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680|回复: 19

细 满 “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 07: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细 满 “鳖
  越策越开心的长沙人总有自己的特色,其特色之一是喜欢给别人取小名。如果某人是兄弟中的满伢子,那么理所当然一个“细满鳖”的小名是跑不脱的。不过在长沙方言里,这个“鳖”字是有截然不同的两种含义的,一是骂人时常用,二是关系极度好的两人之间才会用的称呼。显然细满鳖的外号是后者。
  细满鳖是校正街肖长庚的满伢子。肖哥俩口子都是病退回城的老知青, 起初靠当土夫子为生。校正街拆迁后,他家被安置在朝阳新村。吃苦耐劳的肖哥夫妇便靠山吃山, 在火车站干起了为南来北往旅客,提供热饭热菜、热水洗脸的行当, 生意还蛮火热。细满鳖从小耳儒目染,长大后颇有经商之道的他,子承父业也做饮食经营,收入颇丰。后来在天际岭买了一栋农舍, 租了菜土, 还承包了一口鱼塘,开了一家无名家常口味饭铺,也让父母在此养老。
“细满鳖!——煮条活鱼!炒碗田鸡!来份腊牛肉、再来份冬苋菜咯,多放点豆豉来!”客人来了皆是这样吆喝他,喉咙又皆是响亮得如同长沙三伏天的阳光。“要得要得,请坐,请坐,先吃根纸烟着!”他一副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的模样,见男人就递九块钱一盒的精白沙,见女人就笑出熏黑的牙齿来。
  细满鳖的饭铺在天际岭一带还蛮有名气,人们皆从四面八方,开着车跑来吃他的家常口味饭菜。太阳天气,中午他饭铺禾坪里外停满了各种小车,其中不乏宝马和奔驰。院内前坪搭了凉棚摆得六七桌,还莫说里头大大小小房里更是摆得打拥堂。禾坪早已不晒谷了,门前亦是不见了犁耙蓑衣一类稼穑之物。说是饭铺,其实他就是在自家厅堂里摆起来四方桌,在灶膛里烧起柴火煮饭、炒菜。我估计细满鳖屋里肯怕连工商、税务、卫生皆无登记,炉锅一摆,四面客来。天际岭一带鸟语花香,山青水秀。两边错落的农家都这样,在自家屋里开起饭铺来,树上挂的木板牌上是好大的字:某某农家乐。屋里堂客细鳖全上阵,两手张开,拦截过往车辆,“呷饭呷饭!正宗乡里柴火饭!”。但细满鳖屋里的人从不上路喊客,他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熟客的车子甩过那些招客手,拐进一条狭窄的小道,径直就到了他的屋门口。“叫叫叫,叫死吧!”耳闻得路边上抢客的吆喝,细满鳖有时会吼一嗓,但脸上确实是充满了得意之色。“老板哎,里头是坐得拍满的,坐外头棚子底下要得啵?”他朝从小车里下来的人拱手,又一脸很对不起的笑。回头喊一嗓门:“兰妹子吔,快点泡谷雨前茶来咯!”
  因有街邻原故,加之几个朋友和我一样喜欢吃细满鳖屋里的菜,间或天气好,亦到他这里来坐坐,喝茶吃饭。他屋里周边环境不错,放眼望去农林牧副渔皆有。故他的饭菜,原料皆是他自己生产的,地道正宗。“老子从不搞化肥的来,种菜都是人畜粪来,猪是自己杀的来,腊鱼腊肉也是自己熏的来。”坐得坪里扯谈,细满鳖便这样信誓旦旦地拍胸脯。
  我见细满鳖八面玲珑,一副打得事开的模样,实在不像个一般的开小饭铺的,肯定见过场面,况且他家后院里还停着一台崭新的路虎越野车。于是就问他:“以前在哪里发财啰?”他说:“李叔哎,莫策我啰,一个地道的流光南(无钱人之意)咧,发么子财啰?不过早几年,我还是做过点七哩八哩的生意咯。”我说:“那你何事冇做哒呢?”他道:“知足常乐,赚点钱就跑得快啵!”怪不得细满鳖年纪不大也就是四十来岁,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里,却藏得有如此人生历练。
  他附近高档楼盘和汽车4S店不少,游植物园的人又多,因此到他家里来吃饭的老板也蛮多。“来啰!细满鳖。”一位熟客老板招呼道:“一向子冇看见哒,陪我搞两杯酒啵,飞天茅台呢”!“来哒来哒!”细满鳖应声而至,递精白沙给老板。老板说吃我的。反而递根和天下给他。细满鳖接了,闻一闻、点上火,叭一口。“哎呀!老板就是老板啊,各号油漆蒂子的烟,我是过年都冇得吃的”。老板说:“妈妈的蛋,你也是老板噻”。细满鳖道:“我是么子老板啰?油板呢!”那老板一边吃饭一边起码接了二十个电话。有时候说话喉咙大,有时候说话喉咙细。老板吃完饭后, 拿二张“红灯照”(百元钞)给细满,叫一声莫找哒啰,拿把牙签开着车就走人。“忙得鬼相样子”, 细满鳖露出黑牙笑道,“跟我爷娘一样,当了那么多年知青,吃了那么多苦。如今日子好过些哒,他们连剩了二歺的现饭现菜都舍不得倒掉。打点一块钱的麻将,放达炮时要叹一阵气,还只喊坐得屋里过不得,要出去寻点路做。哎何苦啰?真的不晓得想!”
  午后客人都渐渐走了,我也起身准备回家时。 细满伢子站起来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和天下烟,先开支给我,自己也点上一根,道声李叔好走拿根钓竿就朝塘边上走去。
   我见到他这个样子时总会想,细满鳖虽然远不及那些老板有钱,但说到生活的潇洒随心,进退自如,却又是许多人望尘莫及的。没走多远,突然听得细满鳖在塘边大喊大叫,半空中有一道银色的弧光闪过时,就知道是他钓到一条鱼了,亦是钓到了他的人生乐趣……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楼主| 发表于 2020-7-3 07:49:36 | 显示全部楼层


