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27|回复: 7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代发常德知友朱心焕习作:思绪生花 醉笔成径 —游庐山花径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0-10-7 07:39:45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代发常德知友朱心焕习作:思绪生花  醉笔成径                                                        —游庐山花径
   炎热的暑假,时间一天天消耗在外孙的课外班陪读中。好不容易课程清零了,心中立刻萌生了出去走走看看的冲动,借此慰藉一下自己这疲惫的身心。 经过一番网搜比较,排除了广西北海,贵州梵净山几处景点,最终与女儿商定,将目标锁定庐山。
   不得不承认,这个选择于我来说还是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因为自己右膝关节两年内历经两次手术,目前能自如地行走,已是上天给予的恩惠,而上庐山,这纯靠双脚登攀的文化苦旅,对于膝伤在身且已过古稀之年的我,的确有些勉为其难。无奈,打湿了的头终归是要剃的,优柔寡断不是我的行事风格。主意既定,我麻利地整理好行装和思绪,带上外孙,侄女一行五人,由女儿开车,在志玲姐姐一路娇滴滴的语音导航中,轻松愉快地出发了。
近六个小时四百多公里的行程,经三大高速,目标径往九江。车内开着空调,我们一路谈笑风生全无倦意。沿途道路平坦宽阔,空气清新。我久居闹市,每日看惯了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蓦然间换了环境,心生兴奋与新鲜。身旁飞速掠过绵亘群山,座座重峦叠翠,云烟缭绕。高速公路匝道两旁,绿树成行,花红草绿。心中不由感慨:最美的风景总是在路上。临近中午,在高速公路服务区稍事休息,吃完随带的中餐点心,再行个多时,就顺利到达了九江市。旅店老板娘接到电话后,很快出来热情地迎接我们。放置好行李物品,我们摊开四肢,舒舒服服地睡了一个午觉。下午三点,乘坐旅游观光车去游览花径。
  进入景区,开口处的招牌门楼上花径二字分外夺目。门楼两旁刻有花开山寺,咏留诗人的四字对联。字体古朴遒劲。立定赏联,顿觉一股凉爽之风幽幽而来。这里海拔1035米,群山环绕,森林蓊蔚,环境幽雅,是一个消暑的天然氧吧,也曾是庐山大林寺所在地。千百年来,多少迁客骚人在这里留连往返,此地在唐代就享有"匡庐第一境″之美誉,足见其不同凡响。白居易来到此地,正值暮春。诗人㤞异山下桃花纷谢,落英缤纷,唯独此地一树树桃花却含苞待放,不舍春光。此景引发诗人触景生情,兴致勃发,欣然提笔留下“花径″二字和《大林寺桃花》的不朽诗章。
  其时,诗魔白居易因正直得罪权贵,遭受打击,于元和十年贬为江州司马。空有一腔抱负而遭变相发配的他,只好以读书、游历、写作、交流,度过那无限伤感和不尽苦闷的时日。然而,匡济天下是深藏于血脉里的使命,寄寓山林是一种无奈的反抗。它并非诗人本性使然。“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这片勃勃生艳的春景冲入眼帘,他那一腔愁绪突变为惊异,以至心花怒放。一石激起千重浪,九江花径因他的到来,其人文历史上增添了浓墨重彩,他的悲愤因了这绝美的风景得以慰藉。在九江三年多日日夜夜,足迹遍布山山水水。接触底层社会,他文思泉涌创作颇丰。在卧病浔阳的江上,耳闻幽咽琵琶声,迸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嗟叹。这正是他落魄时发出的"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杉湿"的哀伤心声。苦也罢,乐也罢,得也罢,失也罢,这曲凄凉悲怆的拖腔,从来没有偏离过诗人居安思危,乐天知命这一人生轨道。那位卑未敢忘忧国的鸿鹄之志,又在春机勃发中振翅欲飞。
