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083|回复: 0

边城茶峒行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0 21: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边城茶峒行草
独坐幽篁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009.jpg

      沈从文先生的中篇小说《边城》以茶峒为背景,将地域风光、民俗和船家少女翠翠的凄美爱情故事融于一体,构成一幅世外桃源的边城绝美画图。

  河街与城内

       在小说《边城》中,沈从文先生这样描述边城茶峒,“茶峒地方凭水依山筑城,近山的一面,城墙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临水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余地设码头,湾泊小小篷船。船下行时运桐油青盐,染色的棓子。上行则运棉花棉纱以及布匹杂货同海味。贯串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 他将茶峒沿河的一条街称“河街” ,当年,沿岸凡有桃杏花处必有人家,搭建在悬崖上的、滨水的的房屋,黄泥的墙,乌黑的瓦,朗然人目。当峒外的船只拢岸时,席地而坐的纤夫一跃而起,直奔船只。河滩上的的娃子们便远远地数数,欢欢地锐喊。
       早上,我和老伴去河街感受茶峒水乡特色。河街长约2里,对岸山岚轻曼如烟,清碧的酉水由南至北穿城而过。岸沿均为店铺、客栈、魚馆,不时可见注入了现代元索的朴巧亭台水榭。青石板路光润清雅,吊脚楼古色古香,古渡小篷船悠然停泊。沿河石级上,几位女子一边捶衣一边闲磕;另一侧,两位临街鱼馆洗菜的女子把一河绿玉飘拂得嘩嘩作响。岸沿树荫下,端坐两位写生的清纯少女,画板上有了对岸古渡泊船的淡墨。自从茶峒定为湖南师大艺朮系创作基地以来,风和日丽的日子,来写生的少男少女成了河街上的靓丽风景。
       中午,我与老伴在河街 “一口吃三省” 用餐。这家餐馆取名气势很大,曾被中央电视台作过报道。茶峒地处湘、渝、黔三省交界,“一口吃三省”倒也在理。这家餐馆窗含清澈的酉水,遥望远山如黛,对岸翠翠岛上的汉白玉翠翠像、白塔、拉拉渡朗然可见,颇有情趣。我选了茶峒特色美食角角魚、丛菌。角角魚鲜嫩,魚汤浓酽,集重庆的麻辣、贵州的酸辣、湖南的辛辣于一锅,且都十分地道。丛菌像长沙的寒菌同样好吃。老板是本地人,60多了,面目清癯,有几分儒雅,不时来与我聊几句助兴。
       晚上,信步河街,只见红灯笼高悬,亮灿彩灯倒影酉水,茶客品茗,年轻人歌厅飚歌,游人闲步,茶峒晚上比白天更加生动。
      
    沈从文先生在《边城》中称古城墙垛口内为城内,城内前清构筑的400余城墙垛口已保存不多。我沿古城墙垛口徐行,苍凉的古磨坊石碾,清政府在边城设置的协台及练兵校场、太平开西征将士牌位旧址仍透发古韵。这时,我脑海中闪过茶峒当年城内市井繁华,林林琅琅五百家店铺的繁忙景象。眼前城街修旧如旧,石板路两侧矗立木柱支撑的木板房,有明清建筑遗风。木板房二至四层,店铺多为一开间、二进深,皆早开晚闭。木板房顶层临街设木质走廊,外围木栅栏,闲时可以观赏街上风景。偶见一家米豆腐店,有位齿白唇红的年轻姑娘在卖米豆腐,因口味极好,不时有人来寻买,我也买了一碗带回。我发现城内多为民居,不少门前有兰草、吊兰,或见妍丽花枝。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053.jpg

       我到茶峒的第二天,云淡风轻,欣逢逢五逢十的茶峒趕集。农贸市场设在城内,那天早晨,我和老伴跟在几位身背篓的中老年苗族妇女去趕集。从陡峭山路前行,她们一路轻松健步,谈笑风生。上公路时,估计登了十几层楼高度,我跟上了几位苗妇,老伴却落了一截。上公路时,我举目一望,惊呆了,前方是一个占地数万平米的农贸市场,一排翘角飞檐,青砖黛瓦马头墙的购物广场拔地而起,内设售台。周边不乏众多地摊。公路两侧,沿街地摊绵延数百米,农产农副产品种多样,也售卖各种百货,五光十色。场地之空旷,物资之丰沛,趕集人之多,真让我开了眼界。如此阔大的农贸市场,我始终沒有看到一个佩戴标识的管理人员,也没有听到竞卖的吆喝和不雅的大声吵嚷。离开农贸市场之前,我买了几样物件,还在一位苗族女人的地摊上,买了两个荷叶包的包谷粑粑,一块人民币一个,以作返长车上中餐。第二天车途,我和老伴才吃完一个,苞谷粑粑内馅是酸菜萝卜丁,还带着荷叶的清香。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138.jpg

    比起凤凰古城,茶峒的商业和旅游景区规模逊色多了,但这里随处可见原生态的民居和生活状态。这里民风淳朴,人情温暖,为生计忙碌的男人女人,白发皤然的闲适老者,天真烂漫的孩子,都有一种平和安祥。