      074736fpx33h6pmamk585h.jpg
        校正街已烟灭在芙蓉路和高楼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4 07: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7-3 07:49
校正街已烟灭在芙蓉路和高楼下



    知青后代比我们潇洒,故而我辈也要珍惜自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4 13: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7-4 07:48
知青后代比我们潇洒,故而我辈也要珍惜自己!

细满鳖虽然远不及那些老板有钱,但说到生活的潇洒随心,进退自如
2010729043582731.gif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5 20: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细满鳖点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6 07: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灯火 发表于 2020-7-4 13:21
细满鳖虽然远不及那些老板有钱,但说到生活的潇洒随心,进退自如



    上千万的知青回城后,并未出现某些人所担心的,城市因容纳不下这么多人而引发混乱。相反这个决定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欢迎,反而使得城市社会和农村社会都更加和谐。上山下乡是当年无知与懵懂的老三届学生,带着对前途的理想与憧憬,踏入社会的第一步,与人生的其它阶段相比,许多人对那段生活的记忆最为深刻,因而也就更加珍惜今天的生活。后来不少知青成为了国家政要、专家学者、企业家、作家和各行各业的精英、骨干。我们在湖南知青网上,就可以看到一大批以蹉跎岁月为主题的知青文学。从众多知青的笔下,看到折射出来的历史坎坷和岁月痕迹。使读者能从一个个知青的故事中,体味到那个年代,体味到那段历史,体味“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家庭出身”这些历史名词的特定含义。虽然我们这一代后来有不少人通过,高考、电大、函大、自考的途径重新学习,获得大学文凭。但有的知青则永远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可以说这场上山下乡运动改写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成了一段不可复制的历史,将永远记入史册。我们这代人经过上山下乡当知青的艰苦磨练,成为既不同于前辈又有别于后代的一个特殊群体。“知青”二字的涵义,也只有经历过那些岁月的人才可能真正体会,在这个名词背后的酸甜苦辣。
                     b1a20f8708701d5908057bce53d72518_215750k6xqpqpxqpnn83nt.gif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6 08: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知青自谋生路,子承父业,活得比打工者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8 05: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工 发表于 2020-7-5 20:54
为细满鳖点赞!!!



   心诚招来天下客,酒香不怕巷子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9 20: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20-7-6 08:24
老知青自谋生路,子承父业,活得比打工者强!



    有人说:人的能力就是一 一遇到机遇要紧紧抓住!细满抓住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1 10: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天涯倦客老师为我纠错:“绝缘不同”应该为“截然不同”!
                (已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2 07: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某晚湖南都市频道播报了,长沙xx知名海鲜店被停业整顿的新闻报导。看到该店少数没有职业道德的员工,在炒菜锅中洗拖把、将配菜案板做“便道”、掉在地下的菜食捡起来照卖的镜头,确实令人作呕,让人生恨。民以食为天,如果这家原本颇有名气的酒店,不能以此为戒、彻底痛改前非,恐怕众多市民都会望而生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3 11: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7-12 07:54
某晚湖南都市频道播报了,长沙xx知名海鲜店被停业整顿的新闻报导。看到该店少数没有职业道德的员工, ...




