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05|回复: 22

难忘当年榨油的囧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8 05: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难忘当年榨油的囧事

  有天儿子夫妇回来看我们, 提了一大壶油做进门彩。“娘老子咧,咯是托浏阳同事买的家作货山茶油呢” !儿子对他妈妈说。“山茶油”!正在书房上湖知网的我,一听山茶油几个字,51年前一件与榨茶油有关的囧事,又突然回放在脑海中……
  我下乡当知青的地方周围起伏的山丘中,生长着四季长青的树木和竹林。树林中还有不少的油茶树。农友讲:油茶树结的果子可榨成色清味香,耐贮藏的食用茶油。而且茶枯饼既可作防治稻田害虫的农药,又是肥料。在肥皂匮缺的年代,队上的堂客们都用茶枯泡水洗衣、洗头, 还说洗过后头发还乌黑发亮。
  1969年下乡的第一年秋收后,队长陈大爹立马安排妇女劳力, 按摘每百斤油茶果计二十分工的定额,在本队所属山丘上摘油茶果。重赏之下,几天下来娘子军竟摘了一万多斤油茶果。队上将采下的油茶果,经过一段时间的捂沤和晾晒,茶壳脱落,分离出茶籽。茶籽晒干吹净,就可以榨油了,再将清香的茶油按工分多少,分到每家,正好过年。
  一个秋高气爽的晴天, 按队上安排都早早吃了中饭后,陈大爹带领我和十个男劳力,分别用箩筐和大木桶装着晒干的油茶籽,去距队上8里多路的黄沙岭大队榨油坊榨油。一路上大伙沿着弯曲的山径,担着油茶籽打趣说笑, 不知不觉就来到黄沙岭的榨油坊。因陈大爹早就安排我当伙头军,故我担的箩筐中是少许油茶籽和12斤米、1斤多猪肉、红薯粉和红萝卜、黄芽白、大蒜。
  陈大爹与榨油坊负责人将我们的油茶籽过称计加工费后,油坊的几个榨匠师傅,轻车熟路,指挥我队的男劳力, 先将干净的茶籽,焙炒碾碎。焙炒碾碎的茶籽吱吱的响, 榨油坊飘着一股油香。然后在茶饼模子里,铺上当年的新稻草,将碾碎的茶籽倒入,把稻草折回,覆盖绑定,一个茶饼就做好了。数个这样的茶饼,齐齐地侧放在油槽里,用木尖一个一个尖紧。一切准备停当,从大梁垂下粗麻绳,吊起沉重的粗若磨盘的油杵。领头的掌蔸榨匠师傅,把准好方向,几名壮汉,扶起光亮的油杵,尽力地提向身后,再一齐松开送向前方,当!油杵重重地砸在嵌在油饼中部的油楔上。油楔插入油饼的队列,大力挤压,清亮的茶油便缓缓地从油槽涓涓流出,落入油桶。一次次的砸挤,油楔渐渐没入,再加上新的油楔。在冲撞挤压下,油楔越来越多,油饼变薄变干,由连续不停地冲撞挤压,挤榨出最后的油滴,一轮完成,取下的油饼,已变成茶枯饼, 再换上新的茶饼继续。
1.gif
  我顾不上继续参加火热的榨油操作,舀了一铁瓢新茶油, 开始搞晚饭。先将淘好的米放水先烧开后, 聊出米汤; 我再在铁锅内浇洒新茶油烧一下, 放入聊好的米, 用小火闷。菜就准备看料做3个菜: 红萝卜大蒜炒肉, 红薯粉汤, 炒黄芽白。待备菜完毕, 柴火灶上的米饭已飘出了诱人的清香。
  这时张成哥擂急火急地走进厨房对我讲:油榨完了,陈大爹要你炒菜呢。老子晓得今天会打牙祭, 中饭都冇吃, 妈妈的蛋,过硬饿醉哒!”他见我炒菜放的油不是很多,就讲“小李鳖,今天是吃人民公社的,你还算么子细呢,多放点油啰,油多不坏菜呢”! 言毕他一把推开我,并吼道:“哎呀, 你干脆站开些,等我来搞菜!”说完他急忙跑进榨房, 又舀了一瓢新茶油不顾我的劝阻, 连同原来的油烧也不烧都用于炒菜。那盆红薯粉汤, 也被他回锅加了大半瓢新茶油和一锅铲红辣椒粉,天啦,三钵菜放了两铁瓢油,足有4斤多呀!连红薯粉汤也成了一钵红色的油汤。
2.gif
  平时农民兄弟都油水不足, 还有吃红锅子菜的,开餐时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12斤米的米饭连锅巴和米汤都吃完了, 三大蒸钵菜也一扫而光。大家都讲: 哎呀,小李伢子手艺蛮不错哒!我连忙解释说: 咯都是张成哥亲自掌的瓢呢。
  夕阳西下,天渐渐断黑了,12人分别担着新茶油和茶枯饼返回队上。“麻蝈叫,妹心慌,妹在房中烧宝香,不求荣华和富贵,只求日短夜间长,日短夜长好留郎……唉哟” , 正在唱山歌的张成哥突然止住歌声,大喊肚子痛。只见他匆忙放下担子, 窜进树丛, 脱下裤子就打“标枪”,哗,哗”拉稀声不止。紧接着其他社员和我也不约而同,放下担子各自找地方解带拉稀。倾间屁声, 拉稀声, 叫骂声构成了一曲不和谐的拉稀鸣奏曲,树丛飘荡着难闻的臭气。陈大爹也气愤地骂道:“成伢子你咯只化生子,何解放咯多油啰?只怕油都冇烧熟?”“背时鬼,都要隔担子远点屙呢, 莫臭坏了新茶油” !哎,可惜我随身带的一本书,也全部被大家充当了卫生纸……
    唉呀!张成哥呀, 张成哥, 咯都是你“油多不坏菜” 带来的后果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20-6-18 07: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农村榨油是最好的差事,我尝过榨油的甜头,贴一篇旧作上来撑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8 07: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与山核桃的故事

