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15|回复: 1

知青岁月——尘封的青春年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0 20: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青岁月:尘封的青春年华
知青办  徐振宇(徐睫)

翻开尘封的相册,那一张张泛着淡黄色的旧相片,那一个个音容笑貌那许许多多难忘的故事,催促着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纷纷浮现在我的面前。
    1972年3月,长沙市十四中毕业才16岁的同学全部下放常德地区东山峰农场。满怀着刚刚脱离家庭管束,向往新生活的憧憬,我们267名学生,经过两天辛苦的路程,来到了这云雾缭绕神秘莫测的农场。记得那是下午四点多钟,望着车窗外能见度仅2、3米远贫瘠的山包,不少同学哭着不肯下车,要求跟车返回,不过最后还都是哭丧着脸跟着带队干部爬上了山顶。我们几十个同学到了二分场三队,大家累得都要趴下了,全然没有了新鲜感。
    因为大量知青到来而急匆匆临时筑起的茅草屋,就成了我们长沙知青的栖息地。抬头能够看到满天星星,身边统铺茅草扎人,搞得不好人就从统铺上漏到了床下。调皮的男同学,在隔壁扒开茅草扎成的间壁伸手就将女同学的枕头给拽了过去。急匆匆盖起的茅草屋地面全是冻土,因为人多,冻土逐渐化开,屋子里又成了烂泥地。就这样,长沙知青成为了东山峰农场为神圣的“北糖南调”而建场的创业者。
二分场三队地处南坡山顶,长沙知青加上西洞庭农场来的职工和回乡青年有80多人。当时公路不通,就靠人工背,被山溪冲成的小路哗滑滑的,一开始我们没有工具,就用裤子把两裤管一扎紧,裤统里装满米往肩上一骑背上山,后来才有了箩筐挑。等半年后修成了简易的拖拉机路,拖拉机装着白菜、萝卜、大米及点灯用的煤油,一路摇摇晃晃的爬上山,到了队里一卸车却哭笑不得,怎么全是煤油味?原来煤油全晃荡到一车的食物上了。食品多精贵啊,可不能糟蹋,队长让我们全部吃喝上了漂荡着煤油“芬香”的饭菜,整整一个多月啊,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山上什么东西都没有生产的,就靠山下拉,所以,知青们就天天唱:萝卜皮、萝卜片,围着萝卜打圈圈。那时候虽然苦,但知青天性的顽皮、乐观主义者精神还是时时呈现,凑热闹、嘻戏、寻开心、恋爱的什么都有。由于新建场,缺医少药,四个月后我被派到农场医院学习了二个月简单的打针、包扎、看病(也就是头痛脑热的处理)、扎银针,回来后当上了生产队的赤脚医生。
让我最为珍贵的回忆是我在总场知青办工作整整五年时间。在这里,青涩的孩子逐渐成长,我的很多工作能力和勤奋爱学的精神都是在这里培养起来的。
1974年10月的一个上午,刚刚从地里收工回来,接到场部通知:下午到总场机关知青办报到。我收拾行装,与同在二分场二队工作仅7个月的工作队员及长沙知青告别,特别是那些铁姑娘队的朋友们,大家难舍难分。
报到时总场知青办只有熊雪清在,当时大家都亲切地叫她“猫儿”,她像大姐姐一样领着我第一次见到了在农场知青中大名鼎鼎的领军人物——鲁政委,高大严谨的形象让我非常拘束,还好当时鲁政委的爱人陈老师在,她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我们一起交谈了起来。下放以来,知青中都盛传鲁政委非常严肃,大家都有点怕他。其实在我看来,鲁政委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他的严肃,是由于他的左边面部神经麻痹造成的。鲁政委工作非常认真负责,没有什么花花肠子,他对农场知青关心爱护有加。在知青办,他是一位亲切的领导,有时候我还感觉他就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学者。对于知青工作,我一切从头学起,鲁政委非常耐心地指导我,熊雪清也是热情地帮助我,这样我才慢慢地上手。