  其实此类事情媒体披露甚多,巳屡见不鲜。但人们不禁要问:为何此类问题,总耍待到被媒体爆光后,相关职能部门才介入督查管理呢?更有甚者,在记者向有关职能管理部门,提供暗访资料、反映情况时,有人却用一句“我们没有接到过举报”的回答来泰然处之。试问:你穿着代表国家的制服,拿着纳税人的俸禄,为何就不能主动地进行经常态势地检查监管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4 13: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细满原来干火黄牛,赚了不少钱。幸亏他金盆洗手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14: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7-14 13:55
细满原来干火车票黄牛,赚了不少钱。幸亏他金盆洗手了!


  校正街拆迁时,不少居民被安置在朝阳新村。该居民区处紧邻火车站, 人流密如过江之鲫!靠站吃站, 演义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和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6 14: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7-15 14:07
校正街拆迁时,不少居民被安置在朝阳新村。该居民区处紧邻火车站, 人流密如过江之鲫!靠站吃站, 演义 ...




校正街的市声
   上世纪90年代前,长沙东区有条小街叫校正街。1958年母亲在校正街上的韭菜园小学教书时,我随母亲蜗住在学操坪旁边一间小房子里,逼仄潮湿且阴暗。听老一辈人说:明、清时期这里曾是一个演兵场,是古人操练军队,出征讨伐时祭军旗的地方。西风烈烈,战马嘶呜、旌旗浩荡,那场面一定很壮观。而六十年代的校正街,南连浏城桥下余庆里,北接十字横街(现八一路跨线桥),宽不过三丈,长不过千把多米。粗糙的卵石路面,坑洼破烂,全然没有了“挑灯看剑,吹角连营”的豪气,更没有沙场秋点兵的悲壮。
  街的两边是一排排高高低低的房屋,高一点的是厂房,搬运社、华成电器厂和新华汽配厂(后更名为向东无线电厂,1985年被一场大火烧毁);矮一点的是民居,木板搭的,茅草盖的,土砖砌的、清一色的寒碜。每临夏天夕阳西下,各家都会在门口泼上清凉的井水,摆上小桌在路边开晚攴。街邻你夹一筷子东屋的酸竽头荷子,我舀一调羹西家的猪血豆腐汤。偶尔哪家打牙祭,摆出一碗德茂隆的香干子炒回锅肉时,“哎呀!你屋里咯好的场伙”,在啧啧声中好多双筷子直朝这个碗中叉去。主家却毫不生气,还笑着说“莫嫌气,试下手艺罗,就只不晓得盐味何如?”反正那时邻里之间都是咯号式样,从不分彼此。晚饭后,主妇们捡好场,又重新朝路上浇洒井水驱散炎热,摆开竹床躺椅,一家人摇动蒲扇纳凉休息,夜静时一眼望去,一遛清一色的“咸鱼刁子”。冬去春来年复一年,人们在这里进进出、熙熙嚷嚷、柴米油盐、休养生息,日子虽然清寒平淡,却家家怡然自乐.
  住在这里的人形形色色,有拖板车的、卖黄泥巴的、修鞋整伞的、转糖、打人参米、炸葱油粑粑的等体力码子。当时最抖冲要数家里有人在国营单位当机械工人和开汽车的,穿一套兰卡其布工作服在街上走过时,惹得俊俏的妹坨也忍不住多瞟几眼。但过苦日子时, 这里也出过长沙闻名的“马脑壳队”。
