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738|回复: 24

我一个下乡知青的青春岁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4 23: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一个下乡知青的青春岁月


一、生活所迫不满十六岁的我下乡到江永

 

1965年我在长沙十五中初中毕业,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升学,个子矮小;加上初一时患严重风湿性关节炎下乡也不够格,父亲早亡(我十一岁时他因病去世)母亲无固定工作,在长沙举目无亲,靠打临工一月也就十几块钱养我们四兄妹,两哥哥均在读书,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不满十六岁的我决定下农村,我求他们我会长高的,学校和来接知青的工作人员看我决心这么大就同意了,我好高兴,回家买了个桶子,户口一转,简单的行李,1965年9月4日随轰轰烈烈的下乡浪潮(敲啰打鼓场面十分壮观)我下乡了,三天后我们到达江永桃川农场茶场工区。到农场后我们住的地方十分挤,箱子只能放在床头,(箱子占了整个床的四分之一),个子高的男同学可能只能弯着腰屈着腿睡觉,我个子矮这方面显示了优势。

 

我们要自已做饭,自已到十几里地去扻柴,还要到好几里地去挑井水吃,反正一切生活都靠我们自己,我们都是十几岁的毛孩子,但我们很团结,重活他们男孩子和个子高大的同学主动抢着干,如扻柴要到十几里的树林里,又大又粗的活树就比干木头难扻多了,扻了以后又得挑回来;挖地的同学手上都起大水泡,粗石江的地下面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锄头一下去火星之冒,(江永的锄头跟我们其他地方不一样,因为石头多所以锄头两边都是尖的),尽管很累,但是他们仍然抢着干,谁也不叫苦和累,白天累一天,晚上我们的领导大姐周锦珍,她象长辈一样(实际上跟我们差不多大)每天晚上叫我们熄灯睡觉,早上又会按时叫我们起床。 在工作中我和另一个女孩,(我个子小她年龄小)我们两是他们重点照顾对象,最轻的工作如铲草皮,烧火土灰,捡牛粪,照顾我们干,检牛粪时,我们各自拿一把小四齿耙,挑着箢箕出发,跟隨着牛的后边走,真希望牛能开恩,拉出好大一堆粪,看见牛粪就象见到了宝贝一样,但有时实在不尽人意,走了好远还检不到牛粪,有一次路过农民挖过了的花生地,我们就拿我们的小耙子去倒几颗花生,不用洗,拨开就吃。我们总被照顾轻活也觉得不好意思,我们也会要求干重一点的活,他们也会偶尔分配我干一两次重活,如扻柴,挖土等。他们看我要求干重活,工作任劳任愿,同学们说劳动态度好给我评四分,我很有成就感,(凭我的劳动能力我是最差的评最底分三分是理所当然的)。

 

知青生活是艰苦的,饭是定量分配,菜基本上大都只有白莱罗卜,除了盐什么勺料也没有,同学们称“卫生罗卜”,所以大多数同学饭是吃不饱的,但机会好,半年赶上三个节,所以才有机会改善生活,八月节搞了一餐烧牛肉,结果牛肉烧成橡皮筋,咬也咬不动,舍不得吐掉,只能囫囵呑枣;年初一包饺子,同学们欢聚一堂,你做这个,我做那个,谁也不愿意闲着,可能是太高兴了,也可能是剁肉没有经验越用力越好,吃饺子时才发现个个饺子里都有“特殊勺料”案板屑子;元宵节改善生活,我们把糯米加水磨成浆,然后沥干,可能工具不全,也可能气温过高元宵浆变酸了,遗憾一次好呷的东西又冇吃好。(必竟那时都只有十六岁,在家时小锅饭都冇做过,那时突然要他们做几十个人的大锅饭,餐具也不多,一个鍋做完饭还要炒莱,水要靠自已在很远的地方挑,在同学们下工时准时做好,做早了饭莱凉了,做晚了几十个人迫不及待找他们要饭吃,现在想想他们真不简单,够能干的了。我们下工回来能按时吃饭,(那时饭要定量,他们每餐要分配不能多也不能少,还要每个人都能吃到饭,想想都太难)。我们知青很团结很友爱,男同学尽管他们吃不饱饭、但他们还是检重活干,由于生活艰苦,工作劳累,我们没有任何文体活动,连煤油灯为了省煤油钱,我们把灯苗调到只有黄豆大,时间长了,慢慢大家开始想家了,我们这批我个子最小,同学们都叫我范矮子,因为个子小时常能得到知青朋友照顾,现在想想我真该感谢我这些知青朋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楼主| 发表于 2014-7-24 23: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因病退回长沙