   
   我们队上的山核桃不是很多,但到了核桃成熟季节,队上都要安排劳力上山捡核桃,捡得10斤交给队上算3分工。队上的核桃树林在比较阴森的山湾里,小核桃林只有十来棵树,大的连着几个山湾,有百多棵树,最大的有水桶粗,应该都是祖先们造的林吧!
    金麦山区以前不种油菜,只有茶油和核桃油。油茶树多的山村茶油就多;核桃林多的山村就靠吃油核桃油为主了,山核桃主要是用来榨油。每年核桃成熟前夕,队上就安排人把核桃林里的杂草砍干净,把掉下来的干枯树枝捡干净。走进核桃林里又阴静,又干净,很舒服,最有趣的是时而传来几声鸟叫:“咀呵啕啯……”知青们把这叫鸟叫声说成“捡核桃克……”
    核桃树几丈高,一般不上树摘,未成熟的核桃上面有一层绿色壳包着,远看像一个个杏子,等绿壳炸开核桃就掉下来了,人们都是在树下捡,所以叫捡核桃,不叫摘核桃。山核桃和家核桃的颜色一样,但颗粒小些,外壳光溜溜的很硬,想要用牙齿咬破还真费力,我们都是用柴刀背敲破吃。不过,刚捡的新鲜核桃一点不好吃,核桃肉上面那层黄皮又苦又涩,要用火把核桃烧炸裂后,用水泡一阵再敲开,那层黄皮就可以搣去了,再用小竹签拨出那白油油的桃肉吃,味道又香又好吃,可以跟油炸大红袍媲美!就是一颗核桃里面的肉太少,没有吃出味来就没了,所以吃了一颗还想吃二颗,吃不厌,也许这就是山核桃的魅力吧!
    当然,山核桃最主要的作用还是榨油,榨出的油带黑黑之色,没有茶油那么黄,没有茶油那么浓,也没有茶油炒菜那么香,但它可以拌饭吃,不烧老可以炒菜,它与麻油花生油相似,但味道不香。
    我刚下乡那两年,最喜欢上山捡核桃,并不是想赚捡核桃的工分,而是想多留点自己烧着吃,因为山核桃味道实在太好。队上是定有制度的,凡是在规定的核桃林里捡的核桃一定要交仓库榨油,至于在偏远的山冲(没有砍草丛的)捡的野核桃,就随自己交不交了。我们每户人家都有核桃烧着,给孩子们吃着玩。
    那年,我们知青组因吃饭问题闹矛盾分伙,我和章伢子另外开伙,到晚上我俩总是烧两钵子核桃宵夜。有一次,我偷偷地剥了十几颗核桃肉放在杯盖里,准备吃一满口韵一下足味,谁知他趁我不注意把一盖子肉往嘴里一倒,包着口说:“好韵味!”我气得在他屁股上打了几拳,他还是笑哈哈哈的。我用竹签挑得要死,挑的一盖子肉被他抢先吃了,你看怄不怄?
    又一日清早,我俩守野猪回来,路过旁边一核桃林,看到地下好多核桃,于是,各捡了几个准备往衣口袋放。突然从树林里钻出一条大汉,是我们隔壁木山大队社员,说我们偷他们队上的核桃,要罚款!我们刚来一年,真搞不清这是他们队上核桃林,因为我们队上的稻田就在旁边,我们守野猪也就在这条冲。这大汉真凶,硬要拉我们到他们队上去罚款。我们不去,他就抢了章伢子披在身上的劳动布罩衣,说拿钱来罚款后再还罩衣,章伢子掉头就走。
    我们回来跟社员说这事,才知道那核桃林的确是木山大队的,这里有规定,捡外大队的核桃要罚款的。下午,大汉和他们的队长拿着章伢子的衣找到我们队长,把衣服还给章伢子。我们的杨队长跟他们解释:说我们知青才来,搞不清核桃林哪里是属于本队的,哪里是外队的?再说他们是空手,连篓子都没有拿一个,算不上偷核桃。那位队长通情达理,说这事就算了。谁知大汉硬要罚款,他把罚款条都写好了。原来他是我们副队长的堂兄(副队长小时候接到我队罗家做儿子),叫福癞子。他把罚款条放到副队长手里,说年底分红时,扣我们每个5块钱。我想:今天真背时,核桃没有吃一颗,还要罚5块钱,这5块钱对我来说作用好大,我娘老子上班一个月才拿得24块钱,我越想越怄,真的是起早哒,碰哒饿牢子鬼!
