怪集》等;叶蔚林,他的代表作有的《蓝蓝的木兰溪》《在没有航标的河流上》等;土家族作家孙健忠,曾任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代表作有《醉乡》《死街》等。
还有谭士珍,曾任湖南省文联第四届主席团委员,湖南省军事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代表作有《女匪》,长篇纪实文学《袁隆平》《向警予》,散文集《将军柳》《烟雨蒙蒙》等。
    当然,文化大革命前的老作家还多,我就不一一列举。
    文化大革命后湖南涌现了一大批好作家,他们中如:韩少功,代表作有《西望茅草地》《飞过蓝天》等;古华,代表作有《芙蓉镇》《爬满青藤的木屋》等;蔡测海,代表作有《远处的伐木声》等;彭见明,代表作有《那山、那人、那狗》等;刘舰平,代表作有《船过青浪滩》等;何立伟,长沙市文联主席,代表作有《白色鸟》《小城无故事》《像那八九点钟的太阳》等;水运宪,曾任湖南作家协会理事、副主席兼湖南省政协常委,主要作品有《祸起萧墙》《乌龙山剿匪记》《天不藏奸》等;王跃文,代表作有《国画》《梅次故事》《西州月》(朝夕之间)《龙票》等;阎真,代表作有《沧浪之水》等;唐浩明,代表作有《曾国藩》系列;何顿,作有《就这么回事》《我们像野兽》《我们像葵花》《黑道》《湖南骡子》《黄埔四期》等。
     湖南各时期作家还有很多,要细数的话,我们这篇小文便会太长。这一大批作家中,尤其是女作家残雪,最近差点得了诺贝尔文学大奖。她代表作有《侵蚀》《情侣手记》《一株柳树的自白》《紫晶月季花》《垂直的阅读》。这些作家被人称之为文学湘军,他们撑起了湖南的文学创作的大半边天。
     本文要写的是湖南作家群中的一位著名作家,他曾以他的小说感动无数读者,他就是湖南省政协原常委,省文联原副主席、执行主席,省作协原副主席、名誉主席谢璞。我于2011年采访了这位湖南著名的老作家谢璞。
                  天才,就是聪明加勤奋

    不记得哪个名人曾说过一句名言:什么是天才?天才就是聪明加勤奋。又有人说:天才出于勤奋。总而言之,要想有所成就,不管你有多大天才,都必须倍加努力。老作家谢璞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天才又勤奋的笔耕者。
    他像海绵一样拼命汲取知识的营养,他曾在上高中时就读完了莎士比亚全集,而且,在他的新作《夜郎西舅》中引用了这位大师的名言:“爱是亘古的长期灯塔,它定睛望着风暴却兀不为动。”
    谢老师说:“我没有违心地褒贬过善恶美丑,我只想面对青阳,对茫茫宇宙真实存在的人类纯真的大美、大爱‘唱’出我的短曲长歌。”这其实就是谢老师创作的宗旨。
     谢老师是我从小就仰慕的作家,我从读初中起就陆续读过他的《二月兰》、《海哥和“狐狸精”》《忆怪集》等许多作品。我极其佩服他笔下的人物,那湘西的风土人情、奇山异水、山乡情话,无一不深深地吸引我的关注和打动我的心灵,从那时起我也有了一个要当作家的梦想。
     谢璞老师1932年出生于湘西洞口县一个秀丽的小山村,当日本强盗想打过雪峰山的时候,从他家乡经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场面被幼小的谢璞看到,从那时起他就痛恨战争,向往和平,更加热爱山乡平静安宁的生活。
     凡事有一失必有一得,正因为日本强盗的侵略,长沙、武汉的大批高校的教师逃难到了湘西,一部分留在谢璞家乡萼湄中学任教,使本来师资匮乏的山村学校一下子增加了大批名师,教学力量由此雄厚。谢璞的小学中学时代的学习,就受益匪浅了。谢老深情地怀念说:'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曾令衡老师,他虽然比我大不了多少,可他是湖南大学的高材生,学问渊博,特别会讲课,我们学生最喜欢听他的国文课。’
     那时我们学校图书馆里有许多书,曾老师经常介绍一些进步书籍给我们看,如《莎士比亚》、《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外国优秀作品和鲁迅、茅盾、郭沫若等进步作家的作品,这使我们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山村少年大开眼界,大长见识。
