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741|回复: 0

武陵打油匠|恶疾缠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4 22: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恶疾缠身

武陵打油匠


    命长曰寿,命短曰夭。余自以为属寿。其一,心静。既无非分之欲,也不为流言所累。其二,食杂。凡有益健康者,甜酸苦辣均能吞食。其三,好动。忌慵懒怠惰,爱松筋动骨。其四,遗传。父母高寿,均近八十。
    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自幼口腔腭上有一硬块,数十年不痛不痒。谁知在尽力保持健康,笑迎花甲之际,它却跳出来作乱了。
    也怪自己大意。早两年,这硬块稍有变色,牙医窥见,劝及早除之,未听。次年体检,口腔医生建议立即割除,也未听。
    第三年春,腭上硬块溃疡,小诊所久治不愈,我仍若无其事。经医生警告,方去大医院,挂教授号,教授一瞥,病情复杂,当即收院,通知家人。接着,X光、CT、B超、心电图,挨个尝试。痛苦的要数腭上切片检查,未上麻药,从患处切下一块,顿时鲜血直涌,医生将蛋大的棉团捏紧,塞进口腔,鲜血和唾液立即浸透,数小时后血才止住。
    折腾三日,确诊为腭上CA。
    医生对家人说:必须手术。且言乐观估计,术后,轻则一年半载不能发音,重则失语。
    闻医言,家人凄凉,亲朋悲悯,吾却坦然。自思:不治则夭,于心不甘。既然要治,心则必安。心安气则顺,气顺则脏和,脏和则味甘,味甘药方有效,药效则病怯矣。
    被推进手术室,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腭上被切除一半,医生怕CA细胞窜入鼻腔,采用“撸草打兔”之术,遂将左鼻腔组织也切掉了一多半。
术后,头肿,眼迷,看不清,全凭耳朵听。口腔内密布缝合线,只能靠点滴与流汁补充能量。口不能语,表达只能用笔,几日用纸一大沓。有时干脆点头、摇头作答。几天后,肿渐消褪,拆线,舌头灵便了些,咿咿呀呀,虽语音含混,却能说得完整句子。医生高兴,称手术非常成功,比预计强多了。
    再次切片检查,鼻腔和其他部位未检出CA,放心了!
    鼻腔本没事,却也遭切。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医生动机可嘉,不敢责怨,只能感谢。
    躺在病床上,虽有亲朋好友纷至沓来,亲切探视,仍备感失落与凄凉。
    口腔腭上挖了个坑,面部凹下去一块。左面部如两条大蜈蚣趴着,破坏了平衡。笑起来更难看,自己都觉恐怖,心想:若就这样去见阎王爷,他老人家见到我这等容貌,必料我在阳间受过苦难,可能顿起怜悯之心,留我做个文职人员,免受刀斧油锅之苦,不定还能偷偷给朋友们添加阳寿,也积德了。
    出院回去休息了几日,4月11日,再次住院做放射治疗。医生又给做了不少检查,交给我一个似塑料瓶盖状的物件,告之:“这是口腔保护器,在做放疗时使嘴张开,避免其他部位遭受有害放射线侵蚀。口腔放疗最少要做25次,达到一定的量才有效。但有很多不良反应,要有毅力。也有人半途而废,那有害,当初还不如不做!”
    我看了看保护器,洗净试试,嘴张不开,放不进。医生又说:“口腔手术后,肌肉受损伤,嘴难张开,需做张嘴运动,防肌肉萎缩。”于是,早、中、晚,做张嘴运动,每回三单元,每单元一百次。刚做一次,便大汗淋漓。适时,气候宜人,并非出汗时节。四五天后,勉强将保护器压扁插入口腔半截,自认差不多了。
    4月17日,第一次放疗。听说放射治疗是双刃剑,能清除该死的CA,也会伤害其他部位,副作用极大,需较长时间恢复。也可能会没有唾液,造成终身伤害。我真有点忐忑不安。但为避免再次遭罪,明知山有虎,必向虎山行。
    厚重的铅质门徐徐拉开,刚做完放疗的女士被搀扶着出来,表情痛苦异常。可咱是爷们,怕什么?
    躺在放射床架上,任凭医师摆弄。先是头部固定,不能动弹,面罩紧跟着压了下来,插入口腔半截的保护器,在外力作用下,瞬间压入,疼痛难忍,无法发出吼叫,汗水立即浸透全身。
    医务人员撤出,铅质门缓缓关闭。突然,清脆的“叭哒”声响,阴森森的室内,只有放射头幽灵般围绕我的头部发出令人恐惧的“吱吱”声,放射线在入侵我的肌体。
    两三分钟后,铅质门徐徐开启,医务人员进来更换模具,将放射头对准我的口腔,铅质门再度闭合,先是“叭哒”声, 接着又是“吱吱……”声。我默默地数着“1、2、3、4、5……”“叭哒”声又响,“吱吱”声停。铅质门渐渐打开,脚步声由远而近,有人走到我跟前,松开面罩。我像从深渊中爬出,自由了,手支撑着汗淋淋的身体,慢慢起来。医生望着我问:“室内有空调,还热?”我拔出口腔中的保护器,对医生笑了笑:“热!”其实,我身上起满鸡皮疙瘩,还打冷颤。
    第一次做放疗,除了保护器被压入口腔的痛苦,其他感觉并不明显。第二天,又重复了昨天的故事,只是加了点头痛,可忍受。第三天放疗后,头疼痛,晚上加剧,受不了。同室病友叫来护士,测血压,正常。医生观察后说:“正常反应……”第五次放疗后,喉咙干燥疼痛,吞咽困难。随着放疗的次数增加,口腔溃疡肿痛。
    将西瓜瓤放入果汁机中搅碎,不慎混进几颗瓜子,坚硬的瓜子打碎后,如砂粒粘在口腔中,漱不出,牙刷又不能碰,难受至极。连西瓜汁也不敢饮用了。只好将稀饭倒进果汁机中搅成糊状,慢慢倒入喉咙吞下去……
    人是铁,饭是钢。这种日子不是三两天,应寻找规律,多吃些食物。早上起床,发现稍舒服,口中念念有词:“起来早,天气好,太阳比昨天的亮,心情特别好。”边念,边将芝麻糊、玉米糊,豆奶统统放入大碗,冲开水,搅拌均匀。然后,咕嘟、咕嘟地全都喝下去,肚子胀得鼓了起来,估计够抵挡一天,作罢。同室病友问我是什么好吃的?我答:“混合饲料。”病友说我幽默,我哈哈大笑,乐。
    从第三周开始,各种反应加剧,鼻腔堵塞,不能擤,有次不小心轻轻擤了一下,鼻腔鲜血直涌。医生开了两小瓶药水和几包棉签,嘱咐:“正常反应,再流鼻血,滴几点药水,用棉签堵住,躺下,头后仰,休息。”
后来,鼻腔被血痂堵住,只能用嘴呼吸,口腔时刻排出粘稠的白沫,喉咙肿痛,口干舌燥,稍动就冒虚汗,无法入睡。
    同室病友转到其他病房去了,我孤身坐在床头,听不见鼾声。半夜,听到零乱的脚步声,知是又在抢救病友。我默默为他祝福,但愿不要听到运遗体的升降机发出声响……
    夜静极了,不远的马路上,来往的车辆越来越稀少,想靠墙睡会儿,可白沫粘住了嘴唇,要起来清洗;口渴,要不停地喝水……漫漫长夜,漫长等待!
    东方启明,窗外渐渐有了稀疏的脚步声,医院的锅炉发出嘶——嘶——的冒气声,盖过了清洁工扫马路的唰唰声,清脆悦耳的汽车鸣笛,由稀而密,天亮了。我送走了一个个黑暗的夜晚,迎来了一个个崭新的黎明,我像清洁工那样,最早看到都市的曙光。
    有的病友说:“度日如年。”我说:“日、年等同,延长了寿命,合算。”


