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308|回复: 37

【原创】哭来的“三等奖”——兼复毛迪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12 19: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1000759字.jpg
——兼复毛迪君


   “……许多人读杜牧的那首诗喜欢前一句,“夕阳无限好”,而我则一眼就直视后一句“只是近黄昏”。大概是心境的问题吧?我也无奈”                                     ——毛迪

    在石门版块,和毛迪君有过多次网上的交流与商榷。他那缜密、敏锐、深沉的思维,尤其是不甘知青时代的伤感追思,诸如“ 我们无法定义自己的青春价值所在,我们规避不了自己面对着的一个人生的悖论”如此云云的种种感叹,其实又何尝不是我内心深处的隐痛?我只是在强忍心痛试图努力说服他:开心一点!再开心一点!过好晚年的每一天……甚至敷衍说:有些事情说与不说都在心里,但如果说出来是痛苦的话,宁可不说!
    我劝是这样劝着,与其说是劝慰他,还不如说是在想方设法麻痹自己、糊弄自己——可这几天,20年前的一幕老在脑海里晃悠,不得不敲下这篇文字。
    那时在妇联工作,《中国妇女》杂志是必读刊物。1994年4月20日那天,突然看到一则消息——一下触到了内心深处那块最不能碰的地方,晚上辗转难眠,起床拿起笔:
    
——“中国女知识青年的足迹”,一看到这个征文题,我的心不由得一阵阵抽搐。我翻出了当年的日记,一本一本地看;又久久地、久久地闭目、沉思。我缓缓地、缓缓地提起了笔。可笔未动,却泪先流。
    ……  ……
    开始是任泪水肆虐,还能划动笔……后来泪眼模糊实在写不下去了,干脆嚎啕大哭一会;宣泄一阵后,再窸窸窣窣地写一会……那种痛苦,真的就是揭掉刚生肌结痂的伤疤表层,撕扯着鲜红的血淋淋的嫩肉,胸口疼得发颤、发抖、发闷……
    我一口气任心底的话在笔头流淌,任泪水在纸上滂沱……最后浑身软绵、四肢无力地这样收尾:
 
    往事不堪回首,今境亦不免尴尬。但总算,我有过奋斗、有过追求,难圆的梦多少圆了一点。要不然,我死,都不会瞑目的!
                              1994.4.20.深夜和泪就

     
    ——就像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一吐为快,全身轻松。
    第二天一早请打字员打好,复印后寄出,便万事大吉了。
    然后,我一门心思做我该做的工作,很快将这件事忘记。
    一年后3月的一天,一位同事拿着当月的《中国妇女》杂志叫起来:
    “F老师,你获奖啦!”
    我不以为然、若无其事地说她:
    “你别找我枓把咯!”
    “真的!真的不骗你!有你的名字……”
    “那是同名同姓的吧?!”
    “其他人的名字可能有相同的,可你的绝不会有!”
     听她说得那样肯定,我忍不住接过杂志——
     一、二等奖,都是北京、上海一些大报的记者,写的都是闻名的生产建设兵团的女知青团队等等。而我,为免责,完全就是写的自己……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小人物,竟会获奖?
    我只能给自己解释为:
    是泪水打动了评委吧?
    从那以后,我再没有让我的思绪去想那些不堪的往事,我竭力绕着弯子快乐着!
    我怕——我怕我的心脏承受不了那痛!那重!


注:文中黑色字是那篇征文的开头和结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4-3-12 20: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毛迪你好:把两句交替着消化不是更好吗!不妨试试看呢。

二马先生:在这里又看见你的作品了,同样是一种有声有色的享受,不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2 20: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斑斑你一次全国级的大奖哪里是哭来的哟!那是你亲身的经历和着泪而成的啊!一次得奖过程也写得如此生动,你的故事可多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2 22: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橘子洲头 发表于 2014-3-12 20:04            毛迪你好:把两句交替着消化不是更好吗!不妨试试看 ...

——谢谢!衷心感谢你的热心关注!

    是的,记得你在散文版块我的《栀子花》朗诵帖后给予过鼓励!

