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858|回复: 11

回忆“白露”后的故事——翘妹子半夜进山捡核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22 11: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翘妹子半夜进山捡核桃
                           (旧作重发)
   我们到乡里几年后,核桃越来越少了。我大儿子出世的那一年(1970年)队上分最后一次核桃油,每人分1斤,我们分了3斤,翘妹子提起竹筒油笑眯眯。她怎能不高兴,做了娘,有个胖乎乎的儿子了,从今以后,队上无论分什么东西都有他儿子一份,一年还有300斤口粮。
   负责分油的会计和保管员嘴里念着:原来6个知青分我们油,好不容易只两个知青分我们的油了,冇隔得两年,又增加一个小知青崽来分油了,不晓得以后还会增加几个知青崽分油分谷?
    翘妹子听后咬起牙齿对会计讲:“气吧,气吧,就是要分,明历日我还要生几个崽来分你们的油,分你们的谷,分你们的肉,党和毛主席派我们来的,还想赶我们走吧,看你有好大的脑袋!”
    罗木匠听翘妹子这么一说,哈哈笑起来,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他摇摇头说:“他们知识青年一开口就是党和毛主席派来的,一讲这号话,再大本事的人都不敢作声了,他们靠山太硬了。”他说完望了一望排队分油的社员,大家也笑了起来。
    我明白:会计和保管员虽然是半开玩笑、半真半假说这些话,但他们说的却是实在话。知青下放到农村来,一个队安排6、7个吃长饭的年青人,说得好听是来建设新农村,改变农村面貌的。但改变了什么面貌,给队上增加了负担倒是事实,一年要吃掉他们4、5、千斤粮食,还有油啊、肉……该分的食物都要多分6、7份了,少分一点知青都有意见,搞不好一个大帽子扣起——“破坏上山下乡运动”。知青没来时他们的农活照样做得完;知青来了也没有看见做出什么多的事,但一年吃去他们几千斤谷是铁的事实。以前常听社员说类似的话,我也跟他们讲过实话,城里伢子在城里过得好好的,也不想来你们乡里过这种日子,冇办法,犟政策不过咧!家家户户都有子女下乡,父母的负担也不轻,好多知青还要父母寄钱来。
    翘妹子也常听到社员说知青吃了他们的粮食,所以这回也半真半假,以摆子发颤,说出“要分,要分,就要分”的混账话,还拿出扣大帽子的杀手锏对付。   
    这些年我们与社员关系算好,我也幽默地说:“我们是来扎根的,来开花结果的,结出来的果子,专门分你们油和粮的,你们拿我们屁的办法。”
    有的社员们听后也自宽自解地议论:你们来分你娘的白克,派着我们门下也只少得点点,我们也冇失什么财。
    他们真的拿我们屁的办法,翘妹子讲话真上算,4年后我们有三个知青崽了,队上分吃的东西我们就是5份,少一份都不行。只从那一年后就再也没有核桃油分了,核桃树越死越多,有的树几乎没有结核桃了。队上不再安排劳力砍草收拾核桃林,莫说榨油,连细伢子吃着玩,还要到偏远的核桃树下去捡了。
    我当了民办教师后,上午10点上课,中午不休息到下午4点放学。翘妹子带着3个孩子出工,虽然都是门口或仓库里做工,但背着半岁的满儿,还要把两岁的二儿子牵在身边,大儿子四岁能帮着带弟弟,但有时二儿子哭吵起来也够烦人。到核桃成熟的季节,有细伢子吃核桃了,二儿子看见别人吃核桃,就闹着要吃,别人把他一两颗,他吃完了追着别人要,不讲一点理。翘妹子与我说了几次,要我到山上去寻点核桃来,我要等到星期天才有时间上山。
    那天傍晚下起麻麻雨,住在界上的保管员妻子成美来到我家门口,把翘妹子喊出,两人叽叽咕咕说了一阵子就走了。我问翘妹子说什么,翘妹子说成妹约她明早去捡核桃,成妹说了,下雨后树上核桃全落地了,她早几天扯猪草路过菜地界的核桃林,那里的树上结有很多核桃。
    我心想,菜地界离家近十里路,要上一个笔陡坡才绕进核桃林,你们两个女人去菜地界,太难了,尤其是翘妹子这种难得上山的人,等我明天清早去捡回来还能上课。我心里主意定了,但没有跟翘妹子说。
    上半夜下起了大雨,还刮风打雷,下半夜雨停了。带细伢子是莫想睡个安宁觉的,二儿子被雷声吓醒后喊:“爸爸哟,我要呷水…要呷水。”我起来舀了一葫芦水给他喝,好不容易把他哄睡了。大儿子又喊起来:“爸爸,我要屙屎……”唉呀,我只好抱起他,扯开后门,等他把屎屙完。三儿子又哼啊哼的,翘妹子赶快给他喂奶。
    我总算进入梦乡,正觉得一身轻松了。突然有人在敲我们的板壁,我慢慢睁开眼睛,听到有人在轻喊:“周映乔,快起来克捡核桃喔。”
    我听出是成妹的声音,她是苗族人,说话声音还是突出点。翘妹子可能没有醒,就算醒了她也许也不敢做声,这可是三更半夜啊。
    “周映乔,起来了吗。”这声喊得稍微大一点。
    我出声了:“是成妹吧,天还冇亮,去捡什么核桃。”
    “周映乔,起来了吗。”还是这句现话。
    翘妹子这一下清白了,晓得是成妹来喊她捡核桃,但天这么黑,她也不想去这么早。她说:“等天亮再来喊,天黑巴黑的我不去。”
    “周映乔,起来了吗。”她还是这句话喊,喊得不重。这苗族人就是这样,喊起人来蛮得死,看来,翘妹子不起来是不行了。
    “周映乔,起来了吗,”她又喊了。