 

1966 年春节,长沙市委组织慰问团前往江永慰问,我因为在那里风湿性关节炎复发,加上个子矮小,学校、场党委、及市安置办研究,认为我不适合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决定将我退回长沙市,另行安排工作。2月14日市委安置办去函到农场要我回长沙,这对于别的同学可能是个天大喜事,但是对我来说,一来觉得自已要求来的,只干了几个月就回长沙,对不住学校,对不住农场;二来回长沙后生活怎么办?在江永虽然累苦但是对于家境贫寒的我,能养活我自已我很满足,也很安心,同学们想回回不来,我不想回反而要我回,往往事情就不以我们自已的意愿,后来同学们劝说:你回长沙听从党组织分配一样能为国家出力,你在这里蛮干下去对国家是个负担,对你自已的身体也没有好处。在同学们多次劝说下我才於1966年3月8日拿着农埸给我开的介绍信(“市安置办:2月14日接到你办来函,提出退回范巧玲一事,现本人已回长,请接洽、户口粮食关系随后寄来”。此礼!江永国营桃川农场公章),和农场给的十七元钱路费回到长沙,回长沙只有十一天我实在在家呆不住,就写信给农场要求返回农场,当时农场将我的户口转来了我也没有上,直到4月11日农场党委和四清工作组回信给我“范巧玲同志3月22日来信收到…你提出返回农场一事,我们认为你退回长沙是经学校,市安置办公室,农场、长沙市慰问团等研究决定的,这是党对你的关怀,希你安心养病,听从市安置办的安排”接到农场来信,农场不同意我返回,再经徐爹爹(居民组长)肖主任(居委会主仼)说服,无赖只好於4月14日上好户口等待安排工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4 23: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在长沙待业近六年

 

回长沙后我看到十五冶技校的学生在上课(我站在教室外久久不愿离开,好羡慕可是我上不了了(因为下放前我知道十五冶枝校招生,我巳报了名,政治审查也合格,只是当时长沙市委打电话给他们说:现在搞上山下乡运动十五冶技校暂时不要办,我怕两头失塌就安心到农场去了,结果我现在才真正两头失塌)。

 

后来我只有积极参加居委会的各项公益活动,争取早日参加工作,如帮居委会看图书室,修湘江大桥时挖江泥,帮派出所抄户口,双抢等等,凡是居委会的一切活动我都积极参加、一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一个街道小厂鞋绑厂招工我很高兴,但又因说我“文化太高”,(我是初中毕业分配一个小学毕业生去了)。一年过去了,我一个年青人靠一个无固定工作的妈妈做繁重的体力劳动来养活我和弟弟,还有一个小哥哥在读书,每月除了房租之外只剩十几块钱了。(我们举目无亲,因我妈妈是河南人)十几块钱一家人怎么过,妈妈不时的要发脾气我也心里惭愧,这么大了还不能养活自己,那时计划经济时代,做生意就是投击倒把,也是不允许的,没办法我就只好每天到火车南站推板车,我个子小又是个女孩拖板车的叔叔伯伯很难要我;既便要我推,从南站到黄土岭,笔锋直线(可能是又长又陡而命名﹞,大人一角五分我才五分钱,从南站到书院坪我才五分钱,从南站到金盆岭八分钱,八分也好,五分也罢,只要他要我推,我挣五分钱就可买一堆烂菜够一家人吃一天了,所以只要别人要我推我都会把握住难得的机会,使尽全身力气去推,有一次我跟一个大人一起推板车,我用的力气大,板车往反方向拐,车夫则狠狠的埋怨那个大人没用力,尽管这样,有些时侯从早上到晚上还是空手而归。 

