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63|回复: 4

《北大荒渔猎笔记》(16)赫哲人付长胜②雪夜论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3-15 07: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大荒渔猎笔记》

完达山


十六、赫哲人付长胜②雪夜论猎

一九七零年十一月

  我和老付第一次相识是在一九七零年六月十五日,也就是我们天津知青第一次跟随二班来到下梁子去挡箔口的时候。
  那时,班长老蔡每天班前班后都和老付商量工作,他全然没把刚来的知青们放在眼里。我们都是远远地听他和班长的高谈阔论,高高地仰望他过问工作的质量和数量。加上在连队时听到的各种关于他的传说,他就像英雄一样占据我的心。
  一天早上,天还不亮,睡梦的朦胧中听见老付在小声推叫贾德山,小贾哼了一声扭头翻身继续酣睡。老付又去推叫刘世华,得到的也是相同的回应。沉寂了一会儿,正当我要睡着,一只手来推我的肩膀。我睁开眼睛,老付满脸堆笑地对我小声说:“小张,起来跟我去遛挂子(粘网)。”我一个骨碌爬起来,迅速穿上衣服,边打着哈欠,边揉着惺忪睡眼,跟着老付走出房门。
  晨风湿凉,启明星眨着眼睛,似乎不相信有人这么早起工作。月亮瓦着脸,正为寂寞烦恼,看见有人出来相陪,撅着下巴露出笑容。露水打湿了河边的青草,打湿了船板、棹板和棹杆。老付先上了船,手握棹把,棹杆子交叉在腹前。“解开笼头,把船推下水!”我照他的吩咐,把船推向水中的一刹那,自己也跳上船。“坐下!”我用手一抹桅板上的露水,转头坐在桅板上。小船一个扭身,惯性告诉我,不及时坐下,可能会被小船抛出船身,这是曹魏陆兵不习水战的缘故。我的眼睛在黑暗中警惕地搜索着,担心迷雾中的未知。空气原本就凉,一股湿冷透过臀下裤子袭上身来,浑身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从没打过鱼的我,心中充满了好奇:接下来我将要做什么,我能做得好吗?果真从今天起我就成为一名渔民了吗?电影中渔民浪漫的生活在我的眼前不断闪现:《洪湖赤卫队》,《刘三姐》,《红珊瑚》,还有海河里来自白洋淀的渔民、渔船,父亲在节粮度荒时使用抄罗在海河边捞鱼……
  老付一共在箔口下面下了七八张挂子网,不是用来生产,而是用来生活,十几个人每天的菜肴就从这几片网里面出。可这不算是工作,一天早晚两遍遛网都是开工前和收工后由老付邀请一个帮手去做。那帮手起先新鲜,做过一天两天就腻了,因为,要起早贪黑。年轻人哪个不愿意早晨多睡会儿,晚上多玩会儿呢?不仅如此,这业余的劳动还严重地伤害肠胃,难怪小贾和小刘都不愿意跟他去。
  在老付的教导下,提网、择鱼、择网、起网、下网很快就上手了。虽然还不熟练快捷,生手初试,还没有让老付着急。等我们忙完了几片网,太阳已经老高。回家的路上,在旭日东升的晨光中,老付身披朝霞划着小船,鱼儿在船舱中跳跃,让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刚刚做了渔民的我,就像刚结完婚的新郎,完成了人生的一次跨越,喜悦欢快之情油然而生。
  等我们回到渔梁子,大家已经开始工作。老蔡见我俩提着鱼回来,高兴地说:“饭都在锅里热着,你俩赶紧吃吧!”这句话提醒了我,我的肚子早就饿透膛了,听到吃饭二字,肠胃齐鸣!顾不得洗手,掀开锅,抓起馒头就吃,什么叫狼吞虎咽?此时体会得最深刻。在凉湿的水面上空着肚子工作两三个小时,十七岁的年纪,不饿死才怪。我是碱性体质,饿得还特别快。
  老付还一个劲地催,“快吃,快吃!”他是怕吃饭时间长了令班长不满?还是怕耽搁工作?大概也想积极一下,好在斗批改政治运动中争取宽大处理。我俩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也不休息一会儿,立即加入大家的工作,直到中间休息我才洗脸漱口。
  下午大家工作结束之后,我正要进屋,老付又扯住我的袖口,直接拽上船去遛网。三个小时之后,天已经漆黑一团,星星又开始眨起眼睛,月亮又瓦着脸出现了,一看又是你俩!月色中我和老付疲惫地回到梁房,大家都洗巴完了正在炕上下棋、抽烟、聊天,我又一次饿透膛,又一次狼吞虎咽。