    “好好好,我起来,我起来。”翘妹子说着要我点灯,我划了根柴火把煤油灯点燃,我一看桌上闹钟,才四点一刻,太早。我要翘妹子不要去,要去我去。翘妹子边扣衣边横着眼睛望着我:“你去,你去,墨黑的天,一男一女走那远的路,还要进核桃林里,你想得路喔!”
    我呵呵地笑了,要真的和成妹去她不会愿意,她丈夫晓得了也不好。我又说:“我一个人去。”
    “那是的,她早看好了地方,特意只邀我一个人,还嘱咐我莫告诉别人,喔,你要她莫去,她会肯,尽讲些宝里宝气的话!”
    “快当点啦,周映乔。”成妹催起来了,总算改了一句口。
    翘妹子穿上她平时舍不得穿的靴子套鞋,戴上斗篷,我要她系上柴刀,挎上竹篓,她又把挂在板壁上的书包往竹楼里一放。我把前天刚换上电池的手电筒给她,要她走路慢点,她嘱咐我注意三儿子踢被子,莫滚下床来。我再看一下闹钟,正好4点半,她出门了。
    她们走后我睡不着了,想起她和成妹出去我不放心,成妹人长得漂亮,但很老实,做事还溜刷,听说在娘家她还是武装民兵。她66年从山锹水冲嫁来的,丈夫就是队上的保管员,他们也有三个孩子,两个大的比我们的两个大一、两岁,第三个和我三儿一样大,也在吃奶。保管员的父母早些年去世了,他两口子也和我们一样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也是孩子见别个吃核桃喊着要吃,迫不得已起个大早床来邀翘妹子去捡核桃,为的就是孩子!
    我看5点半了,她们出门一个小时了。心里默神,她们走的这条路我熟悉不过:过了风门坳,绕过豹子冲,踏过井水冲,再过禾塘口,走到马家坳脚,再爬上高坝。高坝这一段路都是岩石开出的,又梗脚又险;走完这段路就到舌子丘了,过了石板桥进入岩田冲。岩田冲是田埂路,上下坑洼最不好走,要走一里多路再上菜地界。菜地界笔陡的,爬上去要还真要费一身力,爬上半山腰再拐进核桃林,这片核桃林像梯田般的六层,每一层四棵大树……但愿大雨后树上的核桃都落地吧,让这两位正在哺乳娃娃母亲多捡点核桃回。我祈祷天老爷开恩不再下雨,佑她们平安去平安回,屋里吃奶的娃娃正在望母归。
    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一睁开眼睛天都花白了,我看看桌上的闹钟6点40分,如果没有意外,她们应该在回来的路上。我把三个儿子被子盖好,三儿子真乖,睡得好香哟!
    我轻轻地打开大门,走到田埂上一看,啊呀!她两个到了上寨的路上了,翘妹子看见我扬了手,先是扬一只手,接着两只手都扬起来,好高兴,笑得只看见两排洁白牙齿。成妹也望着我笑,笑得那样甜,她俩笑起来还真有些挂相。再看她两的肩上,成妹挎着两个竹篓,核桃都堆满了。翘妹子肩上一边是竹篓,一边是书包,都是拍满的,连她的两个裤口袋都一坨一坨的,她们的收获真不小啊!
    我迎上去接下她肩上的竹篓,问她一路上怕不?她回答:“怕咧,我一时要走前头,一时要走后头,成妹随我,口里只说莫怕,冇要紧的。到了核桃林还是墨黑的,把手电筒一照,到处是核桃,我就只顾捡了,我们从下捡到上,又从上捡到下,清哒清哒捡干净,手电筒都不亮了,搭帮天亮了。”她说完我心总算落下了。
    从那天起,我去上课前总要烧一钵子核桃,用水泡好,走时把核桃给两个儿子口袋里都放得满满的,还做了刁核桃肉吃的铁丝勾,挂在他们的脖子,他们好高兴。就是这些核桃——他们的娘半夜进山捡来的核桃,喏了他们好长一段日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21-9-22 16: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了崽,知青就不是知青了,为人父母,几多辛苦,几多酸楚,只有自己知道。晏生哥与翘妹子那些年与当地农民相处得还算和睦,你们又舍得做,所以能熬过那一十三年。我们是只当了四年农民就跑路了(文革回长沙还混了年把),酸甜苦辣都只尝了一点点。
  现在你三个崽个个有出息,孙辈又不要操心,你两口子真的应当享享清福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2 17: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段文章,思绪万千。
      记忆中小周是不太善于爬山的,而且胆子比较小。当年开始下田做农活,被蚂蟥盯上了她吓得直哭。但是为母则钢,做了妈妈的她居然在那样黑沉沉的雨天之晨爬山去为孩子们捡核桃。什么野兽,什么鬼魅狐精都不在话下。虽然捡到了许多核桃,想来是多么的不容易。
     呵呵,幸亏这一切都成了历史,但愿这样的历史不再重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2 19: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儿子,母亲凌晨四点爬山涉水去捡核桃的故事催人泪下,感人至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3 08: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声动听 发表于 2021-9-22 16:44
有了崽,知青就不是知青了,为人父母,几多辛苦,几多酸楚,只有自己知道。晏生哥与翘妹子那些年与当 ...

