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李耕

五十二年前我在乡下过的中秋节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3 07: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070444lyuecoqepezanfc7.jpg
          独居茅舍思故乡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3 18: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3 07:05
独居茅舍思故乡



  "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知友们且行多保重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4 05: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3 18:35
"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知友们且行多保重啊!



   当年双抢休息时,爱逗把的七哥鬼舞十七地用稻草去须欲睡人的鼻孔、耳朵,或用田泥巴做成一具男性的阳具,还沾上丝草,去逗姑娘大姐,羞得红花妹子连忙捂上眼睛,惹得堂客们“砍脑壳、化生子” 地骂个不停,田垅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劳累似也消除了许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4 10: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阅李耕兄五十二年前在乡下过的中秋节一文,不禁使人难忘那蹉踌岁月的往事,一种苦涩难言的回味在胸中流淌。在农村过着饥不择食清平日子里,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节假日。在我的印象中我们这一批流放来的知青,都是一群异乡客同为沦落人。一九七二年中秋节,皓月当空,银白色月光洒满大地。荷塘莲花亭亭玉在池边,夜半了蛙儿也不呜唱,难得一遍宁静。陪伴我己两年多小黄狗盼盼,不离不弃倦坐在脚边。当初插队同伴大半都已回城,而留守知青又向何人倾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只有流落在外的游子体会最深。李耕兄那张思乡照很好!原汁原味,没有做作,值得收藏。谢谢好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4 11: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江永农村过中秋节,回忆中秋节夜晚,我们几个知青坐在广旷的晒谷坪,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那种每当佳节倍思亲的感觉是很伤感的。父母亲在故乡肯定想念她远在农村的儿女没在身边赏月,不知中秋节过得如何?可在记忆中我们没有中秋节的气氛,在一起买点花生热闹一把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4 13: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21-9-20 09:06
记得那年过中秋            旧作
  1968年“九九行动”后,知青在长沙呆不住了,我一个人回到 ...



     一篇 (记得那年过中秋)感人至深,少年苦难的知青生活炼就了一个坚强的人生。赞一个。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4 18: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了空道人 发表于 2021-9-24 10:09
今阅李耕兄五十二年前在乡下过的中秋节一文,不禁使人难忘那蹉踌岁月的往事,一种苦涩难言的回味在胸中流淌 ...



    那张思乡照是邻队一位知青照的。他下乡带部相机和洗印设备,走村串户为农民收费照相,再交钱回队买工分,还蛮受欢迎。他常在我处歇坐,故为我留下珍贵的印记。
     
          谢谢兄台唱和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4 18: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4 18:53
那张思乡照是邻队一位知青照的。他下乡带部相机和洗印设备,走村串户为农民收费照相,再交钱回队买 ...



       185457l7u7dsjkkv7kqsm1.jpg
                  散工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5 05: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1972年我当了民办老师, 那年中秋节时, 我身穿一件兰卡其布的青年装,足蹬白网球鞋,骑着借朱老师的飞鸽单车,应同校的一位公办女老师之邀, 去她家做客。来到一个山青水秀的山村时,头天回家的江老师早早就在路口等我。走进她家简朴整洁的大门,她的母亲便笑着迎上来。我拿出几样长沙食品,轻声说“伯母您好”!“快请进啰,你咯是从不来的稀客咧”。她母亲说完就手脚麻利地和她的嫂子,走进厨房做饭搞莱。真是大锅子饭、小锅子菜、柴火搞饭香又快,不到一个时辰,一大桌菜就上齐了。被安排坐在上席的我,也没讲客气,吃了一顿丰盛的农家饭菜。席间她母亲不停地给我夹菜,还客气地说:“你头回来,冇得菜,饭要吃饱呢!”
  晚上我们坐在堂屋中天南地北地闲聊时,突然她母亲问我“李老师,你加入了党组织吗”?顿时我有些语塞,但仍如实地向老人讲了我还不是共产党员及家庭的情况。渐渐地老人脸上有点晴转阴的变化,她立马起身,先安排我住宿后,就不停地催促女儿回她的房里休息。中秋月光铺洒满地的清辉,久久难以入睡的我,看见她母亲房中仍然亮着煤油灯光……第二天返校时,江老师坐在单车后,显得有些心事重重,我还听见她细微的抽泣声。在我的追问下,她断断续续向我说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她母亲和家人嫌我的家庭背景不好,不知还要在农村呆多久,更耽心由此而影响她的前途,所以极力反对我俩的相处。她坚持自己的主见,和家人闹到了几乎僵化的地步……
             往事只能回味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5 07: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21-9-24 11:36
我在江永农村过中秋节,回忆中秋节夜晚,我们几个知青坐在广旷的晒谷坪,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莫道都是古稀客,携手共度夕阳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5 07: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21-9-24 11:36
我在江永农村过中秋节,回忆中秋节夜晚,我们几个知青坐在广旷的晒谷坪,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074621mp4x4lgdu4x42zu4.jpg