                      

有一天下午有一个拖板车的人问我到左家塘多少钱,我立刻答:一角,我并不知道左家塘到底有多远,(其实从南站到左家塘估计将近二十里路),只知道一角钱能买两堆菜,等到将车推到左家塘,我跛着双脚,回来时巳晚上七点多钟了,天完全黑了(那时到左家塘是崎区的小路上坡下坡交错,没有路灯)。

 

还有一次我站在南站路旁,一辆载满一吨铁的板车急下坡,从我的右脚背上压过去,当时一阵疼痛,路边的人及拖板车的人立即把我送到路边的诊所包了一点药,晚上回家为了怕妈妈耽心故意把纱布去掉,涂上一层黑灰,回家后妈妈问我脚上怎么黑,我说是臭油沾到脚上了,所幸可能板车轮胎气足没有引起骨折。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早去晚归水也没喝一口,  饿了的时候会到南站旁边的店子买一个馒头,这就是我的中餐,当然这也是幸运的了,有一次我手上有些黑,旁边没有洗手的地方就去买馒头,营业员却很不情愿地买给我,表现在她不敢碰我手上的钱,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从此后我再不在南站买馒头了。

 

开始推板车心态还好,认为这是暂时的困难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工作。可是因为回长沙不久文化革命开始旧机构被砸烂,我向省市区街写的报告石沉大海,四年半过去了工作在哪里?什么时候是个头?我很茫然。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每当重复在这条路上我会不自主的落泪。

 

1970年7月,在一次推板车回家的路上有幸碰到陈主任(办事处分管劳动分配的,)说:“你去挑土比推板车好些我介绍你去”我很乐意去了,在土方队每天挑土挖土虽然很累,但很开心不时开开玩笑,我跟土方队队友们一起干,我比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年龄小,但我们关系很融洽,强劳力男子汉才十分工,他她们评我八分,我还当队里的会计(不是脱产的),每月底,量土方,算土方钱,计时工鈛,总的收入再按每个人的工分,出勤日再算出每个人工资,尽管是临时工,很忙,也很累但是情绪好多了,可是好景不长,干了十一个月1971年6月,长沙市一个文件二十五岁以下的人员一律退(下乡对象)我这个本身从农村病退回来的也不例外,我也被退回,回城五年多了我还包过糖粒子:做过煤球;拨过花生;选过猪毛等,我已经22岁了五年来我向省市区街关于找工作问题写了无数次报告,71年也写了三份报告到我父亲单位,但我的努力都没有任何结果,现在连做临时工的机会都没有了,我没生活来源,我不甘心就随便找个人结婚算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4 23: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为找工作半年的流浪生活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於1971年12月3日我带着一个冰棒箱,(曾经妈妈卖冰棒用的)里面装了一个碗,洗漱用品,和几个生红薯孤身一人踏上了北上的路,找我父亲生前单位:湖北省大冶金山店十五冶一公司,这个单位门朝那边我都不知道。(1966年搬过去的)从长沙到金山店本来第二天就可以到,结果车子晚点,晚上7点多钟才到铁山车站,没有到金山店的车子了,幸好在火车上才认识的一个到铜录山的十五治二公司职工,和到金山店去的一个十五冶一公司的家属,那位职工提出,我随行(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我们三人同路踏着夜幕走了二十几里路,来到了老下陆十五冶三公司基地,巳经快晚上十点了,通过铜录山那位职工的联系,我们在十五冶三公司基地招待所住了一晚(这个地方竟是我后来工作多年的地方),次日再回金山店,(不是有幸在车上碰到他们,落在这个人生地不熟,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小车站,不知当晚该怎么过?这大概是我来湖北的第一个贵人),到了金山店我随这个职工家属到她丈夫那里吃了中饭,接着我必须马上找到领导,因为我没一个认识的人,又没有白纸黑字的介绍信,(那时介绍信是全球通),我是走途无路才来到这里,也是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里,但是领导又不认识我父亲,立刻清描淡写的说:“你今天住一晚明天就回去”,所以他没跟我安排床,只是安排我跟王XX挤一个晚上(她哥哥是文化革命8·28被打死的她来顶职)她没嫌我,我很感动,后来我们成了最亲爱的姐妹。