古渡拉拉渡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203.jpg
         
    茶峒拉拉渡的摆渡方式已有些年头了,如今拉拉渡已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沈从文在《边城》开篇这样写道, “茶峒的小山城,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这个女孩叫翠翠,从小跟拉拉渡摆渡的爷爷一块生活,在拉拉渡的方头船上,翠翠由一个小黄毛丫头出落成婷婷玉立的美丽少女,情窦初开的翠翠成为纯洁美丽的化身。翠翠的凄美故事与一个叫顺顺的船总分不开。当我听说拉拉渡的现今船老板是顺顺原型的后人时,平添了前往拉拉渡的兴趣。拉拉拉渡前河水明澈如镜。沿岸已被填高与拓宽成了平台,原临江而立的旧式吊脚楼已离河岸远了。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228.jpg

    早上,对岸滴青流碧。码头上泊着一条空船,想必是刚卸下船上游客。我向对岸码头泊船招招手,一只方头船便顺着架在河两岸的粗铁绳过来了。开船的是位30来岁的壮健男子。船速很慢,如在镜面滑行。方头船满员可坐20来人,但划来的船是只空船。我们等了一会,才有七八人上船。船家说,自从发生疫情,茶峒游人锐减,国庆后这几天风和日丽,才多了些游客,但还是比往年少了许多。见我们上船后,他用一截有沟槽的杂木夹住穿船而过的粗铁绳上,上身成弓状,另一只手向对岸方向拉铁绳。看他架势并不十分费力,船便悠然移动了。一个叹为稀罕的退休老司机心动,也学船工作弓身状拉船,还真有模有样,引得一船人称好。往对岸行船中,
    我忽然想起翠翠的故事是从拉拉渡开始的。当年,茶峒城里有个船总叫顺顺,是位前清解甲军官,经营木船发达后,被推举为“掌水码头” 。他有两个儿子,老大叫天保,老二叫傩送。一年端午节,翠翠去看小城里的龙舟赛,邂逅傩送后便砰然心动。傩送的兄长天保也喜欢翠翠,还托媒人提了亲。哥哥没想到弟弟在两年前即已深爱翠翠。这时,当地团总以新磨坊为陪嫁,想把女儿许配给傩送。而傩送发誓只与翠翠成婚。沈先生在《边城》中,勾勒了妙龄翠翠情窦初开的细腻心态和羞涩,面对傩送痴心爱情不知所措,含蓄、躲避,终至酿成一场悲剧。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300.jpg

    早上,我与老伴乘小船去翠翠岛,摇船的是一健硕年轻女子。遥望河心的翠翠岛,它外形似一条古老的渡船静静地停泊在酉水中,翠翠塑像则屹立在船尾。摇船女子说,撑船让我俩顺水近观连通茶峒和去重庆洪安边城的大桥后,再送我俩在翠翠岛渡口上岛。我听罢即南望酉水,果然见一座石拱桥凌空飞架酉水之上,桥上人来来往往。她说,桥那头的重庆洪安边城也很美。我问她,洪安边城与茶峒比较,哪里更美?她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茶峒更美。水声、划槳声荡人心扉,老伴心动,征得船家同意,上船舷摇槳。但徐缓前行的小船倏然打横不走了。老伴苦笑,只好作罢,让摇船女子接过槳叶。这时,水上多了船影桨声。10多分钟后,船家将船摇近翠翠岛的码头。摇船女子说,你们可以慢慢看。晚上,翠翠岛彩灯环绕,河上灯光熠熠摇移,汉白玉翠翠像在夜空中闪烁白光也很美的。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335.jpg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318.jpg


    翠翠岛碧水环绕,不大。至翠翠塑型处有34级台阶,台基上汉白玉的翠翠雕像凝眸远望,她的脚边依偎着一只黄狗。不远处,立着方形巨石,石上有黄永玉先生手书的手迹“翠翠岛”三个翠绿色大字。岛上遍植修竹和青松翠柏,清幽宁静。在穿林的石板路游走时,清风徐来,耳畔鸟鸣啁啾,林涛微响。在传来的酉水涛声中,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410.jpg

    我猛然想起《边城》中,对陷入情网中的大保和傩送兄弟的描述。俩兄弟约定用唱山歌的方式向翠翠表达爱情,让翠翠从中选择。天保自知唱不过好嗓子的弟弟,断然驾船远行做生意,不料坐船出事遇难。码头的船总顺顺忘不了大保死因,不愿意翠翠再做傩送的媳妇。傩送悲痛之际又不愿接受家中“新碾坊”的催逼,也不想痴缠翠翠,悻悻去了遥远的“桃源”地方。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427.jpg

   《边城》中,结尾意境悲凄。翠翠一天早晨醒来,发现雷雨之后自家木船已被冲走,白塔也冲塌了,爷爷已在雷声中死去。茶峒老军人杨马兵热心地前来,也以渡船为生,陪件翠翠等待傩送归来。翠翠日夜凝视远方,眼含哀怨,既有对死去爷爷的悼念,也有对天保的歉疚,更有对未归的傩送的眷念。如今,“那个在月下歌唱,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傩送,还不曾回到茶峒。”傩送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也许明天就会回来。酉水声欸乃,像翠翠还在对没回茶峒的傩送的柔声呼唤。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510.jpg

    边城茶峒钟灵毓秀,风光旖旎,民风淳朴,文化积淀深厚。沈从文先生的《边城》尽显边城茶峒神韵,写出了茶峒人充满原始、内在的、真诚的爱,于是《边城》和茶峒成为了中国现代文学画廊中“一颗千古不磨的珠玉” 。



                                汉白玉翠翠雕像


微信图片_20201110211540.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8-5 15:33 , Processed in 0.17601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