  放眼望去入园右边,贤达名流在此复建的白居易草堂,座落在一片翠竹、桃林中。草堂简朴沉稳,不若我想象中那般巍峨挺拔。草堂陈列室有诗人的生平简介,这是外孙看得仔细的地方。那首闻名于世的《庐山草堂记》书写在墙。草堂外一横卧的大石上刻有诗人亲笔所书"花径"二字,经红漆填描,分外醒目绚烂。横石一旁,白居易捋着胡须的雕像似在低眉吟哦。这与他“面上灭除忧喜色,胸中消尽是非心"的佛家思想心境极其吻合。我抬头凝望雕像,感受那一脉诗韵天地情直击胸膛,浑然不觉手机被顽皮的外孙打开镜头,抓拍了一张我与雕像的合影。
  侧耳倾听,草堂东面有一瀑布从山涧飞流直下,细碎的水声嘈嘈切切,飞珠溅玉般,落入石渠中。草堂四周山高林密,峰峦叠嶂。有的苍翠峭拔,宛如凝固的惊涛骇浪,有的云遮雾绕,如出浴美女羞羞掩掩。状如一把提琴的如琴湖,像一面一尘不染的明镜,镶嵌在群山环抱中。湖面波光粼粼,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偶有水鸟展翅掠过,惊起一滩鸥鹭倏入林中。湖岸的青峰倒映在湖面上。这样的秀水映着青山,青山倒影浮于绿水,明丽的阳光下山水交融,温馨地洒落一地芳菲。光阴就这般穿越魏晋隋唐,在这绝美的风景里落地生花,醉笔成径。
  湖中心隆起一椭圆形的小岛,岛东端一座伞状红顶的忆琴亭,娉娉婷婷伫立于水天烟雾迷朦之中。乍看似一张巨大的绿荷,虔诚地端举着一支俏丽的红莲。小岛曲桥上缀有水榭,桥通湖岸。我们坐在廊桥上凭栏眺望,湖光山色尽收眼底。耳边不时传来游客欢声笑语,伴和着那一声声仿佛从幽谷中蜿蜒而来,涓涓流泻的琴声,如春风拂过绿野,如波涛轻拍堤岸,如燕子低飞细雨呢喃,闻着淡淡花香和清爽水气,人与湖光山色融为一体。此时心旷神怡,烦忧全无,宠辱皆忘。天地之间唯有青山、绿水、琴声和我,这就是大自然赐与的最完美的物我两忘境界。
  就这样看看走走,信马由缰,不觉落日余辉已融进冥冥暮色之中。如琴湖散发柔美的波光,阵阵凉风吹皱一湖平静的水面。我依依不舍地迈开离去的脚步。花径把花的芬芳细碎于我的心田,把花的形象定格成旖旎的风景,装桢成美好的生活。感叹此行不虚。起身走几步,全身无痛乏之感。真好!一阵窃喜涌上心头,明天可以去爬五老峰了!
     
       作者简介:朱心焕,长沙市。当过知青、教师和工人,爱好文学、音乐和舞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2
 楼主| 发表于 2020-10-7 09:32:50 | 只看该作者

     
          作 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20-10-7 17:43:43 | 只看该作者
天地之间唯有青山、绿水、琴声和我,这就是大自然赐与的最完美的物我两忘境界。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楼主| 发表于 2020-10-8 11:39:15 | 只看该作者
张汉平 发表于 2020-10-7 17:43
天地之间唯有青山、绿水、琴声和我,这就是大自然赐与的最完美的物我两忘境界。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1 08:35:28 | 只看该作者

                     认字活神仙                                                                           
                        .朱心焕.