东山峰农场知青下放总人数是:1300多人,72年长沙知青:267人、常德知青:964人,及后来陆续分配下放来的知青,分布在22个分场(队)、场部直属单位。知青办的工作主要是负责知青人员的管理、思想政治工作、知青的调动、出入及知青突发事务的处理工作。我到知青办正值知青下放二年多时间,这时候已经开始在知青中进行招生、征兵工作。我的首要工作就是建立健全各项资料、名册、文档,从知青办内部事务开始着手;熊雪清负责外部事务,在外面跑队,联系工作,经常晒得黑黑的满头大汗的回来。她大胆、洒脱,像个假小子,我很佩服她。几个月后她调走了,知青办就只有鲁政委和我。
那时候的我热情单纯,整天都是开开心心地笑个不停。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学,跟着周伟亮学打字、学油印;跟着陈莉莉学播音,有时候莉莉回常德开会去了,我还帮她代班,标准的塑料普通话让我原来队上的朋友来场部蹭饭时,当着笑料来策我;跟着沈正建搞宣传出专刊;跟着周迈放电影帮倒忙,呵呵!到了保卫科就和龙建平、刘利平一起策“老姐姐”熊玉琪;我们几个还策了武装部郑海峰拿枪给我们照相,熊玉琪用保卫科的相机拍下了我们几个英姿飒爽臭美照;我和曹建学谈得来,还喜欢海阔天空地聊天。那时候机关知青在一起真的很开心,还美其名曰:当多面手。
知青办要经常下分场、下队了解知青情况,每次下去都是很开心的相聚。记得那时候到常德知青队工作之余,孔海英、金家黎留我吃饭,最喜欢做的是糯米饭,糯米是先炒后煮,煮时还放点珍贵的腊肉进去,一起熬着煮,小小的锅子在煤油炉上慢慢的熬,不时还翻翻边,那个香啊,看着熬出来金黄的锅巴,忍不住口水都要掉下来。我现在只要是做糯米饭,全部都是按照她们教的方法做的,就觉得那个味道才是最好吃的。
1975、76年针对知青的大量招工开始了,一批批上报名单陆续从各分场、各队到了我这里汇总,我的本子上记录着密密麻麻的名字。鲁政委叮嘱我工作要仔细,尽可能地帮助这些知青。开始时是择优推荐,后来有大批数额的招工单位,就将平时在各队了解的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的知青和择优推荐的知青搭配进去。那时候的知青,看着一批批同学先后离开农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串,平时顽皮的常德、长沙知青开始到我这里走动,虽然不认识,他们自来熟,都怕有招工单位来了被队上卡住不放。当时可不像现在这样的社会风气,那时凭的就是一股子热情,就想为这些知青帮忙,让他们能够顺利地招工上去。
有一件事让我记忆犹新,那是一位长沙知青的招工单位来了,队上因他曾经犯下的错而卡住不放,知青和招工单位非常着急,怕误时而指标作废。队上负责人来知青办反映说,这位知青曾经有一次和同学一起到北山去玩,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头猪跟着他们走,结果他们就把这头猪给赶回了队,怕别人发觉,就把猪赶到后山的岩窟里,猪头被卡在里面出不来,他们再用茅草盖住,趁夜偷偷在队上拿了把菜刀和锅子,把活猪屁股生生的切割下一块肉煮着吃,后来被队里人发现,受到了严厉处分。我了解到这位知青平时比较顽皮,但受过处分后生产表现还是好多了。他比较孝顺,家里非常困难,这个指标来之不易。所以我做队里的工作,知青是来接受再教育的,犯了错误能够改正就是好的开始,给他这个机会……,通过几次做工作,终于在规定的最后时刻他踏上了回城的汽车。像这样的情况还不少。
当时来招工的单位还盛传,说东山峰的知青办喜欢卡人。其实不然,不是我们要卡招工单位,实在是没有背景、没有关系的知青不少,如果这些单位能够有办法搞来多的指标搭配给这些同学,岂不皆大欢喜?这是当时的小秘密,不能说的,为了关照这一部分知青只能如此,如果解释说了,是违反当时的招工政策的。不过如果招工单位努力了也实在没有办法搞来多的指标,我们也并没有再去为难他们。
眼见着这么多的知青回城,从我的手上走过,我并没喜欢画两笔,但那谈不上画画,只是一种爱好。那次美院招生考试,是在知青办的办公室进行的,漂亮的美术老师给几位考生每人一张素描纸,要大家对实物进行素描,我也在旁边好玩,画了一只男式皮鞋,老师看了我的素描画称赞我,她怂恿我去找领导看看能否让我招生。为了前途和爱好,我麻着胆子找到了张尧阶书记,结果尧阶书记一句话就让我无话可说:“机关知青现在都没有放开,不能走!”那是1976年上半年。为此我曾经偷偷地哭了!