病中记事简摘

5月8日
    今日做第15次放疗,鼻子不通,呼吸困难,口干舌燥,彻夜未眠,眼睁睁待到天明,通宵喝尽三暖瓶水。半夜护士查房,用手电照,见我坐在床上,瞪眼看着她,吓了一跳。我道歉。她说:“大伯,真有绅士风度。”我笑了。

第四周周记
(一)
    嘴巴肿痛,鼻子仍旧不通,吃、喝、睡困难。前几周早起反应仿佛还有点缓解,本周却无任何缓解迹象。面色发黑,嘴中白沫增多,粘似浆糊,越来越严重。晚上糊住嘴唇,要清洗几次。否则,张不开口,会窒息。
(二)
    每天,坚持在病房走廊上慢慢往返行走,一次140余步,往返7次约400米。累了,靠墙休息片刻,坚持30分钟。人不活动不行,生命在于运动。
(三)
    护士长问我,这几天在病房里胡喊些什么?我说:“在唱歌。”她大笑。大概我的歌声等同于噪声吧,她听了烦躁,故问之。以后等她们下班后再唱,大声唱。
    下星期准备打消炎吊针。

5月17日
    我坚持做张嘴运动,保护器能全部插入口腔,面罩压下来,不再那样痛了。这几次步入放疗室,俨然健壮汉子,昂首阔步,雄风赳赳,这种表现可得90分(扣10分的原因是心里还是有点胆怯)。我还要做五次放疗,会挺过去的。医生说我是好样的,病友们都夸我。当强者不易,要付出代价,特累。人是怪物,能承受各种生命极限的挑战,疾病似弹簧,你弱它就强,有毅力才能一步步闯过难关……

5月19日
    行百里半九十,今天完成了23次放疗,尚有两次,可以说完成了一半多一点点。医生建议:因炎症严重,周六、周日要在医院打吊针,不能回家。为了顺利完成放射治疗,那算什么……
我得时刻牢记:“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不得懈怠。

5月23日
    今天是做第25次放疗,也是最后一次。终于完成了这种治疗,度过了第二次难关,其中的痛苦难用文字准确描述。我见到了胜利的曙光,笑对人生,除开亲情、友情,什么变得都不重要了。
    静心思量:乐,因人所处的环境而异。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快乐;乞丐讨得半碗残汤剩饭,快乐;傻子坐在阳光下捉虱子,将虱子捏在手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快乐。乐,比愁眉苦脸好。健康是人生最大的快乐,所有的快乐在它的面前都变得苍白无力。
    人生百年,苦与乐,我毫不犹豫会选择乐。自知治病之路漫长,但我会越走越轻松,越走越快乐。我自信能战胜恶疾,恢复健康。有人说我:“这乌龟能活到九十九。”我说:“活太长,没意思,到时走路还要    大孙子的儿子搀扶着,就活八十八算了。”
    能活到八十八么?坚定地回答:“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4-3-5 19:20 , Processed in 0.1580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