    章伢子可不土松,他一句言:“到年底分红看哪个敢扣我的钱,我通他屋里十三代!”我们队上社员也帮我们讲话,说长沙知青怎么搞得清山界核桃林,又没有在那里挂地名牌子……只有副队长两口子想赚这10块钱,他们把罚款单收好了,看来,他两兄弟是硬想得这10块钱。
    几天后我们去守野猪,走到野猪棚一看,章伢子没有拿回去的那床白床单被撕裂成8块,叠在那里。这一下章伢子恼火了,正好看到有两个木山放鸭子细伢子,他追上去问是不是他们撕的?他们不承认,说上午还有几个细伢子在这里看鸭子,章伢子气得踢了一个大伢子几脚,气怒怒地回来。
    晚上队里开会,章伢子把撕裂成8块的床单往桌上一放,要大家看,社员看后个个摇头,叹息说做这种事缺德。章伢子指着副队长的鼻子说:“要你屋里的老兄把撕床单的人查出来,我要赔钱、赔布票!”
    副队长两口子都没有做声,组长李妹子虽然为分伙和我们扯了皮,但在这时候还是帮知青说话,她动不动就要上纲上线的。她尖起喉咙说:“这明显就是对知青不满,故意害知青!这样搞知青还能安心农村,扎根农村吗?这是破坏上山下乡。”她这么一说会场都安静下来。从那以后,就在没有人提偷核桃罚款的的事了。
    天冷了,队上安排劳力到苗寨去榨油,我们挑着核桃到了苗寨的榨油坊。早听说榨油是门好差事,可以吃油泡饭,吃放好多油炒的菜,我和章伢子这样吃长饭的“饿牢鬼”早盼望这一天了。
    榨核桃油:先把核桃放在烘烤灶上使核桃焙开裂然后将它倒进水碾里把核桃碾碎;再用筛子把核桃肉筛出来。把壳选干净后,把核桃肉装进油箍盘内,再一盘一盘地放进油榨里,装上一根根长方形榨油木方,最后插进装有铁箍长尖码子方。从屋梁上掉下一根木柱油锤,每边安着4根索子,8人每边站4个,油锤前站的那个人手端着锤头,8人同时抓住手中索子往后一拉,再往前一送,手端油锤的汉子像端大炮筒一样对准装有铁箍长尖码子方“崩”的一声,这就是打油锤。接着一锤比一锤打得响,只听那油槽里流出油来,“滴滴滴”地流在放好的油桶里了,这就是最原始的榨油。
    我和章伢子个子小,不能参与他们打油锤,和一位老农筛核桃肉。这焙出来的核桃肉黄红红的真好看,我和章伢子时而抓一把往嘴里一放,有一点涩口,但还是香,唉呀!吃起来还真过瘾。老农要我们少吃点,吃多了上火喉咙痛。
    吃饭了,打油的人真会想,他们带来了糯米,这锅盖一解开,只见黄橙橙的糯米饭油滴滴的,我和章伢子吃得笑哈了。章伢子说:“这比长沙德园里的烧卖都好呷咧!”我也说:“活到16岁,这是呷得最油的糯米饭。”
    他们将带来的酸菜放上红干辣椒,炒一大锅,油都浮出来了,用又酸又辣又油的酸菜,咽这糯米饭真的是绝了!
    山核桃啊,山核桃,我吃你的肉,吃你的油,还搭帮你吃了一餐最韵味的糯米饭!
    我爱你,山核桃,我还想你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8 08: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有一篇,待找来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8 09: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久旱逢甘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8 18: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20-6-18 07:52
在农村榨油是最好的差事,我尝过榨油的甜头,贴一篇旧作上来撑棚:



