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52|回复: 2

犟牛网文集《那些苦涩的青春往事》——枝柳岁月(四)工地生活花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4 05: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工地生活花絮


摸鱼

   工地和工棚就在酉水河边,收工之后,最快乐的时光自然是在河边度过。酉水河并不算太宽,但河水清澈,水流湍急。天热的时候,青年人总是相邀着下河泅水,激起欢乐的浪花,洗去一天的辛劳。一天正在河岸边的水中歇息,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咬脚趾头,一缩脚,那厮反而咬得更紧,往水下岩缝里拖,心里一惊,莫非有水怪?赶忙攀住岩石,用力挣脱开爬上岸。有经验的工友说,是遇上躲藏在岩缝里的鱼了。几个水性好的潜水下去,一会儿功夫,果然逮住条黑不溜秋的大鱼上来。借用连队的锅灶,就着河水煮河鱼,大家美美的饱了一顿口福。
    不过这摸鱼的技巧比起鸬鹚来那就逊色得远了。“潦水尽而寒潭清”的秋色里,下游上来了一队打渔船,每只船上都排列着七八只捕鱼的鸬鹚。那鸬鹚毛色乌黑发亮,有着鹰一般的勾嘴与利爪。捕鱼人用长篙“橐橐”地敲打着船舷,一声口令,鸬鹚们纷纷跳入河中,技艺娴熟地潜入深水,不一会儿就陆续叼着鱼儿浮出水面。有的鸬鹚骄傲地昂着脑袋不停摆动叼着的鱼,像是向主人邀功讨赏,有的伸长脖子努力把捕到的鱼儿吞咽下去,但在它们的长脖子上都套着一个环,大鱼是通不过的,小鱼则停留在套环上面的食管里鼓起一个大大的喉囊。还有的鸬鹚合作叼起一条大鱼,被俘的鱼儿奋力挣扎,但无法摆脱鸬鹚的鹰嘴与利爪,只能乖乖就擒。鱼儿为了逃避鸬鹚的追逐而不时跃出水面,犹如开锅翻腾的饺子。捕鱼人边划船边吆喝着,从鸬鹚的嘴里把战利品抢夺过来放进船舱,把一些准备好的小鱼扔进鸬鹚大张的嘴里作为奖赏,河面上一时热闹非凡。捕鱼人经过讨价还价,最后把捕获的几百斤鲜鱼卖给了垂涎三尺的我们连队,炊事班把鱼都剖开洗净晒干留作冬天的准备,只把鱼头和鱼肚子里掏出来的五腑六脏煮了一大锅。整个工地上都弥漫着浓郁的香气,三十多年来我再也没有吃到过那样透鲜的美味佳肴了。
         
扑火

  隔着酉水河,工棚的对岸是永顺县的山林,靠近河边是低矮的油茶林,春天盛开成一片洁白的花海,秋天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茶果。地势更高些的是茂密的松柏林,背靠着百丈悬崖,悬崖顶上又是连绵起伏的山林。我们常划船到对岸去为连队食堂砍柴,顺便可以采些枞菌(松菇)改善伙食,有一次还围捕到一只溜到河边来喝水麻了脚跑不动的麂子。
  然而祸端也因此而起。一天,对岸突然燃起了浓浓的烟雾,据说是砍柴人抽烟不慎引发了火灾。开始大家都不太在意,“飃野火”在山区是平常之事,但不久明火窜上树梢,火势迅速蔓延开来,指挥部下了命令,各连队由干部带队渡河扑火。我们带着柴刀、锄头、竹扫把来到对岸,任务是尽快地砍出一条隔离带。身临火场与隔岸观火的感觉大不相同,天阴沉沉的,火烧红了半边天,宁静的山林刮起了呼呼风声,风助火势,火球跳跃着向我们逼近。树枝、茅草和落叶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响声,合抱粗的大树也开始猛烈的摇摆,人人唇焦舌燥,皮肤灼痛,头发湿漉漉地贴着头皮,眼睛被汗水和烟尘迷住睁不开,但谁也不敢抬头停手,发疯似地拼命砍倒和拖开树干与灌木丛。用力过猛,我的刀尖重重扎到了自己的小腿上,但完全没有痛感。忽然有人惊呼:不好,快跑!只见一群惊慌失措的麂子和野兔从身边夺路而逃,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火团呼啸着从天而降向我们扑来。慌不择路,我们连滚带爬后退,躲进一条溪沟,刚把身体浸入溪水,山火就像闪电一般从头上掠过。许多大树的枝叶因为已经被快速烘干,还没有接火,就像巨大的蜡烛瞬间“轰”的一声自燃起来,来不及逃离的鸟兽迅速地化为灰烬散发出难闻的焦臭。水火无情,那一刹那,人人都清晰地感觉到人在大自然面前时何等渺小无助,死亡的恐怖离我们如此迫近。
  山火一直烧到悬崖边才渐渐收敛了火舌,风停了,天老爷帮忙下起一阵雨,直到第二天我们总算扑灭了山火。当我疲惫不堪地回到工棚,才发现小腿被自己砍得露了白骨,裤腿被凝血粘连着伤口脱不下来了。
  许多年以后,想起那场山火还有些后怕。看过一段反映知青在北大荒草原奋不顾身救火牺牲的视频节目,许多知青长眠在那片黑土地,我深深地怀念那些不曾相识的兄弟姐妹。
                  