知青来总场,唯一带给我最多的就是当时东山峰盛产的野生猕猴桃,那时叫杨桃,曾经有农科办的谁(后来调到省农业厅工作)告诉我们野生猕猴桃的价值,今后在城市会是比较贵的一种水果。当时我们还不相信,这东山峰不到处都有吗?刚送来的野生猕猴桃生、硬、大,不能吃,我把它随手放在床下就忘记了,有一天我进门闻到一阵类式香蕉的香味,好诱人哦,到处找没有,最后才发现是床角下的一个纸箱里溢发出来的,原来是猕猴桃熟透了,我和周伟亮一阵猛吃,真的很好吃的。那时知青从队上到我们这里来蹭饭的也挺多,总场食堂的包子、馒头吃了还要打包带走,说吃一顿香喷喷的炒肉能够管许多天。知青中最时兴的是家乡来的油炒面,许多家长心痛孩子吃不饱,在家乡把面粉用猪油在锅里慢慢炒,有的还加入花生米碎沫,把油炒面用开水一冲,吃起来特别香。把猪油加酱油放入刚刚出蒸笼的米饭中拌着吃,更是当年知青中盛行的吃法,不过这样的好日子只能维持几天,大家一分羹很快就没有了。
刚到知青办的那一年春节,农场分配我第一个任务就是将200多长沙知青在12天春节假期后,安全、全部地带回农场。要知道这个任务是多么的艰巨,都是十七、八岁的知青,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离开父母到那偏僻的湘北地区,春节本是温馨团聚的时日,十五元宵节都过不了,会肯回场吗?我也没有想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那年春节我就没有安心玩过一天,知青能否如期回去不说,首先考虑的是联系回去的汽车。我和王赐元还有几位知青干部一起先到汽车西站调度室联系,当时春运很紧张,哪有我们需要的四辆客车可供应,就是找了领导也没有用。急匆匆跑到省公路局还是无济如事,怎么办?无奈之下只好带领着七八个知青来到了八一路省委接待处,有模有样的和人家省委干部谈大道理,陈述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重要性,知青滞留城市将会出现的问题,还好我们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个问题应该给予支持,我们商量一下,三天后再来听安排。三天后,给我们的四辆客车落实到了汽车西站调度室。接下来的任务是分配各连队的知青干部一家一户的上门做工作,那个辛苦啊……有的很客气,有的上门就挨骂,腿都跑断,终于在最后一天凑满了四辆客车知青,光荣返场。路程有两天,我们在石门县睡了一晚,那可是提心吊胆的一晚,生怕知青在县城闹事。越怕就越来事,晚上有一大群男知青到电影院看电影,那是看什么电影啰,就是去找事的。呵呵!排队的时候抢人家的军帽,一个人抢,另外一个人丢,就这样一大群人你丢来我丢去的,最后双方打了起来,整条街都闹起来了,惊动了公安派出所,但一看到是返场路过的大队长沙知青,赶快把人让我们领回来了,这么多长沙知青留在石门县城可是一个定时炸弹。第二天一清早我们赶快启程,终于算是有惊无险,安全返回。
东山峰留给多少知青青春的回忆,也留下了极少数知青孤独的墓穴,那是多么令人痛惜的时刻,曾深深地嵌入了我的脑海。1976年12月,东山峰已经进入了寒冷的季节,眼看马上就要大雪封山了。那天下午2点多钟,我在临摹一幅运动员跳水的水彩画,差不多快画完了。这时常德知青黄彩云来了,她要办病退手续,我边办手续边和她聊天,当我了解到她准备马上下山,就告诉她大雪要封山了,力劝她过了这阵再走,而且班车时间已过,坐拖拉机路上极不安全,但她归心似箭,一定要赶在大雪封山前回到常德,说她妈妈在等她。下午4点,黄彩云搭乘一辆拖拉机离开了农场,没想到拖拉机在路上打滑,车子开到黄虎港附近的时候,从山上掉下到第二层公路,最后摔落在黄虎港里。5点多钟时,消息传到总场机关,把我吓傻了,拿在我手上刚刚画完的运动员跳水水彩画,我望都不敢望,好象看到了黄彩云跳下来,最后吓得我将这张画给扔到窗子外面去了。我心里那阵后悔呀就别提了,为什么当初不把她坚决留下?那天天黑得特别早,保卫科和其他科室去人把黄彩云的遗体与遗物尽可能的收集运回来,安放在大礼堂。然而播音员陈莉莉正好在常德没有回来,播音室就在大礼堂旁边,黑漆漆地使人害怕,我一个人不敢去,叫上周伟亮陪我一起放广播,我们俩害怕得腿都是软的。因为大雪封山,黄彩云的亲属无法上山,就提前下葬了。待亲属上山来探望黄彩云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据说当时由于下雪,引路的知青没有搞清楚,祭奠还搞错了坟。
现在回想这一桩桩往事,我还是那么激动,曾经的岁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东山峰,这里是我们人生的起点,造成了我们这一代知识青年。现在有人说是被耽搁的一代人,但也有人说是受锻炼的一代人,褒贬不一。但我觉得,自己确实是在那里锻炼出来的,是值得纪念和回顾的青春岁月。
编者按: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知青办)上至国务院、下至各市、县、区、公社,都设立了这一机构。她负责所有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及以后的招生、征兵、招工、病退、转点工作,主宰着知识青年的前途与命运。她的一切动作都与知识青年息息相关。这个部门,即要严格遵循执行党和国家关于知识青年的政策与原则,又要充分考虑各方面知识青年的实际情况。通过这个窗口,可以更多更全面地了解当年知识青年的精神状态与实际生活的境况。
为了减少遗憾与空白点,我们稍微推迟了文册的印制,组织辑录了这篇文章。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6-1-28 13: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赞同“东山峰,这里是我们人生的起点,造成了我们这一代知识青年。现在有人说是被耽搁的一代人,但也有人说是受锻炼的一代人,褒贬不一。但我觉得,自己确实是在那里锻炼出来的,是值得纪念和回顾的青春岁月。”
的确如此,如果没有那时的锻炼,可能我早就被生活的礁石碰的头破血流而沉落于生活的最底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2-1-20 18:32 , Processed in 0.1660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