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148|回复: 12

《长沙留守沅江困难知青调查报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30 18: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沙留守沅江困难知青调查报告》
    今年10月,曾下放沅江的长沙知青拟开展下乡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五十年,可谓弹指一挥间。尽管这批人如今都当了爷爷奶奶,但生命的张力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根据沅江市政府提供的资料记载,从1964年至1978年这段时光,当时的沅江县共接收了18000多名各地的知青,除了益阳市和沅江县城镇下放的3000多人,其余基本上都是长沙市各学校和街道组织去的。五十年后,这批知青中尚有870人留在了沅江,其中从长沙下放的近300人,可以说当年的沅江县,当之无愧的成为共和国那段特殊的历史中,接纳知青最多的县份,也是目前能倾全市之能力,以政府的名义热情接待返乡知青的唯一县级市。
    这300余名长沙留守知青中,除部分系先后招工到沅江县当地的各厂矿企事业单位外,还有部分则与当地的农民结婚成家。因此,在后来的知青大返城时,按当时的政策,这批与农民结婚的知青,只能安置到当地的粮站、供销社和肉食站等部门工作。因为地域经济落后、就业单位破产倒闭和家庭遭遇不幸等原因,导致其中不少留守知青陷入困境。在这次组织筹备知青返乡活动中,湘知公益慈善促进会就收集到十几名困难留守知青的名单和材料,出于知青情结和爱心,我们于是将目光聚焦到这批困难留守知青群体。
    2018826日下午至28日,在沅江市民政局和市慈善会各派一人的支持配合下,湘知公益由峭壁松、陈年旧事、路在心中和杨鸣秋组成调查核实小组,派专车逐一登门入户慰问,所见到的场景和受访知青对象的困境,真让我们震惊和伤感。在此,我谨以图文结合的方式,对本次调查慰访的部分对象,予以简单的介绍。

             看到溃烂的脚板,让我跑到门外干呕——访李倩倩
    草尾河迤逦曲折奔入洞庭湖,中间有多少知青泪?那坚实厚重的大堤坡上,依旧草色青青,上面又有多少知青情?靠防洪大堤内有一片低矮的平房,这里曾是三十多年前草尾区肉食水产公司的办公和经营场所,如今这样的房屋,在号称沅江市第一重镇的草尾已不多见,留守知青李倩倩一家,便住在这简陋的房子里。房内既不透光也不通风,这样的环境,也许对普通生活来说似乎影响不大,要命的是,李倩倩患糖尿病并发症多年,左脚板的前部已被切除,现切除的伤口又发生溃烂。我们进去时,见她正将双脚搁在矮板凳上,旁边摆满了瓶瓶罐罐装的外用药和棉签纱布,我当时仅看了那溃烂的半截脚板一眼,便急忙跑到门外干呕起来,再也不敢坐在对面与她交谈。
    1968年底,李倩倩顶着知青桂冠,下放至草尾区熙福公社新福大队,几年后嫁给当地农民,生育了三个儿子。如今,两个大儿子均在外打工、自顾不暇,留在家中最小的儿子,年近四十岁因家境贫寒尚未娶亲成家,好在其老公身体尚可,每天尽心侍候,才能让她得到一丝安慰。
    乡镇肉食站的辉煌岁月,应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便已破产倒闭,我不知道李倩倩夫妇是如何将三个孩子拉扯大?但我知道她这糖尿病并发症引起的溃烂,还得再次施行截肢手术,而这个家徒四壁的家庭,实难承受无法预料的医疗费。

