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https://www.hnzqw.com/forum-341-1.html
搜索
查看: 6258|回复: 2

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1 15: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山峰的《天麻》

东山峰的夏天,虽然平静,但色彩依然摇曳着灿烂,随处可见的绿褐色果皮的猕猴桃和跃动着广袤绿色的茶园,远处是满眼的青黛群山、悬崖峭壁,雄奇险幽和瞬间变幻的云雾;近闻秀峰山庄树上的小鸟婉转啾唧和花草底下的虫鸣,一切让人感觉是重返知青年代的时光。跟随凉爽的风,携带着避暑的思绪,面对此情此景,实在有种梦幻,彷佛置身三界之外。怎么看,心情都显得极为舒坦。
换一个视角,站在这座西北边陲的山峰上远眺,却是另一番感受,薄雾把镶嵌在天边的东山峰上上下下包裹的非常厚实、崔嵬。雾散云开,露出的俊崖峭壁,兀突石骨,奇峰罗列。特别是满山郁郁葱葱的松树、杉树、梓树和粗大的藤蔓,以及浓阴常见的清涧流水,还有那烟波浩渺的云遮雾涌,都是其特有的景象。一座山峰,半部知青史。曾有1300多个知青下放如此,时间跨度长达近十几年。
正因如此,东山峰被誉为知青的‘第二故乡’,广为流传的结果,就是高负离子氧吧,万亩茶园,丰富的野生动植物和名贵药材,特别是非常适合避暑休闲的人文环境留给了大众的最深印象。这些美誉,现如今已经走进全国各地旅游人的视线中。
今年,我这个长期患有头痛眩晕之人,直奔此地而来,一半故地重游,一半避暑休闲寻药,去寻找那种叫做‘天麻’的名贵药材。
很小的时候,我就曾听到天麻有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传说它是从天上降下来的,自生自灭所以叫做天麻。它又像仙人的脚,人们又叫它仙人脚。它在人间成了家,生了小孩,不愿回天上去了,人们又叫它棒打不退。所以,仙人脚、棒打不退,就成了天麻的别名。
天麻,兰科天麻属,多年生草本寄生植物,别名:赤箭、离母、离草、定风草、鬼督邮等。《神农本草经》列为上品,《吴普本草》称为神草,宋《开宝本草》称天麻。
传说,远古时代神农氏到深山采药,不料摔倒,爬起来时,见一奇特植物,圆圆赤褐色的茎杆上连一片叶子也没有,恰似箭杆插地。他采回煮食,能治许多病,神农氏认为这是神箭的遗物,就命名为神箭。由赤杆,又名赤箭。这就是流传至今的天麻。
天麻,无根无叶片,不能进行光合作用,而是靠同化侵入其体内的蜜环菌(属真菌)获得营养。块茎长圆或椭圆形,有环纹,粗壮呈圆柱形,黄褐色,0.6~1米。疏生鳞叶,膜质,有油脉,鞘状抱茎。总壮花序,顶生,多花,黄绿色。蒴果直立长圆形。花期7月。果期7~8月。生于林下腐质肥厚处。
在民间,天麻又是一味常用而较名贵的中药,味甘、性平;入肝经;平肝息风止痉。临床多用于头痛眩晕、肢体麻木、小儿惊风、癫痫、抽搐、破伤风、祛风湿,止痛、行气活血等症。
1972年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时,国宴中有一道菜是传统风味食品——天麻汽锅鸡。采用特级野生天麻精心烹饪而成,尼克松在饮宴中对天麻汽锅鸡赞不绝口,并风趣地说:味道太鲜美了,真想连汽锅都一起吃进去!毛主席说:“我相信,一个中国菜,一个中药,这是对世界的两大贡献。”于是,中国的天麻蜚声海外。1986年,英国女王伊丽沙白访问中国期间,也曾在宴会上大赞天麻汽锅鸡风味独特、美味无穷。从此中国名贵中药天麻更是名声大震!