  晚上临睡时,老付媚笑着冲我说:“明天还和我一起遛挂子啊!”我说:“好!”虽然我觉得很辛苦,但我抵抗不住心中偶像的乞求和媚卑的笑脸。
  日常工作繁忙,老付与我们几个天津知青没有话说。他一直都是我心中丰碑,在不远处散发着神秘的光芒。自从我与他遛挂子网开始,我俩的话就多了,关系也开始亲近起来。心中的偶像也逐渐地变得真实起来。虽然在公众面前,老付还是与大家都保持相同距离,私下里跟我却亲切得多,对我来说这是难得的荣幸。
  几天里,我俩一直早晚遛挂子网,直到大队人马回连队,只留下我和李琳看守渔梁子。
  老付回连队参加一打三反那一两个月,我正在连队打活草。我俩在连队只见过两三次面,我对他非常亲热,他却对我不卑不亢,让我觉得有点世态炎凉,人情真的这么淡薄吗,还是别有隐情,一生不谙世故的我有些看不清。
  我俩真正交流多起来还是七零年九月,当我第二次来到渔梁子与老付一起经营箔口、下袖子网以后。
  那时我和小曲、老付、住在烤火房里。每天晚上小屋烧得火热,老付坐在炕梢他的铺位上,曲修联脱光膀子坐在炕头的铺位上,他俩对着抽烟。我坐在中间吸着他俩吐出来的二手烟,仨人一起唠嗑。小曲性格天真活泼,憨言率语常常逗得我和老付笑声不断。小曲制造的轻松气氛,使老付戒备、警惕的神经得到了放松,不时地讲一些他过去打猎的故事。
  借机我的问题就来了:“老付,都说狗鼻子善于闻味儿,狗对动物的脚印最多能闻到几天?”
  老付听了我的问话,眉头一皱,脑袋一摇,不屑地说:“你说得这都是哈?‘物儿’(动物)走过的那叫‘踪儿’!狗闻的那叫“拿香”!”
  一番话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小曲和我都笑了,老付也跟着抿嘴儿笑。为了掩盖尴尬,我赶紧改嘴又问道:“狗-——拿香,最多能拿几天?”
  “这也说不定。有的狗拿香好,有的狗拿香差。好狗能拿五到七天,差狗也就拿到三五天。母狗子比伢狗香好,撵皮子最好是带一条小母狗子。有一次我带一只伢狗去撵皮子,走不远辖儿就碰到一条猱头踪儿,踪儿老了点,伢狗拿不动香。我一生气回家换了只母狗子,半天就把那只猱头抓到了!”老付洋洋得意地“吧哒”一口烟斗旱烟,“滋溜”一口白开水。
  我学着老付的口吻继续问道:“既然那猱头踪儿老了,想必猱头走了好几天,怎么半天就撵到了呢?”
  “这你就不懂了。如果在初冬,猱头还没找到过冬的窝,就会像你说的,几天的路程,不会一时半会儿抓得到,有的时侯我们就会放弃。因为你在撵,它也在走,什么时候能把几天的距离撵上不好说。如果在大雪过后就不一样了。这时物儿们都找到过冬的窝了,出来寻食也不会走太远,必须当天要回老窝儿。物儿今天去东边找吃的,明天到西边找吃的,总不离老窝儿很远,所以别看踪儿老些,却离它的老窝儿很近。”白天干活累了,晚上说话一急就有点喘,老付赶紧拿出一片麻黄素放进嘴里,一仰脖一口热水送下。
  “这么说,凡是大雪季节过后,只要碰上猱头踪儿,最多不超过半天就能撵上猱头了?”
  “也不见其。有一年冬天,我和一个人合伙撵皮子。到了小大寒季节,皮子撵够了,俩人往家蹽。半路刮起了烟泡,我俩低着头、寻着路。突然一马平川的草甸子上鼓起一个大雪包,什么东西?我俩转圈一看,原来是一对猱头,后腿跪在那里,前腿互相拥抱着,公的背冲着风给母的挡寒。白雪把他俩包成一个雪包。人来了,它俩也一动不动。我俩上前,把雪扒拉扒拉,露出它俩的脑袋。它俩低着头互相依偎在一起依然不动。我俩一人一只,抓住脖梗子才把它俩分开!”说到这里,老付也不看我和小曲,低着头尽管往炕沿上磕他的烟斗。原来,只顾说话忘记了续火,旱烟早就灭了。
  我和小曲四只眼睛盯着他的动作,完全不能从故事里回到现实中来。似乎老付不是在磕烟斗,而是在击打那只猱头的脑壳,然后好剥它的皮。
  等老付磕好烟斗,看我俩还在用听故事的眼神盯着他,张嘴笑了。这时我俩才从大烟泡里走出来,跟着哈哈地笑了起来。
  老付装上烟接着说:“你要是碰上这样的猱头,三天的踪,还能指望半天撵到它吗?有的公猱头一冬天没有固定的地方,到处找食吃,随便找个旮旯就睡。还有像我们碰上的这俩,站在那里就睡,当然这都是个别的。”
  小曲说:“这猱头也太傻了吧,人在它周围转圈它都不跑,不是等着挨抓吗?”
  “猱头这东西有时候贼精,有时杠(更)傻。就像你们常说的那个什么鸟?”
  “鸵鸟?”
