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727|回复: 0

良石1124|永恒的微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4 22: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永恒的微笑

良石1124

    认识彭树琪的人,无不为他的人格魅力所感动和吸引。他,一身正气,满腔热情,待人诚恳,沉毅乐观。他,总是那么自信而平和,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当你有难,他会挺身而出,授以援手;当你被孤立,他会送来安慰和温暖。在当年那种无情斗争的年月里,他的人情味显得像冬阳一样可贵。
    记得文革初起,长沙“8•19”迫害知青的事件传到我们这些下放在零陵孟公山公社五星大队下老屋生产队的知青中,大家群情激愤,连夜步行几十里去零陵县城宣传。可回来后,遭到了地委工作组的“灭火”。我向来简单轻信,很快转弯怀疑自己了,还贴了大字报,公布了自己的想法。这一下激起了多数知青同伴的反感,遭到了孤立冷落和嘲讽。就在那期间,彭树琪特地把我叫到他房里,和颜悦色,想劝我改变观点,可我固执己见,与他争辩。他想把差距缩小,他说:“你看你看,我们的观点其实还是一致的。”可我还是不卖账,说:“明明不一样嘛!”他无可奈何,但脸上还是带着宽厚的笑容。尽管我没有被说服,但他的友善和关怀温暖了我的心。后来他对其他知青说:“你们不应该这么对待自己的同学啊。” 现在看来,观点对错倒无关紧要,可贵的是他的民主作风和宽阔胸怀、可贵的是不搞党同伐异、善于包容异议者。
    后来,我们知青因当地武斗都回了长沙,长沙二中毕业的政治上受歧视的同学开了一个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大会。彭树琪是组织人之一。会上一些同学情绪激动,动手打人,台上主持人和组织人进行拦阻,乱成一团。第二天,我听学校厨工在议论,说:“昨天只有彭长子真正在拼命拦,他自己都挨了打。” 后来他对我谈起此事,感叹说:“他们好冲动啊,拦都拦不住,连我的钢笔都给踢断了。”他摇摇头,脸上一丝歉疚的微笑。我发现他真是有一颗仁爱的心,在当时那种以无情斗争残酷打击为荣的时代,仁爱是多么珍贵啊。
    再后来,我们都回到乡下,他的小弟七陀随同来到下老屋小住,瘦瘦小小的七陀,在乡下不适应环境,皮肤过敏,细长的手臂上全是红红的风疹,彭树琪用手轻轻地抚摩着小弟的手臂,嘴角带一丝浅浅的微笑,目光柔和得令人感动——里面饱含那种不是当时年轻的我们所能具有的慈爱和心疼!
    最后一次我见到他,是他的开始发病的时候。那天近黄昏,夕阳把金辉在门边洒了一地,他对我谈起病痛,用手比划着右肋下和背部,说:“这里好痛啊。从来没有这么痛过。”他这么说着,摇摇头,可脸上还是轻松的笑容;他引用了一句古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当时我以为他不过像一般知识青年,爱发些豪言壮语,故作惊人之态,还开玩笑取笑他。他笑笑,并不作答。可是后来,他在难以忍受的剧痛和死亡面前表现出来的坚忍、刚强、镇定和勇敢回答了我:他的确是一只展翅高飞的大雁而不是栖息在屋檐下的燕雀。
    树琪热爱生活,尽管自知生命已快走到尽头,尽管当时生活有这么多苦难,他还是感叹“还好多知识没有学,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是怀着“好想活下去”的深切渴望。他还有一个心仪已久的女友,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向她表白,他曾向同伴表示他病好后要考虑这件事了。而那位女友也是对他一往情深,可是由于羞涩和误会,一直把感情压在心底。直到他去世后,她才明白他的心思,这是她终生的遗憾。不然至少她会伴在他的病榻前,陪他一同唱《云雀之歌》。痛哉,树琪!
    他多想活呀,不放过任何一线希望。同学给他从田野里找来百花蛇舌草,哪怕苦得要命,他都大口咀嚼,吞咽。知青同伴给他寄来各种偏方,他也坚持要服用。当他明白自己的最后时刻将到,在死神面前他仍然保持尊严。他把身体摆正,四肢放在身体两侧,像一个立正的战士,并微微招手向亲人告别。壮哉,树琪!
    有志向、有理想、爱学习的树琪,农村繁重劳累的生活没有压垮他,家庭厄运和政治歧视也没击倒他。他总是保持乐观向上的精神,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思考。丰富的知识加上高尚的情怀使他遇事比别人看得远、处理得公正,这是为什么他能得到大家的信任和爱戴,把下老屋团结得像一家人的原因。
    佩琪姐说:如果彭树琪还在,他可能是学者,文人,可我觉得他更可能成为一个领导或领袖人物,而且一定是一位深受大家拥戴的领导或者领袖人物。惜哉,树琪!
    彭树琪只活了24岁,可他留给大家的印象刻骨铭心。我曾在美国遇到当年下放在下老屋的一位知青,他告诉我,来美国后在最艰苦的日子里常常梦到彭树琪。我也一样,哪怕是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彭树琪总是频频入梦。梦见他的,我相信决不只我们两个。
    彭树琪的精神和作风也影响了不少人,特别是下老屋的一些“小弟弟、小妹妹”。其中一位小弟弟,跟着彭树琪学过高中课程,现在待人接物颇有彭树琪的气质和作风,被同事尊为德高才厚。彭树琪的精神与作风,依然保持在下老屋一些知青的身上。
    树琪啊,你若有灵,应知道当年知青同伴是如何尊敬你,怀念你,感激你。他们说,当年在下老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是最快乐的。彭树琪啊,你短短的一生远胜过多少苟活者的百年!在圣洁的天国,你一定在欣慰地微笑,那是一种永恒的微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4-3-5 18:21 , Processed in 0.1560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