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95|回复: 23

湘绣之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31 05: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湘绣之缘

         缘分,大多被归之于美好。那种冥冥中仿佛有人安排,却又极其自然的相识、相遇、相知、相偕,成就了各种可歌可泣的故事,也浸透了人们最深刻的记忆。我与湘绣的缘分,其实就溶浸在我跟五姑的缘分里。从四个月起,我与五姑相依为命四十年,而她的一生大半都与湘绣密不可分;她离我永去不久,命运让我与湘绣也渐行渐远,直至成为生命里一段永恒的回忆。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家道中落、年仅15岁的五姑进入长沙衡萃女子职业学校。那相当于一所女子中专,开设的都是刺绣、绘画、缝纫等课程。当时长沙的周南、艺芳、福湘都是比较“贵族”的女子中学,去读书需要一定的经济条件。衡萃虽是私立学校,却最着重于女性的自立自强,低调务实地争取到一些政府补贴,学费最低。五姑曾当成笑话告诉我,周南等女子学校的校服都比较漂亮,或白衣蓝裙,或蓝衣蓝裙,洋细布颜色亮丽;只有衡萃是朴素的粗布黑衣黑裙,学生被戏称为“豆豉姜”。
         五姑17岁从衡萃刺绣科毕业,成绩优异留校任教,后来到周南当老师,教手工课十几年。她自学钻研各种技艺,把画、绣、缝、剪贴等各种手工艺都结合了起来,尤擅废物利用,深得学校和师生喜欢。五十年代初,五姑率弟妹做“贴花”谋生,加工枕套、台布、手提包等日用品。“贴花”是把彩色布料剪出花、叶等图案,先贴到底料上再刺绣,算是湘绣的一般产品。大约1954年前后,五姑加入长沙市湘绣生产合作社,次年调入湖南省手工业联社湘绣厂,专门从事设计工作。后来工厂更名湖南省湘绣厂、省湘绣研究所,厂址从最初的大王家巷迁到市中心湘绣大楼,最后落户八一路老火车站北边,建起了大片花园式建筑。
         小时候,我的眼睛里就满是花花绿绿的布料丝线,漂亮的枕套被面,还有一些华丽的“奢侈品”。记得有一种手提包,是五姑发明用裁被面的软缎边角料做的。先把缎条刮上加明矾的糨糊(这样就不会发霉),中间衬上纸带后两边一包一烫,就成了稍硬不稀边的缎带;缎带横直交错地编织起来,加上衬里缝纫成不同款式的包包,还可以绣上立体的花,既漂亮雅致又显高档,是很受欢迎的产品。我还没进小学就学会了编手提包的提带,那是拿约八分宽的长缎条,事先两次对折烫好成细长条(这道工序是必须大人做的),左右两根分别挽套交错,抽紧一边,再不断左右重复同样动作,不一会儿就能编出一根。我把它当成“玩具”,玩得很开心,有时候一天能编十来根,自然,也会得到好多的表扬和零食奖励。
        五姑到省湘绣厂后,在绘画车间工作,那里也就成了我课余的“百草园”。画室里高敞明亮,有点像一条长形的走廊,靠窗一侧的画案四面悬空,一张接一张排成长队。我在五姑硕大的画案一角写作业,跑到这个那个的桌前看他们挥毫泼墨,懵懵懂懂地听他们谈论国画优劣、画坛逸事和家常琐碎,甚至外宾来参观或他们开会我也静悄悄的躲在角落里玩耍。