    在曾老师的指导下,我的作文水平大有长进,别的同学写作文只写几百字,我却一写就是一本。好在曾老师看作文时不嫌烦,耐心的给我批改,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也因此奠定了我以后写作的良好基础。
    说起少年时代的事,谢老师布满沧桑的脸上流露出丝丝微笑:“都说人老了爱回忆往事,我也是这样,回忆眼前的事我们容易忘记,几十年前的事却仍然记忆犹新,而且特别有味道。所以后来我的作品大都是以我家乡的人和事为主线,这是我写作的生活源泉和取之不尽的材料库”。
说到写作,谢老师话头一转:我写作是从读高中时,把两篇作文稿投到北京的《新观察》杂志,竟然被刊发了,并得了一点稿费,可把我喜饱了。北京的《新观察》杂志是当时比较著名的大杂志,能在那上面发表一篇作品,是非常不容易的,由此我在当地也有了一点小小名气。毕业后便到当地的《资江农民报》和《资江报》工作,算是正式进入文化人的行列了。
    那个时期是我一生中三个创作高峰的第一高峰。俗话说:年轻气盛。我那时就是这样,不知天高地厚,每天埋头写呀写呀,从不知疲倦。虽然那一段我的作品稍嫌稚嫩,可写作的数量多,发表的作品多,为我进入到作家的行列打下了基础。
    1959年我加入了全国作协,1960年被调到省文联工作。这就使我进入了创作的第二个高峰。在省文联工作的环境气氛都较好,又有许多前辈老师可请教,我的写作水平又有长进,就在这个时期,我的代表作《二月兰》应时而出,一时大受好评。
     不久,供职于《人民文学》的编辑张兆和女士写信来约我的稿。因为人民文学是当时全国最有名的文学刊物,我生怕自己的稿子水平不够,压在手里一个多月不敢寄出,后经张老师一再催促,才麻起胆子寄给她。这就是后来发表在1961年10月号的拙作《玫瑰宴》,也受到不错的评价。
     张老师的优良工作作风使我非常感动,当时我还不知她是大名鼎鼎的沈从文先生的夫人,这位大姐的关心和帮助使我创作的积极性大增,接着我又写出大量作品在《长江文艺》《上海文艺》《湘江文学》等国内知名刊物上发表。这期间,国内权威的文艺评论刊物《文艺报》曾刊发著名评论家欧阳文斌的一个整版的书评,给了我高度的评价。
    就在我年富力强、创作进入到一个较高境界之时,开始了十年动乱,我因此搁笔数年,去接受劳动和思想改造。往事不堪回首,这些就不说了。
    谢老师陷入了深思,稍停,他喝了口茶才继续说:
    文革后,我振作精神,继续拿起笔,进入了我创作生涯的第三个高峰。这期间我不但写小说,还创作了大量儿童文学,写了不少散文,诗歌和其他文稿。我知道,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有许多写作计划,我要努力创作出有价值的作品,在生命终结时我可以毫不羞愧地说:我没有浪费我的生命。
    谢老师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至今为止已创作出三十多部作品集,共达300多万字。其中有二个长篇,三个中短篇小说集,一个童话长篇和许多散文集、散文诗集,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退休后写出的。
2009年,谢老师的中篇小说集《夜郎西舅》问世,又掀起一股谢璞热,许多书评家都纷纷发表评论,肯定和赞扬谢老师的作品。这部作品仍然延续了谢老师作品中的一贯风格,通过一个人或一个家庭曲折离奇、悲欢离合的遭际命运,透视一个时代和社会的变迁,揭示人性、人情。
   《夜郎西舅》一文故事开头便引人入胜,以西舅爷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的平凡而又奇特的人生遭遇为主线,细致地描写了湘西舞水中游夜郎西古镇一个令人唏嘘感喟的传奇故事。这是谢璞老师近年创作的有经典意义的作品。
     作为一个从事创作半个世纪多的老作家,他现在能仍然笔耕不缀,实在是令人敬佩了。据谢老师当时透露,他酝酿写作已久的一个长篇即将脱稿,他说为了带给他的读者一个惊喜,他这部小说的内容暂不能公布。我向谢老说:“我愿意做您这部小说的第一个读者。”谢老师笑呵呵地答应了。
     我记得从前有个别的作家 ,成名后就躺在以往的成绩上吃老本,而不愿意再花大力气去写新作品。我们的谢老年近耄耋还在辛勤笔耕,这是何等的奋斗精神?