我与天麻的结缘,是因为72年曾经作为知青下放于此地,另外还源于自身的一些情况,作为家庭的‘满崽’,由于基因和父母年龄偏大,体质、精力都减退的情况下出生的我,便多了一份身体的差异。所以,从小就有些体弱多病,时常站起来,竟有些头重脚轻。随着年龄的增长,头痛眩晕的症状也慢慢显现,特别是中年以后,竟拨弄了体内头疼那根最脆弱的神经。
过去,少不经事,与神秘没有取得联系,陷落于少儿圈的思维模式,因此,对天麻有种很玄乎的认知,那时,听人说天麻是一种神药,它生长在深山密林,有天麻的地方一般都有蟒妖和猛兽把守,夜晚它会放出蓝色的光,想要挖到它的人都需经历腥风血雨。首先寻找到蓝光,然后须用弓或剑射砍蟒妖猛兽,再用竹棍慢慢刨开松土取之。这种玄乎,一直到我亲身经历、细致的观察、奇谲的想象、落泪的青春、多样的情怀后,禁不住,才被深深打动。
天麻的现象是伴随着我知青生活的经历,搅动着70年代社会宗旨,便是上山下乡的运动,到‘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地接触社会生活的开始。这个宗旨,造就了我在东山峰农场所经历的一切。它包含了我的记忆,包含了我对那个时代的理解,也包含了我对农村和对野生动植物的真正了解。对于这些社会内涵的深刻的理解反而达到了一种更大的客观性,这种情感,并反映到我能客观地描述一个事件,或者是在记录知青故事时,那些点点滴滴就显得非常真实有趣了。
打捞不可忘却的记忆,山峰上,仲春的三月依然透着丝丝的寒意。那个无月之夜,我独自伫立在破旧的茅草房门前,思念与愁怅轻轻地缠绕在静静的细雨中,飘撒在茅草隔档上,微微冷凉的风浮动着雾阖,心如思念的海,总是在夜里涨潮。说实话,早早终结了我读书深造圈子里的角色,青春的年纪就走入到社会,消解于阶级斗争、家庭出生的社会权力架构之外的一片茫茫山野之中。
伴随这青涩,或艰苦,或迷茫,或颓废,或激昂,但自己的心态变化还挺大的。一开始有一点点悲壮,久处山峰后,无论是云雾变化的迷惑,还是出工的繁重劳动,或是人与人之间因为政治前途的拥挤而过于忧心忡忡的距离,都将击中我的记忆。虽然,青涩陷落在社会漩涡中的深浅程度不一,但每个人对于那段历史表现出来的心态还是有所不同,不过总的来说,时移事易,情绪上会慢慢得到消解。这正如作家马劳伊·山多尔说:“知识的背后是沉着。如果你了解了生活中的某些实情,你就会变得冷静而从容。东山峰背后的知青经历,除开内心深处仍有不甘心的懵懂,看不见未来,但作为年轻人,又对未来抱有各种遐想。于是,不在胡言乱语,对风去说故事了,而是让姗姗到来的日子慢慢涌浸到天麻故事的传奇中。
在山上呆久了,知青个体显得渺小,集体又过于笼统,任何言之凿凿都可能受到质疑。耳濡目染着天麻,手触摸着天麻,就彰显着植物和药材的认知意义与价值,心中便少了几分神秘感,如果把脑海里记忆的东西搬出来,搬到纸上,就形成了一个个生动的故事,越靠近真相,越忍不住想把挖天麻的真相描叙一番。
最初认识天麻,是从春天和冬天在深山峡谷中开荒无意识挖到后才有了对天麻的直观感受。如果挖到的只长一个天麻的,叫独麻;长一窝天麻的,叫窝麻。它呈赤黄色,有一轮轮波皱,含有一种特殊的鸭屎臭味,没有根和叶,块茎肉质,有淀粉感,长卵形或长圆形。第一次挖到天麻时,显得非常兴奋,好像自己有了非凡的本领,竟然能与神秘取得联系,得到传说中的‘宝贝’。其实,尊敬是源于一种神秘感,当神秘的物体被眼睛看穿,就像纸糊的罩子被捅破后没有什么稀奇了。后来,我又陆陆续续挖到过一些天麻,大小不一,大到如鸡蛋般、小到似芝麻粒。从此感觉这所谓‘名贵’也不过只是常态药材中的一味药而已,再也没有那种珍贵的神秘感了。
