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483|回复: 0

小聪哥|“韶山一号”惊魂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5 18: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韶山一号”惊魂记

小聪哥


    1968年12月,二中红旗兵团的红卫兵聚在一个同学家里商定了两件事:一是响应毛主席号召,按照安排到岳阳华容去当知青;二是男女搭配,合理安排。同时透露一个消息:姚灿觉同学也可能同去。
    姚灿觉小名姚癞子,是二中红旗的头头, 因为对工宣队进驻学校有抵触情绪,说那是搞外行领导内行,被工宣队视为非拔去不可的眼中钉。由于姚受同学们保护,工宣队想抓总抓不到,便将其列为“通缉犯”。为了让在工宣队眼皮底下“失踪”了半年多的好朋友能安全到达华容,必须有个妥当办法。
    当想到我有位师傅与某船长的关系后,我主动接受了掩护姚的任务。
    第二年元月八号,天气不错,原本就热闹的小西门码头,一清早就鞭炮阵阵,锣鼓喧天,人山人海,热闹异常。长沙湘运公司最大的也是最豪华的客轮“韶山一号”停靠在岸边,长沙二中到华容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学生们在有秩序地登船。
    我有“任务”在身,正在码头上徘徊张望时,忽听得有人喊我,回头一看,是彭剑文同学。他关心地说:“姚癞子来了,怎么上船,到船上怎么办? ”我悄悄地告诉他:“我这里有张字条,是我的师傅写给船长的,带他上船应该没问题。”
    两人分头行动。当我与船长接好头回到船舷时,突然看见几个戴着军帽的同学涌上船来……剑文找到我说:“姚癞子已经上船了。”我们一起下到舱里,只见姚面向船外站着。我赶紧带着姚、彭二人直朝底舱的船员休息室走去。船长把我们带到一间船员寝室,里面有两张床,一张书桌。神不知鬼不觉地,我们就让姚在韶山一号上藏匿起来了。
    快十一点钟了,随着客轮一声长鸣,机器开动了,船员开始松缆绳,站在船舷栏杆边的同学们开始挥手向岸上的亲友们告别。我则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看!学校工宣队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我抬头一看,一大帮工宣队员在队长的带领下,朝船上扑来。“不要开船!”一个声音命令道。我心头一紧,“完了”二字差点蹦出口来。
    机器停了,缆绳拉紧了,船又靠到了趸船边。船上一下子像开了锅,大家都在传言,姚癞子在船上,工宣队要搜船,要抓人。
    此时此刻,我自知难脱干系,正低下头想找对策时,听得有人叫我:“陈新波!”
    我心一紧,猛抬头,我的初中班主任,这批下放学生的领队周老师已经站在我跟前。“有人看见你和姚灿觉在一起,你能告诉我他在哪里吗? ”“我……”我结巴了,“我不知道,我好久没看见他了,听说被工宣队抓起来了,哪个又看见我和他在一起啰?打乱讲!”我生平第一次撒谎,而且是面对我最喜欢、最崇拜的老师,我的心咚咚直跳。“真的不知道?有人在船上看见了他,他应该还在船上。会在哪里? ”周老师好像对我说,又好像在自言自语。周老师并没有为难我,很快向船门走去。
    谢天谢地!虽然过了一关。但我很后怕,一直坐在舱后的座位上低头不语,默默地警告自己:我已经被盯上了,不能乱说乱动,否则……正想着,“喂!”一个工宣队员指着我说:“你叫陈新波? ”我站起来点点头,心想,既然在周老师面前都撒了谎,还有什么可怕的,当一回英雄又何妨?
    “你跟我走一趟!”那人把我带到船边,开始审问起来:“我们知道姚灿觉在船上,听同学们说,是你把他藏起来了,你最好把他交出来。”“谁说的?姚灿觉不是被你们抓起来了吗?怎么会跑到船上来呢? ”我一连反问三句。
    “现在不是要你问我,而是要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那人凶狠狠地问我:“你看到姚灿觉了吗?是你把姚灿觉藏起来了吧? 你必须老实交待。”我避开他那逼人的目光,镇静地说:“我再说一遍,没看见。”
    “他是反革命分子,我们正在通缉他,你窝藏他就是犯罪。”见我不理睬,他又诈我说:“姚灿觉肯定在船上。我们看见他了,船只有这么大,还怕搜不出来?到时你的问题可就大了!”看他那熊样子,我瞪着他故意慢吞吞地说:“你们去搜吧,搜不到看你如何收场。”他看我不卖他的账,丢下一句“走着瞧”,怒气冲冲地走了。
    虽然逞了一回英雄,但知道事情闹大了,所以心里紧张得难受,我慢慢地又回到原来的座位上,默默坐着。
    “呜!”这次船真的起航了,朝着我们全然不知的华容驶去。谢天谢地,总算又过了一关。
    “大家快看,进洞庭湖了!”同学们都向船边走去,看看八百里洞庭是个什么样子。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揉揉眼睛,也向船边走去。
