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34|回复: 12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凡人轶事之:“过路瘟”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1-5-2 07:02:01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凡:“过路瘟”
我招工后头天到道路工程队上班,就认识了那位被称之为“过路瘟”的中年师傅“过路瘟”姓尹,名仁旦,他中等身材, 浓眉小眼,长着两片薄薄的嘴唇。讲话虽然流利,却有点原籍湖南攸县的乡音。我初来单位,没有叫他“过路瘟”,而礼貌地称之尹哥。然而我百思而不得其解是:为何同事叫他“过路瘟”呢?后来听老师傅皮大爹给我解释了“过路瘟”小名的来由:尹仁旦是农历六月伏天生的, 因此无须打包,冇被绑过手脚,所以他长大后整天手动脚不停,喜欢“逗把、开勒心”;而且不怕场合,旁人轻易莫去惹他。他逗起把来连不要打稿子,还喜欢对同事搞些恶作剧,常常让同事们下不了台。于是大家就给他取名叫“过路瘟”。有回他在我的烟丝包里,放入了黄连粉子,害得老子吃了几天的苦烟,让我领教了咯只“过路瘟”的厉害。不过他勤快朴实,做事还蛮发狠,是个一根肠子通屁眼的角色。
尹哥当年满四十岁 有天中午专职送饭的彭师傅,踩着三轮车,从公司食堂送饭菜到工地。“筑蚊烟哒呢”!被称为“彭叫鸡”的他喉咙响亮非凡,人未到声先行。大家放下工具一窝风地进了工棚,拿出饭盆子买饭菜。这时尹哥开腔讲:各位同事,今天恰好是我四十岁生日,我特地要堂客做了一大盆红烧肉和油炸火焙鱼给大家加餐,不嫌气大家就自己夹哒吃吃酒的我还带了一大瓶谷酒呢。那天气温蛮高,尹哥图凉快,一进工棚就脱掉了劳动布的长衣长裤,穿件有洞眼的旧背心和一条米袋子短裤,十分高兴地喊大家吃菜和喝酒,名曰:图个热闹、吃点数。工棚里吆三喝四热闹非凡。这时迷了酒的皮大爹找到一个报复机会,矮小驼背的他邀了“彭叫鸡”打一合手,突然从后面抓住尹哥,飞快地拉下他松紧带子的米袋子短裤,朝众人露出尹哥白白的屁股还大叫:“大家快看看啦,‘过路瘟的’尾巴长哒四寸呢!”工棚里顿时响起一遍嘻笑声!几个女青工连忙转头闭眼;年长的段大姐则开口大骂皮大爹和“彭叫鸡”:“你们咯俩只老化生子,真的死了血!”闹剧在洪班长出工的口令下方才收场。
有天尹哥和我在挖下水道沟槽时,边干活边和我扯谈。他讲:李,看样子你也有点文化,当过知青应该也吃得苦。现在干咯号下苦力工作,你千万不要自暴自弃。诗人郭小川说:生活就象一杯浓酒,不经三番五次的提炼呵,就不会这样可口! 不受一番寒霜苦,哪得梅花放清香呢?只有吃得苦中苦,咯才是真正的男人!顿时我觉得尹哥蛮有水平,他的话语中有生活历练的感悟。从他这番话来看,也印证了老工人所说:尹哥在班上是头号文化人,因为他是文革前成绩极好的高中肄业生。若不是因为家庭出生不好,他也许进了大学,也许不会来当这个有编制的土夫子。尹哥还动情地对我讲:他父母成份高又英年早逝,多亏二哥把我抚养大,还在雅礼中学读了二年高中。因条件差,才倒插门找了个马王堆菜农户妹子做堂客。下班后还要收潲水、种菜、喂猪。一天累到晚,所以喜欢逗把,寻开心怪不得尹哥那辆铃子不响,四路子响单车后座,总是挂着两只木水桶。
1975年夏天,我们在河西某大学修校园内的沥青路。经过二十几天奋战,进入最后一道工序一 一摊铺沥青沙封面。运沥青沙的汽车是该校汽车队的一部解放牌货车,不是翻斗自卸车,沥青沙要靠人工卸料后再挑运和摊铺。太阳当顶,气温和沥青沙温度又高,为了减轻劳动强度,班上朱大姐客气地对站在树荫下的司机说:“师傅,请你等我们卸掉一些沥青沙,您再往前面开一截,我们再卸,咯样我们人挑起来就轻松些,好啵?”
“何解要移么子车?快点全部卸掉啰,我早就过了下班点了,咯车子还要放肆洗一气”!那司机生硬地回道。朱大姐仍然笑着说:“累你啰,我们也冇吃中饭呢,咯是为贵单位修路呀!”当年的司机可都是吃得开的傲腿,那司机竟口出狂言:“何解啰?你们生成是搞咯号路的,简直就是一班土匪!”此言一出,惹恼众人。只见尹哥大喝一声:“老子让你看看‘土匪’的厉害!”他带头手举拨沥青粘层油长柄大铁瓢,和几个青工拿着扁担、铁铲,直奔那个司机。吓得他落荒而逃。尹哥指着司机骂道:“你以为开六只轮子蛮巧吧,老子是“过路瘟”,怕你个鬼,我宝气来哒,戳烂你几只胎,哪个要你骂土啰!”事情虽然经双方领导协调平息了,也让我领略了“过路瘟”不怕场合的性格。
尹哥比我早工作十来年,可以讲修路手艺件件皆能。他还善长浇撒沥青粘层油。那年在水陆洲修进景区道路时,沥青粘层油已改为半机械化操作了。尹哥丢掉了长柄大铁瓢,手握一支喷枪,青工细杨伢子则抓着运油车油泵上那根长长的喷油皮管,移动进行操作。俩人头顶白色的拿破仑帽,戴着墨镜和口罩、长衣长裤长套靴,腰上还系条橡皮围腰,浑身上下都是斑斑的沥青油点。喷到弯道处,尹哥见有一对卿卿我我的青年男女,还坐在喷油飘散范围内的石凳上。他便大喊:“满哥满姐哎,道路施工,快点让开呢!”谁知那个满哥竟生硬地说:“叫么子叫啰?又冇占你们的路!”说后俩人转过背,依然窃窃私语。“你们不听劝,莫怪冇把得信呀”!尹哥又喊了一嗓子后,握着喷枪继续喷油。南风轻拂,细微的油珠随风飘荡,在那对青年男女鲜丽的衣裙背后留下了许多细微的黑点,却全然不知……也许这就是不听他人言,吃亏在眼前的纪念吧。
“我讲哒,咯只‘过路瘟’轻易惹不得呢,咯好的衣服,汽油都洗不去”!事后皮大爹说。他还问:“‘过路瘟’你故意把喷枪抬高了吧?’”“我早把了信,哪个要他不听劝,还讲叫脑壳呢”!尹哥回道。
事过境迁,后来尹哥不且读函大获得了大专文凭,还考取了建造师证,当上了道路工区主任,干得风生水起,同事们也不再叫他“过路瘟”了。社会在发展,城市在扩容,马王堆的菜农户也全部农转非,融入了城市区域。尹哥家里也成了拆迁“富”, 堂客子女都吃上了国家粮。 他的变化,印证了长沙的一句俗语:人到八十八,莫笑他人跛和瞎
有次我去圭塘河风光带散步,迎面碰到尹哥用轮椅,推着一个满面苍桑的老人行走在圭塘河畔。头上也有银丝的尹哥对我说:“咯是我93岁的二哥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2
 楼主| 发表于 2021-5-2 07:46:58 | 只看该作者