 

我带的钱不多,我得马上挣钱生活,我打听了家属们到十几里地的保安镇打石头,可我持手空拳,锤子,箢箕,扁担一样没有。后来一位不相识的叔叔送给我两个两头尖的打石头的小錘,有了它我就有了饭碗(若干年后我才找到他,我和哥哥登门道谢),我和家属们一起坐着运石头的便车早去晚归,我们打石头三块五角钱一方,一方石头三十五担左右,也就是说合一角銭一担,一天不塌工也就只能挣两角钱。

 

也不知道当时是太饿,还是年轻太会吃,旱晨在食堂买两个馒头,或者在食堂代蒸一斤米的大米饭,本来是我一天的粮食,可是抵档不住大馒头诱惑,不小心就吃完了,有时一斤的大米饭不要任何菜一口气就吃光了 ,中午不能吃饭,晚上回来食堂关门了,开水房也关门了,晚上吃不了饭,连开水也不能喝一口,甚至洗脸洗脚也是冷水,冬天的冷水刺骨,为了抵预寒冷只有靠加大摩擦增加皮肤的温度 ﹝因为当时我们同房的三个正式职工巳搬到其他宿舍,她们临走时连房里仅有的一个灯炮也取走了,我同床的这一位回去转户口了,房里只剩下我一个外来人,冷天别人烤火我只能打开门吹风,因为芦席棚是没玻璃,采光全靠灯炮,白天别人关门烤火,我只能打开门吹风。那时我体会到的就是饥寒交迫。当然如果能长期维持下去我也算幸运,几天后同床的主人回来了,对她来说是个好事,参加了工作,她要把床搬走了,从此我真正的住无定所。XXX回家探亲领导安排我在她床上住几天,XXX回来我又不能住了,有一次晚上九点多钟主人回了我又没有地方住,我去找军代表(那时军代表是一把手,军代表旁边一个人聂XX看我进去,也可能怕我打扰了他,也可能是为了顺着领导意思说:“这大个姑娘赖在这里不走,又不怕丑”十点钟后军代表把我安排在卫生室里住了一天,四个多月我天天过着有这餐没那餐,每天都要耽心今天晚上睡哪里?

 

图片1_副本.jpg
这就是四十二年前一份不寻常的借帐单。

 

1972年3月7日职工家属发电影票 看电影,管妇女工作的杨姨也给了我一张票,我激动不巳,当时别人一个好脸色,一句好言语,都是对我莫大的鼓励,这大概就是患难见真情吧,一来当时我手里只有几分銭,二来三月八日十五冶总公司开计划工作会议,一公司总公司都在楼上楼下开会,这个皮球踢来踢去也就只楼上楼下,我就准备当这个皮球,我没有心思看这场电影,将电影票退给了杨姨,第二天我坐着罗师傅的便车从金山店到老下陆,从老下陆到黄石市达汽车要三角钱﹝现在要两元鈛),我没有三角钱只能按照罗师傅向我指的方向走了二十几里地,来到十五冶总公司巳是中午,下午我找了十五冶军代表,他很同情我,立刻找到十五冶党办主任胡强(我后来叫她胡姨,胡姨把我带到管招待所的白阿姨那里,白阿姨给我安排了一个床位,胡姨还借给了我1  元钱,顿时我感觉我碰到了大救星,在这里我不耽心晚上没地方睡,白阿姨她们对我很好,但这里不能打石头,所以为了生活我必须穿梭在金山店—黄石,黄石—金山店之间﹝两地相距八十几里左右),来黄石我就抓紧时间找领导,几天后一公司的孔伯伯(在十五冶开计划工作会议的一位一公司的中层干部)告诉我说:“十五冶打算把你安排到其他单位工作,你去后一定好好工作”我心里十分高兴,不加思索的回了一句,当然啰!我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六年了,终于有了这一天,我心里美兹兹的,等待这一天的到来,终于,第三天一位姓刘的干部找我 要我马上回去 !晴天霹雳!突如其来的变化。

