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476|回复: 0

<街头的茶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25 09: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街头的茶馆>
  秋末的阳光徐徐的照进路边树林斑斑驳驳的缝隙间,抢在有太阳直射的地方坐下,依然感觉到有些寒颤,这是年龄熬不过岁月的现状。其实,喜欢到人多聚集的公园里来坐坐的老人,大概是想把幸福晚年的秘诀与孤寂签订一个体面热闹协定的形式而已。
我虽不是街头花坛喝茶的常客,但我有一帮同学、朋友常常集聚在此,于是,空闲时间偶尔我也会来坐坐,会会他们,喝喝茶,聊聊天,打下牌、聚一下餐,把人生的寂寥在此打磨。这里是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呈长方形状,虽不大,但目测,约两三亩多地有余。是区政府和街道社区为改善市民生活环境而修缮的一座街边公共花园。此类花坛现在遍布了城市的许多角落,为市民提供了良好的休闲场所。
我知道,城市中还有很多人并不关注街头、路边这种形式的小公园,更不会知道这里面还会有自发形成街边露天茶馆,甚至想不到会有如此众多的社会闲散人员会云集如此。的确,这种形式的茶馆太不显眼了,又不上档次,更没有正规的门面和设施,桌椅和喝茶的器具也极为简陋,一块空地谁占归谁有,没有任何私人空间,全是临时收放用的折叠桌和塑料椅子,全然没有一点式样。然而你很难想象的是,只要是不落雨天,这里就会集聚众多的上了岁数的男女和七七八八的人在此会友、喝茶、打牌、谈天论地,打发一天的时光,而且基本都是这里的老常客。
只要不落雨,这些有把年纪的人就会想要在风景中行走品味,呼吸户外的新鲜空气,所以当阳光透进树林,望着满眼显绿的花坛,芬香扑鼻的桂花、菊花,他们就感觉有种接近大自然的感受,心会敞开,烦躁减少。我留意过一些孤独的老人,他们在公园破旧的长椅上枯坐,头发,如枯黄的秋草一样凌乱,胡须,横七竖八的铺满在下吧上,右手夹着香烟冥思着淹没在岁月长河里的时光,情绪跟着游曳,思维彼此起伏。其实,季节无关人心,这正如萨特有句话说得挺好,老年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不断被剥夺的过程。如今城市许多老人把这个被剥夺的时间充分用起来了。他们在如此简陋路边花坛里找一张桌子,搬几张櫈子,把带孙的推车靠在身边,抛弃在家里与妻子、儿女观念的不同产生的烦恼,顺便把早上捎带的小菜、肉食、调料等生活用品搁在旁边,然后,放上自带的茶杯,或用茶馆老板的杯子,再要一瓶热开水放在桌下边自对,收费每个座位三块钱。这种不受局促,不拘式样,伸腿撩脚,敞心露背,满一副自由自在的样子,就是长沙小市民生活的现现状。
据考证,1、最早的市民社会,见于汉荀悦 《申鉴·时事》:"皇民敦,秦民弊,时也;山民朴,市民玩,处也"
2、现代泛指:发达到出现城市文明政治共同体的生活状态。
3、城市居民的基本解释:具有一国国籍,并根据该国法律规定享有权利和承担应尽义务的人。并通常还指具有城市有效户籍和常住在市区的合法公民。
触摸长沙城市的人情脉络,都市里,是那么样的层次分明,各个阶层都有不同的活动范围。高端酒店、咖啡厅、歌厅、酒吧的一杯浓郁,一种馨香,婀娜多姿的舞姿,轻盈优美,似乎所有的不满、烦躁都可以消逝在袅袅升起的清烟中。在有档次的茶馆,严谨的着正装,捧一杯香茗,结交一群朋友,把文化艺术和生意场上的共同利益宁静成为共同的语言。恍惚间,抬眼望,傲视一笑。
然而,更多是散落在街边巷尾公园里的退休和形形色色的人。这些參差不齐的层次和思想沉淀在城市社会的各个角落。比如,街头花坛、立交桥下、商场单位空旷的坪前,喝茶聊天的,跳广场舞的,打牌算命的,买码猜六合彩的,卖祖传秘方的,还有出卖灵魂的,‘三教九流,七十二行’基本都能揽啰搜尽。
在此相见,一般不分对方年龄大小,见面称呼都以某某‘哥’为主,‘哥’们的味就是这么的浓,颇有些江湖的味道。初来乍到,偶感觉这里的氛围似乎与社会也格格不入。周围弥漫的空气也有种毁灭的味道。如果你仔细看,认真听,就会发现有许多悲戚冷清的故事,故事中主角的形象在街头茶馆里演绎着丰富多彩,像是岁月里流行最凄美的服饰,看得人心惊胆战!