  韭菜园小学大门口的西边是一长溜砖砌的围墙,一丈来高,围墙那边就是长沙老火车站。车站内的嘈杂声,广播声清析可闻,特别是火车飞驰而过时,整条街都为之颤抖。有时你从围墙边经过,冷不防一个布袋突然从站里扔过墙,紧接着一个人影从墙头窜下来,拎起袋子跑得比兔子还快。咯些角色都是坐火车不花钱,打溜票的。因为这一段没有房屋,所以他们都把这里当做了临时出站口。韭菜园小学北边围墙外,有条小巷叫九如巷,从东到西有环卫所和省话剧团,湘运公司宿舍及民居。
对于校正街的居民来说,怕莫没有什么声音比街上的市声,更感到亲切了。那声音是那么清脆,那么飘逸。吆喝叫卖者使用各地方言,又给它染上了浓浓的地方色彩,只有久住校正街的人,才称得上是它的知音。
  在校正街的中段往东还有一条小街,与校正街形成T字路口,叫做校横街,走过去便到了韭菜园、桐荫里、新生村。T字路口有菜店,食杂店、煤店。街坊邻居有事无事都爱往食杂店那儿凑,绝对是校正街的活动中心。男子汉喜欢围在南食店门口,或坐、或站、或蹲,人手一杯称之“晕头大曲” ,九分钱一两的散装白酒,外加几分钱的兰花豆,天上地下,九洲外国,海策神聊。那位弥勒佛似的杂货郎张胖爹是是雷打不动的常客,既好酒又善吹他每天都在小铺买上二两散装白酒,就着一小盘兰花豆,边饮边吹:“高司武工队”如何洋气,莫看好多人都是“四眼狗”(方言:指戴眼镜者),却都是文武双全的大学生满哥和妹砣;“湘江风雷”又怎样厉害,长枪短火清一色的五六式;青年近卫军开了架着重机枪的吉普车又如何威武(均为文革时的群众组织)”。讲起两派在中苏友好馆打仗时,张胖爹感叹地说:“我的个崽呀,打得四路子都是子弹壳……”反正内蒙贩马, 贵州买驴,他吹得天花乱坠,听的人也乐得哈哈大笑。吹到得意之处,只见他把酒杯举到鼻子下面,叹一口气,听得“吱”的一声,酒便被吸走大半杯,醉人的不是酒,是那“吱”“吱”的响声。酒尽了,他挑起了货担,校正街又响起了他带着望城口音花鼓戏腔的吆喝声:“呃茉莉香,檀木香,罗定暗扣,老牌子针,还有姑娘大姐喜欢的雪花膏和玫瑰梳头油”。 此时,那些磨刀的、卖黄泥的、补锅的、卖甜酒的、收废品的也会不约而同地走来,纷纷扯开喉咙,亮起各自的叫卖吆喝声。“镪刀…磨剪…不快不要钱”;“卖黄…泥巴罗,我咯里有几好的糯米黄泥巴来”;“鲁…锅,有饭锅、菜锅要补的啵”;“沙…水,浸甜的白沙井水”;“甜…酒,小钵子原坛甜…酒”;“纸…包冰来,过得敲的白糖、绿豆冰棒”;“收废…品来,有烂铜烂铁、旧书废报纸、鸡毛、鸭毛卖得钱来”……。行各业五花八门的吆喝声,还有打人参米、玉米大王的“砰、砰”声此起彼伏,仿佛在共同呜奏着招商交响曲,让校正街热闹非凡。有个泼辣好事的堂客还冲着收废品的小贩调口味:“收废品的咧,我屋里得鸡毛鸭毛,只有胯毛你要不?”那收废品的小贩也不是省油的灯,立马回敬说:“要呢!那你就拿出来看下货”。此时其它堂客们便一齐起哄,“脱来、快点脱”,七哩八哩又引来一阵哈哈大笑,校正街充满了快乐的空气。但街上做小生意也有不吆喝的,那就是摆转糖摊子的姜大伯和修伞修皮鞋的谭五爷。前者只是用两块铜片轻轻地敲出‘叮当、叮当“的响声。谭五爷则根本不出声,只在他的摊位上挂着一块写了:“天晴来修伞落雨好出门,鞋烂快来补照样好抖冲”的纸牌,但生意也都不错。
  白天街上居民虽然上的上班,读的读书,留下的堂客们和冒上学的细伢子,也没清闲、安静,仍使校正街依然很热闹。堂客们坐在家门口,一边洗的洗衣、择的择菜,一边相互扯谈:买点肥膘排了好久队来;下个月粮店又要开始搭红薯;昨天走狗屎运,买了一段尾子布又省了一尺布;早几天九如巷的满嫂子走背时运,刚从浏城桥买了菜回家,就被玩枪的造反派走哒火,一粒子弹打中了屁股,血糊血海的,几天还走不得路。反正柴米油盐,天南地北,堂客们扯得眉飞色舞,策得吆喝吆天。细伢子则三五成群,在家门口滚铁环、点弹弹、丢跪碑、跳橡皮筋、拍“洋菩萨”、玩油板。