     如今浏阳纯山茶油土榨货, 每市斤70一80元,是难得的珍品。我对穿着随意,但对家用米/油却讲究, 亦吃点自煎猪油。那些调合油从不问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8 19: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油多不坏菜,吃多了坏了自己的肠胃,贪吃,是因为当年太清贫,不怪打飙抢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9 07: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贴篇旧作: 初读《晏生文集》的感悟

  我上了湖知网后,就陆续读了一位网名叫游客晏生的一系列的文章。觉得他的文章接地气,觉得蛮有味。从他文字里我品出了泥土味、乡野味、心酸味、洒脱味,更闻到了他文字里的“香味”。所以我便喜欢上了他的文字。特别是当我知道作者陈晏生先生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他却写出了如此之多且有份量的作品,更是深感他真的很勤奋,确实很不容易。
回首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都有着相同的命运,曾经都度过了相同的岁月。吃饭长身体时,遇上过苦日子;读书学本领时,遇上文化大革命和上山下乡;生儿育女时,遇上了计划生育;而身体正当年时,又遇上了下岗、再就业。可以说,我们这代人承担了历史的使命,承担了国家的困难,走过了坎坷而悲壮的历程。但是随着时光的变老和湖知网的开办,我似乎感觉知青群体有了另外的一种情绪,那便是淡淡的乡愁、乡恋和亲情,以及温润的回忆与思索和抱团取暖的乐趣。知青群体以一种牧歌似的召唤,把心思向着悸动和暖色的泉流中牵引。毫无疑问陈晏生先生便是其中颇为活跃的一员。
  2016年4月1日,陈晏生先生七十多万字的个人文集刚出版,我就荣幸地获得他签名赠送的一套《晏生文集》。初读了这部还带着油墨味的图文并茂的巨著,我百感交集,心中的潮水放纵地奔流着,竞连续两晚都久久难以入睡。因为我觉得晏生先生是将自己的心制成薄薄的切片,置于真善美的天平上,在他的斗室中笔耕不止,写下一篇篇原汁原味的亲情、乡情和知青生涯的文章,绘制了一幅幅悲壮的蹉跎岁月的图谱。全书充满了他仁厚、不屈、奋斗、耐劳、勤学、睿智、风趣的人性和他对生活的激情与热爱。他笔下那些真切无琢的历史片断,像被风吹散的发光的树叶,一片一片地、轻盈灵动地飘落到读者的心头。使人感到光的温暖,声的亲切,给读者留下深深的记忆,悠远的乡恋和醇美的憧憬。我觉得《晏生文集》不仅是一部朝花夕拾式的回忆录,更是一部记录知青的励志史。而且还是一部记录平民百姓千姿百态的社会生活史
  陈晏生先生是那位统领湘西数十年,以仁治军、保境息民、励精图治,又识时务,知大局,和平起义,被称为湘西王陈渠珍先生的第八个儿子。虽然晏生与父亲只有一年零四个月的“父子缘”, 但不仅没有享受半点八公子的荣华富贵,却因此背了个出身的黑锅, 15岁便下乡当了知青。在穷乡辟野的靖县,他作田、砍柴、修水库、砌屋、打猎、采野果,四季困顿奔波。苦难的阅历和13年漫长的知青生活,使他吃了许多一言难尽的苦,然而也练就了晏生先生吃苦耐劳、不屈不自弃的性格,同时也给他日后的写作,积累了大量的素材。于是他不论在金麦赶着牛犁田之中,还是回城后在街办厂做木工时,便构思要把从懂事起到下放农村的经历写成一本书。所以他上湖知网后, 就笨鸟先飞 ,学会了用电脑,不断的创作发文,一步步地奋笔疾书,脚踏实地实现他的愿望。
  在文集《先父陈渠珍魂归故里》、《忆先母彭梅玉》、《我读父亲艽野尘梦》、《藏族妈妈西原》中:他含泪倾诉了思念缅怀父亲、母亲和西原妈妈的深情。
   在《童年琐忆》中:他叙述了幼年时种种不幸的遭遇,伤感地回忆起艰苦的童年生活细节。以至如今他“还总想遇见那位当年送我白开水喝的跑堂大伯。”