IMG_4314.JPG
                           留守知青李倩倩

              三年内三次大手术,如何消受得了——访王妹森
    穿过弯曲的小道,越过一畦畦菜土,我们一行人在一位热心留守知青的带领下,终于找到了王妹森的家。这里曾是当年草尾区食品厂的厂房,后来被改成了宿舍,时间,似乎在这地方凝固。
    如今的王妹森,只能勉强在房间内移动,但身边不能缺人陪护。十年前,她因患直肠癌,经大手术切除了一截肠子,到2009年,下身流血不止,医生说癌细胞转移到了下面,又动手术切除了子宫,一年后病况依旧,去医院检查说病灶仍在肠内,于是又做了一次肠子改道手术。“血是被我们止住了,但病无法根治,回家好好疗养吧”,医生如此告诉她。因为医生是她亲戚的亲戚,她与家人都深信医生不会说谎打逛言,三年内承受三次大手术,任是铁打的身躯,又如何消受得了?
    三次大手术,已将这个本不宽裕的家庭弄得如同水洗,为了救娘,儿女们只得在外贷款25万元,债务至今仍没还清。她老公是普通农民,没有任何收入,因要护理她,加之年纪大了也无法外出打工赚钱。王妹森现在又面临肾积水,全身酸痛,医生怀疑癌细胞又转移到了骨髓,她说只能这样拖着吧,拖一天便赚了一天。
    五十年前,王妹森风华正茂,和现在仍能快乐而健康活着的我们一道,下到了草尾区大同公社仁中12队。回忆起当年同行的知友胡子敬、王友捷等人,她脸上竟一扫悲苦,露出香甜。笔者见此,当即拨通黄友捷的电话,让其与熟悉的校友互诉衷肠。
    王妹森的女儿也是供销社的下岗职工,她想委托我们找当地政府,为离异带着小孩的女儿申请一套廉租房和弄点医药费治病。遗憾的是,湘知公益仅是知友抱团取暖的草根社团,实在无能为力和爱莫能助。但对于我等一行这么不顾老远,冒着酷热千寻万觅来慰问她,王妹森已是泪水盈盈。

IMG_4323.JPG
                         留守知青王妹森

IMG_4325.JPG

IMG_4327.JPG

                留守,孤独留守着一间破房——访汤卷香
    其实汤卷香的那间破房,离南大镇镇政府步行不过三百米。那是四十年前南大区供销社三门市部作仓库用途的旧平房,她占用其中的一间,面积不足三十平方米。里面一派昏暗,中间摆张床,还挂着当地农户早不用的蚊帐,仅这一间房还得间隔出一小半作厨房。
    为什么要挂蚊帐?因出门便是污水横流,臭味扑鼻、蝇蚊乱飞。汤卷香在门外空地中养了十几只水鸭和两条母狗及二窝狗仔,她告诉我们:“有一家饭店,每天都有剩饭剩菜,老板让我免费拿来喂养它们”。见此场景,让我立马想到了日本电影《望乡》中的阿崎婆,只是阿崎婆养的是猫,场景也比这儿干净得多。如今,一身病痛每月还需几百元药费的汤卷香,便孤独的留守在此。
     一年前,她的农民老公因患绝症离她而去,至今还欠了人家10万元治病的债未偿还,又是一出人财两空的悲剧。而她的儿女均在外打工,二个儿子中,大儿子已离异还要管小孩,小儿子四十来岁了,到现在尚未成家。我不知道,对于在外打工谋生的汤卷香的儿女而言,这是否也可称为乡愁?
    五十年前,汤卷香来到南大镇北大公社金星7队插队落户,当知青纷纷招工回城之际,她却早在1971年嫁给了当地农民为妻,做了一名彻底的扎根派,并接连生下了二儿二女。我们无从猜想她当年的处境和想法,更不便过多的询问,因为各人都有各自的隐痛。再说嫁给农民也不一定是件坏事,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农民中不乏成功人士,农村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何况早在1979年,汤卷香便因有知青身份而招工安排到了区供销社工作。
    历史,似乎在这儿停滞了。当汤卷香住地周围高楼林立,当众多农民兄弟姐妹着鲜衣、开名车结伴还乡之际,汤卷香却蜗居在这间四处透风顶上漏雨的老房子内,终日与狗和鸡鸭为伴,难道这便是留守么?

