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815|回复: 0

蔼姬|知青生活琐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2 23: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青生活琐事

蔼姬


一、难忘的旅途

    1969年元月我上山下乡到了常德蒿子港,那时我刚刚16岁,是个不太懂事又蛮任性的细妹子。从生活优越的城市来到条件艰苦的农村,有很多的不习惯、不如意。于是执意地要到姐姐下放的靖县去。
    不久,姐姐寄来了接收证,还联系到两个同队的男知青 “唐眼镜”和“小虎子”,嘱托他们带我走。他俩找到了309地质队的便车,约好了出行的时间。
    1969年6月7日早上八点多钟,在妈妈担忧的目光中,我和唐眼镜、小虎子一起,爬上了南行的大卡车。
    汽车一路风尘到洞口后不再前行。第二天,唐眼镜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辆拉水泥去安江的拖挂车,那辆车的驾驶室只有一个空座位,他们让我先走,约定在安江汽车站与我会合。
    车上有两个司机,大的30多岁,小的20几岁,见来了一个细妹子蛮高兴,一路上和我聊天。小司机说我是长沙来的红卫兵小将,要我唱歌,我还真傻傻地唱了两支歌。
    下午一两点钟,车子到了唐湾检查站,往上要过雪峰山天险,所有的汽车在此要安全检查。这时我忽然听见车顶上传来人声,只见盖着的棚布掀了起来,从堆得山一样高的袋装水泥中冒出了两个浑身粘满灰土的人,仔细看着那满是泥灰的花脸,才认出是唐眼镜和小虎子。原来,他们把我送上驾驶室后,再偷偷地爬到了车箱顶部,就这样一路颠簸地过来了。
    车刚要开动,他们又往车上爬,这回被检查站坚决地拦在了车下。
    下午五点多钟车到安江,开到一个停车场,看见有辆客车在洗车,大小司机上去打招呼,请那客车司机把我拉到了汽车站。
    我呆呆地站着,守着两大件行李,低头看着自己被夕阳拉得长长的身影,发现是多么的孤独无助。虽然在大串联时去过北京、上海等地,但那时是和同学在一起,吃住都有人接待。而现在长途跋涉后被遗弃在这个陌生的小镇上,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只有任凭不听话的眼泪流过脸颊,大滴大滴地落在地上。
    只一会儿,我的身边就围了一些人。那客车司机赶忙过来关切地询问,听说我是去靖县甘棠公社的,就让我先去买次日到太阳坪的车票,再把行李托运,然后去找旅馆住一晚,明早才能走。
    我乖乖地听从他的指点,买票、托运、找旅馆。找到安江旅社,房间都已客满,服务员在二楼走廊上给我安排了个铺位,我便早早地睡了。半夜时分外面锣鼓喧天,口号声声,是毛主席发表了最新指示,服务员把旅客们都叫起来去游行。
    我慢慢吞吞爬起来,下到一楼。突然看见了唐眼镜和小虎子!原来他们又找便车赶了过来。到安江后到处找不到我,正在着急地商量着,准备明天清早再去汽车站找。没想到竟会深更半夜在旅社里碰上了,真是搭帮毛主席发表新指示。
    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在旅社的留言牌上写个留言,而我根本就没想到他们在为我担心,真是不懂事。
    第二天车上还有个小插曲,开车前检票员发现多上了人,但查了半天就是没查出逃票的,只好放行。原来唐眼镜和小虎子只买到最后一张车票,便硬着头皮两人都上了车,还算幸运,没被查出来。
    当天下午三点来钟到了太阳坪。他们把我安顿在公社的大礼堂里等待,然后赶回队上去喊人。太阳快下山时,终于等来了姐姐和其他队友们,我跟着他们到了甘棠公社乐群八队,结束了这一段艰难的旅程。
    每当回忆知青生活,我都会想起这段难忘的旅途,我为那时的民风淳朴而庆幸。真的,如果那时候的人贩子活动猖獗,说不定就会把一个如花似玉的细妹子卖到哪个山坳坳里去了。我也为那时自己的幼稚、懵懂而惭愧,真应该谢谢在旅途中一路帮助我的那几位司机师傅,更要谢谢唐解全(唐眼镜)和朱小元(小虎子)对我的关照。