那时候,湖南老一辈的国画大师几乎都集中在那里:全国有名的女画家邵一萍,最擅画狮虎的杨应修,花鸟画大师李凯云,山水大师李云清,全能且最不服输的画家刘方、女画家粟懿功……李凯云老师最是幽默,因为在家里行二,大家都叫他“李二嗲”。他和“杨应嗲”常常故意逗憨直不服输的“刘三嗲”刘方,惹得画室里的人都哈哈大笑。大师们都各自带了几个徒弟,年龄大约比我大十几二十岁吧,像陈淑云、李望明、袁光海、周壮猷、李孔昭、叶秀丹、王德兰、李欣中、陈焕章、曾昭咏、邵春林……他们后来大都是湖南国画界的知名翘楚。而刺绣车间有老一辈的刺绣大师肖玉君、张桂云、陶玉珍,而后来也成为大师的王淑梅、周金秀、刘爱云那时候都还年轻。
        五十年代中,五姑把她独创和总结的一套刺绣针法——“织绣”整理推广,长沙市湘绣厂专门成立了一个织绣组,五姑也因此被推选参加 “第一届全国艺人代表大会”。参会的都是全国著名的工艺美术家,比如北京的“泥人张”、河北的“面人汤”,还有天津杨柳青年画、宜兴紫砂壶、景德镇陶瓷等很多著名工艺品的代表人物。由五姑设计、指导生产的高档织绣产品在国际上声誉很高,经常参加各种展会。与湘绣不同的是,三十多种针法的织绣不仅有平面的,还有很多是立体的。比如梳子绣的花瓣一瓣瓣都立起来,配以深浅渐变的颜色,鲜花似的栩栩如生;瓦巷织有一条条凸出来的“棱”,间以稍凹的织纹形成生动的对比和反差;打子绣如一颗颗圆亮的彩色珍珠,镶嵌在花心上像要跳出来一样生动;蛛网绣可以绣出各种形状的“网”而且“漂浮”在不同的图案中,参差不齐的外沿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柔美。这种用针和丝线“织”出来的刺绣美不胜收,我这辈子能看到它是无比的福气;而眼看着它消失、湮灭在历史的长河里从此失传,也是我这辈子最痛心的遗憾!  
        那时候,我经常跟五姑一起去通泰街三义里的织绣组。组里的成员不仅有我的三姑妈、六姑妈,还有五姑的老同学梅静君、曹庄,以及彭佩坤、宋群英、方徵杰等好多位阿姨。她们的巧手令我无数次的惊叹,那些成品在我眼里就是世间最美的艺术品。可惜,织绣组人少,产量低,几乎总是只能成为展品。况且新创的织绣毕竟缺乏历史底蕴,不像传统湘绣有成熟的生产和销售渠道。后来织绣组虽然搬进了市湘绣厂,却仍然只是一个作为 “点缀”的湘绣品种。既然人少产量低没有多少经济效益,名气也不是特别大,也就没有人珍惜,没有人着意传承,没有人想到今后失传了会可惜!几十年来我无数次的后悔,为什么不多多少少跟五姑学点画画,不去跟梅姑姑他们学点织绣。16岁下乡命运蹉跎,我甚至都没能留下一幅五姑的设计画稿,也没有留下一件织绣产品作纪念!
        1974年,我下乡十年后“顶职”进了五姑的湘绣研究所。五姑想让我到绘画车间学画,但60多名顶职的家属谁也不许特殊,全部分配到了机绣、刺绣和成功车间当学徒,我被分到成功车间“踩缝纫机”。后来我逐步掌握了车间的全部工序,接着借助这些工艺设计产品并创建服装组,最后进供销科挣到一张办公桌。在供销科常要出差,无论跑原材料产地还是跑销售,是跟人打交道还是就便游览名胜尝尝当地特色小吃,虽然旅途辛苦,饥饱无常,却实在是“胜读万卷书”。还有参加每年在不同城市举办的全国“旅游工艺品交易会”,也为我增添了很多国内著名工艺产品的知识积累。从那时候起我的眼界开始变宽了,不仅对湘绣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也跟苏绣、蜀绣和粤绣以及很多工艺品单位有了往来和交流。