 

下班后我去找一公司一把手陈主任,陈主任说得很直:“现在没有招工指标,就是有招工指标我也不能招你一个病号”跑到楼上找了十五冶主管劳资的何科长,他也是要我回去,只是话说得婉转一些,唯一的一点希望破灭了,我崩溃了,六年了,我第一次歇斯的里的哭了,我双手发抖四肢冰凉,高姨(劳资科的干部﹞摸着我冰凉的手发现我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一个小蚕豆大的大水泡(打石头打的,)她关心的问我,吃饭没?随后送来了一碗蛋炒饭。

 

路在何方?无奈之下我又得回到那无依无靠的父亲原单位金山店,回金山店后又没有住的地方,但这次不能找领导了(因为领导全部到十五冶总公司开计划工作会议),我找了一公司管招待所的罗师傅,罗师安排我在招待住下来,我白天仍旧打石头,可是第三天领导回来了,主管行政干部当晚把我赶出招待所,这还不说,并且当面批评罗师傅,我心中难过,罗师傅为了我而受委屈,晚上我只有再次找领导,领导又将我暂时安排到另外一个地方住,不知多少个夜晚我被踢来踢去(将近五个月我没固定住所)。三月底,突然有一天一公司陈主任告诉我,十五冶安排了你的工作,并安慰我要我好好休息(同一个人一百八十度转弯,我真正体会到墙倒众人推的含义了),我立刻跑到十五冶劳资科’(实际上是劳资处)负责的何科长(我叫他何师傅,因为他老婆比我大不了多少,所以不能叫叔叔而叫师傅,那个年代叫师傅是尊称,不象现在人们都愿意叫官职,)我叫何师傅,他说“小鬼你来了,同时将准备好的介绍信和接受证递到我手里。并告诉我这个接受证来自不易啊,”(参加工作后才知道1972年没招工指标,黄石市为我们三个困难家庭特批的名额)我兴奋极了,这个介绍信和接受证对我是何等的重要,我顾不得拿行李,直奔长沙,我怕夜长梦多,回长沙后我顾不得休息,顾不得吃饭,妈妈临时给我下了一大碗面条,还破天荒的放了一些肥肉瘦肉,(那时计划经济时代,什么都要计划,别人对我们好我们没办法感谢就用这些票证感谢别人,所以我们比别人更难吃到肉)我象餓牢里放出来的,一会儿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面条我立刻去转户口,转了户口可以马上工作了。

 

到派出所转户口,我想,我有这个绿卡总会很顺利吧,结果派出所说:“二十五岁以下青年一律不准转户口”又一个二十五岁以下,“二十五岁以下不能挑土;二十五岁以下不能转户口,”我懵了,该怎么办?我打长途电话给何师傅,(那是我第一次在邮电局打长途电话,当时电讯行业落后,有急事就打加急电报,也要好几个小时,天把才能收到;长途电话很难打通,我心急如焚),何师傅接了我的电话;说:“那你就先过来再说吧!”,我马不停蹄又从长沙赶往黄石,但心情非常沉重。何师傅及十五冶劳资科的人已经尽心尽力了,如果解决不了也确实不能怪他们,但我该怎么办,那时计划经济没工作就没生活来源,快二十三岁啦,还靠两鬓白发无工作的单亲妈妈,每天从南站到北站拖板车微薄的收入来养活我和我的小弟弟,工作的劳累,经济紧迫,不免妈妈会说些不嵌入耳的话,“我没有条件请你一个保母,我也不靠你,你也不靠我,你一个无父亲的孩子我养你二十几年也不亏你,你走!你自己找自己的出路,”(当然我不怪妈妈,我父亲在我妈妈三十五岁就离开了,妈妈无工作,无文化,又无亲戚朋友,独自一人哺养我们四兄妹长大,她太苦了。)我走,我往哪里走?我自已找出路,我的出路在哪里?我火烧乌龟肚里痛。