天麻的百态,山峰与自然的交错,知青命运的折痕,把山泉过滤得更加清沏了。虽然尚还有无知和丑陋,但是善良和勇敢也很多,难免不时时舔舐,但是,别忘了,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天麻出苗的日子蕴含着轻逸悠长的深意,它将知青生活的日常、大自然里生命百态、人世间的万般情愫都入了诗。每天辛苦劳作在茅草坡上,仿佛成了实打实的年轻庄稼汉,并在实践中,竟然跳出附庸、封闭、偏狭的知识体系,拓宽了人生的视野,还多了些那般笑容。
与天麻接触次数多了,经验也就自然厚积薄发了。很快,我知道了,天麻在自然条件下完成一代生活史需历时3年,其间须经过原生球茎、初生球茎与次生球茎的发育过程,才能开花结果。各类球茎在其生长过程中必须依靠消化浸染其皮层的蜜环菌才能生存,其次是依靠表皮从周围土壤吸收水分和无机盐。蜜环菌属担子菌纲、伞菌目、白蘑料,它是一种广域分布的菌类,主要营腐生生活。幼小的天麻原生球茎必须及时地与蜜环菌建立营养关系才能生育。
天麻,因为它没有根和叶,所以在野外药农就只能根据出苗的情况来找寻。四月份时芽尖便会逐渐冒出地面,而每个天麻只有一株肉质的独苗,一旦花茎跃出,便是释放野外天麻的因信。为此,每年四月中旬以后,寻‘麻’之人便会‘踩麻云雾里,悠悠见深山。’
天麻的信息久久地在山峰上徘徊,它刺激了整个山里挖麻人的神经。这个时段的前后,山涧、荒野、山窝窝里都有被众人践踏出非常杂乱的小道。此时,我也像一个活脱脱的老药农一样,用葛藤紧束腰身,别着一把砍刀,手拿一根竹签,一头寻觅在深山密林里。
那天的阳光下,远山就像洗过一样,没有一点混浊,也看不到一丝尘埃,似乎能让人闻到一股森林香甜的味道。我手搭凉棚举目瞭望,又像一个风水先生一样观测方位。凭经验,我知道,一般野生的天麻生长是很有朝向感的,主要靠北边或者西边方向,东南方向非常稀有。特别是要瞅准那些深山峡谷与湿润的山窝窝子里,那里均有溪水流淌,溪水的蒸发而在其周围形成的雾罩,非常有利于土壤的潮湿和土质肥沃松软的特性,所以,那里的杂草和树林长势一定都非常茂盛。此样的环境生成,极适宜天麻依耐的密环菌供给养料的繁殖,为此,它是具备天麻迹象的绝佳场地。
天麻一般埋藏不深,无需动用较大工具,只需用一根竹签便可轻轻地撬挖,挖掘面积可大可小,大的可挖成脸盆或脚盆大。挖到天麻的地下部分都是块状茎成椭圆形,表面灰黄色或浅棕色,有纵向皱折细纹,习称“姜皮样”;有明显棕黑色小点状组成的环节,习称“芝麻点”;一端略尖,有时尚带棕红色的干枯残芽,习称“鹦哥嘴”,另端有圆脐状疤痕,习称“肚脐眼”。如果运气碰得好,一窝下来可挖得一斤或更多。
四月份长苗子了就叫掏天麻,掏天麻因为有苗就容易多了。这个时期的天麻叫苗子天麻。苗子天麻的药效和功能即价格都比不上‘冬麻’。所以,真正很厉害的药农会在冬眠时期再来采挖,于是,他们就会先掐断苗茎,然后在周围做个记号,到冬季时再来采挖,那便是实实在在的冬麻了。
事实上,不是所有的开荒、修路、炸岩石、砍柴、都可以打动人。因为,知青的整个活动都有些盲目性,在没有目的坦途中与读书、进工厂、参军都失之交臂。劳动其实已经变成一场可有可无的秀,变成一种兼有毁灭与更新的哀叹,唯有挖天麻尚还捕捉到一丝丝兴趣。