   当年小学数学老师李光伯讲分数时, 先在黑板上画个月饼, 再你吃几分之几?他吃几分之几, 讲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那时想吃难得吃, 现在有吃不下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5 10: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5 05:52
1972年我当了民办老师, 那年中秋节时, 我身穿一件兰卡其布的青年装,足蹬白网球鞋,骑着借朱老师 ...

本人看物认事点有点唯心论观点,有些事有缘无姻,有的有姻无缘罢了。在阶级斗争的年代政治姻缘是主要因素,否则就违背了血统论的条例。过去以政治突出为谋得一官半职人们普遍存在,入党做官才能进入仕途。对江女士的母亲心情及行动也合常理,对新编榜棒打鸳鸯各自飞也就不足为奇了。您结尾那句妙,过去的东西只能回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15: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了空道人 发表于 2021-9-25 10:29
本人看物认事点有点唯心论观点,有些事有缘无姻,有的有姻无缘罢了。在阶级斗争的年代政治姻缘是主要因素 ...




  1971年虽然我已在乡村中学当上了民办老师,但学校放插田假时,按大队的规定仍要回队上出工。记得春耕第一天,一身泥水的我出早工扯秧回来,迎面碰见在学校值班守校的江老师。她轻声地说:“李老师,今天我煮了蛮多饭,但我不蛮会炒菜,你要是不嫌气就一起吃啰!”又饿又累的我没有讲客气,随她走进学校厨房,大快朶颐地饱吃了现成的饭菜。于是那个插田假期,江老师天天都煮了蛮多饭,炒的小菜也放了蛮多的猪油,让我免去搞饭的麻烦,餐餐吃上了她“顺便”做的饭菜。中午收工回来,丝丝春雨中,我看见她穿着一件白色带红点的棉衣,正蹲在水塘前的麻石跳板上,拿块马头肥皂洗衣服。我换下的泥水衣服显然也在其中,被她“顺便”洗得干干净净。厨房铁锅内的热水中,已摆放着做好的饭菜。哎!真的多亏这位纯朴的同事,那个插田假期,她帮我减轻了不少春耕劳作的辛苦……
  我离乡回城时,热情的老师和学生依依不舍地将我送到村口。我上了一个学生家长送我去长途汽车站的手扶拖拉机,慕然回首,我看见了系着粉红色尼龙丝巾的江老师,还站在村口的大枫树下向我挥手。手扶拖拉机轰隆隆地开动了,那条粉红色尼龙丝巾如同美丽的晚霞,惭惭消失在天际。那棵大枫树的叶片,像一个个红色的小手掌,在秋风中轻轻摆动,仿佛也在挥手与我作别!
  知青岁月给我留下了这段难忘的有缘无姻的故事!我珍惜和感恩在困境时,曾经关心和帮助过我的她!常在心中祝愿她好人一生平安!
                谢谢兄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16: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6 15:11
1971年虽然我已在乡村中学当上了民办老师,但学校放插田假时,按大队的规定仍要回队上出工。记 ...



      165153w82yizym8wyibmnx.jpg
                  25年后重逢合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20: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200339g6dajkmj30dimyd9.jpg
            2013年与乡中师生相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7 05: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6 20:04
2013年与乡中师生相聚




  回望走过的多舛道路, 深感对我影响最大的却是那4年多的知青经历。知青岁月中虽然吃了许多难以想象的苦,但也练就了我勤奋务实、百折不挠、恩怨分明的人生态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8 06: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7 05:56
回望走过的多舛道路, 深感对我影响最大的却是那4年多的知青经历。知青岁月中虽然吃了许多难以想 ...