二、我们队里的动物世界

    “小黄”是一只土黄狗。刚断奶就被黄友给抱来了。黄友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黑虎”。
    在乡里,知青之间都是直呼其名,社员们称呼知青则是姓前加个“小”字,那黄友自然就是“小黄”了。
    黄友为人忠厚老实,女同学就和他开起了玩笑:“这明明是条小黄狗,叫什么‘黑虎’啰,就叫‘小黄’好了!”于是我们都“小黄、小黄”地叫它,怎奈它根本不搭我们的白。只要黄友一叫“黑虎”,它就欢跳地回应,黄友为此得意得很。
    可好景不常,黄友被队里派去修水库,修水库带不得狗狗,他只好依依不舍地把黑虎留下。这下机会来了,我们几个女生每天对着黑虎叫小黄。两个月后黄友回来了,他再叫“黑虎”竟没了反应,只好将错就错,跟着我们一起喊起“小黄”来。喊声里充满了无奈。   
    8月,小黄生了一窝小狗崽。9月,有三个同学招工回城。为了送行,大家决定打一餐牙祭。猪还没长大,杀了几只公鸡不够分量,于是就有人打起了小黄的主意。
    清早,几个男生拿绳子把小黄吊起来,小黄哀嚎着,凄厉的声音在上空久久地回荡。我的心被紧紧地揪着,真是说不出的难受和害怕。队上的大娘伙们都在说:“你们造孽啊,它还在月子里没断奶呐。”
    下午打牙祭,剥了皮砍成块的小黄,放在鼎罐里炖了萝卜。我脑海里响着小黄的惨叫声,根本不敢动筷子。我们队上的女生直到现在,都还忘不了那可怜的小黄。
    我们买来了一头小猪。老队长叮嘱我们:喂小猪的潲里要放二三两米,猪越长大潲里就越要多放米,到了百斤以后还要放一两斤米。
    那时,我们不懂得猪潲要放米的道理,认为猪潲的概念,就是猪草和糠头,哪有米的成分。也没有习惯,在煮潲时经常忘记舀米。
    更有管家Z和戈壁滩都是计划经济培养出来的节约型人物,觉得人都吃不饱,哪里还有拿米把猪呷的啰。因此他们在喂猪的时候更是故意少放米。反正猪的胃口好,每天把潲呷的精光,也从没提过意见。
    几个月后猪出栏了,称重也有130多斤,但样范不好看,脊背像山峰一样尖尖的,猪毛稀稀拉拉的。杀开后红的多、白的少,那薄薄的一副板油,称起来只有三斤重,哪像农民家的猪,毛光皮亮,膘肥体壮,板油总在十多斤以上。
    当然放在今天,我们喂的猪肯定受欢迎,正宗没有添加瘦肉精、绝对环保绿色的瘦肉型;但是在当年就惨了,我们几个月的炒菜,全指望着这三斤板油呢。
    这是一头不长板油的猪,至今我还记得老队长说的那句笑话:“喂猪不放米,你哄它来它哄你。”
    春天,我们买来了十几只小鸡。我们喂的鸡不寻常,白天地上走,晚上树上飞。
    我们把小鸡买回来后,就关在小小的挑笼里。以后天天出工收工好辛苦,谁也没有想着要搭一个鸡窝,腾笼换窝。
    小鸡们在长大,一个笼子装不下,就关在两个笼子里。鸡们越长越大,一直到了两个笼子也装不下的时候,夏天就来了。夏天热死人,鸡挤在笼子里也晓得怕热,但是没有人关心,只好自己想办法,它们都飞到树上去歇夜。等到这个“秘密”被发现时,已经成了习惯,我们只好顺其自然随它们去了。
    自然的情况之下,母鸡就生野蛋,想在哪里生、就生在哪里,害得我们为寻一个鸡蛋走四方,柴垛上、草窝里、箩筐里等等到处要找个遍。等到要抓的时候更费神事,撵得满院子鸡飞狗跳的,引得农民都跑来看热闹。还有硬是抓不到的,只好晚上去偷袭,把它们从树上“请”下来。
    我们在乡里还喂了鸭,那些毛茸茸的小鸭子,每天跟着我们的脚跟摇摇摆摆地走,细声细气的叫,煞是可爱。
    我们殷勤地给小鸭子喂食,饭煮好了,第一个想着的是挖一勺热饭喂它们;吃饭时,也一边丢些饭粒粒、菜屑屑呀什么的,让它们去抢;我们还把菜叶子切碎了,拌着饭和米糠喂,要不就抓把谷子给它们。     
    几个月过去了,农家的鸭子都长到了一两斤重,个个羽翼丰满油光水亮的,鸭婆“呷、呷、呷”地叫着生蛋,鸭公“哈、哈、哈”地变了声。可是我们的鸭鸭呢,个头估计也只有半斤来重,绒毛稀稀拉拉的,只有翅膀边上才长着几根硬羽毛。严重地营养不良,发育不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对鸭鸭们可是很好的,从来也没有虐待过它们啊。
    管家Z去请教邻居唐伯妈。唐伯妈分析,可能是我们常把刚煮好的热饭喂它们,把鸭鸭们的食袋和菌子“喔”(烫)坏哒。
    我们刚下乡时什么都不懂,猪、鸡、鸭都喂得蛮有“特色”。虽然几十年过去了,我都还记得它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4-3-5 18:42 , Processed in 0.15000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