后来,逗留数次多了,又感觉已把自己卖给了低俗,让思想真正陷入世俗社会的小人物生活之中。朝升暮合,多次身临其境,喝茶聊天,耳闻目睹,虽谈不上云谲波诡,但从眼犄角儿里,我了解到;这些生活在城市中的‘小市民’,经济上并不贫困,只是因为社会分工和改革变故以及个人努力程度的原因,他们许多人心胸狭隘,嫉妒心强,爱攀比,精神追求匮乏,思想上自私自利,作风上明哲保身。害怕现实中的任何变动,竭力维持宁静安逸的无聊生活,这是一群相对社会底层正常发展畸形的人。
虽说这里关系复杂,但在这个群体中;是不会也不敢触碰法律这条底线的。他们大多胆小怕事,不敢招惹任何黑恶势力、凶狠的角色。躲在民粹的旗帜之下,在稳定,安逸的社会中蜚短流长着这家那家的好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注目于人性的丑恶,斤斤计较着每日的一得一失。
仔细与之交谈,然后观察,你会发现;还有一些人,虚荣心极强,爱脸皮,喜欢讲面子。为了脸皮,有时会说点谎话,有时则自欺自慰,有时则会打肿脸充胖子,甚至牺牲一点自己的利益,但是,伴随的是“止不住的后悔”和“不断的内心痛苦斗争”。作为一种心理补偿,这种人会到处宣扬自己如何为他人做好事,这种宣扬有时会使他人达到令人生烦的地步。有时,为了弥补这点点“损失”,会作一些更加得不偿失的事。一旦失败,就认为是一件没有面子的事,而为了脸皮,即使是自己做错了的事,只要不是被他人明确无误地抓住,那就非得要低赖不可,来一个死不认帐。
后经朋友引见,混迹其中,喝茶聊天后,我看到他们更多的是行为的简单性,生活方式的简单决定了这一类人的行为的简单。他们行为缺乏周密的、理智的考虑,有时还表现出一种“天真的幼稚”和“可笑的诚实”。社会行为,不分地点、时间、场合,也不考虑后果,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在这种简单的行为中又渗透了一种盲目性的顽固,又象小孩似地任性,像老年人的那种执拗,有时还表现出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性。有时,自己的行为伤害了他人,自己甚至不知道。当发现自己的行为作了有损于他人的事以后,在简单地作了一番良心上的自我责备以后,更多的则是千方百计为自己辩护和开脱,甚至将责任推到受损的一方。此地众多如此不负责任内心劣质的人,就像社会黑色的染缸,无论加进甚么新东西去,都变成漆黑。
尽管触碰到这些‘小市民’的许多负面印象,但我仍不忽略其中一些特别之人,从他们的个人经历和出生隐世来看,是混迹其中而不显山不漏水,有种深藏不露的感觉。从有限的接触中,不乏言语吐露温和,儒雅礼仪,甚至可以看出一些有思想,有气质的特征涵养来。
       如此简陋、闲杂聚集之地,露天品茶,尚能见识了个别‘独游偶影’的不俗之人,他们跟你讨论中央综合改革方案和体现统筹兼顾的‘顶层设计’与‘底层思维’的气魄。还能与你谈论‘中国嫦娥四号从登月到玉兔二号沉睡又苏醒’事件,甚至还能扯起我从哪里来的‘哲学’命题。如此的文化差异和素质反差,使我深感这里也非同一般,那些‘故家子弟’果是名不虚传,孤独犹如影子一样存在于生命一隅,市井社会中依然会藏龙卧虎。
此时,我感受到;看不惯差异化,大概不是这个世界太缤纷的缘故,而是内心的包容还不够大,骨子里的格局还不够宽,一份智慧和涵养还不足以支撑起纷乱的生活节奏。只有自己拥有了足够的生活阅历后,就能看得惯一切事件,以及一切人与事的奇葩,包括更诡异的状况,也能淡定听、看、触摸,不是麻木了,而是善于理性与平静。
街边茶馆熏染久了,就熟悉了许多道路传闻,社会上许多事情的发生,确实有恶劣不堪,但那些折射人性的人物,一直活在我们身边,甚至就是你、我、他。人性的弱点是什么?想必很多人都说不上来,即便能说几点出来,也常常不知所云。人性这个话题,本来就是细思极恐的东西。人性皆有弱点,无论是今天处在此地喝茶的人,还是居庙堂之高的人,都不可避免地需要应对人性的弱点。