  生活就象从身边流过的水,时光消失在一张张日历之中。曾经牵动亿万人心扉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也渐渐地远去。记忆闸门,拂去岁月的尘,当年知青的情景又蒙太奇般地印现在我的脑海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8 15: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8 06:19
生活就象从身边流过的水,时光消失在一张张日历之中。曾经牵动亿万人心扉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



     那年双抢我守过禾塘

    当知青时双抢前,生产队上的禾塘就会修整一新,准备迎接新谷闪亮登场。为了避免泥沙混入翻晒的稻谷内,禾塘里还浇上一层薄薄的牛粪水,用竹扫帚一扫,经太阳一晒后,禾塘光亮平整,还飘荡出一股牛粪中的青草香。随着打谷机的轰响,新谷陆续收到禾场上。队长陈长爹专门安排老农夏满爹和插友淮哥在禾塘工作,负责过称、摊铺、翻晒和兼守禾塘。收下的早稻,要在禾塘翻晒二、三天,若碰上阴天太阳不厉害,还需要五、六天。待早稻谷晒得焦干,黄灿灿的,方可按公社的统一安排,将大部分新谷送往公社粮站,完成本队的征粮任务。少部分就存进队上的粮仓,作为社员的口粮和来年的种子。因此新谷子在禾塘中,总要待上几天几晚,故夜间守禾塘,成了生产队这段时间的一项至关重要的工作,晚上则必须派二名靠得住的社员守禾塘 。当时农村还有不少乡民还没有解决温饱问题,也有因贫困饥饿而守不住道德底线的人存在,故偷新谷的现象时有发生。所以安排专人守禾塘既防止贼牯子偷谷,又可防范老天爷突然下雨打湿谷。守禾塘虽然饱受蚊子轰炸,但每晚可另记五分工,相当于壮劳动力半个工作日的报酬,确实蛮有吸引力。
  有天,夏满爹和插友淮哥因连续日夜劳累,中了暑。陈长爹就派我和牛二哥替班守禾塘。牛二哥是队上一个青年农民,是我寄住的农户刘三娭毑家的隔壁邻舍。牛二哥虽智商不高,为人却可靠,做事蛮发狠,但他的形象确实在不敢恭维。个子不高,脑壳却长得大,粗大的塌鼻子就像贴在脸上,鼻孔上还常常流着鼻涕或是露出几点鼻屎痂。当时他还不到30岁,额角上却过早地横叠起几条皱纹。以前好几次晚上,我还在煤油灯下看书时,总听见隔壁屋里牛二哥的堂客哭闹和叫骂声:“牛二伢子,你咯只骚叫鸡,不得好死……”有天我准备去劝架时,刘满娭毑竟阻止我说:“蠢宝吔,你头一莫去啦”, 让我百思而不得其解。
  太阳落山后,我俩把摊晒在禾塘的谷子用风车车了一遍,拢成了几大堆。由生产队的保管员焦东哥,提着装有石灰的木章子来到晒谷坪,巡视一圈后,再将每堆稻谷上下左右盖上石灰章子。他走后,金灿灿的谷堆上布满了有队名的石灰印记,顿时让我有种重任在肩的神圣的感觉。
  晚霞的余辉早已散尽,月亮开始铺洒满地的清辉,丝丝飘来的南风,缓缓地吹散了夏日的炎热。“小李,歇下气罗。”牛二哥一边卷着喇叭筒,一边叫我。歇气时我好奇地问他:“二哥,禾解晚上横直听见你堂客骂你罗?”“哈哈哈”,话音刚落牛二哥便笑起来,笑得粗大的鼻子又流下了鼻涕,笑得哈宝痰也从那两片宽大的嘴唇中掉出来。“你硬是个宝崽,”他说:“你一个红花伢子晓得个屁,我那是×堂客呢!”这家伙肆无忌惮、滔滔不绝地讲述他的床上秘事,说得我面红耳赤。也许是农村文化生活匮乏,也许是他性欲强,队上人传言:牛二哥的堂客天天出工赚工分,收工后还要烧茶煮饭,洗衣浆衫,一天累到断黑。牛二哥却毫不怜香惜玉,还夜夜硬要和堂客干那事,你说他堂客又禾什受得住?又禾里不骂他呢?
  夜深了,时明时暗的喇叭筒烟,将牛二哥大脑壳上的皱纹照得十分清昕。“你先困一下” ,他关心地说道。我迷迷糊糊在一张晒垫上睡了,耳边还隐隐约约地响起了二哥哼得十分难听的山歌:“隔河望见庙门开,三个大姐拜庙来。大姐烧香二姐跪,三姐烧钱化成灰,保佑情郎哥哥夜夜来……”“打,打,打死你咯只砍脑壳”。突然我被牛二哥的叫骂声惊醒了,刚想坐起来,只觉得左脚好痛,原来他喊打的是咬了我左脚的一条“土别子”(腹蛇)。牛二哥一看伤口,连忙用稻草搓了两根草绳,捆在伤口上、下两端,要我千万莫动,便打起飞脚,奔向山坡中。一会儿便采摘了一把草药。先用包壶的冷茶冲洗了一下伤口后,低下头用他那塌鼻子下的嘴巴,从伤口吸出几口污血后,将刚采来的草药用口嚼烂敷在伤口上,再在我的汗衫上撕了一条布包好伤口,同时松开草绳。顿时我只觉得伤口处凉浸浸的,疼痛也减轻了许多。此番救冶动作他一气呵成,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被队上人称为“哈宝”的牛二哥做的。“谢谢你,牛哥!”他却大大洌洌地扬了扬粗大的巴掌,嘻皮笑脸的说:“冒得事哒,咯搭帮是咬了你的脚,要是咬了鸡巴就搞不得快活路了。”一阵哈哈后,又用他那沙哑的喉咙唱起了小调:“麻蝈叫,妹心慌,妹在房中烧宝香,不求荣华和富贵,只求日短夜间长,日短夜长好留郎。”那时那刻,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觉得他那大脑壳、塌鼻子都不难看了,唱的小调也有几分顺耳悠扬的味道。第二天清早出工前,焦东哥又准时来禾塘巡查。若谷堆上白色石灰印记还在,也没有发现谷堆有动过的痕迹,那么现埸交割两清,这天的守禾塘工作就圆满完成,我的记工本上又添加了五分工分。
  回城时,我将自己的生产工具、炊具和剩余的口粮都赠给了牛二哥,略表我感谢他那晚的救冶之恩。
  作田实行了家庭责任制后,现在农村收割时,各家各户门前的水泥禾塘中的谷堆,再不会印上生产队标记的石灰章,“守禾塘”这个词,也在农村词典中永远消失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8 18: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8 15:08
那年双抢我守过禾塘