IMG_4305.JPG
                           留守知青汤卷香

IMG_4307.JPG

IMG_4310.JPG

               那一双扭曲变形的手掌,让人心悸——访刘芝兰
        由于慰访对象的电话无法接通,在当地镇和社区民政专干的帮助下,我们一行总算寻找到了刘芝兰的家。四十年前,这里是阳罗镇供销社的招待所,三层楼的红砖房当年应算气派,如今一进门便见铁门锈迹斑斑,让人徒生感慨。
        刘芝兰1968年底下放到阳罗区普丰公社梅兰3队,三年后便与当地农民结婚成亲,婚后养育了二个儿子。直到1979年,刘芝兰招工至阳罗区供销社工作,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一系列无法掌控的变故,刘芝兰的家庭应该是完美而让人羡慕的。
        三十年前,刘芝兰就查出患有类风湿病,该病的特点是难以治愈且无法逆转。接着便是乡镇供销系统解体,刘芝兰成为下岗员工,下岗者的滋味,对于大多数知青而言并不陌生。随后便是相濡以沫的丈夫去世,因此患病的刘芝兰身边没了个端药送茶的人。更要命的打击是近几年两个儿子均查出患有心脏病,大儿子因此离异家庭解体,小儿子也因为病困难以成家。
        由于一系列的变故和打击,刘芝兰的类风湿病更是无法控制,因无钱无力求医问药,病情每况愈下。待我们见她时,其双手已严重扭曲变形,双脚也出现萎缩行走不便。她费了好大的功夫,方从衣柜的抽屉内拿出个残疾证,摆在了我们眼前。尽管身体状况如此,刘芝兰仍需与病魔抗争坚持生活自理,那双类风湿病引起严重变形的手,着实让人看了心悸。

IMG_4313.JPG
                                                        留守知青刘芝兰

313490280019526029.jpg

                          多余的话……
        按照习总书记精准扶助的指示,本次慰访沅江留守知青后,令我们百感交集。四位年近七旬的老头,严格来说都不是做此类工作的料,因为不仅仅是舟车劳顿,更要命的是:心绪难宁!
上述四名留守沅江知青的困境,也是极少数留守知青的缩影。笔者细思,她们的晚年为何会出现如此困苦与悲哀,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一是为治疾病,花费巨大和无法报销的医药费让其致贫。其二是下岗失业,由于单位过早倒闭,致其社保和医保均处低水平,影响至今。其三是儿女们都处社会底层,虽外出打工但收入不高,自顾不暇当然无力援手父母。
        让笔者错愕而震惊的是:当年的下放人员中,还有属于社会闲散人员和全家被错误遣送下乡者。当落实返城政策时,有父母带着尚未成人的孩子安置回城,而留下早年与当地农民结婚成家的女儿,未能按知青身份安置享受社保医保,如泗湖山区洞庭红公社和平4队的刘建华和共华区新华公社永安7队的刘国良,眼下都因年纪大了病痛缠身、苦不堪言。还有下放共华区新港公社鱼口大队的知青彭秋香,曾于1975年与当地农民结婚,后来被安置在当地的供销社工作,不幸患癌症于46岁过早去世。留下的二个儿子中,现大儿子又患晚期膀胱癌,如今睡在家中等待着死神的招唤,其惨状让人见之落泪。
        有人说,留守知青当年找错了配偶,对此,笔者不敢苟同。调查中,知青找的农村配偶,无论男女均不离不弃,精心陪护着留守知青老伴,如果不是综上所述的原因,也许他们的晚年生活过得并不会比返城的知青差。干了近六年的知青爱心帮扶,笔者见多了后知青时代不少人窘迫的生存状态。何况人入老境,名利自是浮名,身体才是本钱,故城乡没有什么不同。
        湘知公益,尽心尽力。这既是湘知人的口号,更是大家的心声。值此99全国公益日即将到来之际,湘知人欲借助腾讯公益平台筹集善款,对上述留守知青和其他病困知青予以扶助。届时恳请各位多少捐助点银两,十元二十元都是情,大家都来为公益慈善奉献一份爱心。