    今天又在这里第一时间留言——

    二马心里装不得事,呵呵呵,写出来让你见笑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2 22: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兄“哭来的“三等奖”——兼复毛迪君 ”一文,夹述夹议、波澜起伏,引人入胜,又见了你的本色性情及长袖善舞的文风。“哭来的三等奖",就是表述”熬过的知青路“;生于文内,而意在文外;确系好文,理应加精。其实,崇高美绝不可能在琐碎里,也不可能体现在喜剧中;知青岁月里彰显出的也只能是一曲追求崇高人生美的青春之歌,离开了这个主旋律,知青之歌就变成了时尚的卡拉OK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2 22: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橘子洲头 发表于 2014-3-12 20:04            毛迪你好:把两句交替着消化不是更好吗!不妨试试看 ...
橘子洲头君,你的好意毛迪心领了。只是杜牧当初写这句诗时,本意表达的是一种老年才有的伤感情绪,君建议的两句交替消化能力需要练成”分心二用“的武林绝技才行,一会儿火里过,一会儿冰里躺循环反复各享受各的,还能不感冒生病。我心脏和身体怕是适应不了。故只能”君意无限好,只是受难了“的谢谢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3 09: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云飘飘 发表于 2014-3-12 20:19 二马斑斑你一次全国级的大奖哪里是哭来的哟!那是你亲身的经历和着泪而成的啊!一次得奖过程也写得如此生动 ...

——谢谢!谢谢白云斑斑的理解和宽慰!

    那次写作过程,的确是让我撕心裂肺!

    从那以后,我再不敢做那么痛彻的回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3 10: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毛迪 发表于 2014-3-12 22:32 二马兄“哭来的“三等奖”——兼复毛迪君 ”一文,夹述夹议、波澜起伏,引人入胜,又见了你的本色性情 ...

 

“哭来的三等奖",就是表述“熬过的知青路”……

 

毛迪君:

    咋什么隐含的都被你看得这么真切呢?

    你能还给二马留一层“遮羞布”么?

    不开玩笑,看到你的跟帖,二马眼热了……

    好多年不敢涉及那些痛楚,的确是因为那种似涅槃的感觉,是一种让人不能承受的重、的痛!

    年纪大了,尽量回避吧!

    愿这世上少点“祥林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3 14: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 发表于 2014-3-13 10:05   “哭来的三等奖",就是表述“熬过的知青路”……  
二马兄,你那哭来的三等奖的文章可否全文发出来让我观摩观摩呢?眼泪里泡出来的文字较之用血写出来的文字只有位差而同级别,一样的感人警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3 19: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毛迪 发表于 2014-3-13 14:52 二马兄,你那哭来的三等奖的文章可否全文发出来让我观摩观摩呢?眼泪里泡出来的文字较之用血写出来的文字 ...

毛迪君:

    不叫观摩,别见笑就好了!

    将全文和盘托出于后: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3 19: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圆的梦

(散文)

    “中国女知识青年的足迹”,一看到这个征文题,我的心不由得一阵阵抽搐。我翻出了当年的日记,一本一本地看;又久久地、久久地闭目、沉思。我缓缓地、缓缓地提起了笔。可笔未动,却泪先流。

    22年前,我高中毕业。当手捧着经酷暑严寒日夜奋战,换来的全年级总分第一的成绩通知单时,上山下乡——残酷的事实无情地打碎了我的梦。我整整做了十八年哪!

    “今后全部从工农兵中推荐上大学。”黑暗中透出这么一点亮光。

    “石门县南镇公社药场知青队是全国上山下乡先进单位,是省里的一面红旗,年年分配的大学名额比其它地方多……”听到这条秘密传闻,我这个一班之长,未随大部队下国营农场。而是选择了这个海拔1600多米的高寒山区。

    药场未通公路,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日子被迷雾笼罩。冰天雪地的时候也长。况且越是天寒地冻,却越是药材下种栽果的良机。出工在外,头发常常被冻成冰棍,手冻成包子脸冻破。有时七月还在下雪粒子。每天三餐主粮都是玉米。有青菜的时间少 。经常是一碗苏姜或干辣椒烧的汤下饭。

    生活上的不适应,咬咬牙就挺过去了。就是那心底的梦,搅得人难眠。

    为了让贫下中农有个好印象,白天劳动我拼命干。每个季节的农活,我都用极短的时间将它们全部掌握。即使是农村妇女也很少企及的“高、精、尖”。如种玉米丢籽。在当地一个队一般就一个人丢,后面跟着几十个人挑、泼火土粪;送籽、送灰粪等等。种玉米不用正地,通常都是山坡上、岩缝中的零星土。因此这种活儿,都由队里一名最强壮的男劳力统领。他双手握一把小窝锄,在飞快地跑动中,不停地点窝;你呢,双脚要紧跟着他跑,腰间系着装玉米籽的围裙,靠右边还挎着一只盛着大粪拌的湿草木灰的土箕。左手将三五粒玉米、右手抓一小把湿灰粪,一前一后(快得几乎是同时)地丢在他点的窝窝里。一天下来少说也要跑个八、九十里。腿酸疼不说,那胯骨处的肉皮被土箕磨得发青发紫……第二天又照样做。隔壁队上缺丢籽的人,还请我去顶工呢!可笑的是那位蔡大伯不无惋惜地对我说:“你若是俺们农村的姑娘就好哒!”我傻了眼:“咋地?”他说:“就可嫁到南岔去,那里专种玉米,就差会丢籽的人!”