在《 金麦的岁月》、《知青琐忆》、《知青人物志》、《 金麦人物志》中:他委委地记录了酸甜苦辣的知青生活,曾经同甘共苦的知青战友和纯朴的山民。回味“山窝子里的野花是那样的香那样的美;山窝子里的野果比野花更实惠更逗人爱。山窝里的人爱野果,是因为野果能当粮,能给山窝里的人填肚子。”特别是1977年上半年他们搞病退时,一家人分成了两起,妻子周映乔(翘姐)带着两个小儿子先回长沙等待复查。他带着大儿子留在乡里。晏生在《爬车》一文中写道:“那天上午我挑了100斤大米到铺口仓库换粮票,临走时我嘱咐大儿子:我换得粮票就回来,要他看好屋,莫玩远了!我还把房门钥匙交给他,中午要他自己就吃点冷饭算了,我把事办好马上就会回来。”谁知事与愿违,他40多里路三次爬车,三次跳车, 性急办好粮食兑换票回家时,天已经黑下来了。“ 我跑到屋门前,没看见儿子,我腿都发软了,我朝离我几丈远的那堆木桐上一望,有个小黑影在移动。我惊喜地喊了一声:陈谷!爸爸,你哟嗯才回来哟?我坐在待里老等老等啊!他边说边朝我跑来。我迎上去抱住他:爸爸来迟噶,来迟噶。我说着,心里却象刀刮一样痛,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我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他两只小手紧紧抱住我的脖子,抱得那样紧,久久不松手。他哭着说:爸爸,我怕你不回来了,我一个人怕。爸,我想妈妈,想弟弟……我们还要好久才能回长沙?”读到此处,我想想都觉得心痛。
  终生不息男儿志的晏生,当年在逆境中他说:“在农村凭着自己勤劳的手,克服了一个又一的困难,攻克一个又一个的难关,就是因为我们心中有太阳”。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美是生活。而要享受美好的生活,只有靠自己勤劳的双手。人生其实就有如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所写的《西西弗斯神话》,那块石头总要落下来。你终生去推动它的,就是自己的双手。生活的压力是永远存在的,它常常会接二连三地向你扑来,而与之争斗的也是自己的双手。经过漫长的努力和等待,如今晏生先生终于圆梦了。他与患难妻子周映乔相濡相伴,儿孝媳贤,孙辈乖巧,三代同堂,斗室虽小,却其乐融融。故而虽已花甲之人的晏生,还浪漫地对翘姐大声喊出:“老婆我爱你!”
  初读完七十多万字的《晏生文集》,觉得他的文章虽然还有一些有待推敲完善之处,文字也没有剑戟的力量去洞穿任何一个人的内心,或者震撼阅读人的心灵,但他的文字绝对没有沉沦和愤青 。他以真诚、朴实的态度记录真实的生活,拒绝了文章里出现虚构和幻化,而且他以自己的执着和勤奋圆了自己的梦。行家说俗文化正是雅文化的土壤,如能够把握好俗文化的尺度, 势必也能生雅。所以晏生的追求,也是一种雅俗共赏的行为。我想这就是文化带给他的力量,这就是文化给予他温暖的生活, 也是因为有了湖知网这个可以供知青交流、展示、学习的好平台。所以这个好平台, 我们都要且行且珍惜啊!
  读了晏生先生的文章,以及几次在他北桥新村简朴的寓所里(靖县知青称之为:生产队),与他随意的交谈中。我越来越感受到了晏生先生文如其人。虽然历经苦难,但他都是勤勤恳恳、忍辱负重,既不忘家国天下,也能悠然从容,采菊东篱。他对世事人情洞若观火,了然于心,然后提笔描摹世态百相,剖析生活的真实。启迪我们即使面对的是生活中种种荒诞滑稽,也不必捶胸顿足寻死觅活。这就是平凡而又阳光的陈晏生先生,一个睿智大度宽厚的兄长,这就是他的生活!
  唐代诗人李白在诗中写道:“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祝陈晏生先生再谱新华章!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9 08: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6-19 07:32
也贴篇旧作: 初读《晏生文集》的感悟
  我上了湖知网后,就陆续读了一位网名叫游客晏生的一系 ...