    啊!洞庭湖太大了!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浩渺烟波,随着夜幕降临,船如同被团团浓雾所淹没。
    姚癞子怎么样了呢?吃饭了吗?快一天了!因为我没敢四处走动,所以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心想走这么久了应该没什么了,管他呢,去看看!我边想边走,不知不觉地走到舱口,抬脚正要下舱梯,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喊我:“陈新波,你到哪里去? ”我一惊,一脚踩空,“嘭”的一声,整个人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摔得我晕头转向。我爬着坐起来,感觉手在流血,借着舱内微弱的灯光,才发现手背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血往外涌……
    这时一个人从上面走下来,我赶紧把卫生衣袖口扯下一圈,遮住伤口,左手用力握住,站了起来,这才看清是周老师。“没摔伤哪里吧? ”他扶着我问道。“没有。”“这是船员休息的地方,你乱跑什么? ”“我想小便,寻厕所。”“厕所在上面,在船后面。”我突然想起,上船后一直没小便,还真的不知厕所在哪里。周老师搀扶着我出了底舱说:“上到甲板,再往船尾就有厕所。你莫乱跑!” 听语气,周老师是在提醒我。望着周老师的背影,一股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周老师名叫周正规,是二中的高中毕业生,我们的学长;高材生,很全面,特别是体育。听说两次参加高考都录取了,但他非北大清华不去,结果被二中留用,上任就当我们初182班的班主任兼俄语老师,他费尽心血,日夜加班,初三毕业182班基本原班升入高中——高94班。我这一辈子都感激他。
    找到厕所后,我右手全部是血,整个卫生衣袖口被血染得鲜红。我赶紧把袖口翻起,就用小便冲洗了伤口,总算止住血,用罩衣遮住血袖口,回到座位上,捂着伤口,默默坐着。
    “呜!呜!”韶山一号两声长鸣,船速也跟着慢了下来。同学们呼啦一下都站了起来,朝船外望去,外面一片漆黑,只有船的左边远处有几盏灯晃来晃去。“到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引起了全船人的欢呼雀跃,一天一夜的疲惫一下子烟消云散。
    确实是到了,船又鸣叫了两声,并划了一个圆弧,慢慢地紧靠在一个码头上。这时大概是半夜两三点钟。
    有人上船来了,公社领导来了,第一批下放到洪山头的同学也上船来了。工宣队长迎接公社领导,我们抱住了同学,他们身上有湿印子,我才知道外面下着小雨。有一个同学小声说:“姚癞子也来了,我们就是来接他的。”
    这时工宣队长讲话了:“我们已经到了华容县洪山头了,现在还早,外面又下着雨,同学们在船上休息,等天亮了再下船。”然后几个工宣队的人把住了船门。不准任何人上下船。看到这阵势,庄弟和我及几个同学开始商量怎样把姚送上岸。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也一点点亮起来,可我们还没找到办法……
    “来!请同学们让开一点!”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有几个搬运工正从行李舱把行李搬出来堆放在甲板上。行李占了一大片地方,基本上把下船的路占去了,只有几个工宣队的人站在船门边。
    天又亮了一点,马灯下,几个搬运工开始运行李上岸,把行李放在码头上,速度很慢。这是好机会!我们喊了几个男同学去运行李,但马上被工宣队制止了。怎么办?找船长去。不一会儿船长过来了说:“这样慢,会搞到什么时候?让学生们帮着运。你们守住门就是了。”就在这讲话的当口,我们有几个同学背着行李已到了门口,正要出门,工宣队员一把拉住。“慢点,看看。”一看是有体力的男同学,没发现姚癞子,就说:“好,你们几个帮着运,小心一点。”于是我们十几个男同学帮着运行李,我一直负责上肩。
    刚开始工宣队员一个个盯着看,后来就放松了。机会来了,我要庄弟带姚癞子上来。两分钟后他们来了,只见姚癞子头上披着一件衣,往下一蹭,我特地选了一个大包往他肩上一放,然后要庄弟托着下面,一齐朝船门走去,我一直目送着他俩走出船门,走上跳板,走向行李堆,被几个接他的同学拥在一起走了。
    当一直悬着的心回位后,我浑身骨架都散了,瘫坐在一堆行李上……


    后记:姚灿觉同学虽然平安到达华容,但有通缉令在手的哪一个公社都不敢接受他,他只好将户口揣在口袋里四处漂泊,成了“黑人”,直到若干年后学校给他平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4-3-5 18:19 , Processed in 0.1540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