别自命清高,人生比你想象中的要复杂。尤其是人到晚年,经历过前半生的浮浮沉沉,也应该看透了这世间的落寞与繁华。我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但可以改变自己。到这里来喝茶,请你不要谈论社会的高雅与低俗,文雅在这里走的太快了,人性的教养就会跟不上它。在这里相聚会友、喝茶、聊天、打牌横竖就是一个已被浓缩过的鲜活的城市市民文化街景,展现人性特点的汇集之处,除了融合之外,再没有别的路,更不想图之改变。
法国思想家蒙田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认识自我”。人活着不难,难的是认清自己和世界后,还能自信的活着。于是我想,一些人,一些事,改变不了,就学会妥协;纠结难受,就试着释怀;看不习惯,就学着忍耐;无法想象,就试着理解。如此,才能多些开怀。于是,我也像常来此地喝茶的同学、朋友那样,也走近街头路边茶馆,熟悉他们的生活,不然,另一种认识就会跟不上了。
城市是繁华的,繁华背后是孤独,孤独背后是空虚。其实,任何人都是需要社交的。再内向的人,再喜欢独处的人也会有自己的圈子,自己的朋友。或许有的人社交很少,但是完全断绝社交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会令人绝望。然而,大家之所以喜欢坐在城市繁华的街头喝茶,与外面朋友、熟人交流沟通,是想避开了家庭的琐碎,抛弃孤独和失落,增进大家的感情,拓展自己的人脉!
此地虽说来过多次,但还从未仔细打量,今天细瞧,近看花坛之中,依然映入一派自然的景象,仿佛充满鸟语花香的公园。脚边,花草繁茂,树木茂盛,草坪其间,倒还有两座重叠的石头假山,硕大嶙峋。坪中另一处建有亭阁,亭子有四个面,小巧别致,层现迭出的模样,没有雍容的华丽。靠近居民点的花坛边还有一个二十来米的长廊,它翘角飞檐,尖顶绿栏,小巧玲珑,煞是奇绝。远处,城市灿若的般隧道在马路中蔓延开来,白色道路的引导线闪着光泽通向城市深邃的西边。繁忙的公交车在正井然有序的把乘客投送远方。医院、酒楼、写字楼阁能为人所见。环卫洒水车不断地的冲洗着路面,城市园林工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沿途护着树木。
寒意萧索,太阳渐渐西斜,亭子里的光线渐渐暗淡。已经是傍晚了。我站起来告辞,白天喝茶、聊天、打牌无声地烙下一天的记忆。此刻,我抬起疲惫的眼神,望着川流不息的路人,车水马龙的街道,及风驰电掣的摩托车,谱成了一首紧张而刺激的“惊愕交响曲”。起身挪步时,四周仍然是匆匆忙忙的脚步声,我将在这条街上向着另一条街赶路,两条街的距离里,骑上电动车也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偶尔乘地铁也需要二十多分钟,再乘俩站公交车,步行十分钟就到家了。
       家,在芙蓉南路外,毗邻省政府,秋光退潮,冬日赶在路上。季节更替的谜,仿佛被芙蓉路上的桂花说破,只因风过,桂花捎来一点香,让人的心暖一暖,又猛地一凛。我想,城市惟其繁华,所以喧嚣,人在其中,最易迷失自己。我,亦是如此。退休之后,在忙碌中充实,也在繁琐中迷失,再也找不到昔日那个常常凝神沉思、拥有宁静心灵的自己。因此,内心深处总是一片茫然。
都市与乡村,各有各的美。当一种美,美得让人无法企及的时候,我就会意识到自身的局限,都市与乡村,美得迥异,美得让人无法忘记。长沙这座城市让人沉醉,让人迷离,这主要是有让人震撼的风景,那便是湘江与岳麓山。多次开车一瞥,那清澈般的‘漫江碧透’和‘霜叶红于二月花’美仑美奂的瞬间定格。
快到家门口了,街边茶馆所有的故事逐渐退场,小区门前忽闪忽闪地昏暗,唯有路灯低垂着头站在路边,自己孤独的影子细细长长,逐渐缩短。一阵微风吹过,我下意思抱住自己,衣襟在风中晃荡,落寞,或是惆怅?唯有白天那路边花坛里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在脑海中缠绕。最后剩下那半夜的喧嚣繁华与灯火辉煌。
2020.10.23晚草于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10-26 04:57 , Processed in 0.14800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