  那段时间正是国家“百废待兴”、湘绣长足进步的时代,一幅幅前所未有的湘绣精品在我亲眼见证中问世。黄淬峰取李白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 的《玉阶怨》诗意境,设计出意蕴深厚优雅的“望月”,再由彭俭纯等湘绣工艺师们一起钻研,绣出了轰动工艺品界的全国第一幅“双面全异绣”;湘绣最出色的传统产品“狮”、“虎”和“樱花蓝雀”等作品先后获得全国工艺品的最高荣誉“百花奖”;天天络绎不绝来湘绣研究所参观的外宾,一个个惊叹不已,满心欢喜地买了国画、绣品、绣衣等意犹未尽地离去;台湾作家琼瑶来参观时赞赏不绝,迫不及待地花几万元订购了一幅半年后才能取货的“望月”;在北京的全国工艺美术展上,无数人在湘绣展位前欣赏、询问、流连忘返……

         1988年我调到省湘绣进出口集团公司任进出口部经理,与各公、私营湘绣厂也都有了业务往来。1990年我奉命牵头具体筹办泰国湘绣精品展,主打宣传的产品有湘绣研究所绣的泰国诗琳通公主像、盘谷银行陈友汉总裁的肖像,还有双面全异绣《熊猫/孔雀》、《马王堆帛画》绣片、雷诺阿《女孩》像等各厂家提供的湘绣精品上百件,工艺师胡丽云也随展团去作现场表演。



  展览在曼谷的盘谷银行顶楼大厅举行,“诗琳通公主在长城上”的绣像放在展厅入口正中,这是盘谷银行陈友汉总裁定制、展后将由诗琳通公主收藏的国宝级产品。中国驻泰国大使李世淳亲自陪同诗琳通公主和陈友汉总裁参观展览,我担任解说。公主饶有兴致地参观并询问各种细节,给了湘绣极高的赞誉。泰国政要、企业家上百人参加了开幕式,对湘绣的精美和极强的表现力叹为观止。展览十分轰动,泰国顿时掀起了一股“湘绣热”,我们的展品卖得极好。



        九十年代初,我先生文正球应邀到马来西亚讲学,后来又做了一家保健品公司的医药顾问。我正好肝脏有点毛病要休息,便去了他那里看看。除了湘绣和湖南工艺品的资源,我与国内工艺品厂家及很多省市的工艺美术公司都比较熟,在马来西亚跟一公司老板聊起来,他马上邀我去那里合作开一家旅游工艺品公司。回来我跟自己公司一汇报,又跟一些工艺品界朋友通了几个电话,不到两个月就运了几个货柜的产品到马来西亚,在马六甲的旅游打卡地观音庙旁边开起了“新华中国文化工艺品有限公司”。我这个经理主要负责组织货源,每个月跟湖南、陕西、北京、苏州等各地工艺品公司结一次账。湘绣再次经我的手走出国门,在国外有了一个落脚点。除湘绣外,苏州的绣品和檀香扇、陕西的兵马俑和唐三彩、北京的景泰蓝和漆雕、玉器……都琳琅满目摆上了我们的柜台,迎接八方来客。可惜的是1995年我要移民美国,国内公司不敢再“先供货后结账”,于是我处理完所有业务,公司寿终正寝。  



        来到美国,我本来也想做个湘绣的推广者。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了解,我发现这边无论文化还是商业模式都跟国内和东南亚大不相同。一般美国民众对刺绣几乎完全没有概念,根本搞不清手绣和机绣的区别,体会一件刺绣艺术品的价值比看懂毕加索的画困难得多。而湘绣(尤其精品)不是普通的消费品,它是工艺品金字塔尖上的宝石,美国一般民众基本不可能购买,它们应该进入的是高端消费者的视野。我一个普通的移民,来到异国他乡连语言都不通、尚处于求温饱的阶段,要进入上流社会的圈子并且推广产品,那根本就是不现实的。我惟有给湖南同乡会的会刊《湘音湘情》写了下面这篇 “话说湘绣”,这是我到美国写的第一篇文章,也是为了消解我心中的思念与遗憾。这些年,国内的形势一日千里,商品社会“快餐”流行,回去看到长沙到处是湘绣厂,到处是湘绣“精品店”。可是在我眼里,那些号称“精品”的产品完全不够水准, “曾经沧海难为水”啊,这跟我见过的那些“不计成本只求工艺精湛”,货真价实的湘绣精品哪能比呢!
        湘绣是湖南艺术的明珠,从事这一行业的生产和管理人员前前后后怕不有几十几百万?这些人跟湘绣的缘分虽然深浅不同,相信对湘绣总是有亲近和热爱之情的。我只希望那些真正跟湘绣有缘的人,那些有责任、有义务、有使命感的人和单位(如湘绣研究所等),能放远眼光不钻钱眼,把湘绣千年的精髓保存起来,把我们民族的瑰宝好好传承和发扬下去,让湘绣与更多的中外朋友结缘。
                                           2020.9.14于马里兰