    白天就这样不要命似的干。晚上呢,集体政治学习、排练文艺节目、有时打着手电筒,方圆二三十里地去演出……待这一切完了,同伴们睡了,我再点燃大号煤油灯。看书、写字,以烧完一灯盏油为限。一般是凌晨两三点歇息。很多时候东方的亮光和我房间的灯光相接,只得赶紧洗个冷水脸,去参加晨操、去出早工。黑夜白天就这样连轴转。

    公社修公路,抽我去做播音员。正是练笔的好机会,我名正言顺地找来写作书籍,读读、写写。编发出一期期的工地战报,深受民工称赞。

    公社成立群众文化辅导站,又任我为辅导员。没有剧本自己写;没有曲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编。舞蹈动作我一个一个去教,从举手到投足。甚至用手去掰正那些从未见过世面的山里姑娘的脚尖尖、扳直那弓箭步的后腿膝盖。从其他大队的排练场到我们的知青队,最近的也有10多里远。一路荒山野岭没有人烟。通常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早工,我都是半夜三更只身返回知青点……

    公社中学办高中班,没有数学教师。党委又充分相信我,不容申辩,我这个文革中的高中生,又居然走上了高中数学的讲台,竟也大获赞叹。

    ——感谢这一切机会,使我不仅没有间断文化课的学习,而且在不断的运用中,功底更扎实。

    望着我的“出色”表现,公社好几个负责人都找我谈话:你工作这么不错,怎么不写入党申请书呢?组织部长还郑重地送我一本《党章》。

    我笑笑,有苦难言:我们药场知青入党,可是要表态扎根的呀!不明确表态扎根,休想入党(实际上你今天举手宣誓,明天闹情绪要走也没关系)。可我却觉得,说到就要做到。而如果真的一旦扎根,心底里的那个梦不就彻底完了吗?我不能违心地表这个态。

    就这样,一方面,我依然好好地表现,只想保住好印象;一方面,又暗暗期盼着哪一天能推荐我上大学。

    四年过去了,我就在这种“伤其筋骨、劳其心”的境况中熬煎。但我不后悔,毕竟,我曾用自己的知识、才干为那一块落后、贫瘠的土地注入了些许生机;为那一方闭塞、贫困的父老乡亲送去了几声笑语欢言。

    一九七七年,大学招生恢复高考制度。我日盼夜想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外表我佯装着平静,背地里却做好了孤注一掷的准备。知底细的知青战友公推我为头号选手。可是,就在开考的前一天,我却被“卡”住。望着山那边80多里外的考场方向,我叫天不答、喊地不应。唯有哭,关着门放声痛哭、饱哭。可是失去的再也不能回。他们接二连三的“湖大”“湘大”,我却只能抚着心痛、忍着泪水,继续做我的大学梦。

    纺织女工——管理人员——妻子——母亲,少女变成了少妇,应该过安逸日子了,可这该死的心不死。

    厂里上电大的连年推荐、保送,我本身没有这样的好福气,身后也没有这样的好背景。眼看着年华消逝,上大学只能永远成为了我的梦。不愿死的心也不得不死。

   “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不用讲好话求人,也不需拉关系送礼,只要有硬本事就可以了心愿——顾不得手中抱着嗷嗷待哺的孩子,我像婴儿找到乳汁般报名了、参考了。考试,给我这块干涸的心田注入了新鲜血液,使它重新焕发出生机。那几年,丈夫跑销售,常常出差在外。我自己八小时内决不能让别人有话讲。只有清晨,乘周围宁静、娇儿未醒,啃几首唐诗宋词;晚上,操持完一切家务,待乳儿睡了,嚼几条文学理论。孩子长到四岁,不知道电影是咋回事,倒是“明月松间照”“还来就菊花”却跟着念熟了不少。

    又是一个四年的含辛茹苦,我终于捧回了一本烫金的毕业证书。正巧赶上国家人事制度改革,荣幸被录用为国家干部。成为一名县级市妇联的编外工作人员,所学暂能所用。

    往事不堪回首,今境亦不免尴尬。但总算,我有过奋斗、有过追求,难圆的梦多少圆了一点。要不然,我死,都不会瞑目的!