 

回黄石后我将长沙的情况向何师傅汇报,何师傅说,“有本地户口才能招工,要有招工才能转户口”这对于我这个户口在外地的人招工就不可能了。

 

后来,何师傅,及劳资科的高姨他们跟我联系学校,以学校读书的名义将我的户口转入黄石,四月二十一日我终于被安排十五冶职工医院培训班学习医学知识,终于结束了我漫长的求职生涯。

 

我感谢组织照顾给我安排了工作,我感谢在这半年中帮助过我的人,他她们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恩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4 23: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我超龄后才入团 

 

参加工作后我特别珍惜这来自不易的工作,我学习刻苦,同学们二月份就开学了我四月二十一号才报到,我比他们晚两个月,但一两个月后我的学习成绩巳在前几名,劳动中我不怕脏不怕累,一百斤一包的水泥,别人要两个人抬,我一个人抱起就跑,我很单纯我只知道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报荅组织 ,报答曾经帮助我的人。

 

因为我学习成绩好,劳动积极,获得老师和同学的好评,团支部书记找我谈话,要我积极向团组织靠拢,而我从来没想过加入共青团,(因为我已经将近23岁了,待业六年,我已失去了入团的最佳年龄),团支部书记多次找我谈话,“我说我不够条件”,她说:“我看你表现很好,年青人要积极向组织靠拢。”我写了一封入团申请书,没想到不久支部大会通过了,支部大会通过,但十五冶团委迟迟不能批下来,开始我不以为然,这是上级组织对我考验,时间过了二年,院领导沉不住气了,将一份我小哥单位来的一个外调材料给我看,说我爸爸五七年被划成右派,我大吃一惊,我爸爸工作向来积极,多次评为先进工作者,怎么会是右派呢?后来书记告诉我,也可能因为你当时年纪小不了解,他说“农村地主富农分子表面上比贫下中农还老实,”我没说什么。,因我还真没有证据说明我父亲不是右派,事后我写信给哥哥(哥比我大四岁)他也说父亲不是右派,但一家人即便他全知道也不能证明什么,我心里有底了,想彻底搞清楚此事,(因为在那个政治第一的年代父亲问题就等如自已的问题,和自已的前途命运紧紧相连,父亲死了我只能靠自己了)我开始寻找我父亲生前同事,十五冶是个有万把人的国企,又是流动单位,十几年来几经变迁,大多数人都不认识我父亲,要想找到五七年前后同我父亲一起工作又了解我父亲的人如海底捞針,我开始在认识的人中打听,一个一个搜索,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和我父亲五七年前后一起工作的顶头上司,行政科科长李英,我后来叫他李伯伯,我向李伯伯说明来意并问李伯伯,我父亲57年是不是被划为右派?李伯伯说:“肯定没有被划为右派,我是一个办公室的我还不知道,你要他们来找我,我可以证明。”吃了定心丸,我胸有成竹的去找十五冶团委书记袁XX,我说我父亲生前在这里工作有档案,现在又有人证明我父亲不是右派,这个问题应该清楚了吗?“他说:现在档案不能否定材料,材料不能否定档案”我没辙了。说:“那我怎么办!父亲死了,我不能死啊!”…后来事情澄清后我巳超过入团年龄,事情虽已澄清,但影响是肃不清的,有人说我表现这么好,入团支部大会早已通过,还没入团,说明十五冶掌握了一些材料,家里政治上肯定有问题。我不能一一解释,我受不了这个无形的压力,难道我不该写这封入团自愿书?难道我不该表现这么好?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

 