伢子们玩的铁环在卵石路上滚动的响声;“铜团剪刀布,狗伢子冒穿裤”;“四毛鳖跟我跪达,细狗鳖跟我起来”的叫声。妹子们跳橡皮筋的伴唱声:“马莲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五八、二九三十三十一……”。此起彼伏,阵阵滚铁环、点弹弹、丢跪碑、跳橡皮筋、拍“洋菩萨”、玩油板。伢子们玩的铁环在卵石路上滚动的响声;“铜团剪刀布,狗伢子冒穿裤”;“四毛鳖跟我跪达,细狗鳖跟我起来”的叫声。妹子们跳橡皮筋的伴唱声:“马莲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五八、二九三十三十一……”里,包含着孩童们的天真和快乐。
有次我和几个儿时伙伴玩“躲摸子”,我和一个伙伴躲在张胖娭毑的床底下,胖娭毑误认为我俩是偷她藏在床下铁筒内的香草饼干,不禁勃然大怒,抄起拐杖气势汹汹地打将过来,吓得我们一骨碌从床下爬出来,飞也似的落荒而逃。胖娭毑她却不依不饶,紧跟在后,一根杂木拐杖敲得地上“咚咚”作响。虽然我们己没有了踪影,她还在咬牙切齿,直发吼声:“鬼崽子、小化生子,想吃饼干就跟我明讲啰”。
  晚上,校正街上也会传出清脆悠雅的叫卖声。“饺…耳,馄…吞”;“臭干子…”;“麻油猪血…百粒丸”。这时便会有人走出家门喊一嗓子:“夹四片臭干子罗,多放点辣椒油来”。叫卖声也引得夜行的路人停下脚步,循声走到街角屋檐下摆放的一副红漆担子前,掏出一毛钱买碗馄饨,还大声招乎老板:要多放点麻油、葱花、榨菜丁。倾刻一碗滚熨鲜美的馄饨送到客官手边,让他品味温暖和惬意。然而最唱高调的,恐怕谁也比不上与校正街一墙之隔的火车站里,南来北往火车的“呜…鸣”的气笛声和“火车来了不要抢道,抢道危险”的警示声。
  1986年因修建小天鹅宾馆,韭菜园小学要被拆迁了。老师被分派到新办的燕山街小学和八一路小学(原名汤公庙小学),我离开了生活了28年的校正街。当再次走进校正街时,我己是长沙市城建队伍的一名施工员了。时代在前进,城市要发展,五一中路芙蓉中路要从校正街上舒展地延伸。当我指挥推土机、压路机在它身上推过去压过来时,我的眼角有些湿润,喉咙有点哽咽。从此校正街便完全消失了,替代它的是宽阔的道路和高耸的楼房。旧的终将失去,新的蓬勃而来,冬去春来,年复一年,就这样人类从远古、从蛮荒、在旧与新的交替之间,一步一步走出泥泞,走出迷茫。 如今,每当我驾车从五一大道或芙蓉中路驶过时,总有丝丝的留恋和回想。那破烂的卵石路,斑斑驳驳的墙、野马般的少年伙伴、更有我那历经沧桑却已谢世的白发亲娘。
  如今住楼房的人们,每天看见自家大门和墙壁上,被人不断地贴满了急开锁、无抵押贷款之类的“牛皮癣”,或盖着低价疏通管道的“黑印章”时,心中总有一种无名怒火和愤慨,不免了发出怀旧的感叹:原来那些叫卖吆喝声还好听些,如今咯些电打鬼贴的东西,不晓得用的么子胶,扯都扯不掉。唉!何解城管的不停掉咯些化生子的电话罗?每每我耳闻目堵这些现状时,那些遥远古朴的市声,还会不时回响在耳边。我忍不住想用长沙的老习俗,在内心喊出某种古老的声音,就像为这座老城“喊魂”,“老长沙呃,回来,回来”!
             别了,校正街!别了,老火车站的气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7 14: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7-16 14:37
校正街的市声   上世纪90年代前,长沙东区有条小街叫校正街。1958年母亲在校正街上的韭菜园小学教书 ...