    当知青时双抢前,生产队上的禾塘就会修整一新,准备迎接新谷闪亮登 ...



     下乡第二年,因队上遭受水灾和虫灾,导致粮食减产。没有家底的知青更是屋漏又遭连夜雨,面临口粮危机。有天我吃了从长沙带来的仅剩的一点筒子面,出了一天工。收工后又急忙去山里砍担柴回家。此时天已漆黑。又渴又饿地我沿着弯曲的山路,摸黑走到邻队一农户家,想歇下气讨碗茶喝。煤油灯下,他家正准备吃晚饭。“大伯打扰您,到您老屋里讨碗茶吃”。“伢子,听口音你是长沙知青吧?讲么子讨罗,快进屋坐哒吃茶歇气”。见我一口气喝了几大碗茶,大伯又热情地说:“看样子你还冒吃夜饭罢?来罗一路吃点冒菜饭,腊妹子快点拿副碗筷来罗!”。腹中空空的我,没有过多地讲客气,就着竽头荷子、白辣椒和擦菜子汤,连吃了几大碗红薯饭。交谈中我才知道:大伯姓胡,老俩口是本地农民,腊妹子是他们的外孙女,也是一位来投亲靠友的广洲市知青。这顿饱饭足能使我抵抗好几天的饥饿,我趁去厨房送碗筷,连忙拿起水桶,摸黑替胡大伯家担满了一缸水。谁知辞行时老人却要腊妹子拿了几斤米、几个鸡蛋、一串红薯和一包擦菜子霸蛮塞给我。真是雪中送炭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8 18: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21-9-28 18:46
下乡第二年,因队上遭受水灾和虫灾,导致粮食减产。没有家底的知青更是屋漏又遭连夜雨,面临口 ...



    岁月的尘埃,虽然埋葬了我青春的梦幻,却不曾砧污我的心灵。知青岁月,血色浪漫,却构成了我们这代人的集体财富和共同的回忆与思考。别了,伴我渡过了蹉跎岁月的煤油灯。我只能将你和昔时的岁月,拓印在茫茫的记忆中,将曾经的悲欢离合留给浩淼的苍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10-24 04:36 , Processed in 0.25601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