       我当知青时教过八年书。回忆过去,点点滴滴鲜活如昨。有些事情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有句方言俚语:认字认半边,赛过活神仙。意指若遇到不认识的字时,打个马虎眼,临时抱下佛脚,运用这一招,兴许能蒙混过关。如理、惊、牺、距等汉字,去掉偏旁后,读该字的另一半读音,的确可行得通。但中国汉字博大精深,洋洋洒洒十万个之多,况且还有一字多音,一字多解,方言俚语中的这种识字法,有成功的偶然性和局限性,是一种退到山穷水尽时才使出来的无奈之招,这绝非识字之正确途径。学无止境。汉字也在时代发展中不断推陈出新。要真正掌握好识字方法,得经过系统地、深入地学习。这是另一话题与共识。
  我有幸见识过一位精于此方言俚语之道,并将之深信不疑之君的风釆。他的不学无术,不求甚解已误导过他所教过的学生。在我与他共事的短短两年之中,目睹他为此闹出的诸多令人捧腹的笑话,我既鄙夷他的浅薄误人子弟,也私下佩服他应变能力的高超。
  此君姓李,年逾不惑,其貌不扬。他喝过四年墨水,自认比那些扶犁掌耙的同辈汉子要高出一筹。因善钻营,从普通农民摇身一变为大队会计,这其中的暗箱操作,已在人们的指指戳戳中秘传开来。好在此君心理素质极佳,对此置若罔闻。常见他腋下夹着个算盘,神气活现地游走于各生产队之间。原本在一起出集体工的那帮兄弟,瞧着他那趾高气扬的派头,都有意躲着他,并把那曾经叫得顺溜的不雅绰号"钻子佬"悄悄收起来,带着些许别扭、故作恭敬地叫他李会计。
  我下乡的第二年,转点到离公社二十里外的一个大队办的小学当老师。学校六个年级,每个年级一个班。因师资匮乏,李会计毛遂自荐当上了老师和校长,并提出教授四年级语文。此君如鱼得水,自命不凡。从未见他备课写过教案。他认为教个小学四年级,会读会写就行,无须备课那些不必要的繁文缛节。大凡他有课,上课铃一响,他拿起课本,顺手夹起一支粉笔,不慌不忙地走进教室。有时还舍不得丢弃那未抽完的半截烟卷。一日逢着新授一篇课文《泥塑收租院》,他被课文中的一个"阎"字难住了。慌忙中他装作咳嗽停留了片刻,把那个字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仍是不认识,情急之中慌忙忆起那认字认半边的方言俚语,当下如法炮制。去掉该字的偏旁门,剩下里面的臽,看着它象滔字的右边。他慌忙中把舀和臽看成同一个字。当即李君欣喜若狂。小样!这点儿文字游戏于鄙人来说真是小菜一碟!在他的创意下,当时课文中迫害农民的活阎王XXX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活滔王。
  次日有个学生在家晨读这篇课文时,因好几处地方读错,挨了父亲一顿责骂和敲了一栗壳。父亲骂儿子上课打野(开小差)去了。他从来只听说过阴曹地府有凶神恶煞的阎罗王,好端端的一个阎字怎么就读成了个滔字?听起来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挨了责罚的儿子无比委屈,到了学校当面找李君落实此字的正确读音,以及为何将阎王读成滔王。亏那李君应变功夫何等了得,他死死把守着师道尊严这一关,为此他不惜一错再错。恼羞成怒的他用手指戳着学生伢的脑门,厉声吼道:你这只蠢猪!你晓得啵,滔王是阎王的爹,比阎王更厉害!刘XⅩ那样剝削贫下中农,就是个活滔王!面对他的发怒,我只好赶紧躲进了自已班上的教室,以免矛盾转移,节外生枝。
  若依着李君的神推理,阎王的直系亲属不仅有爹滔王,兴许还有祖父焰王,曾祖父陷王等等。这家族可大了去了,只可惜无族谱可查证。况且农村里对此方面无人研究,一来耗时费力,瞎子点灯白费焟,二来也缺乏兴趣。当时这事儿也就由着李君任性了一把。至于此字究竟如何读,他也懒得去求教于人。他放不下校长那个高高在上的身价。错了又怎样?天不会塌下来的。
  诸如这认字活神仙把这方言俚语的运用和字词的解释,还表现在他把叶字看成是横着印刷的古字,继而创造出了一古知秋的成语,蛆虫的蛆字读作且吧,那是个什么昆虫?也许只有法布尔才见过。
  按当时的形势来讲,李君代表是根红苗正,顶天立地的贫下中农,而我只是一个下放到农村里,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青。我的前程尚无着落,更遑论师道尊严和不耻下问。学生更是不敢得罪老师。所以此君的一意孤行,我们也只好听之任之,只是害惨了那一班孩子们。
  第二年,公社终于增派了一位正宗的公办教师,接手李君所执教的班级。李君那些闹得匪夷所思并且沸沸扬扬的神话,终于在众人的哄笑中收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2020-10-11 21:23:08 | 只看该作者
谢耕兄连转两篇好文章!
无独有偶,我们公社有位老师教学生时把“高山峻岭”读成“高山梭岭”,此老师还是公办老师,师范学校读过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5 21:23:07 | 只看该作者
湖边士 发表于 2020-10-11 21:23
谢耕兄连转两篇好文章!
无独有偶,我们公社有位老师教学生时把“高山峻岭”读成“高山梭岭”,此老师还是 ...