话说湘绣


        说起湘绣﹐人们都知道那是湖南最著名的工艺品。伴随它的﹐往往是“精美绝伦”、“巧夺天工”之类的形容词。但若细问湘绣的来龙去脉﹐很多人便不大清楚了。笔者在湘绣和工艺品单位工作了二十余年﹐愿借此一方之地﹐来数数“家珍”。
         湘绣是由民间工艺发展起来﹐现已达到中国最高级水平的手工刺绣。它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在长沙马王堆汉墓的出土文物中便有刺绣产品。至清代﹐湘绣进入极旺盛的发展期﹐在“湘、苏、蜀、粤”四大名绣裡拔了头筹。当时﹐上至皇帝的龙袍、皇后嫔妃的衣裙、宫中的屏风壁饰﹐还有王公大臣富贵之家的衣物、卧具、摆饰﹐下至小百姓家娃娃的鞋帽、姑娘定情的手帕荷包﹐无不以湘绣为美。中国诗词小说裡﹐称高级丝织物为“湘缎”﹐美人的罗裙为“湘裙”﹐也体现出湘绣之精美与高贵。
         时至民国﹐湘绣仍然受人青睐。孙中山先生的灵柩从北京迁葬南京时﹐是特地到湖南定做的棺罩。1921年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湘绣荣获金奖﹐成为中国刺绣首次在国际上获得的殊荣。1933年,美国芝加哥举办的“百年进步博览会”上,湖南绣工杨佩珍绣制的 “罗斯福绣像”引起轰动,罗斯福总统特地会见湖南参展代表并赠以500美元致谢。半个世纪过去﹐这幅绣像至今仍展出于亚特兰大小白宫博物馆。该绣像中央是罗斯福头像﹐周围呈椭圆形环绕着五条姿势不一、腾空飞跃的龙。参观者在惊叹湘绣技艺精湛之余﹐也引起对“龙的传人”——中国和中华民族不尽的联想。


         湘绣产品就其工艺水平﹐可以分为普通产品和精品两类。如果把湘绣比作一座“金字塔”﹐那麽它的基座就是以长沙为中心、散佈于周围数百里方圆的几十万名绣工。她们从事服装、床上用品、室内装饰品、旅游产品等普通产品的生产。湖南女孩有天生的巧手﹐她们往往七、八岁便开始跟着妈妈学绣花﹐从一片叶、一朵花、一只鸟直至整幅的产品。也许是湖南灵山秀水的感染﹐还有湖南历代浓厚的文化氛围的熏陶吧﹐湘绣除了有民间工艺那种自然纯朴的写实之美﹐也极具典雅细緻的文人风格。
         湘绣以中国画为基础﹐分为山水、花鸟、动物、人物四大类。它的画面常常选择人们喜闻乐见﹐或寓意深远的题材﹐以优美的书法配上题字或诗词﹐盖上篆刻精美的印章﹐经丝线刺绣后﹐其光泽使画面更鲜活而富立体感﹐这就是湘绣集“诗、书、画、印、绣”于一体的艺术特色。


         稍稍留心﹐你会看到湘绣到处装点着人们的生活。典雅的湘绣旗袍、团龙飞鹤等柔软舒适的睡衣、飘逸的绣花衬衫和衣裙、新房裡整套的床上用品和窗帘……而湘绣俗称为“画片”的各种绣片﹐更是随处可见。商店新张﹐会挂上大幅的“百鸟朝凤”、“富贵牡丹”﹔公司开业﹐人们会送上“金玉满堂”、“鹏程万里”“马到成功”﹔饭店宾馆裡﹐大幅的花卉或山水屏风、四张或八张一套的条屏显得富丽堂皇﹔乔迁新居﹐客厅裡来一幅“红梅报春”﹐气氛便大不相同﹔书房裡挂套“梅兰竹菊”平添雅气﹐寿堂裡来一张“松鹤延年”喜气更浓。出国的人常带些小绣品作为礼物﹐而老外们在旅游商店看到那些可爱的刺绣小猫、小狗、熊猫绣品﹐总是爱不释手﹐不看饱了、选足了不肯动身。

