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29|回复: 1

开路先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8 20: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 路 先 锋 
                   飘 零 
   世间本无路,只是走得人多了才形成了路。世间也本无道,也因为走的人更多才有了道。但这种原生态道路怎能适应社会的发展,时代的的要求?
   
   农场办起了,几千人也上了山,可是没有公路,运输车辆不能上山,各种物资和一日三餐的食物,得靠人背肩扛来回几十里山路,从农场山脚下一趟一趟地鼓捣回各队。这个平颈问题不解决又何谈其他?况且东山峰的开发已是战鼓催阵,时间等不起,条件也等不来。农场说,学大庆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故赶修公路理所当然地成了东山峰农场开创时期一切工作的首选和重心,而我们知青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东山峰公路史的铸史人,成了开路先锋。 
   
   那时,我和我所在的公路二连二排随着全农场的修路大军,沿着公路测绘线一字长蛇阵蜿蜒铺开,开始了开山修路的生涯。 我们排最先分到的约100米的修路任务.还是一段主体山坡。在一位退伍转农的老职工熊排长带领下,我们每天跟着他起早贪黑的干。开始是锄挖担挑,个把礼拜就拉出一条两三米宽的板车道来;可是越往里挖就越难,越往里挖吊坎就越高,土方越多,施工危险性就越大;而且,很快就遇到了巨石挡道。 
   
   走路一阵风,说话如响铃、办事雷厉风行的老职工熊排长,拿来了钢钎大锤,邀来了一位男职工,两人配合打炮眼,示范给我们看。告诉我们如何掌钢钎,怎样抡起十二磅的大锤,又告诉我们如何填装炸药、雷管、导火线,还有怎么点炮、如何撤离;其他人应躲避到一个什么位置为安全区;再后来又告诉我们如何排哑炮等等一系列的工程技术等等,等等。
   由于农场效仿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准军事化管理模式,故我们排里除了熊排长外,均为清一色的十七岁上下的娘子军。学会了这些以后,今后就得完全倚靠我们这“半边天”,去撑起修路工程项目路段中的一整片天来。
   手上的血泡破了又结,结了又破,有时抓起锄头,握着钢钎,一震动一摩擦就钻心地痛,眼泪都疼出来,直到磨成老茧才闯过了这一关。为了好强,人前大家强颜装欢。背人独处时,姐妹们不知哭了好多回。但知青生活不相信眼泪,不怜悯弱者。比工程进度,我们从不向男知青排服软;一时的流泪仅仅只是性别习惯:为了宣泄、排解和坚持;也为了迎接未来难以预料地、更严峻地挑战。 是啊,那时的农活太累,那时的生活太苦。吃的是米饭南瓜皮和咸得发苦的白锅子老咸菜汤,吃不下,和着泪硬吞强咽,谁敢说女子不如男。

   毛公路拉通后,每天还要把炸好的石头一块一块的从山坡上运下来,用担挑、肩扛、板车运送,送进粉碎机粉碎后铺垫在路面上。喂石头进机口的工作一时倒成了我们女生闻之变色、望而却步、想来后怕的恐怖经历。其中最轻松的是板车送石头,有一张当时的照片就真实地摄下了我们的心情:大家伙拖着和推着两部板车,带笑行进在泥土路面上。 
   为什么打炮眼、装炮、点炮和排哑炮这类劳动强度大又更其危险的工作都能轻松对待,是因为没有对自己造成实际的伤害。碎石这一道工序至今难忘,就因为它曾经伤害过我。所以我觉得它是最吃力、危险性最大的一种工作。原因在于碎石机入石口有1.6米高,而我们排的女知青,身高过1.6米的很少,身躯娇小瘦弱的我们,以矮就高,以弱伺强,而性别给定的爆发力又天然不足,一不小心就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危险。 
   
   至今忘不了那一次由我上机操作时发生的一次事故。那天,我和另外几位姐妹共同抬起一块很大的石头为碎石机喂石,见尽管我们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尽也无法把石头举高到机口,无奈下我们也顾不得女生的雅观和形象,来了女汉子的脾气霸上了蛮;就用身子顶,用肩扛,让自己的身体成为柔体坡板一点点的挪石往上,待到好不容易挪到机口边沿,大家齐喊一、二、三,猛力往上一推;没想到却功亏一篑惹来横祸;不知是我们几人力气已尽,还是因为用力欠匀的缘故,眼看那石头只是在机口的边缘晃动了一下,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时,就偏出机口直朝我们砸了下来:陈家宪手指被刮破,我的脚沿也被擦伤,顿时我们俩手脚血流如注,一会儿就肿得像包子一样。十指连心啊,初始感觉还好,不久就刺痛得我们冷汗直冒,双泪尽流。惊慌失措的伙伴们手忙脚乱地给我俩包扎了一阵,见效果不大,开了锅般地你一言我一语各出“高招”,最后排长一锤定音:送医院。几个姐妹就搀扶着我俩去了医院。一检查,万幸我俩都没有伤着骨头,我一直揪着的心才放下来。 

   在条件简陋、环境恶劣的大山里修筑公路,我们遭遇到了几乎所有的筑路者所遇到过的艰难和风险;作为女性更有许多启齿难言、不欲为人所知的羞涩与心酸。好在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几十里路长的东山峰盘山公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从我们、从全农场知青和职工干部手中,飘带般地系上了高峰深壑间,动脉般为东山峰的发展供血不断,让东山峰一日日出落得满目春色,分外好看。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流血流汗开山筑路的画面,定格为永远的昨天。未了的知青岁月情和欲说还休的人生沧桑感,使我们和东山峰结下了不解的人世夙缘。
   山,虽然还是那些山;水,依旧还是那些水,可山水之间却处处都记载着我们青春的移植和装点、我们血汗的滋润和成全。而东山峰也回馈给我们一段永生难忘的记忆,一份自豪而美好的情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6-1-12 10: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满铺坎坷路,花季盛开映山红;热血复苏荒凉地,挥手别去留春风——你们是开路先锋,你们是热血女性,逝水虽然可带走你们靓丽的容颜,却在东山峰留下了青春永恒的索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2-1-20 19:08 , Processed in 0.17301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