     作者曾是常德黑山咀的知青,故代发常德版共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7 07:48:12 | 只看该作者
李耕 发表于 2020-10-15 21:23
作者曾是常德黑山咀的知青,故代发常德版共赏。




   《我挨了父亲一个“栗壳”》

    我年少时印象中的父亲(雅礼中学高中语文老师),是一个不苟言笑不知疲倦的人。周末晚上匆匆回家,腋下永远夹着一摞待改的作文本和教案。他一头扎进文山中无暇顾及家中琐事,连我们姐弟几个升学填志愿、下农村这类问题也全由我们自已决定。由于极少和我们交流,我们姐弟几个都惧怕他,躲着他。每见邻家的孩子无拘无束地缠着自己的父亲嘻闹,心底便平白无故地生出羡慕和伤惑。
   1968年底我们姐弟三个都面临上山下乡。由于家境贫寒,母亲忍痛卖掉一张架子床,换来五十元给我们添置了被子和蚊帐。临行的前一天,我整理着衣物,翻遍家中,竟找不到一个包,看来只好另想办法了,我在一个红漆驳落的老式木盒里翻出一块乳白色的尼龙布,用力一拽,竟很结实,大喜过望的我把它裁缝成一个旅行包。掂量着这创意又可为家里省几块钱,说不定妈会夸我呢。正洋洋得意之时,头顶上“咚”的一击,好痛啊!是谁开这样过份的玩笑?我猛一转身,发现父亲那张气极而扭曲变形的脸,刚刚敲了我一个“粟壳”的手还僵持在半空中。“爸爸…,”霎时我好委屈,眼中的他是那样的不近情理,委屈怨恨的泪夺眶而出,我踉跟跄跄夺门而逃…
    一晃多年,这件事我早己忘怀,父亲退休后结束了住校单身宿舍的日子回到家中居住,我们姐弟也陆续回城了,眼见着父亲日渐衰老,满头银发覆盖不住满脸沟壑般的皱纹。他性情大变,我诧异他是那么慈祥、风趣、健谈,每次我回娘家,他都即刻停下手中的活,对我嘘寒问暖,那暖暖的笑意能融化你所有的烦恼,我和父亲有说不完的话,和老父亲谈话心灵放松,你不用耽心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有拿不准的事,他能给出很好的主意。
   可惜好景不长,父亲七十九岁那年病危住院,看着他躺在重症病房的床上,朝我费力地招招手,龡动着干枯的嘴唇,用微弱的声音在我耳旁嘱我马上回家去拿那个小木盒。还是当年那个小红漆木盒,那块被剪坏的块乳白色的尼龙布,被父亲精心地扎成了一朵晶莹的小白花,它默默地静放。父亲慈爱地拉过我的手,试着想坐起来,可己力不从心,我以为他要交代后事,忙凑近他的脸,只听他断断续续地说“孩子,有件事爸爸错打了你。”只见两颗浊泪越过纵横交织地皱纹,无声地滚落下来。
  吊瓶里的药水在缓缓地滴落,氧气吸入器在寂寞哀伤地冒着泡泡,而父亲挣扎着要掀掉压在他心头上的一块巨石。原来那是他的一个学生考上了北京航空学院之后又入伍,为了感谢老师对他的培育之恩,送给父亲一块战斗机上的降落伞布,多年来父亲珍藏着他和学生的每一封来信,直到有一年父亲再也收不到来信,得到的却是那个学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英勇阵亡的噩耗…“唉!我当时以为你是顽皮而毁了它,竟是委屈了你,伤害了你,爸爸真是太不应该了…”“不!爸爸,您没错。”我已泣不成声,心如刀割,这并非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而是父亲的真情大爱流露。爱一个普通学生胜过爱自己的女儿,这份爱在他那海洋般宽阔的胸膛蕴藏得那么浓烈,那么深沉。
  我一生仅挨过父亲的一次打,而父亲也只敲了我一个“粟壳”,为这件小事,他刻骨铭心,自责了一辈子,在即将离世之际仍念念不忘,他诚恳地坦明他的心迹,在我面前公开自己的过失,这份友善与磊落使我受益终生,哪怕再来一个“粟壳”敲醒我,我也心甘情愿,只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0-10-25 01:47 , Processed in 0.23502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