    李耕把“初读《晏生文集》的感悟”一文再次发上来,读完再次感动!谢谢!谢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9 08: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朱纪飞 发表于 2020-6-18 08:40
我也有一篇,待找来看

     纪飞,你榨油的文章找到后,就做主题帖发吧,让更多的人看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9 11: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鸣谢夜深人静兄配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9 14: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143539p8dkjlo34p44qa9l.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9 20: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20-6-19 08:11
李耕把“初读《晏生文集》的感悟”一文再次发上来,读完再次感动!谢谢!谢谢!




  我敬重晏生的为人是因为他理智地走出了昔时的阴影,面对生活中种种荒诞滑稽,也不捶胸顿足寻死觅活。笑对人生,自强不息,笔耕不止,从而也找到自己晚年生活的乐趣。不辞辛劳打点靖县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9 20: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20-6-19 08:14
纪飞,你榨油的文章找到后,就做主题帖发吧,让更多的人看到。



《佛教圣典》中有这样几句话:你认为是确切完美的事情,就应该毫不推诿地去做,这种行为乃是上苍赐与你的力量
       晏生就是这样做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0 05: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朱纪飞 发表于 2020-6-18 08:40
我也有一篇,待找来看



   欣赏了纪飞的帖,写得更祥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0 06: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贴一篇旧作“水口榨油”,凑个耕兄与纪飞兄的热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0 17: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语 发表于 2020-6-20 06:05
我也贴一篇旧作“水口榨油”,凑个耕兄与纪飞兄的热闹。




  我下的生产队虽有茶山,但每年茶油分到我这单身汉也只有斤把多。主要还靠从长沙家里省下的计划油,和买槽头肉煎点猪油,故也常吃红锅子菜。咯次榨油打牙祭, 成哥弄个油多不坏菜,结果屁股都屙痛,留下这段难忘的囧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1 06: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语 发表于 2020-6-20 06:05
我也贴一篇旧作“水口榨油”,凑个耕兄与纪飞兄的热闹。




油榨房的榨尖木是椆木,又浸透了油,是做刨子的上等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1 16: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20-6-18 07:52
在农村榨油是最好的差事,我尝过榨油的甜头,贴一篇旧作上来撑棚:



      163549sccgg75h1ycnn1cy.jpg
         原来的榨油坊,现在成了农家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3 05: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6-21 16:37
原来的榨油坊,现在成了农家乐。


    我们这辈人,现在大都已步入古稀之年,回忆起当年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儿时的欢乐,少年的理想,青春的苦涩与成年的反思,每一段都有着模糊又清晰的记忆。谢谢楼上各位雅赏我的习作并唱和

   萧瑟昔时逝, 飒爽今日吟。知友同携手, 共度夕阳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0-7-3 05:47 , Processed in 2.05183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