当今,我又站在王氏酒店的露台上,重新用观察或者思考的眼光去进入、理解这片土地时,才发现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东山峰农场建立近五十年了,由过去‘北糖南移’的种植转变为以茶叶、野生动植物和名贵药材、旅游休闲避暑为名,然,实则太显为单调。所以,在流量时代依然显得那样沉默。虽然知青和山上农二代带动了山峰的内部活动,而且还有一定的社会因子参与。但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受震动的就是,看似我是东山峰人,也几乎每年都上山一趟,但对山峰上的人甚至非常熟悉的老职工和他们的后代仿佛有种熟悉的陌生感。对他们的内在命运、生命历程,真的不了解或者没有过有意识的了解。特别是对东山峰管理处在落实乡村振兴发展战略的进程中感觉还有许多病诟。
要实施东山峰的振兴,人才振兴是根本,管理处基层干部队伍是关键。现阶段管理处基层干部队伍仍面临政治素养不过硬、思想认识不到位、短视中混着过日子,缺乏一个长远的战略规划,队伍结构不合理、后备力量不充足等挑战。
其实,作为实施乡村战略多元化架构中的重要一极,东山峰农场既具有自身独特优势,又面临现实困境,探析参与可行性路径,有利于深入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
我想,如果他们能把具有本地的特色产业,如茶叶、药材、野生动物养殖业,旅游业等都开发落实到乡村振兴发展战略进程中去,以特色产业推动东山峰产业融合、构建乡村现代产业体系,这是我们整个东山峰人的期盼!
我还想说;对于东山峰,我是蘸着锋利笔触切割着时间。一切都还坚实地附着期望与期许。一个给予我们年轻时代那么多浪漫色彩的“东山峰”,在现实生活中,被剥离了所有的梦幻和色彩后,展现出的是贫困、封闭而艰难的现实。它让我们意识到,在一段没有思考、被遗忘的历史后面,如果农场管理层和他们再不去反思和面对它的话,他们的后代将为他们的遗忘和冷漠埋单。因此,我很希望,时间没有治愈你,只有你们自己的坚强和努力才能治愈你们自己。
严肃的思考,向来睥睨任何戏说东山峰农场的轻蔑。从某种程度上说,在亲历者沉默了近五十年之际,由我亲历者讲述的实录,是否还能得到知青和农场职工的认可呢?而且,我还知道,描述东山峰的过去与现在,叙说天麻的故事一定还有不同的叙述,一定还有与之相左的说法,一定还有不同视角不同立场不同机位的观察与评判下的所谓事实,一定还有许多遗忘或遗漏。但我讲的可能比任何闲聊更接近事实,更直接地触摸且嗅到事件的味道及呼吸。幸好事件的亲历者大多健在。真相尚有呼吸,仍活在知青和部分农场职工的记忆之中。
好在历史已天然地赋予了知青那一代人的名份和时代给出的内容,还给予了一个无法扭曲的知青立场。青春无悔也罢,痛心疾首或鼓噪知青的无聊也罢,权以一种追忆的方式与情怀,为逝去的一代,告知一点晚近的消息。
今我已进入垂暮之年,沧桑往复,身体也大不如前,各种机能的退化、脆弱缠绕着我寝食不安,特别是偏头痛让我苦不堪言,于是,我又想起了天麻,东山峰上的天麻;它能否能医治我头痛眩晕,肢体麻木,风湿痹痛的毛病呢?
最后,我只想,醉过平生后,一切都是难舍的旧梦罢了!
2021.8.17草于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21-8-22 14: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2 20: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10-17 16:38 , Processed in 0.1600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