     谢老退休前已经是省文联副主席、执行主席,省作协副主席、名誉主席,并且是省政协常委,他完全可以吃老本,而且他的老本比某些人厚得多,可他没有那样做,而是继续不停地写作,他已把写作当作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了。
     谢老是我省继周立波、康濯等老一代著名作家后的、新中国培养的又一代成绩斐然的老作家,他创作的大量文学作品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
    谢老的创作态度是非常严谨的,他曾说:文学要写时代的真实,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他又说:'文学是融进人类历史的一条河,写作应在河流里捡几个激荡浪花的卵石。并且要用心灵的放大镜去放大卵石上的青苔。文学是时光、是痛苦、是积淀,要表现凡人的喜怒哀乐,才有历史价值。作家都要经过痛苦的磨练才能写出真正不朽的作品,就像司马迁的《史记》,就像明代的“三言二拍”、就像《儒林外史》。
现代文学有时代工业进步的一面,也有人性失落的一面,我们作家要如何去把握好这些,写出适合时代要求的好作品,这值得我们这些号称作家的人去思考。我们要用笔记下今天这个时代所发生的事,因为今天就是明天的历史。’
    "文学是时代的良心,所以,我们要诚实地写作。尤其现在给与我们作家的写作环境实在太好了,你可以自由地写作。比之我们过去的写作条件,真的要好生珍惜现在。"
    谢璞先生可能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兴奋了,他一口气说了近二个小时,我们怕他太劳累了,匆匆结束了采访,约定他的新作问世时,我们再来。谢老高兴地说:
“我会好生保养自己的身体,人老了,才知道健康的重要。现在我每天早饭后便会走路去烈士公园。在那里我呼吸新鲜空气,观赏各类人群唱歌跳舞练太极拳。看到他们都在为健康而锻炼时,我不禁为他们高兴。生活是这样美好,我们为什么不去珍惜?我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争取再写几部长篇。”
    我们看到头发全白的谢老仍然神采奕奕,不由为他的健康感到由衷高兴。
    我们湖南的作家湘军群,除了前面列举的外,还有以《第二次握手》闻名全国的张扬、及聂茂、田耳、徐晓鹤、张枣、魏剑美、邬朝祝、李少白、罗丹、胡英、胡木仁、骆晓戈、叶梦、贺晓彤和现任长沙市作协主席唐樱等,一代又一代的著名作家,为湖南的文学创作做出了不朽的贡献,他们为繁荣湖南的文学园地写作了许多优秀文学作品。
    2018年3月6日14时23分,谢璞因病抢救无效在长沙不幸去世,享年86岁。
附言:
谢璞,历任湖南省文联主席团专职成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湖南省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小溪流》杂志主编、《小天使报》创始人,湖南省文联副主席、执行主席;湖南省三届、五届人大代表,政协湖南省第七届常委;中国作家协会首届全国儿童文学奖评委,毛泽东文学奖首届评委会评委,中国作家访问缅甸国代表团团长(1989年12月-1990年1月),出访回国受到外交部嘉奖。
     谢璞是国家一级作家,国务院颁发的突出贡献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湖南省人大第三届、第五届代表,湖南省政协七届常委,中国作家协会第四、五、六届代表大会代
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20-5-20 22: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康濯写得最好的作品大概是《我的两家房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3-5 12:39 , Processed in 0.24169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