IMG_4276.JPG
                     跟随知青父母下放后裔刘建华

IMG_4251.JPG
                                        跟随知青父母下放后裔刘国良

IMG_4260.JPG
                   已故留守知青彭秋香的老公与儿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8-30 19: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沙留守沅江困难知青调查报告》 读后令人心寒、心痛!不知可否将此报告转有关政府部门?因读帖知友也只能量力而行,略尽微力,杯水车薪也。
     几位年近七旬的义工辛苦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0 21: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08: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你们的大爱之心所感动,峭壁松、陈年旧事、路在心中、杨鸣秋,你们都是好人。
    杯水车薪难解众多之苦,政府实在是应该有个统筹的解决办法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08: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后心痛,真是流着泪看完的,她们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所有灾难接踵而来,唉,靠我们,杯水车薪,她们的苦难何时休。你们辛苦了,从精神到身体都辛苦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11: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精灵 发表于 2018-8-31 08:55
看后心痛,真是流着泪看完的,她们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所有灾难接踵而来,唉,靠我们,杯水车薪,她们的 ...

寒心.痛心.可以提交沅冮民政部门解决困难吗?峭壁松、陈年旧事、路在心中、杨鸣秋,你们都是好人。你们辛苦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13:17: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杨鸣秋,沅江知青、湖南日报记者、湘知公益慈善促进会会长,2018年湘知公益“99公益日”活动总指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14: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留守知青生活在底层,疾病缠身,湘知公益送温暖,感动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15: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望哒这些留守知青真的遭孽啊!要不下乡的话,应该不是这样的命运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22: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是2000年前后,有一次我开会碰巧和延安地区民政局长坐在一起,当我得知在他们延安地区,知青工作已经划归民政局管理,就和他聊了起来。具体情况介绍在后面,也许会对湖南的工作有些启发。
   六十年代后期,延安地区共下放了北京知青九万余人。到当前(2000年左右),依然留在当地的(留守知青)还有六七百人。在九十年代延安地区出台了相关政策,一是愿意回京的由北京市解决。二是尚在农村的全部可以安排工作,包括家属都转为城镇户口。三是与当地农民成家不愿意离开农村的由政府安排迁移到经济条件好的农村落户。提供安家,就业,子女就学等条件。四是生活困难的由政府补助解决,享受国营企业退休待遇。
    当然各地的条件不同,政策的水平、力度也不同。但是看到还有这些因病致贫的人,觉得全靠社会的力量似乎杯水车薪,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谢谢你们的工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2: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篇帖仅是由我写出初稿,由路在心中花了整整一天时日予以修改、配图,还四处打电话再次核实后发出的。严格说来,也称不上调查报告四个沉甸甸的字,因此稿仅简约介绍了四名留守者及少数特困留守家庭的情况。  此次上门慰访,是本会为今年即将开展的《爱心传递一一沅江行》活动的先期核实调查。此行,不仅得到沅江市民政局等部门的配合支持,更得到沅江留守知青李双喜等人的帮助。去年,湘知公益便开展了《爱心传递一一江永行》的活动,沅江行应当是翻版。
  让人想不到的是:今天中午,我接到沅江泗湖山知青星星索发来的微信及二百元捐款。微信中说,"……看了文章后,心里非常难过,想当年 一起下乡的知青朋友是多么年轻活泼的一群……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发出的求助信息居然是给你的,就连我单位都没惊动,可见知青情在我心中的分量。你、袁万里、刘永茂三人来病房,现场帮助我申报友阿项目,后来继续给予扶助,这些真让我刻骨铭心。我确实不富有,但今天我也想尽点微薄之力,敬请转达我的心意。
之后,又接星星索从西安打来的电话,其赤热之心让人感动。其时,我正在写《雨晴现象浅探》一帖,拟发湖知网。星星索的举动更为我写该帖增加了源动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 08: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搜括了全国财富百分之几十的官二代、富二代,携款前往资本主义国家,国内医保政策又等级森严,劳苦大众必然备受疾病的煎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11: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各地的条件不同,政策的水平、力度也不同。但是看到还有这些因病致贫的人,觉得全靠社会的力量似乎杯水车薪,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朱纪飞君,谢谢你的关注和跟帖介绍延安措施。应当说,无论是返城还是留守贫困知青,其坠入深渊的原因,大多数均是疾病,弄得人财两空。你的观点,我顶。因为说出了众多人的心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2-5-18 11:54 , Processed in 0.19501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