说来也巧,我被安排的科室(中医针灸科),正好在我们团支部书记(放射科)的对门,我到对门去玩,她有一本书放在桌上《团的基层工作手册》好象是冥冥之中有人帮助我,我无意翻开了那本书的一页,有一条立刻吸引了我的眼球,“因为审查工作不及时超过了入团年龄,仍然可以批准入团,团龄从支部大会讨论通过算起,团费从批准之日缴起”。

 

我向黄石市团委,十五冶党委,十五冶团委分别汇报了我的情况,不久我终于入团了;(按现在人的想法,何必劳神,自讨苦吃),入团四年才批下来,我是超龄团员,按道理戴团徽是不适合了,可是我越是在人多时,越是在有陌生人的地方我越戴团徽,因为我有种被平反的感觉,虽然我是老团员,但是我还象新团员一样的心理,我高兴,我骄傲我是真正的团员了,我是老团员,但因为我没参加几次团的活动,或者生活会,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这个我曾经向望而陌生的团组织。

 

这就是我一个江永知青因病回城十年的经历,十年里我结识了很多恩人,在最困难时他们帮助了我 ,我深刻体会到“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内函,但是因为年龄差距,因为地位不同我们不可能成哥们,因为经济条件,我又不能象孝顺父母一样孝顺她们,我只能逢年过节去看望他们,他们中有些人巳离世,我心情十分悲痛,我觉得他们对我的恩情是我终身都无法忘记的。

 

写于2014年春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25 10: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用白描一样的语言,述说往事,真正的“往事不堪回首”……

同时,也能感受到在那些日子里,能够使人有韧性,经得起磨练,能够受用一生……

谢谢楼主的美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25 13: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巧玲 发表于 2014-7-24 23:27 五、我超龄后才入团    参加工作后我特别珍惜这来自不易的工作,我学习刻苦,同学们二月份就开 ...

   范巧玲你好!你不过比我大得岁点吧,看了你的自传式的青春岁月我好有感触,在那返城后的几年你过得真是困难和委屈,为生活所迫,可怜沒有了父亲的孩子,你一个女孩孑在那种情况下能够自强自息.不放弃.坚韌不拔,推板车.打石头......这样的活儿你也拿得起,真是辛苦你了,我真的欣赏你,看得你起。

    我俩有同样的经历,我下乡四年多后(72年12月)因伤返城,返城后我身体不仅受着伤殘的痛苦折磨还受着政治人格的贱踏......,苦啊,那种苦无法言表,我不想提及,那就当是命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5 20: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剑 发表于 2014-7-25 10:49 楼主用白描一样的语言,述说往事,真正的“往事不堪回首”…… 同时,也能感受到在那些日子里,能够使人有 ...
晓剑你好,谢谢!过奖了,我只是象记流水帐一样纪录了当时的处境,我们知青这一代人虽然我们失去了很多,但没有风雨哪能见彩虹,正因为我们有坎坷的生活经历,所以我们才会奋发向上,这是我们知青的共同特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5 20: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界我来了 发表于 2014-7-25 13:41    范巧玲你好!你不过比我大得岁点吧,看了你的自传式的青春岁月我好有感触,在那返城后的几年你 ...
   这世界我来了:你好!谢谢你的鼓励!我看过你的文章,很欣赏你,望以后多多帮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26 12: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巧玲 发表于 2014-7-25 20:56    这世界我来了:你好!谢谢你的鼓励!我看过你的文章,很欣赏你,望以后多多帮助。
     怎言帮助?!叫我汗颜,你初中巳毕业,可我只读年半就开始了文革,练就了一副赤胆忠心,跌得一个伤病的身子,蠢得死!还是姐姐胜一大筹!哈哈!姐姐乌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6 13: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界我来了 发表于 2014-7-26 12:04      怎言帮助?!叫我汗颜,你初中巳毕业,可我只读年半就开始了文革,练就了一副赤胆忠 ...