  “对,鸵鸟。有时猱头被撵急了,就把头往雪里一钻,露着个腚,跟鸵鸟一样。哈哈,自己以为安全了,我们伸手就把它抓起来了。”说着,老付举起拿着打火机的右手,小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那是平时很难见到的神情,眼神里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快乐和欢愉,人也一下子年轻了许多。
  看见老付这样的兴奋,我就越发地敢问了:“你用手去抓它,它要回头咬你怎么办?”
  “嗯,你问得好!抓猱头,你得会抓,不会抓真有可能被它咬着……”说到坎儿上,老付假装烟斗要火,停下话头…… 不好,老付的保密机制启动,要刹车了。
    我和小曲正听到紧急关头,相互一交流眼神,都明白老付要溜。还是小曲反应快,跳下炕,提起水壶,给老付满上一茶缸子开水。
  老付会意地一笑,慢慢地接连吸了几口烟,缓缓地说:“一般猱头往雪里爬,它的后腿都是伸直的,不是蜷在雪里。尾巴也露在外边,你把右手手闷子(棉手套)摘了,一把攥住它的两条后腿,尾巴长的连尾巴一起攥住,慢慢地往后拉。左手带着手闷子悬放在它的脊背上方,不要伸向雪里去抓它,而是在那里等着。等右手拉着拉着露出了脖子,左手猛地往下一抓,掐住它的脖子。抓得住就提起来,抓不住就摁在那里。这样它就咬不到你了,预防万一,左手一定要戴手闷子。”
  我俩钦佩地点了点头。“怎样鉴别踪儿的时间呢?比如说,是一天的,还是三天的,或是五天的呢?”意犹未尽的我没有眼眉,依旧问起来没完没了。
  这会儿,老付眼睛里的亮晶已经暗淡,眼皮也耷拉下来,人又苍老回来,只抽烟不说话。
  尽管我心中有无数的好奇,还有无数的问题,根据经验,再问下去,答案该是大家都知道的“谁道——期啦”错一不能错二,别找没趣。我扭头一看小曲,小曲说,尿泡尿该睡觉了吧?对,解手,睡觉。
  躺在被窝里我哪里睡得着,听着他俩的鼻鼾声,我把老付的话从录音带复制到录像带上:林海雪原,茫茫草甸,老付带着黄赖牧师正在跟踪一条猱头踪儿。突然平地里一座雪包,黄赖牧师不见了,变成了我。我和老付围着雪包转一圈,相视一笑,伸手一人抓起一只大肥猱头。我俩乐得哈哈大笑,奇怪的是我却听不见我俩的笑声。
  ……还是在雪甸子里,这会儿只有我的两只眼珠儿吊在空中跟着黄赖牧师继续雪地追踪。来到一座雪丘前,一只猱头钻进雪洞中露着两条黑紫色的腿。不知怎地我的眼珠儿落在黄赖牧师身上,瞬间又成了我。我右手摘去棉手套抓住猱头两条腿缓缓地往后拉,左手带着棉手套等脖子来到,下手一抓,又是一只大肥猱头!我笑呵呵地举过头顶,转身给老付看,等转回身一瞧,猱头在我手中没有了,左右再看,老付和黄赖牧师都不见了。看天,天上是地;看地,地上是雪,不黑不亮一片混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发表于 2023-3-15 08: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渔猎生活也蛮有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3-15 10: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北大荒渔猎笔记蛮有味、很新奇、有收获……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3-15 16: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性的赫哲人付长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3-15 17: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知青生活过得真有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怎样寻求远程协助请看《知青大学》-《论坛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4-6-16 07:59 , Processed in 0.15200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