     谢谢雨声动听的夸赞!我们在农村结婚生子确实有蛮辛苦,现在回想起来都怕,我们这对不知天高地厚猛子虫就那样度过来了。好得晚年还可以,看到儿孙们在一起的时候,还真是一种宽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3 08: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悸 发表于 2021-9-22 17:13
看到这段文章,思绪万千。
      记忆中小周是不太善于爬山的,而且胆子比较小。当年开始下田做农活 ...

回夏姐:你们是一个知青组的,你是最了解她,她在你们队上时没有送过公粮,很少走远路,也没有上山砍过柴,但和有了几个孩子后她不得去做各种不想做的活。这半夜进山捡核桃就是为了三个儿子。我都劝她不住!这就是母爱的力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3 08: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工 发表于 2021-9-22 19:07
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儿子,母亲凌晨四点爬山涉水去捡核桃的故事催人泪下,感人至深!

      谢谢长工兄的同情和理解!母爱是无私的!是伟大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5 08: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21-9-23 08:59
谢谢长工兄的同情和理解!母爱是无私的!是伟大的!

         好在我满儿子三岁后我们就回城了:
1977年我们开始搞病退,她带着两个小儿子提前回长沙搞复查:



[url=][/url]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5 08: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全家人回城后,摆脱了“农运”我们带着带三个儿子在公园照了这张相: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5 16: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苦尽甘来,其乐融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6 09: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声动听 发表于 2021-9-25 16:11
苦尽甘来,其乐融融。

      谢谢赞美!谢谢吉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7 10: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总算凉快点了,有点像秋天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10-22 10:52 , Processed in 0.17501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