   小妹,你好!不好意思,要说读书是混过来的,比你多混一年多,要比推板车可能我比你有经验。

   其实我觉得在学校读书是老师引个路,真正很多知识的获得是靠“后天”(毕业后)自己努力,我最佩服这些人。

   我是学医的,在文学上是先天不足加后天失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26 16: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苦难总算过去了,

  快乐过好每一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26 23: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你也有一点同样的经历,看了你的文章我感慨万千。我也是1965年下放到江永的知青,我当年刚满14周岁,父母在我3岁那年离婚,我跟生父.奶奶.还有不满周岁的弟弟一起生活,生父58年被划成了右派,开除了公职.党籍,后来父亲又结婚生了一个妹妹,父亲没有了工作靠做临时工维持一家6口人的生活是相当的困难,经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因生活所迫我只好向居委会强烈要求下农村去找口饭吃。我的人生在我18岁时因为继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所有我特别感谢我已故的继父。我的一生经历了工.农.兵.学四个阶段,可以写一本小说了,但是我没有你那样的文笔,只能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对自己也是一个安慰吧。 苦难总算过去了,我们现在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7 14: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4-7-26 16:16   苦难总算过去了,  快乐过好每一天!

   谢谢火土兄!彼此彼此,我们都 快乐过好每一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7 14: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永乐乐 发表于 2014-7-26 23:16 我与你也有一点同样的经历,看了你的文章我感慨万千。我也是1965年下放到江永的知青,我当年刚满14周岁,父 ...

  永乐乐妹妹,你好!你经历了工农兵学很不容易,有丰富的阅历,那个年代当兵要查五代 ,肯定有好多人羡慕你,这翻天复地的变化,值得回顾,可以象写自传一样不给别人看,写给自已看也行,我这篇文章本来也是写给自已看的。

   想想过去的苦,才会争惜现在的甜。

   祝你幸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27 14: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姐姐:你好!谢谢你给我的提醒,在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后我向你一样(写自传一样不给别人看,写给自已看),是的,有苦才有甜。也祝你及全家幸福.快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6 20: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小的年纪,那么单薄矮小的女孩带着一身的病痛,为解决家庭负担,在人家不接受的情况下,努力争取成为了一名知青,看了让人心酸。之后回长沙,到正式找到工作的经历,真是历尽千辛万苦,催人泪下。好在苦尽甘来,但来之不易呀!谢谢你感人至深的文章!祝你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6 23: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4-8-6 20:31     那么小的年纪,那么单薄矮小的女孩带着一身的病痛,为解决家庭负担,在人家不接受的情况 ...

   枫树林你好!代我向你全家问好!祝全家幸福快乐!                枫树林知青朋友谢谢你回贴,我们知青这一代人,都是小小年龄离开父母到遥远的江永参加农业劳动,各有各的辛酸经历,我们失去了读书机会,我们失去了很多,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会更珍惜今天。晚年生活幸福,健康,快乐是我们的目标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7 11: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范巧玲知青朋友的问好!我想告诉你,我也是65年9月由长沙21中学下到江永县铜山岭农场的知青。不知道为什么?见到江永知青总感到格外亲。顺祝你全家幸福快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22: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4-8-7 11:10     谢谢范巧玲知青朋友的问好!我想告诉你,我也是65年9月由长沙21中学下到江永县铜山岭农 ...
    我也有同感,我在湖北工作,回长沙总不忘找知青朋友,但因为离开同学和知青朋友时间太长一直失去联糸,好几年前听说知青朋友在天心阁有个点 我专门去问了,还是没找到。                                                                                 去年儿子给我买了个电脑,我学着玩,试着搜我们江永知青,结果真的搜到了江永知青花名册,我兴奋极了,(虽然花名册上还没有我的名字,)我试着打4723073考虑到长沙这几年号码前加了8,终于打通了,我高兴极了,知青陶世普兄很热情负责,我凭着当时病退回长沙时8位知青送我的一个纪念册,我保留下来了,一一报给陶世普兄,陶世普兄一一将她们的联糸电话告诉我,并且随后寄来了《异乡故乡》这本书。我有种知青和知青虽未呈见面,但有一种莫明其妙的亲切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3-4 00:41 , Processed in 0.34599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