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776|回复: 0

流放着自己满满地思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1 08: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放着自己满满地思绪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10544\wps9.png
春,绝对是一副浸染着生命之色的生活画面。当春携着她特有的温煦,潮一样地涌来时,也能让人断魂。每当冬天接近尾声的时候,我总是在心里企盼、寻觅,企盼那万紫千红的花潮,寻觅属于春天的层层次次的绿意,春天让我的心情舒畅,但是,如果你俯下身子去仔细审视,你会发现在悦目的色彩中,还有零星的枯黄,那是残冬留下的痕迹。可是,你不妨削去枯黄的冬衣,你会有更新奇的发现,嘿!枝丫里面却是绿的!原来外表枯黄的柳枝上也在孕育着满绿的嫩芽,孕育着更美的春天。
黄昏,带着温馨的心事漫步在小区外的马路边,那宽敞的花坛里,许多绝美的花草树木早已把城市装扮成一道春的风景,我欣赏着竟舍不得回家,想要寻走在这十里长街上,手心拽着记忆的丝线,放飞着人生几十年走过的坎坷风筝,流放着自己满满地思绪。视觉在夜色中宛如清晰,不经意间,青涩柔稚的气息湿润了我干涸的视野,我仿佛听到了一种蓬勃的声音萦绕在耳边,像燕莺缠绵,似笙箫悠远,如浪蝶翩跹,沉醉其间,身心如春色般在梦尖盘旋。
在岁月中跋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且,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我们各自固执且痴迷的坚守那份人性的脆弱和坚强。一份情感,可以是自此天涯不相问的骄傲,也可以是低到尘埃里还要开出花来的卑微。慢慢地,我们都会变老,从起点走向终点,自然而必然。成长的途中,匆匆而又忙忙,跌跌而又撞撞,奔波而又小心,劳累而又费心,一生,留下什么,又得到什么。人生中只有太多思想情感的缠累。
今晚,心在哪里,路就在哪里!你的人生,我只借一程,留下深深浅浅的足迹。一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情,一旦心动,便覆水难收;有些爱,不需要誓言,相知相守已把彼此铭记。你的每个微笑我都好好珍惜,装点我四季都不曾凋谢的梦。我是你路过的曾经,你却是我生命的唯一。爱,一个人坚持会受伤,情,一个人坚守会让相思如画,画出满满的心酸和凄凉。今夜的思绪轻轻摇动记忆的风铃,静静聆听吹向你那边的微风,怡悦的夜色如同雾霭的山峰耀着初恋的印记拖曳而来,仿佛间,她绽放着青春的笑容,少女般胸脯起伏的气息,硕大的眸子里亮灿灿眼珠照着我的魂魄旋转在贫瘠的山沟里。那份理解,那份知音,陪伴着我孤瘦的情感,帮我度过了知青苦难的年代,使我终身难忘。山里雾,忽隐忽现,有着太多的朦胧,青涩的思念蹉跎着我的岁月,返城变迁,使我的初恋遗失在回城的细节里。你也许已走出我的视线,但从未走出我的思念。湘江边上的纺织厂,青春的体魄又抄起了锅、铲、瓢、盆干着民以食为天的勾当,低级的职业,不出众的才貌,使我失去了继续追求初恋的信心,我的心曾在河边哭泣,‘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有时我会想起,和你经历的故事,那些情景在飞扬,甜蜜又感伤。这正如一首歌词所说;‘爱永远有些缺陷,不必找出那原因,爱永远有些悔恨,可知相识也是缘份,当你要走的某天请不必慰问,常道初恋终必分手总会变心。’几十年过去了,那段初恋的记忆,那个记忆里的姑娘在我脑海中时断时现,并留下微笑和苦涩的影子。江水依然向北去,多年后,我在河边成家立业,一步一步踏入社会,但我柔软的心灵里,那山峰的初恋记忆,那个大眼睛的姑娘从未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总有一个人,一直住在我心底,却告别在我的生活里。思念的常春藤,依然爬满有你情感的窗户。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10544\wps10.png    我始终记起了山峰里青涩的情感,它纯洁、温馨、激荡,在那个年代里,一切都是忧郁、伤感而艰辛。当初恋来临时,我屈从于这一心灵的需要。在贫瘠的岁月里,思想空虚得如同死去的灵魂,我拒绝不了女性给我的温柔,接受,还是需要周折,不用多说,因为远远就能看出:我单薄、腼腆又不够时尚。但我不想这样,于是努力往一切相反的方向装饰。直到今天,我才下决心坦然面对自己,即使只是为了减轻我的心理负担。
活到六十岁的年龄里,我还是要想去找那个年少的初恋女人,送自己一个充满疯狂爱欲的夜晚。你的人生,我还是要借一程,你是我生命里的传奇。感谢在人生的交汇点,你瞬间的绽放,温暖我心一生,秋天里的擦肩而过,能妆点出春天的芬芳,天各一方的四季,我却拥有了一个永不凋谢的梦。我之所以从给你打那个非同寻常的电话,是因为从今天看回去,那是一段新生命的起点,而通常在这个年纪,多数人的思想和情感都已经老去。但我和你 ,风花雪月结伴而行;一生一程,一程一生。谁不想拿得起,放得下,把人生走得愉愉快快,把生活过得轻轻松松。
我现在住单位小区的一栋向阳的房子里,在僻临新省政府一侧,从那里还可以看到周围布满花坛的马路。我在这儿度过了生命里的每一天,没有大富大贵,也无权位,只是清闲普普通通的过着日子,我曾在此生活又将在此继续,我本也打算在这儿孤独终老,就在我常休息的那间卧室里,在某个我希望晚点儿到来的日子里毫无痛苦地离去。我常常捧着母亲的相片,她曾经是这座城市里拥有无双天资的美人。房子宽敞明亮,是新装修过的,还吊过顶和棋盘式的瓷砖地板,两扇玻璃门开向贯通的长阳台,四月的夜晚,我常常坐在茶几那儿观赏鱼缸里的金鱼,思绪着中年生活的咏叹调。只求,看开、看淡,就已经很好、很美。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10-20 21:11 , Processed in 0.1500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