         走进湖南省湘绣研究所和长沙几个大湘绣厂的精品车间﹐你便看见了“金字塔”的顶端。这裡有全国著名的画家﹐有美术学院的高材生﹐有最优秀的湘绣工艺师。刺绣工艺师除了积累几十年刺绣经验的老艺人﹐年轻一代也英才辈出,她们是经过多年学习和实践,层层选拔并进行了绘画和技艺培训的佼佼者。她们所创作的﹐是足以惊世骇俗的湘绣精品。
         在配线间裡﹐你可以看到上百种不同颜色的真丝绣线﹐每一个颜色又从深到浅分成十几个不同的色阶。一根头髮丝那麽细的线﹐在刺绣工艺师手裡要再分成十几根﹐才用来刺绣。凭着这五彩的丝线和数十种不同的针法﹐她们能让任何中外名画、风景照片、人物肖像、飞禽走兽……成为一幅唯妙唯肖、栩栩如生的绣品展现在你眼前。不过﹐一幅绣品往往需数月甚至经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七十年代﹐湘绣在全国首创了“双面全异绣”﹐即在一块薄如蝉翼的底料两边绣出色彩、画面完全不同的作品来。有人说﹐那是假的吧﹐是两块贴在一起对吗﹖不﹐这可是真功夫﹗1982年加拿大国际博览会上﹐湘绣工艺师彭俭纯现场表演了一个月﹐绣品一边是茶花﹐一边是熊猫。参观的人天天围得水泄不通﹐洋人报纸惊叹这是“魔术般的艺术”﹗
         湘绣精品因其所需的高超技艺和漫长的时日而出产不多﹐唯其如此更为中外上层人士和收藏家所喜爱﹐不惜重金求购。湘绣曾为美国雷根总统、泰国诗琳通公主等许多国家元首和名人绣过像﹐也为一些收藏家绣过“夜宴图”、“清明上河图”、“蒙娜丽莎”等许多中外名画﹐为人民大会堂等高级厅堂製作各种屏风和摆饰﹐还多次绣制中国领导人出访赠送外国元首的礼品。
         当然﹐作为国宝级而且获得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项“百花奖”的产品﹐湘绣精品中最具魅力的“雄师”和“猛虎”已由中国美术馆、中国工艺美术馆等收藏﹐流传后世。狮虎可说是湘绣最典型的代表作﹐因为只有湘绣才能用独创的针法“纄毛针”(“纄”要读第一声)让狮虎的毛那麽蓬松逼真。而狮虎的眼睛要那麽有神,绣制起来也是有诀窍的,小小一隻眼珠﹐绣它要用二十多种色彩的丝线﹐历时半月才能完成呢。此外﹐还有“樱花兰雀”、双面全异绣“望月”、“花木兰”等不少产品也是被国家收藏的精品。
         唉﹐可惜我一支笨拙的笔﹐写不尽湘绣之美﹐道不尽湘女之手巧。唯以心裡一份作为湖南人的骄傲﹐与诸君共享罢。


                                        1997年11月原载于《湘音湘情》


  注:采用的图片很多都是从湘绣研究所产品说明书上扫描所得,特此说明并感谢。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21-5-31 06: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大作!老照片保存得很好哦!
  痛惜中国的很多传统工艺都失传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31 19: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31 20: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的湘绣真的了不起,收到了中外人士的喜爱。也是很多艺术家的收藏品。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谢谢少年狂的佳作,学习欣赏!
     
       赞一个db51b673862708cb[1].gif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31 20: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你图文并茂的介绍,让我们对国宝湘绣有了一定的理解,谢谢你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31 22: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耕不辍,令人敬佩![再见][强][强][强](湖北知青琼楼玉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 11: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21-5-31 06:35
欣赏大作!老照片保存得很好哦!
  痛惜中国的很多传统工艺都失传了!