面 瘫

  湘西的冬天寒风刺骨,民谚说:“脚冷天色手冷晴,屁股冷了要下牛皮凌”,正是“赶狗不出屋”的天气,要在生产队,多半是围着火塘摆龙门阵,工地上却不大感觉到季节的影响。我此时被抽调到文艺宣传队,照例早起跑到山沟里吊嗓子。山沟的地形很好,一片开阔地,对面是一堵环形的峭壁,歌声从峭壁反射回来,好似天然的舞台。学唱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里参谋长的唱段:“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望飞雪漫天舞,巍巍群山披银装,好一派北国风光。”这一段二黄导板接回龙抑扬顿挫、行云流水、潇洒倜傥。一阵朔风扑面而来,忽然觉得右脸一麻,有些不自在,到早饭时越发明显了,嘴往左边歪,笑一笑左脸收缩得难受右脸没有表情,连吃饭也不方便了,过几天就要演出,真是倒霉透了,急忙到工地医务室就诊。
  幸亏医务室有位赵医生,长沙老乡,听说本来是哪家大医院的外科主任,也是被发配到工地来的,医术精湛,待人热情随和。我说左脸抽筋有毛病,赵医生告诉我,问题出在右脸上,右脸指挥肌肉活动的神经瘫痪,左右失去平衡,才导致左脸紧缩,他轻言细语安慰我:治好了右脸,左脸自然就不会抽紧了。赵医生搬出一台从长沙带去的电子针灸治疗仪,那在当时的湘西是没见过的东西,用带着电线的银针扎在我面部的穴位,然后开通电流,一边问我的感觉。随着电流的加大,突然我的右脸比左脸更厉害的抽搐起来,全身紧张,有过电刑的感觉,赵医生连忙调小了电流,反复调节,嗡嗡的电流声持续了半个小时,赵医生一直陪着我,他叮嘱我第二天再来。在赵医生的悉心治疗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的面瘫就痊愈了,我又能登台演出了。
  三十年后我患病又一次影响到面部神经,我找过不少的专家、教授、主任大夫,但再也没有遇到像赵医生那样的好医生了。


工地批林

  1971年的九月,中国发生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件——林彪仓皇出逃折戟沉沙,想不到的是它的余波竟然会远及到我们这偏僻的枝柳工地。
  那天上午破例停工,所有连队集中到临时会场听报告,气氛与往日不同,会场四周安排了持枪民兵站岗,台上的指挥长和军代表都一反常态的严肃不语,几千人的会场也鸦雀无声少有的寂静。当听到军代表传达宣读中央《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下午的连队讨论会可就热闹了,不管干部如何弹压制止,人们三五成堆议论纷纷开小会,年纪大的农民工说:“林彪谋害毛主席不成,逃跑连马列主义大衣都不要了,还偷了毛主席三扎鸡”,年轻人则互不服气地热烈争论,对这样的叛国贼、危险人物该不该、会不会网开一面手下留情。我没有发言,努力回味毛主席给江青的那封信还有“571工程纪要”中的那些话。一生中有两次事件给了我极大的震撼,一次是目睹长沙“六六”惨案,让我理解了毛主席的名言“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是暴动”,第二次则是林彪事件,“571纪要”中的那些我们从来不敢说甚至想都不敢想的话“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式的,把党内和国家政治生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家长制生活。”“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 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成了替罪羔羊 。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 。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打倒当代的秦始皇——B-52,推翻挂着社会主义招牌的封建王朝。”竟然是出自“副统帅”之口、来自中央文件,真是振聋发聩,让人似乎更清醒又似乎更糊涂。
  “批林”还让我们工地格外紧张了一阵子,文件到达的同时,省州军政机关还同时向我们工程指挥部下达了一份特别命令。根据命令,在向连队传达文件的同时,军代表亲自带领四个持枪民兵把指挥部一位普通技术员隔离看守严密监视起来,原来他竟是林彪的连襟、叶群的亲妹夫。其实这位S技术员出身湘西H县苗族,根正苗红、苦大仇深、憨厚老实,被选送到中央民族学院学习,期间与叶群同父异母的小妹相识恋爱结婚,却从未见过林彪。毕业后带着老婆要求回家乡工作,临行前叶群说还是安排林总接见你们一次为你们送个行吧,把他紧张得不得了。但临到会客厅叶群说:首长有病,怕风怕水怕光,怕动感情流泪,还是不接见了。他们只与叶群合了个影。回到湘西山区在县局当个普通技术员,没有沾过林彪任何光,也没有联系,却应了封建社会那句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后半句,九族尚可株连,何况是连襟。当然后来对他的审查不了了之,“折戟沉沙”事件也与“烛影斧声”一样成了千古之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21-9-14 07: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帖,为您点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14 09: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9-28 03:08 , Processed in 0.16101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