                                                                                        1994.4.20.深夜和泪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4 08: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 发表于 2014-3-13 10:05   “哭来的三等奖",就是表述“熬过的知青路”……  
好吧,毛迪今后不再与你说这类让你感伤的话题了,再多嘴就有对你不厚道的嫌疑了;若今后有此类因规避而顾左右而言他的情况,请你理解与包容好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4 10: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 发表于 2014-3-13 19:46 难圆的梦 (散文)     “中国女知识青年的足迹”,一看到这个征文题,我的心不由得 ...
二马兄这篇自传式的文章,粗线条的叙述了自己下放前后乃至自考到终于转干期间的心路历程与艰辛经历,靠永不放弃的执着为自己争得了赶上命运转机直通的末班车的奋斗简史,描述了一个不甘平庸的女性是怎样唱响一个强者的命运交响曲来的概要;说明眼泪不仅仅只是软弱的代名词,有时候它体现的是另一种坚强,眼泪会成为一条可以飘起一个女人生命之舟的河道让其走航行远,捕捉到柳暗花明的另一番人生景色。好文章,给人启迪,引人向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4 19: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二版此文,联想起读过的二版许许多多作品,感叹二版纯熟、精湛的文笔,更感叹二版精彩的人生。是啊,很多时候人似乎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而二版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们:人生好多事往往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但

人什么候都可以做自己的主人的!
 
          94年,得奖作品,二版,你真了不起!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5 08: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毛迪 发表于 2014-3-14 08:21 好吧,毛迪今后不再与你说这类让你感伤的话题了,再多嘴就有对你不厚道的嫌疑了;若今后有此类因规避而顾 ...

——呵呵呵,毛迪君不必那么客气。

    二马只是“一己之心君子之腹”罢了!

    想着自己不愿老是想那些痛楚的,不想把心情弄坏——那会催人老矣!

    因而就希望大家都这样……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5 08: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毛迪 发表于 2014-3-14 10:50 二马兄这篇自传式的文章,粗线条的叙述了自己下放前后乃至自考到终于转干期间的心路历程与艰辛经历,靠永 ...

——你对二马此篇拙文的梳理,不难看出你的文学功底!

    真的,一个理科生能做到这样,让二马惊讶!

    再加上你发自内心的严肃认同,令二马很感动!

    这辈子行文,这是唯一让我流了那多眼泪的……

    好在一切不仅都已过去,结局也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二马欣慰知足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5 09: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青石 发表于 2014-3-14 19:51         读二版此文,联想起读过的二版许许多多作品,感叹二版纯熟、精湛的文笔,更 ...

青石君:

    不知你的这个跟帖是从哪里复制的?

    乱码多得没法再编辑——怪偶电脑技术差吧!

    谢谢你的有心、用心,后面那段话好像在几个地方见过。看得出你是想强调什么?可二马悟性差,实在是没想出个子丑寅卯来……

    另二马有个不情之请:看到你的那些飘扬,浑身有点不自在。

    呵呵呵,不知咋地,很多人喜欢恭维,可二马不仅自己不愿违心去做,见别人做也会起鸡皮子——在自己“家”里,二马就直说了,你别介意哦!

    对了,你的“69年”是什么意思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5 10: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 发表于 2014-3-15 09:00 青石 发表于 2014-3-14 19:51         读二版此文,联想起读过的二版许许多多作品, ...

 

        对不起,二版,我的这个跟帖是在茶座上跟你的同一帖后复制的。

        我确实是在内心里佩服或者叫认同你的生活态度和与命运抗争的精神,毫不夸张的说,我本人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这也正是我们很多朋友(如毛迪君)的共同点。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不就是我们愿意在网上交流的佐证吗?倘若没有阳光向上的心态,我们何以在网上有缘?柴米油盐似的聊天,那实在是浪费时间。而像我们这样上网,青石实在是感到受益不浅。真的,上知青网快三年了,我确实感到除了友情交流外,青石还收获到不少的文学写作的知识,获得了诸如国学、诗词、各类文学体裁的点滴基础知识等等,这都得益于像你和毛迪君这样众多朋友的交流。

       也许由于我文字根底差,常常词不达意,无意中令人产生误会。这一点,我会在今后注意的!

        我爱我们的家园!

        哦,“69年”应为94年,青石笔误,还望海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5 13: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 发表于 2014-3-15 08:40 毛迪 发表于 2014-3-14 08:21 好吧,毛迪今后不再与你说这类让你感伤的话题了,再多嘴就有对你不厚道的嫌 ...
二马兄,其实这只是一个心理调试的问题,调试好了就能超脱出感性的锤击而以理性的铠甲自我防护或缓冲打击的力度。不过,可能你的性别底色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你更感性的特质,故易于受伤一些;另外,我写的类似诗文大多除了情绪、视角、观点和文笔是我的外,许多情节、事件均非亲历,是二手货加想象得来,感受隔了一层,故我也算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5 14: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马 发表于 2014-3-15 08:47 ——你对二马此篇拙文的梳理,不难看出你的文学功底!     真的,一个理科生能做到 ...

“ 好在一切不仅都已过去,结局也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二马欣慰知足了!”——心不累,那就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9-12-12 08:40 , Processed in 0.29805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