  校正街这条老街历经二十八个寒暑。看云卷云舒, 老街喧哗, 人生百态, 市井沧桑。难忘的校正街就是初试啼声的梦幻之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20 14: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7-17 14:35
我在校正街这条老街历经二十八个寒暑。看云卷云舒, 老街喧哗, 人生百态, 市井沧桑。难忘的校正街 ...



                 校正街凡人轶事:张胖爹

     旌旗烈烈演兵场,战马嘶呜好壮观。今非昔比成街巷,夏日乘凉喷卵弹。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老长沙人都知道,原长沙市东区老火站东侧,有条小街叫校正街。因地处古校场而得名。听老一辈人说;明、清时期这里曾是一个演兵场,是古人操练军队,出征讨伐时祭军旗的地方。(祥见拙作:难忘的校正街)
  上世纪60年代时,每天校正街上总会响起货郎张胖爹的叫卖声:“呃…茉莉香,檀木香,罗定暗扣,老牌子针,还有姑娘大姐喜欢的雪花膏和玫瑰梳头油”,“快点来啦,不买又走哒啦”。张胖爹雷鸣般的吆喝声,引来不少姑娘大姐出来,选购各自心仪的物品。张胖爹的婆婆则在家收拾家务、烧茶煮饭、洗衣浆衫。
有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在街上摆开竹铺子歇凉时,听到隔壁卖黄泥巴的王四朋老倌和老班子扯弹时,讲了张胖爹的离奇的往事……。
  原来解放前张胖爹本是靖港的一名挑夫,人称张三。每天靠一根扁担和一担箩筐帮人从船码头装卸货物,挑运东西,赚点力资为生。这张三不吃烟,不吃酒,每日粗茶淡饭度日。但张三每隔一段时间,却在收工后,换洗一新,去街上宏泰房会一位叫翠红的青楼女子。翠红原来是益阳八字哨一户贫苦农家之女。有年涨大水倒了围子,家贫如洗。十五岁的她被父母狠心地卖给人贩子。因她眉清目秀,便被人贩子转手卖给宏泰房为娼。这翠红虽是青楼女以卖笑为生,但她心地善良。一日对张三说“你也不是富家子弟,靠下力为生,何必到此等地方花血汗钱呢?今天我出个对子,你若对不上,今后就再也不要来宏泰房!,我也绝不会见你!”。翠红知道他是挑夫,没有点滴文墨,便想出此计策,让张三断了念想,存点钱正正当当的讨房亲过日子。于是她说出上联:“何况到而今, 即早生盛世唐虞, 不过及身观幻觉。”要张三回去想好,下次对来。你想这张三大字一团黑,细字不认得,又何事对得出呢?他整日愁眉苦脸。有道是无巧不成书,张三的邻居是一位有才且好多事的私塾先生。他听罢缘由笑道:哎呀,这有何难,待先生我帮你续对。随即摇头晃脑吟出下联:“明知终一散, 剩片刻当场傀儡, 自将苦口入笙歌。”张三连忙去宏泰房回翠红。翠红疑惑地说: 你是哪里抄的吧?那不算,再对一首:“四根黑索吊黑箩,一根黄龙肩上驼,苦处寻钱欢处乐,折磨折磨真折磨。”张三又如法泡制, 邻居私塾先生续对出下联:“一床锦被盖齐肩,一双绣鞋放两边,下口寻钱上口吃,可怜可怜真可怜。”张三连声道谢便心记默记,第二天立即去宏泰房,回复翠红的对子。翠红知道张三对不出,在她再三追问下张三才道出实情。翠红气恼地对张三说,你回去告诉私塾先生那个杂种:我和他都是靠嘴巴吃饭的人,要他不要做些咯号阴脐烂肚的的事,会散阴德、短阳寿。
  后来呢?有性急的人问道。王四朋边抽喇巴筒边说:后来翠红拿出私房钱要张三出面续了身,和张三私奔。1947年从靖港来到校正街,过起了平常生活。但因翠红在那段青楼折磨经历,已丧失生育能力。但两口子虽无儿无女,而且一直没有扯结婚证,却相敬如宾,安安心心地辛苦劳作,休养生息。延续着他们的柴米油盐,七情六欲的生话,却也都知足常乐。
           有诗为证:
      翠红从良嫁张三, 男耕女织情意长。苦尽甜来成伴侣,校正街上好鸳鸯。

                     (街巷传说,无书可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21 21: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7-20 14:16
校正街凡人轶事:张胖爹
     旌旗烈烈演兵场,战马嘶呜好壮观。今非昔比成街巷, ...



    215734y1tjp343nnh3s11j.jpg
      我从农村回城后和母亲在校正街合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23 17: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170528mfzs1c98a9crsl54.jpg
                 校正街南头的浏城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27 06: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0-7-23 17:06
校正街南头的浏城桥



     鸣谢楼上各位雅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0-8-9 03:42 , Processed in 0.29997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