  我虽为湖南人,对湘绣认识实在是太一般了,你的美文使我对湘绣的了解又上了个大台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 11: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可惜我一支笨拙的笔﹐写不尽湘绣之美﹐道不尽湘女之手巧。唯以心裡一份作为湖南人的骄傲﹐与诸君共享罢。

         
      假若没有湘绣,湖湘文化艺术会缺失而寂寞的。  
  这篇《湘绣之缘》我感到分量沉甸甸的。这篇《湘绣之缘》由一心友来写,你是不二人选。湘绣的前世今生,湘绣人生生不息的艺术传承,全在这《湘绣之缘》的字里行间,这字里行间含着海外赤子的家国情怀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 11: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将中国的湘绣推向了世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 18: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50年代,我们住的大屋一户邻居,男人被判劳改,妻子带着四个儿女,这靠湘绣维持一家生计,用的是一个人的这种湘绣架,一盞煤油灯,晚上要干到半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2 07: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21-6-1 11:31
唉﹐可惜我一支笨拙的笔﹐写不尽湘绣之美﹐道不尽湘女之手巧。唯以心裡一份作为湖南人的骄傲﹐与诸 ...

  远眺姐好!多谢你的欣赏,过誉了!这篇文章发出来其实有些踌躇,因为篇幅实在有点长,不免“王婆婆的裹脚”之嫌,跟不上如今“短平快”的时代节奏。然我等经历的事毕竟有其不同风貌,姑且敝帚自珍记录下来,也算是老去情怀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2 07: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21-6-1 18:50
50年代,我们住的大屋一户邻居,男人被判劳改,妻子带着四个儿女,这靠湘绣维持一家生计,用的是一个人 ...

  长沙周围像这样靠绣花维持生计的还真不少,尤其乡下。说来可怜,那些年卖鸡蛋都是资本主义,很少有几个“活钱”,靠晚上绣花虽然赚钱很少,却多少是个补贴,所以乡里妹子学绣花慢慢成了传统。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发展赚钱门路多了,绣花工资却涨得不多,绣工就大大减少了,粗制滥造的东西也多了起来。绣花“绷子”大大小小的很多,以适应不同的产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2 07:3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姐 发表于 2021-5-31 20:55
中国的湘绣真的了不起,收到了中外人士的喜爱。也是很多艺术家的收藏品。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

  多谢郭姐!湘绣虽然不错,离成为世界人民都了解的艺术品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的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2 07: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21-5-31 20:58
看了你图文并茂的介绍,让我们对国宝湘绣有了一定的理解,谢谢你了!

  枫树林好!谢谢你每次都热情跟贴!祝夏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2 07: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工 发表于 2021-5-31 22:03
笔耕不辍,令人敬佩![再见][强][强][强](湖北知青琼楼玉宇)

  多谢长工兄夸奖,过誉了哦!祝安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2 07: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卫王 发表于 2021-6-1 11:07
我虽为湖南人,对湘绣认识实在是太一般了,你的美文使我对湘绣的了解又上了个大台阶。

  大卫王兄好!俗云“隔行如隔山”,诚不我欺。从事不同的工作,大家其实多半都只熟悉自己接触的东西。哪怕业余爱好,你那“打鸟”的本事我可是望尘莫及的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2 07: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周行 发表于 2021-6-1 11:56
你们将中国的湘绣推向了世界!

  周行姐好!你总是给人褒奖和鼓励,这怕莫也是师德的体现啵?你大约不晓得,我文中提到的“织花组”成员“宋群英”就是你的同学胡四姐的妈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3 17: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狂 发表于 2021-6-2 07:45
  周行姐好!你总是给人褒奖和鼓励,这怕莫也是师德的体现啵?你大约不晓得,我文中提到的“织花组”成 ...

哦哦!是的当年我经常去胡四姐家,她妈妈在楼上有一个架子,架子上錛着绸缎,她妈妈就在上面绣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3 23: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永知青万力,64年由长沙下放到江永大远公社,专攻美术且文笔犀利。回城后大约与你同一时期与湘绣结缘,曾任市机绣厂的厂长。曾在长沙晚报上发表过好几篇关于湘绣的文章。后转到珠海,担任外贸方面的工作,不知你认识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4 07:0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行 发表于 2021-6-3 17:03
哦哦!是的当年我经常去胡四姐家,她妈妈在楼上有一个架子,架子上錛着绸缎,她妈妈就在上面绣花。

  她妈妈的样子我还记得很清楚,个子不高,白净的圆圆脸。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6-14 08:13 , Processed in 0.22201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