   
            右为尹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楼主| 发表于 2021-5-2 08:28:15 | 只看该作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21-5-2 18:00:13 | 只看该作者

"过路瘟"的恶作剧多是环境所迫,骨子里是好心眼咯人。后来领导起用,也是众望所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21-5-3 10:48:56 | 只看该作者
过路瘟写得有血有肉,活灵活现,有性格接地气。拜读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21-5-4 14:49:56 | 只看该作者
老灯火 发表于 2021-5-2 18:00
"过路瘟"的恶作剧多是环境所迫,骨子里是好心眼咯人。后来领导起用,也是众望所归?



    回老灯火版主:我与那些身世各异,却被人看不起的“土夫子”同甘共苦数年,亦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虽不出“烟丝”,但是却为城市蝶变,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我写下这些文字,是对当年辛勤劳动的工友,表示敬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21-5-6 08:09:56 | 只看该作者


   
            当年的城建工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长工 发表于 2021-5-3 10:48
过路瘟写得有血有肉,活灵活现,有性格接地气。拜读了!



   回长工兄:长沙和平解放后,1949年8月5日,一批南下干部随人民解放军进城,由曹瑛和阎子祥同志分别担任长沙首任市委书记和市长,按管城市管理工作。在当时百废待兴、财力不济的情况下,人民政府迅速成立了道路队、沟渠队,并发动各届人士,清理市区的垃圾污泥;疏竣年久淤积的长沙排水系统八大公沟;采取以工代赈方式加上少量财政拨款,整修一批老街道和新建了贯穿市区的五一路(现五一西路),通往南郊的新兴路。劳动路,及通往北郊的建湘路、伍黑路。六十多年来,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长沙的道路桥梁和过江隧道不断地在延伸扩展,城市貌面不断地增新。其中离不开城建职工辛勤的奉献!我意在用拙文勾勒出平凡城建职工为城市建设所作的奉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李耕 发表于 2021-5-8 09:00
回长工兄:长沙和平解放后,1949年8月5日,一批南下干部随人民解放军进城,由曹瑛和阎子祥同志分别 ...



  我进单位时, 老工人年龄都偏大,做事却蛮发狠。用其行话说:“土夫子霸得蛮,动手一口痰”,“土夫子冒得巧,一齿挖现眼”。1976年在修南湖路时,连六公司的砌木匠看到我们铺沥青路时,也说:哎呀,你们咯样辛苦,比我们还不如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李耕 发表于 2021-5-9 08:03
我进单位时, 老工人年龄都偏大,做事却蛮发狠。用其行话说:“土夫子霸得蛮,动手一口痰”,“土夫 ...



     
               一丝不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我在湖南省市政施工员专业培训班学习时,教材料学的老师讲:沥青是一种复杂的碳氰化合物。现在我也不知其毒性如何?但亦有同事患不治之症去世。我与那些身世各异,却被人看不起的土夫子同甘共苦数年,亦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虽不出烟丝,但是却为城市蝶变,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我写下这些文字,是对当年辛勤劳动的工友,表示敬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李耕 发表于 2021-5-11 06:14
我在湖南省市政施工员专业培训班学习时,教材料学的老师讲:沥青是一种复杂的碳氰化合物。现在我也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08:02 | 只看该作者




我写下这篇文字,是对当年辛勤劳动的工友,表示敬意!也是对英年去世的同事表达我的哀思!物是人非,现在几代人打拼的公司已被有“块方”的私人老板一统天下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5-15 06:46 , Processed in 0.15500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