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341|回复: 0

马畔闲人|夜宿零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5 18: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宿零陵

马畔闲人


    潇水潺潺,湘水悠悠,双江汇聚的零陵古郡,今日已成为人们休闲旅游的好去处,热情好客的零陵人续写着新的美丽神话。许多年前,我作为一名知青,在这曾为“蛮夷之地”的永州,度过了最难忘的一夜。
    那是40年前的一个寒冬,我看病辗转桃川、江永,来到了零陵。那时的零陵县城叫东风镇,比江永县城也大不了多少。河东3条主要小街呈A字形布局,有几条青石板路直通潇水码头。街上建筑,多为一两层的木房、砖瓦房,偶尔夹杂一两座青砖黛瓦的老式大屋,墙壁上常见最时髦的标语和图像。白天一些行色匆匆的农民穿街而过,显得萧条、冷清;晚上有孩子们的街头演出,唱语录歌,跳《井岗山上采杨梅》之类,倒也热闹。我因患病从江永知青点来到地区医院作胆囊造影,就在桥头一家小旅店住了几天。
    旅店自然是最便宜的,很破旧,有外地农民和卖鸭子的入住,不时有老鼠跑进跑出,墙脚还趴有长脚蚊子。我发觉,这里的人也和江永人一样爱光着身子睡觉,据说这样既省衣裤又暖和。可笑的是,临走前一天,我晾在床头的短裤不知被哪位顺手牵羊了。打好了回江永的车票,身上没有钱了,旅社也住不起了,我拎着行李踯躅街头,沿石阶而下,坐在浮桥上望着潇水发呆。江面上有渔船浮动,几只鸬鹚在捕鱼戏水,想起柳河东笔下的“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这富有诗意的画面此刻只能引以自嘲。今晚,我何处安身?还是到车站去看看吧。车站靠近市郊,也非久留之地,晚上候车室关门,我只得出来。一阵寒风刮来,夹杂着雨点,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唉!只怪我嘴馋,在生产队吃烂红薯吃出了肠炎,肚子疼还去挑灰草,搭帮乡亲们及时将我送到医院,可住院又住出了“黄疸”,以致今晚流落街头。我一边含泪自怨,一边继续寻找栖身之所。不觉来到车站后面的停车棚,发觉这儿倒是个理想的避风所,特别是那汽车底下,既僻静又暖和。眉头一展,便弓着身子钻进轮子中间。刚躺下,一股寒意沁入肌肤,地面浸凉,我只得紧缩身子,把袋子捂在胸口,闭上眼睛,好歹熬一夜吧。冷哦!想起还是在生产队好,出工休息可以烧堆篝火,烤了前面烤后面;回家可以围着火塘……朦胧之际,忽然感觉真的似有火光袭来,睁开睡眼,果真出现了亮光,红红的一闪一闪。“喂,喂——”是叫我吗?亮光从我脸上划过,一双脚靠近了,我尴尬地钻了出来。他开始盘查我,我只有如实相告。仿佛要证实我讲的真假,手电又向我照了照:“你跟我走。”去哪?在那狠抓阶级斗争的特殊年代,我首先想到的是“派出所”,自然本能地拒绝:“我另外找地方去。”说着提起袋子就走。“叫你来就来!”来人用了命令的口气。我慌忙边掏车票边说,再过几个小时我就搭车走了。见状他的口气缓和了:“叫你来就来嘛。”他确实不像纠察队的,我便跟他走了。一路上,他没有再多问,冒着小雨,他带我来到车站对面的大旅社。喊开了大门,他和服务员说了些什么,什么证明也没看就帮我开了个房间,要我好好休息。这时,我才看清他的模样:瘦削的脸上有两片憨厚的嘴唇,浓眉浓须,像个工人大叔。我问他的姓名住址,他没有说,后来服务员告诉我,他是湘运公司的,复姓欧阳。
    那一夜,枕着散发着肥皂香的枕头,我仿佛又回到了故乡的家,身上暖融融的。我想,这位陌生的大叔或许也有当知青的儿女吧!那年头,谁家没有知青哦。
    很多年以后,我又来到了零陵。“竹城之光”的巨大城雕展现着古城的现代风采,蓝天之下的潇湘绿城又焕发出了勃勃生机。当年我丢失短裤的那家小旅店早已不复存在,车站对面也矗立起巍峨的回龙大厦,街上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人们脸上荡漾的是阳光和笑浪。我又来到霞客渡口的浮桥上,望着北去的潇水,寻觅着当年的那幅景,那份情……
欧阳大叔,您还好吗?
    祝福你,潇湘热土!祝福你,零陵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4-3-5 18:42 , Processed in 0.1590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